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莹
晓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171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抱歉,该用户没有填写任何资料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盘锦市作家协会员。本博客的作品均为原创,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或与本人直接联系。电子信箱:goldapple_01@yeah.net
   有错字,别字,请原谅!不能怨我,我上学早,一到三年级完全处于懵懂状态.后来开了天窍,霍然开朗,老师教啥会啥,学习变得轻松,易如反掌.可是不久后脑勺再受重创,后脑立即麻木,失去知觉很久,从此二度陷于混沌.最后能毕业于一所省属高等专科院校,于我,实属万幸.
博文
(2017-12-06 23:04)

《过去的尾巴》

金晓莹

哦,一瞬间

脑子里闪现一道亮光

于是我明白了一件事——

为什么有的人

放不下过去

因为啊

过去长着尾巴

而这尾巴一直被他们死死抓在手里

 《The tail of the past>

By Xiaoying Jin

At the moment,

A flash occurred to me suddenly that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心情日记
《树对树叶的思念》
金晓莹
冬天坐火车时,
总是喜欢看铁轨两边的树,
看树上的鸟窝。
尽管是成排的树,
尽管树上有鸟窝,
窝里有鸟妈妈、鸟爸爸、鸟宝宝,
我依然深切感受得到每棵树的孤独。
它们赤裸着站在深冬里
渴望春天
在心底里呼唤春天
它们思念树叶,
能给它们摭风挡雨,
能与它们耳鬓厮磨,
能同甘共苦的树叶。
《TREES MISSING LEAVES>
By Xiaoying Jin
Whenever taking a train in winter
I am always looking at trees and nests on them
On both sides of rails
Though trees are in lines
And there are nests on them
with dady birds and mom birds and baby birds
I still feel deep loneliness of trees
They stand there barely 
Expecting the spring coming
Calling the spring in heart
Because they miss 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1 23:33)
有多久没用过博客了。也许应该恢复一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0 22:21)

迷惘

 

金晓莹

 

夜晚,灯一熄,

身躯瞬间隐于黑暗,

一只安静的鸽子也悄然栖落心灵的枝头。

在这样自我相伴的时刻,

远离世俗,撇开红尘,

以纯粹自然人的身份,

敞开心扉与天地交流。

其实那时候,

我与一棵树、一株草、一朵小花儿没有分别,

都是自然界的一个生物体;

其实那时候,

更希望自己是树是花甚至小草,

没有困惑,只随季节盛衰就好。

而我时常迷惘在十字路口,

不知哪条路可以引我走向归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02 13:53)

金晓莹

1

瑜伽室

轻柔的音乐缓缓流淌

一群女人为了长久地留住美丽健康

不遗余力地折磨自己

一会儿摆出树的姿态

一会儿做出眼镜蛇的样子

一会儿俨然山的稳健与雄伟

总之模仿各种事物与天地契合的方式​

集百家所长

唤醒激励沉睡或消极怠工的各个器官

以确保身体这部精密机器的高效运转

当然这只是一个肤浅的目标

最重要的是劝慰浮躁的心灵

使其不偏不倚​

不七上八下

象河水永远不突破两岸

象火车永远不脱离轨道

 

2

在晶莹的汗珠里

把无声的忍耐化为力量藏在身体内

日久天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金晓莹

天津

静谧的夜晚

轰的一声巨响

火光冲天

之后

一切改变了模样

宁静被喧嚣取代

圆满被残破取代

平静的心被焦虑不安的心取代

鲜活的生命被冰冷的尸体取代

完好的建筑被一片废墟取代

父母失去了爱子

孩子失去了父亲

妻子失去了丈夫

 

这声巨响是魔鬼的化身

掠去美好与安宁

撇下痛苦与无尽的伤悲

这声巨响颠覆了天津

举国哀痛

这声巨响血的教训

己载入史册

 

如果这灾难未曾发生

该有多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3 23:56)

 

这场雨执著地下了一天一夜 ,

不急不缓,

仿佛一个冷静又清醒的人,

要达成一个心愿,

或追寻一个目标,

不到满意的那一刻,

绝不轻易停下来。

于是它以自己独特的方式,

孤独地走啊走,

穿过白天与黑夜,

依然不知疲倦地走,

似乎决心走一千年,

一万年,

直到走进遥不可及的未来,

可后来还是停下来,

不知是圆了梦想,

还是被人劝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4 22:4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6 14:43)
标签:

杂谈

随着辽河油田在盘锦成立,大批外地人口纷纷从全国各地涌入默默无闻的盘锦,如条条支流汇入主河道。石油是黑金子,是财富的象征,谁拥有它谁就坐拥了金山。而油田人无疑就幸运地坐在了金山上,本地人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于是油田人与地方人的界限就这样被界定了,油田人与地方人的思想冲突也似乎自此不宣而战了。

 

    盘锦人有钱!这是外地人对盘锦的评价!实际上,大家心知肚明,在某种程度上,这多少粘了油田的光儿!油田每个职工每年除了工资,资金从几万到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这样,盘锦的人均收入水平与消费水平一下子就被提了上来。

 

    油田人称油田之外的盘锦地盘叫盘锦市,似乎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另一个城市,与盘锦毫无瓜葛。亦或他们是美国,而盘锦是贫穷非洲的某个国家。有的油田人眼睛里只有油田、油田的领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9 13:24)

 

1

一段旧情不象一件实物那般具体

却比它们更有生命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