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昔之兰昔
昔之兰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70
  • 关注人气:1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要么激烈,要么什么都没有


博文
置顶: (2009-10-06 14:20)
标签:

上风

抬头纹

分类: 空镜子

------虽然恨得牙痒痒,想要涂她一脸口水。。。但还是谢谢好友乐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f729c90100eyv5.html被她下大订单,足见俺在她心目中占有响当当的席位呢!乐乐呀乐乐,可把我折腾得够呛,整整消灭我两个小时的卡路里和数十万个好细胞呢!

    嗯~回答完以下二十个问题以后,我得加速脑部运动。想想,该让哪一批倒霉的同性好友被我一眼相中,乖乖的来撞撞大运,也让她们的脑瓜子减减肥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空镜子

1.我是不可饶恕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空镜子

19.当黑暗切割记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空镜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4-18 22:03)



再过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

 

 

打扰一下

——致4。15

 

不用辨认,我是在哪棵树上死去的叶子。

四月的遗物,形态基本一致。白如纸,薄如纸,

沉寂如纸。。。。。。轻,是追悼它们的褒词。

 

假如,失魂的香,曾让山河狼烟四起,

“哥哥,对不起!”

 

假如还有什么,是无法偿还的,

请不要祝我入土为安,

也不必念着落葬的名字记恨一辈子。

 

 

杀生

——致4.15,或星期五

 

软弱的海被毒素扫荡,

盐粒粗粝,冷兵器嘎嘎尖叫。

 

摇篮里痉挛的鱼籽,打不开红色的小雨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13 12:59)
桃夭

 

一路叛逃。迷人的巫师

痛恨被唾弃,被污垢之手轮番腌渍。

 

一路叛逃。薄情的拓荒者,过于熟稔

明日复明日的把戏。

 

一路叛逃啊!即使美人坐怀,

即使不日就要泪花枯萎,梨花满天。

 

必须与时间赌酒对簿公堂,

必须与明月践约灌溉愁肠。

 

虚无持续制造深渊——

大梦酣畅,八百里星光飞流直下,

贫贱之躯复归三寸尘土。

 

喏!村庄如此静穆荒凉,

情人们彼此赠送纯金的誓言,

而我们,将去水底生儿育女。

 

 

空瓶子

 

摇摇晃晃,到底逃不过

命定的劫数。

 

从山涧,一路汪洋到海,

途径邂逅的十万亩泡沫之树,

总是被噩耗不断灌溉。

 

此后收集的隆隆回声

通过裂纹,粉碎在苍凉天际:

“空,空,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4 10:32)

哼!

 

把雎鸠灌醉,把月下池塘,婆娑风中的眼神灌醉,

把每棵树摇摆的思想,思想的果实灌醉,

把整排悬吊的酒瓶子豁口的伤灌醉,

把一切不该醒着的东西,灌他个六亲不认!

 

哼!我就不信,不能把你这个无所事事的家伙灌醉,

一脚踢回晚唐的花街。

 

 

未央花

 

一年醒来一回。黑脸的人,

与陷入四月的鸽哨,有着解不开的宿怨。

这场没有惊堂木的官司,胜负已决。

 

一朵接受使命的鲜花,

独享荣耀。她说:来。

泪水从天而降。光阴从天而降。

她说:去。白蝴蝶披麻戴孝,浩浩荡荡。

 

 

 

小月亮一去无踪,狂躁的热带雨林,

体温下降的沼泽地,地下水夜夜击溃警戒线。

 

小兽们孜孜不倦,在梦中进进出出,

合力搬运,还潮的五谷杂粮。

 

 

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空白书

 

我坦白,作为历史的零碎

我正以一种卑微的姿势,退回母亲河。

 

拨开尘垢,捧起轻浮的暮年,

就好比捧着青瓷的,琉璃的,镀金的

伟大领袖像,引领我一路光辉逆流。

 

我曾在祖国的黄梁,不分黑白地做梦,

肆意开花,极尽荼靡。

又不断地被抹黑。被篡改。

被作为反面教材,教育

好孩子,好人民。

 

当改革春风爬上祖国憔悴的脸,

哦,我的理想,我狼烟四起的大梦,

也从春天, 走到了秋天的尽头。

 

这有限的暮年之碑!

