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历史

文化

文学/原创

分类: 方言

 (本文在微信平台推出后,应县网友称该县有“下甘港村,“港”亦读为“jiang”。天津网友则留言称天津市附近有好多地名为“港”的,其读音均为“jiang”。说明“港”字读“jiang”,绝非“马港”村一个特例,而是一种普遍现象。

 

马港,是山西省怀仁市的一个村落。该村位于怀仁市区东部口泉河下游东北岸,隶属于马辛庄乡。全村耕地面积4214 亩,以种植业、养殖业为主导产业。在现代汉语中,“港”字的读音为“gang”。但“马港”村的“港”字,大概从立村以来,就一直读“jiang”,其音同“讲”。对于这一现象,当地很多学者都进行过探讨。笔者认为,这是由古今方言异读产生的一种语言现象。而且,这一现象,在汉语发展史上非常普遍。

在河北省阳原县有一个乡镇,叫“浮图讲”。该乡在京大高速路边立有巨幅的路标牌。从大同去北京的路上,老远就能看到。该乡距阳原县城16.5公里,面积168平方公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文学/原创

分类: 方言

把式,专指精于某种技能的行家老手。

把戏,本义为魔术或杂技等艺术形式的表演技艺。引申为“为欺骗、哄骗对方而采用的计策或计谋”。亦曰“花招”。

今年5月,《山西市场导报》刊登了一则消息。讲的是有人在朔州一场所举办了三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提升学生语文综合能力”公益讲座活动。活动对外宣称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共同举办,主讲嘉宾是北京师范大学博士。讲座结束后,还让家长买了980元一套的《语文专家学习系统》资料。后经朔州市工商局调查,原来是“假博士”导演的一场真“把戏”。

消息读罢,暗自思忖,“博士生产大国”,其产品玩“把戏”者居多,而真正成“把式”者则数之寥寥。又一思,此天下事,非吾辈所能及也。故自哂曰:“寡白菜。”

细察“把式”与“把戏”,实为词族中的一对“难兄难弟”。考其语源,正是“博士”。

“博士”,先秦就有的汉语词汇。最早见于《战国策·赵策》:“郑同北见赵王。赵王曰:子,南方之博士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桑干河,汉代以前称“治水”,又称“浴水”。北魏郦道元称“濕水”。不同典籍亦有“漯水”、“灅水”之称。关于这些名称,学界存在过长期争论。认为“治”与“浴”,“漯”与“濕”之间,一定存在着传抄或刊刻之误。至今,主流观点认为汉以前“治水”为确称,“浴水”为“治水”之讹。魏晋以后“漯水”为确称,“濕水”为“漯水”之讹。

笔者以为,治水、浴水、濕水、漯水均可作为古桑干河的确称。在唐代以前,“濕”、“灅”均为“漯”之异体字。后人将“濕”字单拿出来作“干湿”之“湿”。而且,“漯”、“治”、“浴”等名称,可能均为古“代”字之记音。

为方便理解,我们将“漯”、“治”、“浴”等字的读音演变罗列如下:

治:lu/lo(上古音系)→dri(广韵)→dzi(蒙古字韵)→zhi(普通话)

濕:nglob(上古音系)→siep(广韵)→shi(蒙古字韵、普通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现代地理意义上的“昆仑”)

上古昆仑,又名昆仑丘、昆仑虚。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神山。为万山之祖,亦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被认为是中华人文始祖伏羲的王都。由于年代渺远,传说驳杂,历代学者虽多有解读,但所见不一。

从音韵学的角度考察,不难发现,作为词汇的“昆仑”,其背后是一个庞大的“词群”(也可称“语群”):穹隆、穹庐、混沦、丘陵、库伦、固伦、祁连、窟窿、葫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文学/原创

分类: 方言

“跑”,这一概念,在晋北地区有多种表达方式。诸如“杠(gang)”、“抹(ma)”、“颠(dian)”、“刮达(gua-da)”、“撒约(sa-yua)”等等。不同的“跑”法之间,既有相通之处,又有明显的区别。

