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欲不死微博
欲不死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067
  • 关注人气:2,3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小说直通车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我的小说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小说封面直通车1

小说封面直通车2
这是《墙外红杏》的实体版封面,08年9月由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
博主有话

博客文章均属原创。

如需转载,需与本人联系并取得本人同意。

谢谢合作!

博文
(2013-06-24 20:44)
标签:

文化

傻老三到底还是出手了。
他出的是右手,那只常年裹在袖子里的右手。
他的右手还是裹在袖子里,哪怕出手,也不露手。
出手,不一定要露手。
出的是手,露的是刀。
刀,不是扑刀也不是砍刀。
是飞刀。
有锋无柄的飞刀。
这是刚才我写的几句武侠小说的段落。哈哈,刚才在群里聊天,木瓜说到武侠小说,问我怎么不写武侠,我说写了也没人要啊。然后他要我写几句关于飞刀的,我就写了这么几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8 15:21)
标签:

文化

父亲头上有了白发,不多,刺眼。

我问过几个人,谁知道你爸妈头上的第一根白发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吗?

都摇头。

我不再继续问了,随便写两句吧。

第一次发现父亲头上有白发,我还是一名学生。那是一个暑假,我从长沙回到家,搬柴禾的时候,我走在父亲后面,发现他的头发已夹杂了不少灰白。当时强忍着眼泪,没再看了。然后仔细想,想了几天,也想不起他的第一根白发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

今天突然间又想到这事儿,还是想不起来他的第一根白发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好在他现在的头发中,白发极少。

母亲现在的白发也极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6 17:09)
标签:

文化

我不太会写关于爱情的文字。

陈老师说我们这个班太冷静,冷静的人难以产生爱情。向娟说,我们都发生了爱情,大爱之情,我们爱每一位同学和老师。笑着打闹时,不愿输了任何一个浑招;哭着道别时,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拥抱。红着眼睛叫他人坚强,流着眼泪要别人微笑……

我们的爱情,在每一个兄弟姐妹身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9 13:19)
标签:

文化

关于毛院的第三篇文字,我准备写一写爱情。说到这两个字,大家都知道我要写谁了。

爱情似酒,如茶。我不喝酒,所以不写酒;我不懂茶,但在没有白开水的时候也会喝一点解渴,所以从茶写起。

我们这儿有句俗话,冷水泡茶慢慢浓。课堂上的茶,自然不能用冷水泡,都是用开水。开水泡茶,不仅解渴,而且温暖。

温暖出自我们班首席茶艺师之手,令敬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8 22:00)
标签:

文化

杂谈

雪停了。

下雪天很适合写点什么。我什么也没写。

今天雪停了,写一点,继续毛院那几十天里深刻的记忆。还是从开学那天写吧,第一天的记忆总是杂乱而清晰的。在宿舍里翻开学员手册,除了我自己的姓名外,另外还有个姓名让我觉得很惊奇。

南宫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7 15:58)
标签:

杂谈

文化

今年,我几次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在毛院。一直想记录下来那些轻松的日子,一直拖着没动笔——动电脑。今天,还是写一写吧。

十月九日下午,我结束和向迅的电话,踏进湖南省作协的院子,开始了在毛泽东文学院为期四十天的学习。来毛院之前,我想着就安安静静地听四十天课,食堂、教室、宿舍三点一线地过着,和谁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一连几天,我和宿舍的三位兄弟都保持着距离,不是怕他们搞基,实在是彼此还不熟悉。这么说也不对,因为他们三人天天晚上聊文学聊得风生水起,我在房间里对着电脑遣词造句,敲打出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我的小说《说蛊》第四章

作者:欲不死

 

又是一年春来到,我在桑植的业务做得更大,报请公司同意,再招了三个人,终于成了名符其实的眼总,可是经常喊我眼总的妖精却辞职了。

妖精的业务做得挺好,我劝过她几次,可最终她还是辞职了,她说她要去湘西寻找真正会养蛊的人。她觉得,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三个月的时间,过得相当快。不知不觉中,城外山上的草木就已经露出浓浓的秋季的气息,太阳依旧如夏日那般热烈,可空气中却比盛夏之时多了几分清凉。

道士或许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说话还是算话的。说好了让我们等三个月,他就带我们去拜访养蛊的人,现在时间到了,他根本就没推辞,很痛快地安排好了时间。在这三个月中,我们和道士又一起吃过两次饭,道士也给我们讲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比如说不能叫养蛊的人叫草鬼婆,因为有些地方把放蛊叫做放草鬼,养蛊的人就被人叫成了草鬼婆,刚开始草鬼婆这个叫法还只是针对养蛊的女人,但到后来,渐渐的养蛊的男人也被人这么叫了。这其实是对人很不尊敬的一种称谓。

说起这个的时候,道士又给我和妖精普及了一番有关蛊的基础知识。记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春暖花开的时节无疑是令很多人喜爱和留恋的。那满山遍野的嫩绿延伸到城市道路中间和两旁的绿化带上,延伸到办公楼和住宅楼外的花坛上,延伸到办公室和家里的盆栽上,感染着人们的心情,将那焕然一新的奋发朝气渗透到人们身上的每一颗细胞中,使人精神抖擞,对未来充满希望。

大脑壳还是不放心,怕被小王传染上什么病,在工作上一直给小王穿小鞋,经常挑刺。小王年轻气盛,忍了几次最终还是没忍住,一怒之下辞职了,要到外面活出个人样来。对这个事情,我觉得很是遗憾,但却帮不上小王什么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4-08 11:53)
标签:

杂谈

加油.嘿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