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不觉心意已阑珊

 

 

流尘中自有一抹青色。

 


我对这世界有无限的爱,因为我不会对它报以特别的希望。

 

单字姓汪,表字见殊。顺中见逆,生中见死。曾用笔名沈清醨。醨,淡酒,然生性与清淡无缘。

 

怕落重笔。我是一把手术刀,凉薄,精准,并且功能有限。对生活中的苦难无能为力。即使内核温暖,本职也不是治愈,而是损伤。

 

只惜生年。有一日,我遣词琢句尽是褪尽浮华的平实,像寻常一句问候。有一日,我历遍千山万水走来,终于累了,坐在一株花儿开始跌落的木棉下歇息。有一日,我收敛而非磨平了所有年少峥嵘时的坚硬棱角,开始懂得宽容世界,放过自己。你立在不远处唤我。我转头,展眉笑开,欢声而应,如一女童。


 

时光翩然轻擦:   E-mail qinglishen@qq.com

                        MSN   qinglishen937@hotmail.com

 

明月照亮天涯:    [豆瓣]    [围脖 ]    [饭否]   [时光 ]    [见素]    [留言板]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博文
(2013-04-01 16:55)






 

 

 
今年是你离开的第十年。

这种知觉从大半年前,就不时在我心底唤起,很难言那到底是种什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2-05 20:36)
标签:

见殊

当归

文化

分类: [疏花淡竹。]

 

 


 

1、

我觉得自己沉浮在梦里。梦里,我是一只山鬼。


遮天蔽日的树上,缠着葛藤与女萝。山道曲折,其侧有水声潺潺。临溪处,几树野梅,向竹梢稀处,横两三枝。山苍子、婆婆纳藏身在草丛里,都开了细小的花。虫声唱和,像在诵一首绝句。


我也会唱歌,张开口,像是一梭风掠过树梢,萧萧森森,又像是一阵雨打在窗棂,悉悉落落。翻来覆去不过三个字:君思我。


我想,我该是在等着谁。


可所待何人,我不知道。谁人思我,亦不清楚。


我该是在这处深山中过了很久了,我认得日暮时分振翅归巢的鸟儿,识得黎明时候依约散去的岚雾,熟悉碎星也睡去的深夜里倦在枝头的一钩弦月,却偏偏记不取来时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7-07 20:43)







静谧的村庄刚刚苏醒,晨雾裹着炊烟,袅袅地,在春阳中稀释成将散不散的光雾,温柔地覆在我身上。我在开满油菜花的田垄坐下,抬眸的瞬间,错落的马头墙间探出一枝半开的梨花。

——我又到了徽州。

青山绿水风物人家,一眼望去,皆是故人,在一日又一日仿佛一成不变的时光里不悲不喜地与我对望,望着我这又在红尘中打滚一年的青年人。那似曾相识的雕花,我曾徜徉其间的深巷,寄宿过的人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见素》创刊号卷首:《雨檐》完整版





阳台上搁了一只细白瓷的小瓶。是以前故人盛了梅子酒送我的。酒是密封发酵了三年的琼液,带着醇厚的酸与甜,还有烈烈的辣。最妙的是那几颗梅子,已经泡的酥软了,酒精完全浸透到了果子里,方触到舌苔,带着果香的烈酒便一股脑涌出来,顿时身上就是一个激灵。如今梅子酒是早就喝完了,瓶口的木塞也不知道丢到了哪里,便干脆将它洗洗干净放到阳台上去收集雨水。《清嘉录》里有记载,“居人于梅雨时备缸瓮收蓄雨水,以供烹茶之需,名曰梅水。”我没那份风雅,如此作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1-01 23:39)


 





我不知怎么就进来这一座小城了。


时光在这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