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唐宋词

文化

河传

温庭筠

湖上。闲望。雨潇潇。烟浦花桥。路遥。谢娘翠蛾愁不消。终朝。

梦魂迷晚潮。

荡子天涯归棹远。春已晚。莺语空肠断。若耶溪。溪水西。柳堤。

不闻郎马嘶。

 

(吴冠中 画作)


烟雨潇潇,水色空蒙,正是湖上游春的佳景。一女子并无心游春,每日里湖上闲望,不过是借景遣愁。柳浦花桥,千里人遥,目光所及之处,更觉愁绪缭绕。夜晚愁绪入梦,和着带雨的晚潮,没完没了。


水上望归,归棹不见;堤上望归,郎马不回。湖边春色已晚,堤上柳丝凄然,闻听莺莺燕燕,天涯的荡子不归不回,空叫人有断肠念。


这首小词很特色的地方在于,妙用了二、三、四、五、七字句,长短句错落用之,读来,有声韵婉转、节奏活泼的音效。细细读来,音节也非常自然。


此词以湖上烟雨为背景,写荡子不回,女子望归的惆怅心怀。且上下阙层层转合,湖上景色的空蒙迷离,正好映衬了人物的惆怅伤怀。


春天烟雨中的景色那么美,女子却无意观赏,无心陶醉,唯有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在春色缭绕中,被时空和距离阻隔的相思,无处不在。每个傍晚都想像着荡子归来,每只晚归的船都不见他。又想像他会骑马归家,堤上不闻马嘶鸣。


总之,她在心中设想了千千万万个归来相见的场景,然而,春天快要过去了,她的心愿一个一个皆落空。读来只觉得心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唐宋词

文化

分类: 读书天

菩萨蛮

·韦庄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双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丛宿。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



古典诗词中有一种艺术手法,欲表达一种情感,反其道而行之,反弹琵琶来落笔,为“曲笔”。两首菩萨蛮,皆用了曲笔来表现词人情感,曲尽其妙,言有尽而意不尽。


词中着意写江南好,实有思归意。天下动荡离乱之时,词人以避祸入蜀,饱受漂泊之苦,时值中原沸乱,还乡不能,望眼欲穿。


此地的“江南”,指长江南岸的蜀地,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江南。江南可以久住,甚至栖身终老,然而异地漂泊,终觉凄怆,或许词人每每想起都要断肠。词人写尽江南的赏心乐事,却了了带过心中辗转难安的“未老莫还乡”,所谓曲笔。


第一首词是劝留之辞,借他人口吻写江南闲处好,美景佳丽,皆动人留人地。


第二首词是决意之辞,以亲身体会抒发江南乐事,春衫纵马,红袖相招,有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的少年孟浪,人生在世及时享乐,是率直洒脱,还是消磨世事、自行排遣的意思呢?


这是特殊历史环境下,词人思乡怀人的心态。春水、画船、垆边、皓腕之词,看似旷达舒卷,实则蕴含郁结。年少、春衫、红袖、花丛之今昔对比,看似鲜花着锦,洒脱孟浪,实则世事消磨、及时行乐。用美景乐事写内心哀伤,少年白头,曲尽其意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唐宋词

分类: 读书天

踏莎行

·晁端礼

萱草栏干,榴花庭院。

悄无人语重帘卷。

屏山掩梦不多时,

斜风细雨江南岸。

 

昼漏初传,林莺百啭。

日长暗记残香篆。

洞房消息有谁知,

几回欲问梁间燕。

 


庭院深深。初夏的午后,萱草放花,榴花欲燃。她在小寐中做了一个江南的梦。梦里,斜风细雨,都是江南的风景。醒来听着林莺啾啾,闻到沉香的香气,梁间的燕子飞进飞出,心中似有所寄。

 

这是一段寂寥平淡的闺情。词人用了夏日明丽的色彩和时节风物作背景,将这种若有若无、恹恹欲困的闺中心境描摹出来,甚至,斜风细雨,轻悠缥缈,做了一个虚写的梦境。读之,只觉得一个“静”。

 

又分明感到,在这幽深寂静的庭院里,她的心绪在萱草、榴花、屏风、珠帘、香篆、飞燕之间留连,从室外投向室内,又从室内转向室外,然而,萱草终未忘忧,心思未成,欲言又止。唯有寄予梁间的燕子,在飞舞游移中捎去未竟的心志、未竟的讯息。

 

这首小令写得轻盈有致,沉香袅袅,午后光阴的明媚与流年暗度的冗长融合得巧妙,叫人在寂寥处不生烦闷,反倒有一缕薄薄的轻愁。

 

作者另写有一首《清平乐》,亦是描述了乍晴乍雨的夏时气候及闺中心怀,不妨将这两首放在一起读,饶有夏日的兴味。

 

特别喜爱这句“睡起花阴初转午”,慵懒的下午,花阴漫漫悠长,夏日的植物的气息带来些许清凉。从清晨到傍晚,午睡方起,夕阳斜照,没有宏大的故事,也没有强烈的情感,寻常不过是夏时雨,夏时花,碎碎念念,读来却那么有夏天的气息。

