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劳作坊
劳作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023
  • 关注人气: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领受时代变迁的启迪

——凌万春《插队岁月》读后感

       手捧凌万春寄来的早年大作《插队岁月》,有些激动。早已得知在我插队的地方有一位写作高手,常年制作美篇,传播各大网络平台,宣传当地的历史文化,其中对当地的“知青时代”作为一个重点题材,频频讲述,受众颇多。同为写作爱好者,我很敬佩从年龄来看称得上大哥的他。前不久,我向凌大哥索要他的书,他爽快地答应了。

       开卷有益,看书方知此书之珍贵。书写成于2003年,至今已有15年了;因为是自行印制本,印制数量少,作者把手头上仅有的几本,又寄给了我一本;又因为是个人回忆录,在15年之前写的,记忆程度一定是优于当下。看了书,又有一个新感受,作者作为当地城镇知青下乡插队,其插队生涯的回忆有不少地方不同于远道而来的知青。差别就是特点,特点包含长处。所以,读此书更有意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知青

杂谈

情感

分类: 知青年代
 
        1970年3月,我们上海市69届初中“毕业生”有了“毕业分配”,就是所谓的“一片红”全部上山下乡。在我们“毕业动员”之前,已经有试点学校整班开拔“反修前线”了。我们在听了动员之后,没有二话,也报名奔赴黑龙江省逊克县。
       我有幸被安置县城奇克镇的东方红大队插队。这是一个相比较而言,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生产队。同年5月,逊克县党政领导机构执行上级命令,为了战备的需要,开建“县三线基地”。为此筑路为先。为修筑两条开往三线的战备公路,全县成立了筑路营,由各公社成立筑路连。奇克镇筑路连奉命开拔到库尔滨河畔、距离县属反修林场不远的地方,(与反修公社2连隔河相望)。
       当时我们奇克镇筑路连连长是红旗大队的吳姓老乡,指导员是四新大队的上海干部王志超,(那时奇克镇只有4个大队,南岗大队还没有划分到奇克镇来)。各个大队成立民兵排,东方红大队成员组成一个排,由我担任排长,反修大队由老乡李长湖任排长,红旗大队也是由一位上海知青任排长。当年山里条件非常差,男生都挤在一个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知青

杂谈

分类: 知青年代

 

        一张涛涛的旧照片,又勾起我的一些青春记忆。
        记得那时侯,我们在每年夏秋时节都要去打(割)苫草。苫草,据我的理解,它有两种用途,一种是盖房子用的,苫在房子顶上的;一种是放到冬天的时侯,用来喂牲口的。
        打(割)苫草的活儿,生产队长在安排人选时,一般是选择一位身强力壮的男性、个子稍高一点的,再搭一位女社员(知青),也就是男女搭档,男的在前面打(割),女的在后面捆个子。这其实和人工割小麦,是一样的。打苫草的刀是俄式的,刃有一米左右,刀把的长度有三米左右,刀刃和刀把是90度直角形状。在割的时侯,也有一定的步骤。先是左脚迈前一步,再右脚迈前一步,第三就是苫刀从右向左对准草根,“刷”的一下,一铺子苫草就在你的左边撂下了。再说那苫刀的刃是非常非常锋利的,打(割)的时侯,是几个人成梯形状作业的,否则是有危险的。还有打完或休息时,要把刀把插在地里的,要不然也是有危险的。看似简单的劳作,也有一定的“章法”否则就会出现隐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知青年代
          进入新的一年了,已闻友人在议今年的年份有些纪念意义。可不是吗?今年,正值“大跃进“六十周年、“上山下乡运动”五十周年、推进”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时下国内公众舆论,对一前一后的两个,应当无争议。对“大跃进”理应写祭文;对推进“改革开放”,大颂特颂也不为过。但对中间的“上山下乡运动”,则另当细论。作“祭文”的,大有人在;写颂篇的,或有更多的人。不是这样吗?
          近日,阅读友人所赠«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一书,读着读着,就有一个感觉,该书集中反映了当下社会舆论对'上山下乡运动'的争与不争。本来,对一个时间跨度长、涉及人数极多、社会影响又很大、民间与各类媒体议论纷杂,且有很多争议的历史事件,简单地说“否”或者“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知青年代
'二'与'不二'-
----------记“幸福”的四连
       有这样一小群年轻人,从小出生与成长在东海之滨的大城市,不识五谷,不劳四肢,读书也不丰,但识字不算少,见识不算浅,在中学毕业(绝大多数是二年制初中毕业,极少数是初高中肄业生)后,报名离家去远方农村,插队落户干革命,谋求做一份大人做的事业。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与七十年代初的辰光。他们要去的地方,是离家六千里之外的北疆-----------黑龙江省逊克县,一个与前苏联一江之隔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难忘的逊克筑路营经历——黑土地集体记忆之

