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梧桐花博客文学


 

欢迎加入梧桐花博客文学

 

小说主编:孙本召

 

欢迎文友们投稿

邮箱:

xlygsbz@163.com

qq:732764007

个人资料
小说天地主编
小说天地主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081
  • 关注人气:5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育儿

《梧桐花》杂志2014年第8期(总第64期)小说天地选稿公告

          本期导读:本期选稿全部l来自《西部作家》论坛,感谢全国小说作者关注《梧桐花》杂志,这期重点推荐蓝月亮老师的小说《秘诀传了谁》,小说笔力丰润,人物刻画贴近生活本味,故事讲述疏通,小说的主旨隐形于语言之中,让读者自我苏醒,自我寻觅……

         秘诀传了谁
       文/蓝月亮    
       秋日的阳光金沙似铺在巷口这个乌江腹地的小城上,我在广场见到了钱四斤。    
      广场边。几个大篾背篼摞在一边,一群人围一个老人吞云吐雾,笑声不断。重庆城下苦力的用棒棒,叫棒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梧桐花》杂志2014年第6期(总第62期)小说天地选稿公告

       本期导读:本期重点推出杨广虎的小说《你家有狗吗》。小说试图在解读一个知识分子的生命影印,关注人性的复杂与突变,同时剖析社会中人与人事件的串联与孤立。有狗没狗,都是一种生活状态,面对衰老,我们能选择的是无奈中的坚强和坚强中的悲哀
  你家有狗吗
  文/杨广虎
  师教授最大的爱好就是睡懒觉,和碎娃一样早上赖床。好不容易熬到退休,就像清静一下,不想小区修了一个广场,不分白天黑夜,广场舞此起彼伏,从阳台看着那些扭着老腰的人,师教授无可奈何,叹声不断。
  小区有人受不住了,弄了高音炮对抗广场舞,更是热闹。喜欢清静的师教授在房间走来走去,不知道干什么是好。
  每天早上,还在美梦中的师教授被窗外“噼啪噼啪”清脆的甩鞭声惊醒,气得他要骂娘。过去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梧桐花文学》杂志2014年第5期小说天地栏目选稿公告

 本期导读:本期重点推出魏振强老师的小说《三娘》,小说简易平和的叙述,生活感画面感具有直抵心坎的冲击力。三娘人物形象立体,语言颇具功底,乡土气息浓郁,看似平淡的铺陈中却暗流涌动。小说承接地气,读来回味无穷。    
  三娘
  文/魏振强
  正月初四上午,我转到了村西边的一块菜地边。那片菜地离我家的老房子不过百米,本有一块是我家的自留地,父亲好几年在那里连续种西瓜,我的高中同学姚雪峰那年高考没考取,到我家去散心,我父母、哥哥下地干活去了,他不会农活,又不好意思坐等一日三餐,便自告奋勇去“看瓜”,田野里凉风习习,接连好几天,他都在瓜棚里呼呼大睡。醒了后,有些渴,他就摘一个瓜吃;饿了,再吃一个;结果瓜吃多了,伤了肠胃,拉起肚子。母亲现在提到他时想不起来名字,就说“那个看瓜的”,我马上就明白他说的是姚雪峰。
  姚雪峰后来考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小说天地

 《梧桐花文学》杂志2014年第4期小说天地栏目选稿公告 

   本期导读:小说天地栏目本期刊载弓山老匪的小小说《山洞》,小说中人物内心刻画细腻,故事铺陈和顺,作者以敏锐的视角透视留守妇女与外出务工男人人性中的危险与无奈,适应与抗争。结尾有力地构建对全文的主旨进行升华,值得读者反思。
 

