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彦英
郑彦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77,431
  • 关注人气:4,3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新浪微博
博主简介

郑彦英,男,19536月出生于陕西省礼泉县。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出版长篇小说《福星》、《从呼吸到呻吟》等6部;作品集《太阳》、《在河之南》等12部;书画集《水墨诗意》等4部;被搬上银幕的电影剧本《秦川情》等3部;被搬上荧屏的电视剧《石瀑布》、《彭雪枫将军》等7部。散文集《风行水上》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另有30余部著作获全国社科人文科学优秀成果奖等省以上文学奖。历任灵宝市副市长、三门峡日报社党委书记、社长、总编辑、河南省文学院院长、河南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现任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作协副主席。郑州大学、河南大学、复旦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兼职教授。系一级作家、河南省省管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书法

 


《一笔一画入化境》作家出版社出版,当当网有售,点击上图链接即可购买新书

飞速发展的社会,把人的身心带进去了,不知不觉间,鲜活的人,蔫了,清明的心,浊了,几乎每个人都是病人,几乎每颗心都云遮雾障。

怎样找回自己?怎样让自己正常?

我的体会是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2 09:31)
标签:

育儿

亲情

文化

分类: 文学作品

母亲在郑州居住以后,妹妹每年都要来看母亲,而且大都在春节前。我每次去母亲那里,她们俩都在说话,而且说得津津有味,说得喜笑颜开。

弟弟一家是和母亲一起住的,弟弟对我说:“你看把妈激动的,连午觉都不睡了。”

睡午觉是母亲多年的习惯,习惯能够偶尔中断,必然有它的道理。这个道理我在今年才解开。

今年春节前,妹妹没能来郑州,因为妹妹也当奶奶了,新添了孙女,她要在家照顾。

农历腊月二十三那天,我去母亲那里,发现母亲望着窗口发呆,手搭在膝盖上,手里拿着针线。

我问母亲是不是想妹妹了,母亲笑笑说:“想也白想,不想。”说着就开始做针线,做着做着却说:“你妹子开始受累了,一个娃拉扯大容易么?!哭哭闹闹,屎屎尿尿……”说着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弟弟的一双女儿回来了,大女儿在东北上大学,小女儿上高三,今年考大学。两个孩子一进门就对奶奶说,她们找了两条街,看好了一家洗浴中心,要带奶奶去洗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7 10:01)
标签:

亲情

分类: 文学作品

应该有十年了吧,郑州没有下过一场像模像样的雪,于是,想雪成了生活的一部分,童年踢雪的情景就时不时地出现在眼前。
  那一年的雪是除夕下的,春节早晨,一开屋子门,雪已经把门下的缝隙塞住了,冻实了,使劲一拉,咔拉一声,门开了,雪齐茬茬地立了一拃厚,风随着就扑进门了,直冲着脸上,钻进衣服,身子一下子就像钻到冰窟窿,冷透了,衣服扣子扣得很好,却又忍不住往紧里裹裹。然后高抬起脚,要将立在门口的雪踢开。
却被父亲挡住了,父亲说这雪是硬的,冻了一晚上的雪楞子就是石头,踢不好就踢断脚趾头,踢伤脚腕子,说着就出屋去拿铁锨,没想到立在院墙跟前的铁锨也冻在雪里了,父亲呼哧了半天,才将铁锨从雪里拔出来,然后拄着铁锨朝四周看看,从嘴里呼出的气变成了白雾,嘴一闭,白雾就飘散开了,再呼,又有了,白雾在白雪上面,一个动,一个静,很生动。
  趁着父亲不注意,我有意抬起右脚踢了一下屋门口的雪楞子,我认为雪就是雪,不可能像石头一样硬,没想到踢上去真像踢到了石头上,脚趾头顿时被踢得折了过来,右脚立即提到膝盖处,疼得我直吸气。又怕父亲看见,就把嘴张得老大,吸气的动作就不易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08 17:32)
标签:

佛学

文化

分类: 评论
我一直喜欢看婴父的短文,原来发在新浪博客上,本来文字少,一带而过即可,但常常流连许久,因为文章有味道,耐咀嚼,一品味一咀嚼,时间就长了。这次得到集子,自然欢喜不禁。带在身边,有空便读。14日开会研讨,我却要去三门峡录制《彦英夜话》,所以写篇感想呈上。
      在快餐化时代,文章能让人品味和咀嚼,是很不易的,这主要得益于婴父的一双眼睛。
这是一双智慧的眼睛,能从普通的人和事上发现天人之间的玄机,比如第136页第3段陈奶奶,知人知世事,也知自己的大限。读后让我浮想联翩,感慨人生的数。
      这双眼睛还很有趣,因为人有趣,所以能在流淌的水中发现趣味横生的浪花,而且这些趣味往往很沉重,若卓别林的喜剧。比如192页后边两段,一是一个即将处以极刑的人盲目高兴,一是一个被设好的套套住的干部。聊聊几笔,人的命运便如台风中的树叶。
      婴父的眼睛自然少不了爱,于是就能发现生活中爱的颜色。比如26页最下面一段写棠伯伯,长相与品格严重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23 10:51)
标签:

