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蒙曼
蒙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58,847
  • 关注人气:3,3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读《长恨歌》,写读后感”有奖征文活动:欢迎广大网友踊跃参与 
 
 
 
搜狐本期书友会(4.6-4.12):《蒙曼说唐:长恨歌》,欢迎大家积极参与!
http://club.book.sohu.com/r-zz0004-77215-0-0-900.html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0-06-10 10:36)
标签:

杂谈

问:您的读者受众面很宽,有老人,有小孩,还有大学生,等等,请问他们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读你的这本《长恨歌》呢?

 

答:无论是小孩子还是老人,还是大学生,还是别的什么身份,读我这本书都是在读历史,读历史就是在读生活,历史仍然需要我们的一种参与感。我们都不是自外于历史之外的,不是和我们的历史无关的,中国的历史都和我们有关。我们是整个人类历史的一个环节,以这样的一种心态去看历史才能真正了解历史。我们不是去看岩石,岩石是需要观察它,历史我们要做的是体悟它。我们和古人精神上的勾连是什么,物质上的勾连又是什么,这是我们需要解读的东西。每个人读历史都有自己的理解。小朋友读历史,会有他的体悟,老人读历史,也会有他的体悟。其实读历史和读艺术、和读文学史一样的。就像大家读《红楼梦》,道学家会看到什么,文学家会看到什么......都是不一样的,但每个人都可以参与,每个人都有资格去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东方:唐朝是个跨度挺长的朝代,您讲了那么多唐朝的故事,在您眼里唐朝给您怎样印象?

 

蒙曼:唐朝是一个非常大气的朝代,它有宽容和开放的精神,所以它在精神上有—种很雍容的气度。另外它的统治者,包括很多高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9 12:47)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王宝钏与薛平贵在《武家坡》中的对唱,每每听到,都忍不住发笑。特别当薛平贵说出“这锭银,三两三,拿回去,把家安,买绫罗,和绸缎,做一对少年的夫妻咱们过几年”之后,王宝钏反唇相讥:“这锭银子我不要,与你娘做一个安家的钱。买白布,缝白衫,买白纸,做白幡,做一个孝子的名儿在那天下传。”好一副铁嘴钢牙。

  后来长大看了全本的《红鬃烈马》,我才知道,那是一个多么悲惨的故事。相府千金王宝钏,抛绣球招亲,打中了落拓的薛平贵。相府容不下穷女婿,意欲悔婚。王宝钏坚决不从,三击掌与父亲断绝了关系,追随薛平贵到寒窑安家。后来,薛平贵从军西征,王宝钏固守寒窑,吃糠咽菜,苦度光阴。十八载后,已经在西凉国招了驸马并且当上了西凉国主的薛平贵接到了她的血书,这才打马东归。在武家坡前一番试探,夫妻相认,宝钏受封为正宫娘娘。但是,正宫娘娘的风光刚刚过了十八天,王宝钏就溘然长逝。

  这个故事之所以悲惨,不在于痛苦的漫长,欢乐的短暂,而在于王宝钏所面对的世道人心,竟然是那样冷酷。宝钏虽然贵为相府千金,但是,她的命运只能主宰在两个人手里,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的丈夫。而这两个人,谁也不体谅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问:作为现代人,大唐盛世已经成为历史,如果总是谈论大唐盛世如何如何,是不是一种阿Q精神?

 

答:我不同意如此的看法,实际上今天我们为什么如此热衷于谈论大唐盛世,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们自己和那个时代已经开始有像的可能了,因为我们现在正在走向盛世,很多朋友都看过《双城记》,里面有这样一段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代,也是怀疑的时代,这是希望的时代,也是失望的时代等等。我特别欣赏的是这句话的结尾,它说:这正是我们在经历的时代。我想我们今天追忆大唐,一方面这就是我们民族历史上发生过的事情,我们对此有自豪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另外我们头一次觉得,我们和盛世如此接近,我们愿意借鉴当时盛世得来的一些精神,让它继续指引我们,鼓舞我们,这才是我们今天谈论盛世的真正意义所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问:安禄山认杨贵妃当干妈,按照古代尊卑的秩序,一个年纪大的认一个年纪小的当干妈,是难以想象的一件事情,为什么还会这样呢?

