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珈利
刘珈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543
  • 关注人气:2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大女儿Iva


八个月

满月照

于2011年6月23日11时26分生于重庆金山国际医院;体重2910g; 身长:48CM.

小女儿Luna

八个月


满月照

于2011年6月23日11时28分出生于重庆金山国际医院,体重2870g; 身长:48CM.

公告板



我于2010年6月28日抵达荷兰,与大先生一起生活在鹿特丹,中国的手机号码已于同日停用,以后每年春节期间可能会回国。要联系我的朋友请在这里留言或是发邮件至:cocoliu221@yahoo.com.cn

 

原工作QQ:100638399停用,无法登录。新QQ号:1062556515,请各位编辑及我的老朋友们加我这个号码。不能一一通知还请见谅,认识的朋友请相互转告,多谢!

 

本博客文字和图片未经本人允许请勿盗用,否则我的私人律师一定会追究您的法律责任!  

我去过的地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Welcome
free counters
博客

博文
(2014-04-15 20:43)
标签:

杂谈

昨晚R从Maastricht赶回鹿特丹已是晚上11点过了,四个案子审了整整一天。

早上9点开始第一个案子:持枪恐吓青少年案。这个案子是二审,嫌疑人已经在一审受过处罚了,目前正在履行一审判决的200小时劳役,但是只完成了一半,他向法庭申请免除其剩下的劳役,因为其身体情况支持不下去了。R说这个人50多岁,看上去却有80多岁,因为烟、酒过度,的确病得很厉害。三法官一致裁定,免除其剩下的100个小时劳役。

第二个是毒品案,因为收集的证据不足以判定嫌疑人亲自制毒,所以只判其入狱8个月,罪名是协助制毒。在中国,如果警察发现一个人在一家大型制毒工厂出没,工厂的地上找到带有其DNA的烟头,他的手臂皮肤上有残留的可卡因粉末,住的地方还藏有枪支,即使此人不承认制毒,你认为警察会对他采取什么措施?法庭又会怎么判呢?

第三个案子的嫌疑人是个20岁的男孩,出事当晚,他驾着一辆从其母那里借来的宝马车,载着4个同龄男生,去找一个14岁的女孩“谈话”,这个女孩是他的女朋友。当晚这个女孩正在一个朋友家参加Party,同样参加这个Party的,还有10多个16、17岁的青少年。女孩接到男朋友的短信,骂她是婊子,说她跟他的朋友睡了,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7 04:04)
标签:

杂谈

今天我们一家人去了Hillegom看望孩子们的奶奶,在步行几分钟远的Woonzorgcentrum Bloemswaard餐厅吃的晚餐,三个成年人、两个宝宝,有汤、正餐及餐后甜品,还有咖啡,结帐仅仅只有21欧!

woonzorgcentrum就是bejaardenhuis,翻译过来应该就是我们中国的养老院,但是那个豪华啊,就像是四星级酒店。里面除了餐厅还设有图书馆、健身房,棋牌室等等。bejaardenhuis还经常组织活动,比如包一辆大巴车,载着老人们去看电影之类的。这里还配有清洁工打扫房间,老人们的健康状况每天都能得到监控,就算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生活在这儿也完全不用家人的照顾了。R说,以后我们老了也可以住进去。

 假如中国的养老院也像这样,估计没有一个老人愿意跟子女住一块儿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午睡起来,准备带两个宝宝出门去玩儿,刚给她们穿好了鞋子,Luna就自己开门跑了出去,我回头到客厅取手机,Iva在门口等了我一会儿,也跟着跑了出去。

我没有太在意,因为平时她们如果走在前面,无论是谁,都会按开了电梯而不进去,会站在门口等我,因为Iva以前被电梯关过,吓破了胆儿,自己一个人是绝对不会进去的。今天我追着她们出去,到电梯门口一看,竟然只有Iva一个人!她指着电梯门告诉我说Luna在里面,一边叫着Luna的名字,吓得哭了起来。

我一看电梯已下到了大厅,一时按不上来,急得大叫:“Luna,待在那儿别动,等妈妈下来!” 抱起Iva顺着楼梯跑到大厅:竟然空无一人!我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一看电梯已经又上去了,每层停一下,一直上到了五楼,我急得大喊'Luna!' 这时听到Luna从电梯里发出来的哭声,一边叫着妈妈!这时一个女邻居从另外一部电梯里出来,问我是不是在找一个小女孩?说她看到她一个人上到5楼去了。我说我知道,她现在还在电梯里,我在等她下来。

我大声叫Luna留在电梯里,告诉她电梯马上就下来了,妈妈在大厅等她。然后就看见电梯一层层的往下走,伴随着Luna的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11 06:36)
标签:

杂谈

今晚我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两个宝宝在客厅,把我今天刚买回来的花从窗台上搬下来,把叶子一片片扯下,花骨朵一颗颗扣下来,碎片扔在一个缸子里。我看到的时候,二人扯得正欢,一地的狼藉,让人哭笑不得,跟着想起了这首歌:

Klein, klein kleutertje,小东西,小东西

Wat doe je in mijn hof?你在我的院子里干嘛?