 

清平乐


深沉玉宇,

枕簟清无暑。

睡起花阴初转午,

一霎飞云过雨。

 

雨余隐隐残雷,

夕阳却照庭槐。

莫把绣帘垂下,

妨它双燕归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读书天


(吴冠中)


梦江南

·皇甫松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

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

人语驿边桥。

 

古人善于说梦,以梦为载体,诉说心中无限事,或寄予种种愿景。如梦醒,梦忆,残梦,离梦,秋梦,晓梦,等等。籍由梦境,寻常人世、普通自然之物便染上了梦幻色彩,传达了某一时刻内心深处无以言说的、隐秘的召唤。

 

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而梦作为一个重要的诗词意象,构筑了一个非花非雾如幻如烟的迷离世界,诗意的描写与巧妙的意象组合,在诗人独特语境的表达下,形成独具韵味的意境氛围。

 

这首《梦江南》,又名忆江南,以词牌传达对江南的怀念。将回忆诉于梦境,增添了江南的风致和深长的情思。

 

灯花落尽,这个夜晚有些黯然,临睡前吧想想江南。那个雨夜,正值梅子黄熟时节,夜阑听雨,泊船吹笛。潇潇雨声中,有人在驿桥边话别,那笛声悠悠飘荡,又飘向很远的地方。

 

夜深烛尽,画屏暗淡,是身在的当下,是室内静态的描写,色彩黯然且朦胧。闲梦江南,夜船吹笛,人语驿桥,是动态的梦境,有着江南水乡的自然图景。一动一静,情感投注不同,江南入梦,其实是回忆,是作者倾心的神往。

 

皇甫松是晚唐词人。他一生未仕,中年后遁于山林市井,虽家学丰厚颇有艺术才华,然生平沉寂,能流传下来的词作不多。另有《大隐赋》《醉乡日月》流传于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杨暖读词

分类: 读书天



蓼岸风多橘柚香:浣溪沙

·孙光宪

蓼岸风多橘柚香,江边一望楚天长。片帆烟际闪孤光。

目送征鸿飞杳杳,思随流水去茫茫。兰红波碧忆潇湘

 

【注】

[liǎo]:蓼科植物,有红蓼、白蓼、酸蓼、水蓼等,喜近水边,秋天开,蓼花很美。古人喜用蓼花入诗、入画。如宋张耒写有“楚天晚,白苹烟尽处,红蓼水边头。”

[yǎo]:古意为太阳落在树木下,天色已昏暗。杳杳,遥远渺茫。

潇湘:潇水与湘江的并称。“潇湘”一词始于汉代,衍生为地域名称,指长江边上的潇湘之地。

 

【杨暖读词】

这首小令初读很是惊艳。意境与音律结合得恰到好处,有清丽绵邈之意。

 

词牌“浣溪沙”,又名《浣纱溪》《满院春》《小庭花》,有着婉约摇曳的情致,是词家常用的词牌,也特别受到《花间集》词人们的偏爱。作者孙光宪在花间派中饶有风格,情景交融、婉约清阔是其风格。他格外钟情这个词牌,写有十九首的《浣溪沙》,“蓼岸风多橘柚香”是第一首,也是意境最为出色的。另外,第十九首“十五年来锦岸游”,亦有佳处可读。

 

词家多善以景寓情,以景叙情。作者长于词学,他藏书万卷且勤于冶学读书,因着家国身世的动迁,有山水游历,也有着寓居江淮为官的人生经历。这首小令写一段秋天的深处,于长江岸边送别友人。目送行舟远去,心随流水茫茫,唯有记忆美好永存。

 

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独赏其“片帆烟际闪孤光”一句,认为其“尤有境界”。我偏爱首句,“蓼岸风多橘柚香”,爱这深秋生长在水岸的植物,深长丰茂,馥郁清凉。

 

长江两岸多蓼草,秋来花穗低垂,粉白浅红,碧叶红花映着浅滩很好看。两人走过水草丰美的江边,长风带来橘柚饱满的香气,江水茫茫,友人乘船远去,送行的人还立在原地,久久目送,思怀万千。

 

送别是孤独的。此地一别,孤帆远影,船上的人与岸上的人,从此都踏上下一段旅程。从哪里开始,又会抵达何地,望江水茫茫,不变的就是这潇湘的风景。

 

一切景语皆情语。读这首小令,可细细体会作者将景色与情致婉妙结合的美意。且词语的声情与音乐的音色颇为和谐,读之咏之,仿若深秋江水流淌,音韵深远绵长。


用我古典的心性书写现世的安宁。

杨暖公众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杨暖
杨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1,742
  • 关注人气:7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杨暖

杨暖,散文学会会员,佛山文学院签约作家,中山大学古代文学研究生。


沉迷于草木山川与诗词歌赋,陆续在《珠江时报》《羊城晚报》《佛山广播电视报》《井冈山报》《天中晚报》等撰写专栏。


联系我:

yangnuan006@163.com


杨暖的微信公号:

杨暖诗书馆


访客
加载中…
秋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