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屠龙侠士
屠龙侠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62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1-08-17 13:17)
标签:

杂谈

分类: 评论

管窥宁波话剧现状

研究生毕业后,我来到了宁波这个港口城市,怀着自己的众多梦想,其中就有一直以来想要实现的话剧梦。在毕业之前就有一个朋友说要排演自己的话剧,不过因为资金原因,最终还是夭折了。

刚来没多久,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的城市的种种数据让我很是兴奋,不管是经济上的还是文化上的,天一阁就在市中心,最让人兴奋的是,这里的宁波大剧院每年都会举办青年话剧周。这样的一方水土应该会有很多文化团体吧,我的话剧梦可能会在这里成为现实吧。然而之后的遭遇却逐渐让我看清了真正的现实状况:真正的话剧社团几乎没有,市里有的只是越剧、姚剧和甬剧社团,并且都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宁波青年话剧周期间所上演的剧目也都是外面请来的话剧团,而平时在大剧院和其他剧院(如逸夫剧院)演出的话剧剧目中,也都是引进剧目,本土剧作家的剧目还没有演出过。

我相信每个地方都会有热爱话剧的人,也会有很好的剧作家。因为对话剧的热爱,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从网上看到了宁波戏剧沙龙的博客,并与博主裴明海老师加了好友,一来二去中,我逐渐认识到了一个真正的话剧圈子,并结识了宁波几位搞戏曲创作的老前辈,多数都是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13 16:4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评论

田黄人生

田黄的使用始于明代的万历,却盛于清代的乾隆,不过,早在宋代的典籍中,就有了关于田黄的记载。经过千年的沉浮,田黄最终以乾隆田黄石三连章而闻名天下,被乾隆封为“印帝”,开始成为富贵的象征,甚至在皇家祭祀时,也要供上一方田黄石。皇家的推崇让田黄这种莹润的石头身价倍增,如今,一两田黄十两金的说法已经不足以形容田黄的珍贵,最高的出价已经突破了一克田黄十万元的天价。

天价的背后,是人们对田黄的不断认识,当然也包括田黄材料的日渐稀少。在业界,田黄石的鉴别有特别严格的规定,只有产于福州市北峰寿山乡寿山村寿山溪上游两边的稻田下和溪底的砂砾层或土壤中的田黄,才可以称为真正的田黄,可以说,产田黄的地方不过一平方公里大小,只在寿山溪的两边最宽不超过20米的区域.。离开了这个条件,就一定不是田黄石。所以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开掘,早在清代晚期,这里就很少有田黄石被发现了。

如此珍贵的石头,能够拥有一颗就很值得羡慕了。而此次在宁波展出的田黄石,总价值超过了6500万元,让甬城市民感受到了宝石的魅力。也许很少有人知道,如此价值连城的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4 11:28)
标签:

娱乐

分类: 评论

3月13日夜,在搭界酒吧观看了瑞典独立唱作人Pelle Carlberg的演出。听酒吧负责人兔小米介绍说,此人在上海杭州这些一线城市演出时,火爆异常,而在宁波的演出却只聊聊的三四十人,甚至还没有平日周末的人多,也让我没办法想象爆棚使得演出场景,是否会和当下的一样:温暖而惬意。

由于自己是个门外汉,所以对歌手的唱法及被乐评人所定义的Twee Pop风格都不甚了了。只能凭自己最真切的感受来评判。不过歌手的歌曲想来也应该正好适合我这样的听者。刚进入酒吧时,先是见到了一个外国人,穿着两层的薄毛衣,最外一层还是有扣子的那种,头发也是很平常的短寸发型,目光谨慎而温和,见到我之后轻微地点点头。当时以为是经常光顾这里的外国友人,我也就顺势点点头,一种很中国化的打招呼方式,心想这个老外还深得国人待人接物之法。

时间已过八点,酒吧的临时主持人上台说了两句话后,歌手就登台了——就是刚才那个朝我点头的外国友人,歌手Pelle Carlberg。歌手一人加上一把吉他,开始了他的音乐旅程。

唱过几首之后,Pelle Carlberg讲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
存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7 08:48)
标签:

月饼

过期

疫苗

销毁

美食

分类: 评论

悖论中的月饼难题

 

9月25日,是今年中秋节后的第一天,几乎可以说是应景生产的月饼也开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离人们的视野。晚上上海电视台的东方新闻中也对此做了关注,在不到一分的新闻报道中,记者采访了一个月饼经营业主,为的是印证之前播音员所说的月饼回收情况,这位业主的最后一句话是:“一些过期的月饼我们也进行了销毁。”说话时,这位业主眼神中似乎透露出一丝的不安,语气也变得吞吞吐吐,像是在回避什么。很可能这句话是当时的记者为了与解说的呼应而引导他说的,所以才会说得这么言不由衷。

我们当然愿意相信记者的引导,愿意相信业主所说的话,然而相信之余,却又多少觉得不是滋味。细细回想一下,不免有恍然大悟之感:今天是中秋节小长假之后的第一天,卖月饼的却已经说起了对过期月饼的销毁。难道这批过期月饼的保质期正好就止在中秋节最后一天吗?如果再细想下去,这批月饼一定有售出的,那么是哪些人买了这批当日就到保质期的月饼?他们又是怎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评论

首先要说的是,不觉得韩寒写得好,他的小说只看过半部的《三重门》,别人说我因此就没有发言权也好,说我是嫉妒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话要说。

