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劳作坊
劳作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301
  • 关注人气: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人文/历史

分类: 读书

清代昆山葛氏人物谱

 

清代昆山葛氏肇起于明代初年,有葛永昌者,自句曲迁昆山东乡浜墟,传二代至葛柏。葛柏生子葛潮,(按:王步青《明孝廉葛端调先生暨太学易斋铜陵教谕继曾三世墓表》云:“其先自句曲迁昆之浜墟。始迁祖讳永昌,明初以老人入觐,为公正。三传赠公潮。”)由此繁衍昆山文化大族。葛柏与葛潮的父子关系,见证于《光绪昆新两县续修合志》卷十四《冢墓上》(240页)记:“封亚中大夫葛柏墓在姜区十五图西殊圩,子封亚中大夫潮、孙赠嘉议大夫纬祔。”

葛潮有子葛纶与葛纬。长子葛纶,嘉靖35年(1556年)中进士,官至两浙盐运使。见证于《道光昆新两县合志》卷十五《选举表一》(218页)记:“嘉靖三十五年丙辰褚大绶榜,葛纶,理卿,两浙盐运使。”(同年同邑进士一人而已。)次子葛纬是儒生,24岁左右去世,时当嘉靖35年(1556年),当年夏天闹倭寇,其妻承担艰难险阻,扶老携幼,成为一家栋梁。见证于《道光昆新两县合志》卷三十二《完节已旌》(501页)记:“周氏,儒士葛纬妻,年二十四,夫死,抚弱子,养舅姑,会倭乱,提携老幼,奔走江乡,继以大水,俯仰之需,皆出氏十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日来,与国人一道,心思几乎全部受牵挂于全球大流行的疫情之中,尤其是被国内人民群众在党和政府的指挥下、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情形所激动着;今晨,看到部分白衣皮甲、奋勇抗战的援鄂医疗队凯旋的视频,更加振奋。
    时至今日(3月18日),已临我与同伴插队出发满50周年的日子(3月20日),相比当下的抗疫情,我们那件事,算不了什么,或可忽略不计。但是,看到一些插队同伴纷纷在微信群里发纪念插队50周年的感慨,有文字、有图片、有资料,边看边生联想,还是欲吐心声,与同伴共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19 08:32)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休闲

岁末三题
回顾当年(2019年),有三件事可记。一是自退休之后,一门心思搞知青文字,为留正气。继《库尔滨河畔的青春追忆》成册后,邀集数好友费心费力筹作《逊克知青村干足迹留痕》一书。二是认老了,近年来病情连续,尤其是初冬入住“杨中心”,动大手术。病床在高楼十二层,窗下可见杨浦滨江与浦东一大片景物。但有数十夜不能寐,以数夜航飞机迎晨曦。亲友探望络绎,老伴昼夜服侍,足慰我心。三是国庆期间有快事,与老伴游玩赣闽苏区,浏览井冈、赣州、瑞金、三明等地。遂成三题。

写作
岁迫迎新还念旧,
几多韶华费心求。
同道堪合老朽意,
留点简册天地悠。

病缠
一劫难忍病偕魔,
赖有贤助送秋波。
俯视指点巨舟桥,
夜深默数飞鹄过。

快事
井冈峰峦三五坪,
郁孤台高分浊清。
待宿三明锦绣屋,
犹念沙洲树与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岁序一甲子  江山更锦绣——说我的母亲

 

昨天,我的朋友黄顺发发了一个美篇《黄宝妹》,在篇中深情地说:“劳模精神是工人阶级先进性的集中体现,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各个历史时期,我国工人阶级都具有走在前列、勇挑重担的光荣传统,我国工人运动都同党的中心任务紧密联系在一起。劳动模范作为工人阶级的优秀代表,是时代的引领者,在工作生活中发挥了先锋和排头兵作用。新中国首批全国劳模十八人之一的黄宝妹现已89岁了,昨天上台出色的半个多小时的演讲,博取在场观众的一片惊叹赞美!过后与我们一起看她主演的电影《黄宝妹》……”

我看了这个美篇,很激动,也为老劳模精神点赞!