张恒瑞

       我们每个人既是历史的剧作者又是剧中人,人民创造历史的剧目正是通过我们的实践活动来体现的。从来不存在纯粹的人性,一个历史阶段的生产关系是怎样,就决定了那个时期的人性特点。-----学习摘录

一、库尔滨河畔

       1970年的5月,挤坐在颠簸的拖拉机拖斗上,东摇西晃了大半天,太阳快落山了,才听到前面喊“到地方了”。好像没怎么觉得累,因为一路上目不暇接的全是从未见过的山林风光景色,大家互相指点议论着,逐渐能分辨出生长最多的桦树和柞树。跳下车,跟着向导在杂木林树丛中又走了一段路。出了树丛,天空豁然开朗,接着一股巨大的声浪扑面而来,是水声,是巨大的流水声。眼前是一个约有百十米的下坡,直通向坡底的河边,暗黑色的湍急的水流从五六十米宽的河面上流过。正是一个河水的急弯处,激流冲击着岩石河岸,在两山峡谷间发出巨大的声浪回响。隔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休闲

翻翻2017年的微博记录

(新浪劳作坊是我的个人博客,在2017年发表的微博整理如下。每一份微博后面的数字,表示阅读次数。根据阅读量,可以大致得知众网友对不同题材文字的关心程度。)

 

劳作坊 2017-1-1 12:17 来自 新浪博客 发表了博文《难忘战备执勤干岔子岛的那一夜作者:刘龙九》234

劳作坊 2017-1-4 10:54 来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知青

杂谈

分类: 知青年代
 
       有多少日子没有在夜间失眠了,很久了吧,已不记得上次是什么时候了。昨夜,失眠了,很久未能入睡。
       原因是心潮澎湃,不能自制。昨天白天参加一次知青朋友的小型座谈,谈起共同经历的往事,各人失忆的冰河开冻。拉出一个话题,有说不尽的细碎往事,潺潺流出。听到朋友们的述说,好事,我记在心里;坏事,我也痛在心里。
       昨天晚饭后,我仔细地看一本书,是一位知青姐姐在昨天白天赠送给我的。此书是插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分类: 知青年代

冻僵的滋味

——北疆之冬记忆

 

 

       近日,北风呼啸,带给江南一个早冬。退休族不由得减少了户外活动时间,尽量多的时间呆在家里避寒。这不,在各个逊克上海知青微信群里,这些热爱第二故乡的老头老太都在传看逊色克县首届雾淞节冰雪摄影大赛,大家你一语,我一言,说开了。北国冰雪文化,奇特的雾淞景观,如今都是珍贵资源,但在黑龙江下乡时不懂得欣赏、赞美銀装素裹的美景。于是,大家迅速进入了忆旧氛围。

      有人开了头,说起四十多年前在北疆逊克农村过冬的锁碎往事。

      那时别说到冬天、一入秋,心里就会产生一种恐惧感,漫长的冬天,整整五个月,真的是度日如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情感

分类: 知青年代

关于'北红',这是目前为止,我所听到的诸多没头没尾故事中的一个。
       故事发生地,在祖国北疆的一个县域里,那是一个充满神奇的地方。那里,土地面积相对居民而言,可谓极其辽阔。故事发生的时间段里,当地居民是三万人,土地面积是17344平方公里。地广人稀,祖祖辈辈留下了广袤的原始林带,蓄存多样野生动物,以及各种植被,还有旧时顾及不到的地下矿藏。这个县名称,叫'逊克'。
       故事发生时,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末期,当时的国家大事,想必读者了然于胸,国内的'文革'内乱不止;国际上中苏间的关系,从严重对立走向直接对抗,尤其是在我国东北的两江地带(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不时发生武装冲突,乃至发生了较大规模的'珍宝岛战役'。后者激起国人的义愤,'全民皆兵',从口号到行动,天天在说与做。不知不觉地取代'文革',成为舆论最大焦点。(至于与此同时露出中美关系缓解的迹象,常人不知,不曾望棋局,何尝牵挂。)故事发生在那个大的时间段里,因逊克地方历史大事件的发生,故事也就开始了。
从1968年,到1970年,在不到两整年的时间里,逊克县接受了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