Je plukt er alle bloempjes af你把花儿都扯下来了

En maakt het veel te grof.搞出那么多麻烦事儿来

O, mijn lieve mamaatje,哦,我亲爱的妈妈

Zeg het niet tegen papaatje!千万不要告诉爸爸

Ik zal zoet naar school toe gaan,我会乖乖的去上学

En de bloempjes laten staan.这些花儿还会开得好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05 03:46)
标签:

杂谈

一周前,两个宝宝从爸爸的朋友那里得到Mickey mouse和Goofy,Iva拿到的是Mickey mouse,我知道其实Luna也很想要Mickey mouse,但是她暂时没有动声色,只是偶尔用眼睛关注一下。几个小时以后,乘Mickey mouse不在Iva手里,她拿起Mickey mouse说是她的,Goofy是Iva的,并一再强调,重复多遍,直到Iva真的以为Goofy才是她的,就这样,Luna成功的把玩偶换了。

上周末我们一家跟一群朋友在餐厅聚餐,结果Luna把她的Mickey mouse丢了,爸爸悄悄说,这是报应!没想到回家以后,Luna拿起Goofy对Iva宣布说Goofy是Luna的!今天她再次跟Iva强调说,'Goofy van Luna, Mickey mouse van Iva is weg.'(Goofy是Luna的,Iva的米老鼠不见了。)

 这个小Luna是不是太有心计、太霸道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8 05:10)
标签:

杂谈

R的律师事务所每年都会参加WTC一年一度的展会,昨儿在展厅,一位大波妹出现在R他们的展位前。前5分钟,R都没说话,看她想干嘛,结果她的咪咪越挺越近,人都快贴到R身上去了,还约R一起共进午餐。R急忙说:“我已婚了,还有两个孩子。”那女人走后,R的女同事上前询问他,为何盯着人家的咪咪看?他说,我能不看吗?在射灯照射下,我看到她的胸毛,太他妈恶心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8 05:06)
标签:

杂谈

R的律师事务所每年都会参加WTC一年一度的展会,昨儿在展厅,一位大波妹出现在R他们的展位前。前5分钟,R都没说话,看她想干嘛,结果她的咪咪越挺越近,人都快贴到R身上去了,还约R一起共进午餐。R急忙说:“我已婚了,还有两个孩子。”那女人走后,R的女同事上前询问他,为何盯着人家的咪咪看?他说,我能不看吗?在射灯照射下,我看到她的胸毛,多太妈恶心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6 04:08)
标签:

杂谈

睡觉前照例是读书时间,小二位自己搭了凳子,从书架上取下两本书,是上次我们回国的时候买的,Luna拿的是一本唐诗,Iva拿的是一本谜语。

我先给她们念了些谜语,Luna把书中的插画葡萄认成了草莓,把乒乓球认成了鸡蛋,还把直升飞机认成了鱼。然后我打开那本唐诗,第一首是《咏鹅》。“鹅鹅鹅......”刚开了个头,小二位就一边学我“鹅鹅鹅”,一边开始狂笑。笑得我都开始怀疑,中文真的有这么荒谬吗?如果骆宾王在作这首诗的时候,正好听到这种讥笑声,估计会马上面红耳赤,这首诗恐怕就再也作不下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2 06:40)

R的一顶帽子在外面丢了近一个月,昨天居然给找回来了!还记得那晚他捧了束花回来,不停的给我陪笑脸,说帽子不是他丢的,是他在厕所小便的时候,帽子摘下来放一边,结果被人偷了!因为帽子是我手工织的,他还到办公大楼的保安处报了案,跟人家说,我老婆会很生气、很生气,一定得把帽子给我找回来!

昨天,保安处的人打电话给R的秘书,让她去确认一下,他们可能找到了R的帽子。秘书去拍了照,Email把图片发给在外面办事的R,确认之后,她就去把帽子领了回来。

 这一个月以来,帽子上哪儿去了?又是怎么跑到大楼的保安处去的呢?

 原来,保安处的人看到大楼的一个清洁工戴着这么一顶像是手工织的、R口中描述的帽子,他们就跟他询问。这帽子是你的吗?哪里来的?清洁工先说是他的,后来又说不出来是在哪儿买的,只好交待说,帽子是他在大厅的一个提款机上面捡到的。保安就说,你还不知道吧,这帽子是我们大楼的一个律师的,人家已经来报过案了!清洁工这下慌了,赶紧把帽子交了出来。

这其中有这样一个疑点,R说帽子是在大厅的厕所里丢的,怎么会跑到提款机上面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27 07:02)
标签:

杂谈

今天跟R聊起,说国内的同胞们无法想像,我一个人是怎么带双胞胎的。在中国,人们普遍认为,小孩应该越早戒掉尿不湿越好,晚上睡觉,半夜还要起来把几次尿。这与经济条件无关,是观念问题。另外,一天还得准备三顿热食。这样的一套程序下来,双胞胎妈妈基本就可以执行24小时工作制,不用休息、不用睡觉了。实际上我家俩孩子挺好带的,一天只有晚上一顿热食,早上一般酸奶、水果或牛奶、麦片,中午面包、果汁。晚上给她们穿好各自的睡袋,往床上一放直到天亮。当然调皮的时候会气得我哭,不过一拖二到现在也两年多了。

记得我怀孕的时候,有一次在国内的商场买新生儿穿的衣服,结果营业员拿给我看的都是开裆裤,我说我要过了裆的,她很生气,说我有意为难她,说从来就没听说过有新生儿的过裆裤卖。她理所当然的认为,新生儿都应该穿开裆裤!

当然也有没见过世面的荷兰人。

昨天圣诞家庭聚会,时间有点匆忙,我就披着头发去了,以往都是挽的髻。R的二嫂特意拉住我问,你是不是染了头发啊?我说没有啊。她一脸的惊讶:天哪,不可思议,太漂亮了!我告诉R,R差点儿笑出眼泪来,说二嫂大概不知道全中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