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5-05-23 08:28)
标签:

杂谈

 

补充一个有趣的事:1)桥对我的诗创作道路,她给的并不是鼓励,而是打击。她认为我应该去写小说。不过我这人、实质上对于“人的影响”这方面是……非常独裁的,这使得、桥的这种话对我根本没影响,我根本没理会这话;但我却继续、喜爱着她的诗、她现实中的这个人。呃…………我的分裂能力确实强大。哈哈。2)我在“诗方向的人的影响”接受了雨点康赫胡子等等所有“喜爱我的人们”。

我想说的是,PEOPLE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23 08:13)
标签:

杂谈

 

3)直接力量,决定了“认谁”“认祖归宗”问题。

我对很多人也发生影响,一些读我诗、读我诗论的人。但我认桥是“桥老师”时,他们并不见得想叫这一声。影响我的人群,甚至是他们(我影响的人群)不愿意认、不接受其影响、讨厌那种诗风思路的。

这也没什么错误。

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使用了“直接与否”作为剪裁刀。它不仅与直接有关,也与“喜爱”有关——情感方向不能是“逆”的。逆向情感,①对“民族大融合”这种事会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22 10:07)
标签:

杂谈

我的传承(上)

 

昨天谈到“标签”,在第三说群里(原名“甜卡车”),可能是指、燕窝是第三说诗人…之类的字眼。

有些诗人是很怕贴标签的,有些诗人则很爱贴标签。

我个人的态度是:尊重事实,以事实为据;然后考虑“说法”的问题。

 

我确实接受过甜卡车的哺育,我有一段诗生长的经历、在甜卡车论坛发生,我曾经是它的版主……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17 11:00)
标签:

杂谈

承担的分量

 

桑克

 

与桥不同,燕窝拥有自己的诗歌抱负。她不但讲究词句,更讲究布局谋篇。后者许多人不曾注意。有的即使祈望如此,但却未能如愿以偿拥有这种才能。到此或许已经足够,但是刻苦的燕窝仍然追求犀利而深沉的思想,再加上她对人性的某种观察,使她看上去有些执拗。依照她谙熟的星象学来说,这是一种无法逃脱的命运。燕窝的某些篇目让人强烈地感受到痛苦的存在,有时是一种折磨。透过叔本华的眼镜,燕窝笔下的世界似乎更接近我们居住的世界。对此,我们实在无能为力,或许能够把握的只是自己的态度而已。桥那么洒脱,而燕窝那么认真。放下心灵的重负是难的。但是,将话收回,干嘛非得放下?总得有人承担。燕窝是一个承担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17 09:26)
标签:

杂谈

4)就我电脑这一具体问题,考虑到“个人对电脑的权益VS所谓民间的活性与生长空间”,①我家让人进入吗?可以用“提问者”的思路:把我家列为“田野里的果实动物类”,各方混战争抢,并且还在战斗中升级了技术和战斗智慧?-----显然不行。法律很早就进入了“入户是不行的”这一轨道。②我的电脑?它现在对我是什么作用?处在我基本生存里的什么位置?答,非常根性的一个位置。正好我工作我擅长的、都是抽象思维的工作,不论诗还是思想还是做策划……电脑就象是我的“笔”“语言”“信息接入口”“信息仓库”。③从这2点来说,我是主张“私人电脑如同家”,是不能“破门入室”的。破了室,不论是因为对方故意让你电脑动不得(各种原因:玩乐/仇恨/竞赛/利益等),还是双方交战导致动不得,约等于手脚被废,很多工作就废了。我的价值恰恰在于:根部是用来工作的“手段”,手段保持完好,果实才结得出来或结得好。诗人思考者策划者是这样的,有些人则“根部”就是他们的目标与工作果实。④我可以上网电脑和工作电脑区分开,但病毒这一关卡得防住,工作电脑的维修关得防住。⑤我电脑如果成为了交战场所,不论我报案还是网警通知,我愿意在事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发廊本来一个人没有,进去后就吱呀吱呀唱歌。

