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写在前面:康德的哲学是绝望的,叔本华的哲学是悲观的,那是因为真实的哲学是追寻解答疑惑,去疑存真的,一并盲目的乐观也就顺带消失殆尽了;另,人类的局限性先验地决定了人类认识的不彻底。这篇小文,是一篇急就章,思考很不全面,也不便展开。欢迎大家提不同意见。多言一句,当你真的树立了哲学观的指导,生活即使是很贫困的,即使单调无意思的,也倒完全不在意了;当然过程是痛苦的。

叔本华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中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缺乏悟性叫做痴呆;而在实际上缺乏理性的运用,往后我们就把它叫做愚蠢;缺乏判断力叫做头脑简单。最后,局部的或整个的缺乏记忆叫做疯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生最惊叹的是:哟,你也在这里么!大概张爱玲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她言及的是爱情。这里,说的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不过,还是要拿爱情做引子。设若我这里已经收获了富足的爱情,那么我猜想我也管不得这世界的悲与喜,而人生的好坏倒全视与我作伴的女人而定了。你大概也惊叹了:哟,你胆敢这么说么!

我承认,这样的大话未免有点口是心非。不过,这里就牵扯到问题的所在了:我是怎么知道自己大概不会如上述情况的呢?也就是认识自我的问题。在认识自我之前,我们先谈谈爱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4 18:50)
标签:

纪念

回忆

原创

岁月留给我的印痕,原本不是这样子的,像是我母亲说的亲不熟、烘不暖的石头蛋子。也难怪,自小的我便不会圈在父母的周围,玩不来腻味,也栖不过半刻钟。感情不会像是老手艺人玩的花活,透出柔润和岁月的光滑。农村人鄙粗,隔过了时间和距离,原本并不强烈的情感虽则相较其他消逝地更缓慢,但本来就稀淡。

而之于我,因为有了点文化,反而将原来稀饭似的情感表达化作了清汤淡水了。要不,还得言时间的效力让人折服。好在的是,我私底下窃以为我原本并不是如此的——出行了七八年都不念家,半年累月甚至连个电话都不得打;印象里,小时候倒是念及一个人,更是和她朝夕相伴,是我的奶奶。

对奶奶的情感,我觉得是最没来由的。类似的情感,后来也再没体会过。四五岁的年纪,照现在看来自然年幼无知,却对奶奶有天生的维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9 09:53)

早先读过扎西达娃的《西藏,系在皮绳结上的魂》,说的是出走的事情,印象中不确切了:好像还有杀伐以及迷惑和命定的东西。

读这本书时,还没能去到西藏,但能想到一些境况:群山之间的小洼地遍布着黄色的土,点缀着只有几户人家的村子,石头垒砌的矮墙在墙柱上拴着一头黑色皮毛的牛,还有单株的杨树像是撒落在地上的一颗颗豆芽,一辆老旧的拖拉机或者马车穿行在土黄色的道路上。其实,我多半是模仿《三杯茶》中的想象,巴基斯坦和西藏虽然隔着一个喜马拉雅山系,境况大概还是相似的。

书里用的是现代主义的手法,着重在“魂”的塑造上;但同时,书中也暗示了这是追问不到的。就像我这篇文章的诉求“单车上的魂”一样,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一颗灵魂是生在单车上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6 16:07)
标签:

原创

诗歌

爱情

花儿谢了,

鸟儿飞了。

除了享受阳光,

一件事也不做。

 

夏天走了,

秋天来了。

除了享受阳光,

一件事也不做。

 

云儿散了,

风儿停了。

除了享受阳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0 14:48)
标签:

手足情

情感

杂谈

这篇东西赶得急,写了个大概,是第一篇写给我弟弟的东西,之后会有更完满的关于他的文章。与弟弟一起走过的路不多,是我所悔恨的,这甚至让我痛入骨髓。他现在渐渐从迷失的人生路上走上正途,是给我莫大的安慰。我曾经对自己说,我对这个世界没什么期盼了,只希望他变好:这一点,我从未对他说过。做哥哥的应该承担责任。只是,有时候需要你的进步作为我的力量支撑。当你能够完好地立于天地,我一定是笑得最灿烂的那个。

我想到我的弟弟,就想到了时间,像望到了称作直线或者平角的时间线段,——在童年不多的日子和现在的百十个日子的两个时间点之间是大段的平滑的时间:这是一段用时间计数称作20年的东西;也就是说,我们虽然是兄弟,亲的,但是有二十年的时间加起来见面的日子大概有两个月——不规则地分布于存在或虚无的二十年的时间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娱乐

 

日子久了,回忆便会成为一种兴味:或浓、或淡、或甜、或涩,抑或飘渺虚无,无形却有根……

漆黑色的夜幕下,微弱的星光隐着几棵不能显见的树木,除了轻微的树叶沙沙的声音,点点的虫鸣,或者还有呜咽的溪语声,再无其他。所见的也无非是空漠,是绵延的黑暗,这里不再有奇迹发生了。是再平淡不过的露水的沁香,是花草的淡淡幽香,是无拘无束的野趣。这是再熟悉不过的味道了。

忽然,一声鹰雕的空辽尖刺的戾鸣划过夜空,随之一位身着灰衣长袍,背负一把九尺重剑的男子从隐晦中显现。雾气升腾起来,男子不需要迈动双腿便可徐徐向前,他便是侠之大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8 14:39)
标签:

情感

友谊

时间

哲理

分类: 原创

细想起来,我是绝少有文章是为一个男人而作的,关乎友谊也似乎很少有文字的表达。本来,郑重起见当是笔落纸端的,键盘敲来多少有些不尊重的意思。不过,也无妨,我想他是大可见谅的。

若不是翻看一些过去的照片,本来也无意作这篇文字的。我恍然发现他是那么频繁地走入我生活的镜像中,自然感怀一下是难免的了。若我不至于太糊涂,我们当是在高一下学期相识的,之后便做了两年半的同学。之于一个人的了解,两年的时间或许不算充裕,只是那个年纪的我们简单得明了,便足够了。

说来惭愧,一开始对他印象并不佳,觉得人长得帅顶多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7 14:24)
标签:

哲理

分类: 原创

人类存在,然后时间生。这完全是一种唯心的说法,但在我看来“时间”莫不是一种人类自生的困扰。

时间虽然先于人类存在,但并不是先于人类被理解的。根本上来说,人类无法论证时间的先验基础,也就无从证明时间先于人类存在的意义。对于人类而言,“意义”是最根本的追问。也就是说以“意义”作为纬度,时间方才有成立的必要。意义是需要被理解的,也就是说时间是需要被理解的。因此,在假定只有人类才能追寻意义的情况下,时间是在人类之后存在的。

因为人类,时间被精确等分,并沿一维无限延伸。时间的外力体现在于变化,而从人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5 12:21)
标签:

杂谈

 

 

 

二十年前,我离开故乡,只有过年才回过一次家。想要再一睹故乡秋的风采,却不得。秋天的故乡作实了我回忆的模样——童年的记忆。

缀着金色叶的林子,静谧蜿蜒的小溪,泛有青色沉静的麦田……那时候,全不留心这些,奔了纯净的玩乐目的,来到田野里,来到自然里。于是,它们便不会成为归宿,只能算作一种背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方坔
方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5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