 

答:认为一个年纪大的男人认一个年纪小的女人做干妈很不合情理,这种观点更多的是我们现代人的理念。现代人认为妈妈一定要大于儿子,但是在古代,人和人之间的尊卑次序是由很多因素构成的,年龄只是其中之一。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红楼梦》,《红楼梦》里王熙凤想认小红作干女儿,小红就笑了一下,王熙凤就说你是不是认为我的年龄不够做你的干妈,告诉你,有很多年龄比你大很多很多的人都想认我做干妈呢。小红说我笑的不是这个,我笑的是我妈就是你的干女儿。那其实呢,想认干女儿的女儿再做干女儿,其实不是什么问题,因为王熙凤和这对母女之间是主奴关系,主奴关系是高于一切的,高于年龄间的这种关系。那杨贵妃和安禄山之间也是这样的一种关系,在传统时代如果一个人能有幸攀上这样一个高贵的人物做干妈的话,他是不会考虑年龄的界限的。这个不仅在安禄山身上存在,在许多趋炎附势的人身上都会存在。

 

问:安史之乱爆发时,大唐军队是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问:从做正史的角度来说,像百家讲坛这样把历史娱乐化的方式好像收到很多非议,对此你怎么看?

 

答:我的看法是很好。中国人的历史知识从哪儿来?一定要考虑到:中国人是特别富有历史精神的民族,我们一出口就是:“古人怎么怎么样......”比如方说到现在的事,很自然的就会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哪来的话?全不是现在发明的。中国历史很长,中国人历史感很足,喜欢已引经据典,讲古人是怎么说的。

 

我们怎么了解古人?其实很多是通过这种娱乐化的方式。比如有知道宋朝有一首诗: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问:有个观点认为:杨贵妃是个没有政治心机的人,不应该承担政治责任,背负红颜祸水这个罪名。请问您也认同这个观点吗?

 

答:不完全认同。杨贵妃在一定程度上对大唐是负有责任的。她确实是一个心思单纯、宅心仁厚的人,但她仍然应该为唐朝的政治走向负责人,为什么,如果她嫁给小户家庭为妻,做小家碧玉,她应该是非常棒的女人,和丈夫一起缔造非常美好的生活。但是没有,命运让她成为一个贵妃,进了皇家,这样她就必然肩负着政治责任,在中国历史上,妃子也罢,皇后也罢,都不仅仅意味着伴侣,意味着配偶,它一定也意味着政治责任——贤内助的责任。但是非常非常遗憾,杨贵妃心思太单纯了,她不是像武则天那样的政治人物,所以她没办法担当起身上的政治责任,所以她在唐玄宗晚年越来越沉溺于宫廷享乐这件事上,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应出版社、书店及广大读者的要求,我即将于3月20日和21日在深圳和广州举行《长恨歌》签售会、读者见面会和讲座。热烈欢迎广大朋友捧场!

 

重要更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08 16:3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者互动

 应出版社、书店及广大读者的要求,我即将于3月20日和21日在深圳和广州举行《长恨歌》签售会、读者见面会和讲座。热烈欢迎广大朋友捧场!

3月深圳、广州见!

重要更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笔

    “妇女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我读到这句话是1993年。那时我还是大学二年级的孩子。在北京图书馆举办的书市上,我把西蒙·波伏瓦的《第二性》抱回了简陋的宿舍。

 

    很难有一本学术著作让我感觉如此口干舌燥、头脑轰鸣,犹如闪电照亮天空。我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是如此“别扭”的一个人,为什么永远无所适从。那时候,我一直梳着短得像男孩一样的头发,穿素色的夹克衫,常常被错认成男孩,而我总是为此高兴。但与此同时,我又暗暗羡慕其他女孩漂亮的衣服和长长的头发。我想起小时候过年的窘境:父母要给哥哥买鞭炮、给我买娃娃的时候,我总是激烈的反对,哭闹着也要鞭炮。父母总以为我很胆大。其实,我害怕得要命。每次点燃鞭炮之前,都要跨越无比巨大的心理障碍。可是,无论怎么难受,我都要穿男孩子的衣服,剪男孩子的头发,玩男孩子的游戏,因为,我无法接受别人把我看成一个女孩。

 

   更致命的问题是:我不知道如何面对长大。一切性别特征都让我恐惧和厌恶,我想掩盖,又不能暴露出想掩盖——如果那样做,别人就会说,“这个女孩长大了,知道害羞了”。而害羞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