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我看过的电影
个人资料
李荷西
李荷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757
  • 关注人气:5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好吧,在故事开讲之前,我们要先捋几个人物。


大家都知道在希腊神话中,宙斯是奥林波斯山的众神之王,是第三代天神。他的父亲是第二代天神克洛诺斯。


克洛诺斯的父亲是第一代天神乌拉诺斯。乌拉诺斯是天空之神,他是大地之神盖娅的儿子,同时也是她的丈夫。乌拉诺斯性欲很强,每天都要纠缠盖娅。盖娅烦不胜烦。盖娅的小儿子克洛诺斯,就决定帮母亲解决自己的父亲。

克洛诺斯非常地狠,他割掉了父亲的命根子,然后扔进了大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无厘头修炼出的小清新(更新到EP10)



至尊玉的气质很奇怪的。他的气场并不强,但给人的感觉却很舒服。大概就是那种,谁看见了都觉得,嗯这个人我可以欺负一下的舒服。好像我们身边都有这么一个朋友,并且是最好的那种朋友。




所以这个剧他来演,完全,就是那种逆袭戏你们知道吗?就是灰姑娘,青蛙王子, 哇得一下,牵手了王子或变成了王子的那种逆袭。


白客给我的感觉,哦不错,戏路很宽哦。韩国欧巴上身了哦。那冷酷的小眼神,那隐忍的感情,那唇角的一抹冷笑,艾玛,欧巴,请收下我的复古姨妈色飞吻。




好吧。我要来剧个透。


元教,大概就是明教这样的为江湖所忌惮的教派。


25年前,李西涯还在襁褓之中。他的父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6 15:05)
标签:

杂谈

且行且珍惜


1

毕业后的第三年,我辞职了。辞职后,我去了一趟黄山。

十月中旬左右,我坐大巴从上海出发,老同学晓春从杭州出发,我们约在黄山脚下的小镇汤口。

汤口是个非常小又朴素的镇子。一百块的房间有空调热水,特别划算。晓春要晚几个小时,我放好行李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决定先转转,然后找点吃的。

小旅馆的妹子很热情地介绍我去吃鸭子。我想我一个人不用那么大的排场,还是啃个黄山烧饼算了。

我啃着烧饼在小镇上乱逛,脖子上挂着大相机,遇到好玩的就拍一拍。

然后我拍到了一个男人。当然,他只是恰巧入了我的镜头里。我靠在桥上,把最后一口烧饼咽下去,再扭头,就看见那人已经站在了我的旁边。

“你一个人来玩吗?”他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9 12:13)
标签:

杂谈


Who am I ?

Where do i come from?

Where am i going?





昨天在微博的好友搜索榜里,意外的看到很多搜AH电视台的字眼。点进去,发现原来是电视台(不确定是安徽台还是合肥台)的摄像潘先生,因为在婚前移情别恋同电视台的记者杨小姐,大受打击的未婚妻叶女士(微博名叶荻)在其准备结婚的婚房外11楼跳楼自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其实最早吸引我进影院的,就是范爷。我真的很想看看,美得那么夺目的她怎么去演一个乡野村妇。然后,我很庆幸。在座无虚席的影院里,我看到了我想看到的故事,也看到了范爷的努力。从《观音山》之后,她仍然在进步。

在这部电影里,范冰冰是唯一的女主角。而男性角色多到我数不过来。像是万山丛中唯一的一抹映山红,范爷的表现可圈可点,极其耀眼。不施粉黛的她,演绎了平常村镇中不同寻常的美,举手投足,亲切而又动人。

判断一个演员的功力,当然不能从其扮相上以偏概全。但穿着羽绒内胆小袄子的范爷,就那么摇身变成了雪莲牛骨汤的老板娘。李雪莲的那种执拗,那种无奈,那种凄哀,眼神动作背影姿态,偶尔放空的瞬间,一个女人纵跨十几年的史诗跃然眼前。
不得不说,我很服。





每个人都是一个宇宙

范冰冰演的李雪莲是没有读过多少书的。张嘉译演的马市长是读了一些书的。所以马市长在行动前会引经据典,权衡利弊,以求万无一失。而李雪莲只会在告状前会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01 10:38)
标签:

杂谈

​​犹他之夏


1装修到最后一步,便是刷墙漆。请来的师傅看起来很年轻,调了好些个颜色问我,我都摇头。后来,他又调出一种咖啡里带明亮的粉的颜色,刷出来给我看,一拍即合。后来墙刷完了一面,颜色果然是美,并且和谐。他说,那种颜色就叫“犹他之夏”。他起的名字,淡淡的热烈裹挟着浅浅的奔放。“其实,有点像你的性格。”


一个刷墙的师傅说起来我的性格,让我有点吃惊不小。房子里除了新送来的咖啡机和试用豆,连杯子都没有。但是我很愿意和这位名叫关圣司的刷墙师傅聊一聊。所以就用纸杯接了两杯很黑但是又很香的纯咖啡,在阳台上并排席地而坐,一边吹着9月带着桂花香气的风,一边聊天。