这寸草不生的旷野。

 

顺着三月的归途,

枯萎的花枝

还在废墟之上妄想,

如何能骗过上帝之手,众生之口。

 

如何去空白的扉页

泼上一大摞银灰色的时光,

无限度地用来怀念,

那点鸡零狗碎,肝肠寸断的往事。

 

201103040202:22

 

 

无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兰昔笔记:他虚构的上帝有着多个姓氏


    起风了。这怀抱着三月余烬的海风,这带给我最后一小勺泪滴的信使,在我不断咳嗽的身体里,荡过来,又荡过去。阳光冲刷玻璃的同时,也把米粒似的香,冲得忽近忽远。白纱的窗帘,有许多蝴蝶花朵的影子,东躲一会儿,西溜一圈儿。

    嗯,并没有什么想刻意慢下来的。瘸腿的小人儿,悬吊在时钟胖胖的腰际,我可以清晰地听见他急促的心跳声。空气里,许多瘦得没了影子的灰尘,纷纷跳入镶着金边的果盘,享受亲密无间的日光浴。木制的窗台,在复活,胸口泛出古铜的光泽。

    我得做些什么了。不能整天缩在棉衣里,不能被他们捉住取笑:瞧这只可怜的,好吃懒做,饥寒交迫的虫子!
   

    别让我的书页萎靡

    别让我露宿的野玫瑰

    渴死在长满绿绒毛的贝壳里

    在巫师管辖的城堡

    你得以你自己为人质,赎回

    冷冽的山泉,没有雀斑的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兰昔笔记:思念占领了睡眠

 

2011年3月27日  星期日  多云转阴

 

    那只孤独的夜莺哪里去了?思念在占领我的睡眠,然希!

    你这用诗歌自我陶醉的原创歌手,唱诗班纯洁美丽的黑天使,你去了哪里?

    生活有许多令人生厌的坏脾气,他是个十分难缠的病孩子。他每天佩戴不同款式的丑陋面具,恐吓、折磨和试探,我们的耐心和诚意。而我们无药,我们原本就是同病的人。善良的本性总是不断督促我们,给生活机会,给他宝贵的时间学会珍惜并爱上我们,大家彼此和平相处。我们一直都在梦寐以求,或许诗歌,可以把我们锻造成良医,可以诊疗自己和生活相似的痼疾,并用一剂爱,完成最终的慈悲!

    亲爱的希,你一直都是病孩子里的楷模,你的诗歌不乏爱的药引和迷人的体香。而我和生活没有多大差别,曾是你接触过的最难缠的病号,身体积蓄许多古怪的虫子。我知道这是生活给我下的蛊,我必须借用自己和他人的,尤其是你的诗歌,加大爱的剂量,才能始终保持活着的状态,让虫子安静的蛰伏,我愿意用血液喂养它们,只要它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木头和棺材有不同的歌唱

 

黑猩猩出没的十万森林,十万

树洞囤积的阴影,脚底巨大的木棺材!

 

白石头的诅咒,来自三百年前
重锤的回声。棺木里芳香四溢的躯干。

 

你们身体的结构和类似树木的纹理。

你们空洞的眼神和射出的无形泪滴。

 

神秘的木头人,我用沉默撬开沉默:

“太阳是一块黑色的金子,木头用一把火

点燃心中的神殿,从此万物有光。”

 

而棺材有非同凡响的自白:“月亮是白色的石头,

捣衣的姑娘在里面歌唱,我收走了她们的衣裳。”

 

20110327110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