具体地讲,“杠”与“颠(有时也说颠辜)”义略同,多含“逃跑”之义。如:警察上门找四铁头,家人说:“昨天连夜杠了。”——连夜颠辜了。而“刮达”,与“抹”(也说“抹奔”、“抹跶”)义略同。都表示跑的“目标”不确定。如:二毛眼骑个烂摩托,到处抹奔(子)——到处刮达。四黑驴出去好几年了,也不知道抹跶到哪儿了——不知刮达到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文学/原创

分类: 方言

 

晋北方言中,“受音”、“受胆”、“受活”、“云活”为一组近义词,均有舒适、安逸之义。其具体词义又有细微的差别。“受音”表示心理上的“舒服”;“受胆”表示某一时段“舒适的状态”;“受活”表示生活上的舒适;而“云活”则与“劳累”相对应,表示“舒适、清闲”之义。如:

四铁头哈料面,受音一会儿算一会儿。

你看你喝得蓝当当的还要开车,人没撞上,却把自个儿撞柳树上了,这下受音了吧。

王二把羊赶山坡上吃草,自己躺树荫下睡觉,看上去真受胆。

二毛眼一辈子闲心不操,该吃吃,该喝喝,真受活。

别人都往车上装土,你却伫根铁锹站那儿云活。

哥哥骑洋车带着弟弟,哥哥骑得汗泼流水的,弟弟坐车上云活的

问题来了,“受音”、“受胆”、“受活”、“云活”,方言中这些土色土香的词汇,其本来面目是什么?

“受音”、“受胆”、“受活”,这三个词汇中的“受”,皆为“舒”之古音遗存。

“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文学/原创

分类: 方言

早些年,一大同小伙与一朔州小伙在北京合租了一套房。由于刚到北京不久,与人交流时,半生不熟的普通话里的总会带出几个方言词汇来。这不,月底了,房东过来催房租。大同小伙看着房东,一脸难为情:“能不能再咕能两天。”朔州小伙在一旁帮腔:“这几天瓦们吃饭黑咕叽咕能的……”

弄得房东一脸鸡皮疙瘩,心里嘀咕:哪来的两谝子,房租不交,还用爪哇话戏弄人。

在朔州大同一带的方言里,“咕能”、“咕叽咕能”有“草率”、“将就”的意思。

上世纪六十年代,村里年年缺粮,尤其是五黄六月天,几乎每个村子都有那么几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文学/原创

分类: 方言

晋北方言中,已婚妇女称呼自己男人或男方亲属时,其领属代词皆用复数形式。如:

我们小叔——表示“我小叔子”、“丈夫的弟弟”。

我们小姑——表示“我的小姑”、“丈夫的妹妹”。

我们大伯——表示“我的大伯”、“丈夫的大哥”。

我们侄儿——表示“丈夫弟兄的孩子”。

我们婆婆——表示“我婆婆”、“丈夫的母亲”。

我们公公——表示“我公公”、“丈夫的父亲”。

这种复数式领格代替单数式领格的语言现象不为晋北地区所独有,在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文学/原创

分类: 方言

几年前,老宋陪同学到怀仁金沙滩生态旅游区游玩。当时景区刚刚成立,没有正规的解说员。就从附近村落找了一位热心大妈作临时解说员。从景区正西的大殿出来,大妈带我们进入南北两侧的配殿。配殿里塑有杨家将故事的泥塑。大妈一边带我们观览,一边用标准的怀仁话讲说杨家将抗辽的故事。在讲到杨业被俘绝食而死时,有一句杨业面向南方的泣血独白:

“皇上,皇上,臣生为大宋之臣,死为大宋之鬼!”

只见大妈学着杨业当年的模样,表情肃穆,硬是将“皇上”说成了“航上”。

不只大妈一个人,几乎所有怀仁人说到“皇上”,都会自然而然地说成“航上”。

从“皇上”到“航上”,就缺了一个介音“u”。这种语言现象学界称之为“介音丢失”。

在汉语拼音里,主韵(主元音)前边的“y/i”、“w/u”被称为“介音”。如“建设”之“建”,主元音“an”前边的“i”、“瓜果”之“瓜”,主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宋--旭
宋--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011
  • 关注人气:6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