这一年我32岁,感觉是个和谁都能聊得起来的有些寂寞的女人。房子是我个人住房的第二套,带小跃层,那小跃层以后会被打理成儿童乐园,以后有孩子了就给孩子玩,没孩子我就自己玩儿。阳台非常大,特意劈出隔空做花架。以后我会在上面摆满植物。为什么一直没有结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22 12:41)
标签:

杂谈

第十杯:巧酥摩卡沙冰|冰火明暗之忆


有一些回忆,是日光也是阴影。


你吃过上好佳的虾片吗?苏苏搅着沙冰问我。

嗯。吃过,小时候的味道。


然后她讲了一个短短的与失去有关的故事。





他与上好佳



我家在镇子上。小时候镇子上的同龄孩子少,我和一个9岁的小男孩儿玩得比较好。


我那年七岁。每天,我们一起上学。


早上,他在我家门口等我,喊一声“苏苏”,我便呼哧呼哧喝两口汤就跑。那年我瘦得像个黄毛猴子,我妈因为我不好好吃饭,总是生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小时候,我特别爱吃瓜子儿,又恰恰是一个容易被问“长大后想做什么”的年纪。所以经常回答:我要开个比桥对面的那家更大的瓜子儿铺,想吃哪个味儿就吃哪个味儿,怎么吃都吃不完。


等上了学,各种想法蜂拥而至。什么做老师啊,做科学家,做军人,每隔一段时间,便成为小小的志愿,细碎的梦想开始跃跃欲试。


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鲁豫主持的《凤凰早班车》。于是每天早自习的时候,都用鲁豫的那种说话方式来背书。当时很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有机会这样把新闻说给观众听。


后来大学了,又喜欢上吉他。非常刻苦,按弦的手指被割破,生出的薄茧经年不退。还一度想退学,去做个扛着吉他唱歌的流浪歌手。


当然,它们都没有实现。


虽然梦想经常在我脑海里出现,但我猜,那时的我,并不十分懂得它的意义。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北京。在一家小公司打过几天酱油。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子。她是唐山人,她妈妈在唐山大地震中被砸断了双腿。她妈妈特别爱看书。她告诉我说,她的梦想就是写一本可以感动世界上所有人的书,送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当龟龟把她的姓一笔一画写在纸上给我看的时候,我立刻化身文盲:“这个字儿怎么读?”

爨。

“cuan。四声。”她微微笑说。她笑起来的眼睛,像弯弯的月牙,蜜糖色的肌肤带着点异域的风情。


这么一个可儿人,竟然叫龟龟。对她的姓名,我实在是太好奇了。


“其实是闺女的闺。我妈喜欢喊我闺闺。”

“啊,对不起啊,我以为是乌龟的龟。”

“不过我男朋友就喊我乌龟的龟。”她又笑,月牙换了弧度,还是弯弯。

“闺闺是你妈妈的专用吧,我也叫你龟龟。”

“行啊。”她笑,看起来特别甜蜜。


龟龟说她的故事很短,但又很长,是刹那烟火,又是似水流年。他们的爱情,可谓前无古人。


初见与初心


龟龟刚上大学那一年,遇见了鳌鳌。当然,鳌鳌也是小名儿。龟龟对他专属的称呼。


第一次见面,是在图书馆的楼下。她自告奋勇地参加了一个主题是“成功是否要一直坚守诚信”的辩论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4 20:07)
标签:

杂谈



小时候我家门前有一条河,河边种了很多梧桐树。不是法梧,是普通的会开花的那种。每到四五月,满地落的都是紫色的喇叭状桐花。捡一朵唆一口花汁,是甜的。

何秧站在我的不远处,很嫌弃地看着我说:“也不嫌脏!”

很快,何秧约好的跳皮筋的女孩子都到了,她们两组4人,一组撑,一组跳。玩得满头大汗,小辫子散开了,就那么披头散发地跳。我站在一边看,想加入,但知道不可能。因为何秧已经给所有小伙伴下了命令:“我们都不和小西玩儿!”

何秧大我一岁,是孩子王,个子高,长得漂亮,大眼睛大脸盘大嘴巴。谁见都夸:“这闺女排场。”

我那时又瘦又小,像个干猴子,从来都坐第一排。之前何秧愿意跟我玩的时候,我就是她的小尾巴,她走哪儿我跟哪儿。她欺负谁,我就瞪谁白眼儿。何秧很会瞪人,双手叉腰,脸侧过30度,就那么瞪过去,十分有威慑力。并且,在我看来,那模样还挺好看的。

我不太记得哪里得罪了何秧。大概也是玩跳皮筋,我和她不一组,为了各自的输赢起了别扭,各不相让。只记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