1

有一段…呃应该是好莱坞核心出来的音乐种类:因为“靠旋律来取胜”占比不大,主要靠“声音技艺”:各种声音表演,复叠、和声、器乐型发声表演等等。我大概知道:越旋律化、旋律越漫长,所含有的“(非编排类)创造性越大”;好莱坞核心出来的音乐种类,经常就一小段旋律,然后依靠编排和各种“主旋律的变型”…就完成一首歌。

2

其实我不管音乐这一块,正是这一种类的音乐、它体现的各种声音技巧,呃……是能够用到诗朗诵的。当年CATIC在中大小礼堂读柏桦的诗,一种很硬朗、很座右铭风格的诗,本来对朗诵而言“乏善可陈”,但他:一方面做了大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2-26 16:21)
标签:

杂谈

第70封信

“船上食事从简。”古清生《食有鱼》

另起一行。
Mr.燕子向左路击球,扩大比分后
船队追击到底线。
慵懒时光把巨大的玻璃拱顶
覆盖上我们内心世界
湖山之微,也可以行船
行来风雨满仓。
东经朝南15º角,我们乘坐致远号
天真的唇齿向上
一层层传递杂陈之味。“两面煎吗?”
鸟群逐渐站起来,直立行走

                                        2015-2-26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继续补充2,做结构的人,会注意到“高度机体化的事物,存在:牵一动全身”的问题。
第1,
当然还是要看“一”处在什么位置。所以这定律也不能乱用:你是个人,你蹭破一块皮、全国人民跟着跳脚,这合理吗?你是明星偶像、这对你粉丝群倒是有用,-----但你们间是很特殊的关系,即,引力极为强大极端的“粉丝与偶像”关系。
但如果“一”指的是结构,一般来说,结构大家庭里、每一成员的变动,以不同强弱度牵连到其他成员,是势在必然的;同时机体化程度越高,越是这样,而现代以“高速信息公路”“物流与交通”等,使得“这时代的机体化程度”远远高于过去。
所以我们这里的“一”,默认为:它是抽象事物,是结构家族的成员;它可具体呈现为“一群人,一个人,一系列事,一件事,以及连续时间”。
第2,
每个阶段的环境,有它自身的特性属性。
我们现阶段的“机体化环境”,它受利益牵动、受眼前利益牵动、受“钱这一板块的利益”牵动特别大;并且对长远利益、“钱以外的价值体系”等的牵动力远远不到位,叫一个人学习上进、成为科学家,远不如“找个有钱男朋友”来钱快、过上好生活容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2-22 10:53)
标签:

杂谈

继续补充1:还有一个诗界管理者的管理问题。其实诗界VS政府管理一个国家,并不同一强度等级。诗界管理,①它在一个国家的框架里,主要采取“自然生长”的方式(注意“国家框架”这一大前提,否则你街都会被抢亲,更别提你是社会红人),但引导力量也是必然存在的----这正是诗界管理的存在点。它拥有一定的钱财物、话语权和权力,最终它呈现的力量为:在一片“自然生长”的土地上,它可以支持它主张的方向、作品与质量线,它至少做到----它的选择提交给了这国家的每一个人,进入他们的“知”然后是思考和意识成型中。而这一点,是它的最大优势,是其他力量没有。它不是“强迫这国家的每一个人支持‘它所支持的’”。这才叫做自然生长。因为一个人已经生存在“国家框架”里了:遵守法律,受人群力量的巨大影响,受基本生存的影响等等,如果他要搞政治,不论他以什么形式搞政治、都归入“搞政治”所执行的一系列规则中。----对文学的“自然生长”“选择权”问题还有什么疑问呢?②象作协,其实还是有一定的行政权力------在它拥有的文学体系里,只不过它拥有的资产、在总量中只占一定比例。这一点:占,是正常的;不是全占,也是正常的。如果你国家运转到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2-06 21:47)
标签:

杂谈

数学课老师
崔颢题诗在上头,---读津渡有感Haha


交换过平方根
我们跳下黑板,开放三角函数

围栏后面廖老师在慢跑
她很快。跑过第二教学楼的拐角处
消逝在一段向上的弧线
我们读懂数学的春天

在黑板写下她的腰身:她左边乳房的下方
一颗孤悬星球在小土路斜坡上
一直转个不停

                                      20150206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