 

本来不想买的,听到网上说这个第一期已经被炒到了160,所以狠狠心就买了。经过几天的阅读,一种被骗的感觉油然而生。这种感觉来自第一起上的那些头面人物,来自大众对韩寒的期待,对独唱团的期待,对中国新生代杂志的期待,甚至是对中国未来文化繁荣的期待。俗话说的好,期待越大,失望越大,这独唱团这件事上,这句话不小心又“被灵验”了。

读完里面的文章后,唯一的感觉是:这里百分之九十的作品都是作者的手淫产物。其余那百分之十都是谁大家可以依照自己的标准去猜测。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几张照片确实好,而那个小飞人的漫画则很邪。

 

手淫的最不得了的就是小说了。几乎所有的小说都可以扣上诲淫诲盗的帽子,新时期的中国青年似乎只有从银道开始才能真正成长起来,可能真正的原因是他娘生他时是剖腹产吧,没让他们一窥其中风景,所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现在都大了,还得也可谓正逢其时吧。然后就是无病呻吟,就是自我陶醉,所有的小说在意象上都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0 15:49)

福克纳的得与失

昨天晚上第一次认真看福克纳的文章,《押沙龙!押沙龙!》这是他的第九个长篇,完成与1936年。在种种有关这部小说的介绍中没有看到过他与卡夫卡的关系,从他之前的小说和这部小说的连续性上来看,他的写法确实可以说是自成一格,并未受到当时还籍籍无名的卡夫卡的影响。而事实上,直到上世纪30年代,卡夫卡的作品才由布罗德结集出版。

 

之所以要强调福克纳和卡夫卡的渊源,就是因为在阅读过程中,总是有种在读卡夫卡的感觉,自然,笔法与福克纳相识的还有,绝不仅仅只有一个卡夫卡,但他在小说中所营造的气氛却只有卡夫卡的具有可比性,不同的是,卡夫卡的意象都像是一个个铅块,让人看到之后就知道它的分量,而福克纳的却很不同,在他的作品中,意象的表达是通过绵密的语言织就的,或者就是一大堆的棉花,被压得紧紧的,每一丝都紧紧地属于全体,没有头绪,让人窒息。但无疑的,他们的作品都自成一个完整的世界。在你未到达这个世界之前,你对它们一无所知,一旦你真正走入它们之后,这些世界就会清晰起来,无论是不是觉得陌生,这些世界都是如此地真实,如此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04 14:01)

这两天看同学李洪震的画,突然觉得有些局促,像他画里的墙,让人有想突破又不得的感觉。即使光从远处照过来,让人想到外面的天地,但又恰恰是这外面的天地显出画幅的限制,而那种高远辽阔的光压制一切,定型一切,审判一切,观众就没有了思索的余地(在画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评论

今天早上,骑单车时很惊异的发现在一辆公交车的车身广告上有着这样一句广告词:“本院为您提供性价比高的治疗手段”。文字很大,很规整,很醒目,以至于把人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它身上,而使人对发布这则广告的医院名称视而不见。也许这就是医院方面的考虑吧:为了惊世骇俗,记不记得自己都无关紧要。不知道看过这则广告后还有没有人到这家医院看病,但我想到医院里看医生的人该是有的,因为要见识一下医生们如何面对病人做出最为理智的治疗方案,即高的性价比方案,而不参杂任何感情因素,像对待一件自己生产的商品一般,从一开始就考虑市场因素:我的东西能不能很好的推销出去。而不是医生本应该考虑的:这种治疗方案能不能达到治病救人的效果。

把病人当做一个如机器一般的商品来看待,也许这就是当初医改之后所有医生心底的看法,于是,许多看似不可能的医患矛盾的发生也就可以理解了:在某些事情上,医院实在是为患者考虑的。于是原本可以生存十年的现在变成了一年,假肢可以用十年的,现在也由于对患者及其家属的体谅而变成了一年。等等等等。所以,要感谢这家医院的这则广告,让我们看清了医院的所思所想,让我们了解了“白衣天使”们的底线。其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6 17:04)
标签:

杂谈

分类: 评论

 

鲁迅的骂人是尽人皆知的,不但骂的广,而且骂的勤,并且鲁迅的原则是到死不妥协,意思就是说你一旦被我骂过,就永远是被骂的分子,大有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师”的意思。至于被他骂的人,出了真正大奸大恶之外,另有一大批当时的文人墨客,或是政界要人,这些人里面随便举出一个来,其成就就足以让吾辈咂舌的。于是,问题就出来了,假想当时这些被鲁迅痛骂的人都是个个在乎鲁迅的,以至于一旦被他骂就意志消沉,无心再做学问了,对我们而言岂不是损失相当大。幸好中国有句话叫做“文人相轻”的,你说你的,我不在乎,你以为自己了不起,在我眼里却不,相反还可能很不怎么的,跳梁小丑而已。于是可以心安理得地继续做自己的事,不使中国的损失加大。当然,这里绝没有一点要否定鲁迅当时做法偏激的意思,所谓百家争鸣,大众才会更容易看清世事纷繁。

如此,也就体现出文人相轻的必要性与重大意义了。但是要加上一句,这里的“文人”乃是真正的文人,而不是那种说话不算数,连人的资格都称不上的假文人。因为鲁迅所骂的人都是有骂的必要的,都是在当时中国文化界有一定作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