    地洞
  文/弓山老匪
  根旺是老历十二月二十二日爬上牛头屯那个山坡的。
  他背着两个大包包。一个包里是他日常用的衣服;还有一个包里面是二十八岁的老婆很喜欢的衣服和一些小饰品之类,以及七岁多的儿子家贵、三岁多的女儿家妹喜欢的小玩具,还有给六十多岁的老父的一双保暖鞋,再就是一些吃的东西。这吃的是在县城下车后在大市场买的;其他的却是他平常在东莞闷得发慌时,到街上胡逛买的。
  离家一年的根旺伸脖子睁着小眼睛四处乱望,刚爬上土坡几步,就一脚踩在一堆牛屎上,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根旺的心一沉,感到某种不祥的预感。他有点封建迷信。于是他使劲地“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鲍波的梦魔
  文/李忠元
  一清早,交警队副队长鲍波刚刚撂下碗筷,就接到自己的亲信——同事小吴报案,说在事故多发区2046国道2046公里处一辆飞速行驶的夏利将一交警碾死后逃逸。
  鲍波看了看时间,皱了下眉头,腕上的手表明确地显示:八点四十分。
  这还了得,竟敢撞交警!鲍波穿上警服,回头丢给妻子一句话,拦了一辆捷达扬长而去。
  在车上,鲍波的内心翻江倒海,多少个不眠之夜他巧妙筹划,没想到成功竟来得这么快!
  前晚,鲍波黑衣、黑帽,系着黑围脖,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走到那辆夏利车前端详了一下车牌号,把一捆钱丢进了车里,压低声音说,明天上午九时整,2046公里处,见着一个穿交警制服的你就撞飞他……
  为期待这一结果,鲍波这两天被折磨得寝食难安,而此刻他的心却扑腾腾地乱跳起来。
  捷达车风驰电掣,鲍波偷偷地把手掌按在自己胸前,好像害怕心脏飞出来一样。
  车到案发现场,鲍波迫不及待地戴上白手套,快步走近地上的尸体,翻来覆去地查看,可尸体已经血肉模糊,有点辨识不清了。但鲍波的心里还是有数的,他对单位里一直坐在对面的陈强的身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怀春
  文/张林 
  吃完早饭,已日出三竿。戴芳准备给家里养的狗倒点剩饭剩菜,推开门猛然见到窝旁拴着的母狗背上,趴着一条大黄狗,戴芳如少女怀春,突然脸热心慌,回身进屋,坐在炕沿上,只觉得身子一阵燥热,白皙纤指竟没理由地揉摸了一下敏感的前胸。
  大黄狗,黄大有。此刻,老同学黄大有的身影,在戴芳的脑子里闪过。见到黄大狗,想到同学黄大有,让戴芳有些为自己脸红,感觉自己真没出息。这也是她久藏心中无法言说的苦和痛。
  戴芳和丈夫韩宝结婚前,也处过一个对象,叫黄大有,是戴芳的高中同学,是一个村的。戴芳和大有同时考上了重点高中,虽然没分到一个班,但在学习上彼此鼓劲,私下里递过纸条,课余时间也一同去过公园,明里暗里处了三年,大有后来考上了天津邮电大学,戴芳名落孙山回乡务农,两个人就断了。
  黄大有也是戴芳的初恋男友。初恋似手中的沙子,握不住,易流失,也正因为易流失,才让人觉得最甜蜜,最刻骨。戴芳寂寞时,甚至在和丈夫韩宝缠绵时,脑子里也会闪现黄大有的身影,戴芳刚才见到来家“跑臊”大黄狗,想到黄大有,除了黄大有与大黄狗很容易联系连在一起外,也因为黄大有是她的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身份
  文/素馨
  早上七点四十五,市二医院门诊部黄主任前脚刚踏进办公室,院长甄风就夹着一个手包卷了进来,气呼呼地说今天上午他来坐专家门诊,弄得黄主任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可瞧着新上任不久的院长那张包公脸,又不敢多问,赶紧支使挂号处调换骨科专家门诊专家名号。
  甄风看一眼当日坐诊专家一览表——骨科:甄风,院长,主任医师,硕导——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要求挂号处人员把“院长”和“硕导”都给去掉,满脸严肃地说:“专家,只关乎技术,有主任医师几个字,足矣。”
  一句话把挂号处的小李吓得朝黄主任连吐舌头。黄主任给小李使了个眼色,准备跟在院长后面屁颠屁颠,却被甄风一个手势直接给定住了。
  走进专家诊室,甄风还在想“院长”二字。以前,他只是普通骨科医师,技术再好,口碑再好,“德艺双馨”都是他妈的连臭都不臭的屁,走到哪儿别人介绍他都是“这是贾局长的爱人,市二医院有名的骨科大夫”。后来,他当了骨科主任,可出去应酬,又他妈的成了“这是贾区长的爱人”。现在,他好不容易熬到了院长,今儿早上好不容易跟老婆一起出门,准备搭回顺风车,可服侍老婆坐进车里,自己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花生地
  文/王征珂
  魏修要在清晨赶着洗完几块尿布,才能咬个饼子去上班。否则儿子的日用品就衔接不上。天是越来越冷了,水由于天天沾倒不觉得怎样,风就厉害得多,一出门立马让你头脑清醒。前两年吧,早上还跑步、冬天还冲凉呢。这中间有个适应过程。他自我总结了一下,前脚跨进了办公室。
  老李一看见他就说:“小魏,主任找你多会儿了。”说着抬抬头示意。“没事。”魏修提起暖瓶,“有什么事?我先喝口水,渴得慌。”“打听你儿子断奶没有?”身后传来一句话,大家都笑起来。
  主任办公室就在隔壁。前一个月他们还面对面坐着吹牛,忽然就有了退休退职热,优厚的条件横扫了一大片。于是原主任提了总工把自个的位置给了眼前这个90届的校友。比我晚来两年却一步跨到了前面……魏修走进了主任办公室,“尤主任,你找我……”“甭主任主任的,咱俩谁跟谁啊!”“那不,不……尊重级别嘛。”魏修含糊了一下。“这张图,你看。”主任不含糊了。魏修一看是自己的设计,满口答应着接了过来:“我再修改,仔细修改一下。”心里一丝不耐烦闪过,当然,一时的意气不要有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