然后,我翻翻自己电脑里的一篇写于四年前的旧文《勤劳聪慧的母亲》,凝视这幅照片,就有了“岁序一甲子”的感叹。

今天是10月30日,60年的今天,也就是1959年10月30日,上海市出席全国群英会的全体劳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娓娓尾山》述录(黑龙江知青书籍自印部分述录之八十一)
述录人:方良
《娓娓尾山》(2017年7月)
作者:方钟泽,原上海市卢湾区某中学67届初中毕业生,于1969年3月奔赴黑龙江省尾山农场七分场马点(后至二连)。又于1978年末按政策办理返沪手续,回沪“顶替”母亲职位进入国营厂工作。以后进入上海新闻单位工作至退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长岛人歌动地诗

——逊克县反修公社知青纪念上山下乡50周年活动侧记

 

一群年过六旬的老人走上了一个不算豪华、可称简陋的舞台,高唱一首歌。在场的台下观众看着台上的朋友用足了浑身气力、眼睛放出炯炯有神的光,不由得在赞叹的同时,也跟着唱了起来。这首歌一连唱了三遍,这首歌的歌名叫做《逊克知青之歌》。曾经参加过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修筑逊克县国防公路筑路营的知青朋友们都记得:在那个年份,各个筑路连的战士手持筑路工具去库尔滨河畔的工地,一路上唱歌比赛,这首《逊克知青之歌》是首选歌曲。如今这一幕,则是发生在上海浦东的晶彩人生酒店(也称知青活动园地),即由原逊克县反修公社知青群主办的纪念上山下乡50周年暨《库尔滨河畔的青春追忆》(以下简称《库尔滨追忆》)新书发行的活动现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4 17:44)
标签:

人文/历史

杂谈

分类: 读书

吴炎、潘柽章合传

 

吴炎(1624—1663)[1],字赤溟,一字如晦,号悔庵,明末清初吴江人。

吴炎出身于书香门第,父辈九兄弟皆书生。吴炎从父辈学,并与各界人士交往,才名与日俱长,入县学后,一心准备仕进之途。弱冠后不久,遭遇国难,数位父辈赴汤蹈火,死于江南抗清战事,其余父辈皆隐居山林,不与新朝合作。吴炎也弃诸生学业,隐居乡间,以授童生谋生;并改名赤民,以示不忘华夏族故国。

吴炎颇以诗文写作自负,所拟古赋及今乐府,皆传颂于时。清顺治七年(1650年),吴炎叔父吴宗潜、宗汉等在本地遗民群中倡议成立惊隐诗社,吴炎积极参与,成为活跃社员。其间,吴炎增强了与少年好友潘柽章的友谊,也与顾炎武、李逊之、陈济生等知名隐逸民密切交往,互相砥砺,期许峻节,不事王侯。

潘柽章(1626~1663),字圣木,号力田,明末清初吴江人。

潘柽章出身于官宦人家,曾祖潘志伊中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进士,官至广西参政,祖父两辈仍然保持乡绅名望,与明崇祯朝内阁大臣周道登为姻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4 17:43)
标签:

人文/历史

分类: 读书

 徐祯卿小传

徐祯卿(1479~1511),字昌谷,一字昌国,祖籍常熟,迁居吴县(今苏州市)。

徐祯卿幼年聪颖,好奇善学,人称“家不蓄一书,而无所不通”。早年的诗文创作已在吴中小有名气。青年时期与文征明交游颇密,又与祝允明、唐寅往来,时称“吴中四子”。

徐祯卿在“吴中四子”中,较为幸运的是,年最少,却仅此一人中进士(当弘治十八年,即1505年;中二甲第93名)。但是,徐祯卿在仕途上的蹇运却不少。进士中第后,徐祯卿历官大理寺左寺副,后两度降职,改为“五经博士”。数年京师薄宦生涯,受罪状自述如此:“昔居长安西,今居长安北。蓬门卧病秋潦繁,十日不出生荆棘。牵泥匍匐入学宫,马瘦翻愁足无力。慵疏颇被诸生讥,虚名何用时人识。京师卖文溅于土,饥肠不救齑盐食。”[1](p.223)一位同乡前辈顾璘同情徐祯卿的遭遇,寄诗慰之:“前年共饮燕京酒,高楼雪花三尺厚。酣歌彻夜惊四邻,世事浮沉果何有?一为法吏少书来,心结愁云惨不开。昨传学省移新籍,坐啸空斋日几回。”[1](p.226)

徐祯卿在仕途的蹇运,无碍其诗文创作,同时与在京的青年进士李梦阳、李景明等人交游,厕列文学新人“前七子”之中。“前七子”倡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4 17:42)
标签:

人文/历史

分类: 读书

张采小传

张采(1596~1648),字受先,号南郭,太仓州(太仓市)人。

张采出生于太仓耕读人家,父亲张凤异、兄长张士鲁,都是太仓州庠生。张采从小随父兄读书识字,通达聪慧,十七岁补弟子员,入州学,结交同龄时彦。弱冠后,与同里张溥结为朝夕过从密友,俩人读书于“七录斋”,博学励志,成为太仓城里一话题,人称“娄东二张”。

明天启七年(1627年),张采中举,次年中进士(列入三甲第40名),谒选任江西临川县令。在任期间,自奉清廉,夫人秦氏“不衣绮纨,不蓄珠玉,疏布操作,毅然贫家妇也。”(413页,秦宜人行状)理事刚直,鼓励临川崇文尚学风气,颇得民意。任期未满,即因病请假归里,终崇祯朝未再出仕。

在乡期间,与几乎同时卸任翰林院庶吉士的张溥,共同主持复社事务。“四方宾客走娄中,日数十人;前后称弟子者,各数千人。以文会友,名曰复社,一时号为‘两龙门’”。(故礼部员外郎张先生行状,葛芝《卧龙山人集》,北京出版社1997年版,四库禁毁书丛刊,集33之410页)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由于封建君王不能听任在垂直体制之外的社会势力单独发展、也由于复社成员鱼龙混杂,发生违规事端传闻不断,因而在五六年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4 17:42)
标签:

人文/历史

分类: 读书

张溥小传

 

张溥(1602~1641),字天如,号西铭,太仓人。

张溥出生于太仓张姓大家族,祖父张仲,有三子、十四孙。父亲张翼之,为太学生,生六子,张溥为第四子。家族内,伯父张辅之中进士,历官南京工部尚书,足以庇护太仓本支张姓家族。

但在同辈兄弟之中,幼年张溥颇感不安,眉宇间难得喜色。一因张溥出生之年,父亲年近半百,屡困场屋,未涉仕途,一生锐气殆尽。在家族内,父亲听命于兄长,凡事由兄长做主;伯父一门诸子自然是眉宇舒张,高声谈吐。更因张溥生母是出身婢女的小妾,即使在父亲诸子中,张溥也不能自大。

这种处境,反而促使张溥听从父母亲教诲,努力读书,以求将来应试成功方可扬眉吐气。张溥读书的刻苦状被人纪录下来:“(张)溥幼嗜学,所读书必手钞,钞已,朗诵一过,即焚之;又钞,如是者六七,始已。或问:‘何勤苦乃尔?’曰:‘辄用强记,何留滞心目为?’用是右手我握管处,指掌咸成茧,数日辄割去。多月手蚾(军字旁),日沃汤数次。其勤学若是,后名读书之斋为‘七录’,以此也。”(万斯同《明史稿》张溥传,蒋逸雪《张溥年谱》引,商务印书馆1946年版第1页)

十九岁,张溥为诸生,与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