杂谈

我们是傍晚到达台湾合欢山的。

算一算,霜降已经过了一周,山上流动着凉凉的风,没有月亮,纵然有一天的星星,也是看不清景色的,于是早睡。

晚上很安静,所以睡得很好。睡梦中突然走进鸟叫声,直到将我唤醒,一看窗户,是晨曦初到的麻灰,舍不得被窝,又想看鸟,就把上半截身子拱出被窝,将头伸到窗口,却看见朦胧的树木,还有灰苍苍的白雾,不见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9 17:22)
标签:

杂谈

 我们是夜晚到达台湾合欢山的,算一算,霜降已经过了一周,山上自然流动着凉凉的风,没有月亮,纵然有一天的星星,也是看不清景色的,于是早睡。晚上很安静,所以睡得很好。睡梦中突然走进鸟叫声,直到将我唤醒,一看窗户,是晨曦初到的麻灰,舍不得被窝,又想看鸟,就把上半截身子拱出被窝,将头伸到窗口,却看见朦胧的树木,还有灰苍苍的白雾,不见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7 10:55)

在我的童年时代,只要不下雨,爷爷都要带着我,到我家后院看天,没云的时候,看蓝天的深浅干湿,有云的时候,看云彩的厚薄轻重,还有姿势走向。爷爷每每由此断定明日甚至以后几日的天气,等到我19岁离开家乡到南方当兵时,爷爷积累了一生的关于天和云的知识基本上已经被我掌握。

我参军的是空军部队,部队里就有气象站,每天报告天气,逢飞行日,几乎一小时报一次气象。我们的干部大都是气象专家,我记得我们团长竖起一根大拇指,眯着一只眼,眺着大拇指看向云彩,就能知道云的高低,然后即时决定飞什么科目。

我很敬佩我们团长,但是我没有机会和时间学真正的气象,只好一边遗憾着一边工作。

记得是1979年春天,我们部队到前线值班,为了能够在全天候气象下作战,我们团长在一个乌云低垂的上午,决定由8架飞机编队飞穿云。那时候飞机的导航和雷达都很落后,而8架飞机编成的编队,非常密集,每架飞机之间的距离不到100米,稍有闪失,将机毁人亡。在这种下飞穿云,主要是靠飞行员的意思、胆识和技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5 10:39)
标签:

文化

福星

乔叶

长篇小说

分类: 评论

——简评《福星》

 

乔叶

郑彦英先生是个多面手,散文,影视,书法,绘画,都涉猎广泛,且风生水起。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散文读者,我尤其喜欢他的散文。他的散文被称为“毛边散文”,顾名思义,有着毛茸茸的原生态质感,语调很诗意,细节很小说,氛围很水墨,无论是气味、色彩还是架构,亦无论是花鸟草虫还是山水乡村,更无论是至爱亲情或是人性思辨,都生动鲜活,笔墨自由,情趣盎然——他的散文集《风行水上》曾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散文奖,由此可见他的功力一斑。在习惯了散文风情之后,我常常忘记了他是一个小说家。所以最近读到他的新长篇《福星》,竟然怔了好几怔。

这是一部让我非常意外的“黑色之书”。郑老师已经年届六十,以我的阅读经验,到了这个年龄的作家再写出的小说,往往是神定气闲的大师范儿,回顾人生,四平八稳,宁静致远,暮色和谐。而这部小说读起来却是步步连环,起伏跌宕,锋利辛辣,活色生香。

这是一部“黑色之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2 09:55)
标签:

文学

散文

分类: 杂咏

夏天热,读书是最好的消暑方法。今年夏天我读了一批书,一些书读几页就放下了,因为不好。而一些书,开篇就让我喜欢,于是读完,于是思考,做一些笔记。

今天把笔记看了一遍,发现好的文章,大都和爱有关。

比如女作家梁鸿,她的《中国在梁庄》和《出梁庄记》,写得都很出色,没有花丽的词藻,用朴实的语言写出真实的人,真实的事,真实的情感,让读者看到真正的中国农村、中国农人。写这个作品是很艰难的,她几乎走遍了一个中国,走访了几乎所有从梁庄走出来的人,与他们交朋友,深入地了解了他们的生存状况和生活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30 11:23)
标签:

母亲

杂谈

分类: 文学作品

我弟弟有一双女儿,是双胞胎。两个孩子刚刚会跑的时候,我弟弟带她们到楼下,我弟弟在前面走,后面跟着两个娃娃,趔趔趄趄地跑着,让同院儿的许多人羡慕。

娃娃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我弟弟每天早晨送她们去幼儿园,自行车后坐架上坐一个,车梁上架个儿童座坐一个,我弟弟把自行车推到台阶跟前,站在台阶上,一条腿从自行车座上跨过去,坐稳,蹬起自行车,冲破晨曦,奔向幼儿园。遇到人多的地方,捏一下自行车铃,当啷当啷,人们就让开,常常响起赞叹:“耶,双胞胎女儿。”“这当爹的,太幸福了!”

虽然女儿带给了我弟弟许多幸福,但是不可回避的是,多两个人多两张嘴。我弟媳的工厂恰又在娃娃上小学时倒闭了,弟媳一个月只能拿二百元左右的低保。我弟弟也只是个工人,工资不可能因人口增加而上涨,每月的工资很难应付一家支出,加上孩子上学,几乎每个月都有新的开销项目,而且,女娃儿个子长得快,旧的衣服很快就不合身了,必须添置新的衣服,这就让我弟弟捉襟见肘,日子自然过得越来越紧张。

有一天我见到弟弟,发现他黑着一双眼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