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段磊
段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24
  • 关注人气: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如果爱

《如果爱》

 

是的

就像爱

流水闪亮

它的活泼之美来自于离开

我们完全不必只从

同一种思念中醒来

就像一个人忘了悲哀只因为

悲哀此在

你知道我将永不为这问题羁绊:

爱,还是不爱

我想要爱与不爱

也只是自由自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陪床日记》

《凌晨一点》

 

凌晨一点

母亲起床如厕

我从梦中惊醒

起身等她回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0 21:05)
分类: 随想
漫谈“认知”
        你可能从没想过如下事实: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几乎全都是相对的。或者竟然可以说,全都是错的。
        出于对未知的恐惧,人会试图从自己的经验中总结出一般规律,并以之指导未来的生活,这当然无可厚非,问题在于我们的经验只能涵盖这个世界全部事物之中极其微小的一部分,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由于经验样本的有限性,我们对事物本质的理解必然远离真相。人之个体认知的狭隘由此产生。或曰:幸好我们有自然科学。你总不能否定自然科学吧?但是,400多年以前,人还相信一大一小两个铁球同时落下,大铁球会先落地,一百多年以前,人还相信蝙蝠是老鼠吃盐变的,相对论出现之前,经典力学体系还是绝对真理,五十年以前,量子理论还被认为是天方夜谭。五百年的科学知识还没有被推翻的寥寥无几,二百年前好些,大概剩下也不到一半,五十年前的可能大多还在,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的结局大概也不乐观。从未来某个时间点来看,我们现有的所有“科学”认知将被完全证伪或者替换,这是无疑问的,除非时间今晚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想
    最近有两件事可以联系起来说一说。

 

一件是我一个朋友,突然希望我加入某经济组织,发来好多资料,有讲课的音频,组织介绍,媒体报道,林林总总,信息很多,很杂乱。有两个信息比较突出,一是该组织在全国各地做慈善事业,二是这是“新经济模式”,不是非法集资或者网络传销。操作手法很简单,定期把钱打到一个账户中,排队,一段时间以后,这个钱就带着高低不等的利息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装满了镜子的房间》

一大早我在马路上飞奔

我要追上自己

坐下谈谈

我跑得有些快

昨天,今天和明天

三头巨兽落在身后

排列组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0 11:42)
标签:

软广告

分类: 随想
    你有情怀么?
    这话问的……我想起来王朔的一篇小说《你不是一个俗人》,里面一个叫“冯小刚”(和大导演冯小刚关系不详)的人绞尽脑汁地帮一个准文人“寻找优点”,百般碰壁之后来了一句“爱国么?”
    这好像是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所以我们每次下雪都要发朋友圈曰:“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然后在积了雪的车窗玻璃上写字。在灾难之后一定要关灯点蜡烛,“今夜我们都是**人”。“……不转不是中国人”。春天来了必定挖荠菜以怀旧,八月十五倍思亲,忘了爹娘住隔壁。不情怀,无以言。怀疑我没有情怀,你是想找抽么?
    “情怀”何以臭大街?一曰有需求。不拿诗和远方顶一炮,当下这一天一摊血淋淋的苟且,谁受得了啊,所以情怀这种低剂量麻醉药永远畅销。二曰门槛低。英雄迟暮,英雄不好当,好在迟暮人手一份。到了迟暮的时候,也能追忆从前。阿Q都知道:“老子先前……比你阔多了!”,这叫“从前阔”,现在还有一种“从前慢”差相仿佛。所以说木心流行,就是说他写得不错,“舆情”好,社会反响热烈,共鸣嗡嗡的。但是认为他是大师,就有点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6 10:21)
分类: 随想

       忽见一篇雄文,说“和平,演变”即将成功,“国将不国”。言辞痛切,涕泪横流,以头抢地,痛不欲生。
      此文一出马,洛阳手纸贵。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朵万朵菊花开。刷屏刷得刷刷的。
      果然是国人传统,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鞠躬尽瘁死而后,可以谥之曰:忠。
      我只关心一件事:为了主子的江山社稷,亿兆黎民,你这么上蹿下跳地操碎了心,领导知道吗?
      某人羸弱,多年受豪强压迫,几度抗争而不逞,遂自作主张与其“一致对外”,款款圈住一根大毛胳膊,横眉怒目昭告天下曰:谁敢欺负我们俩?!
      不拿自己当外人。
      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胡温习李,你算老几?
      北京某出租车司机自夸:“京城内外,没我办不了的事。”坐车的问:“给你一千万,能把天安门上的大照片换成我爹吗?”一句话噎得嗝儿嗝儿的。
      事儿事儿的,跟说了算似的。一个月不下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分类: 随想
有  言  在  
执笔:段 磊
    世事千万,均有其自身标准,标准之外论事,都是扯淡。
    诗之好坏,首在语言。语言不在家,谈什么写诗?此外我以为还要“诚实”与“独特”。要弄清楚写作与生活的关系。是坚持和生活本身短兵相接还是为了实现所谓“自我价值”,是打算耍花招还是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言过其实了么?藏着掖着了么?没情怀敢不敢承认?真情怀敢不敢表达?——“诚实”与否决定了写作的品格。“独特”则是“诚实”的另一张面孔,“诚实”者必然独特,千人千面,你不觉得大家都抖一样的机灵有问题么?
    这是第四届“极光诗歌奖”初选的标准,我认为入围和获奖名单也体现了评委们同样的“偏见”与原则:我们谈论诗歌,评选诗歌奖,除了诗歌本身,难道还有什么别的好说?
    作为有传统的同仁民刊,十五年来《极光》积攒了大批实力同仁。故虽受极光艺术传媒总策划严纪照先生委托勉为本期主编,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7 07:57)
分类: 转引

【邀请函】第四届极光诗歌奖颁奖暨诗歌朗诵会

2015-10-26 极光艺术传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头上青丝风里乱》

我能点燃的东西非常有限:

山石赭赤

乱草吐出毒蛇的信子

大风再次顺着山凹蜿蜒​

 

弱柳穿上了少女们

洗得发白的牛仔裤

舌尖上有密密麻麻爆炸的

轻微的甘甜

这轻甜会很快变成微苦​

 

春水大涨

水面微凸

这一切都和记忆中一模一样​

 

《我写了一首太长的诗》

我写了一首太长的诗

一首越来越长的诗

开篇我写春天

春天有多长

它就有多长

后来又加上了夏天

毫无疑问

然后是秋天和冬天

现在它干脆只关注时间

因为一切都来不及了​

 

这期间乌云四合

又打开

玉米们喷吐出胡须

瀑布飞流直下

三千尺

永远都是三千尺

只有三千尺不曾改变​

 

而这首诗还没有写完

越来越苍老的苍老

并没有令苍老本身难以为继​

 

虽然我猜测:

终点已经越来越近

因为我已看不见起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转引

第四届《极光》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