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南雨润杨乃平
江南雨润杨乃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745
  • 关注人气:2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更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8-21 13:39)

驻足让胡路菜市场的台阶上翘脚向南眺望,尚可瞄见我家红屋顶的一角。若赶巧正午的话,逆光里的屋脊便折射出一片莹亮,很晃眼。仿佛一个围着红纱巾的少妇款款步入阳光里,摇曳成一片灿红。顺着粗糙的巷陌钻进去再拐两个弯,绕过垃圾堆和露天厕所,迎面撞见两排平房,白墙赤瓦,蓝窗棂棕门板彰显着稳重,比渐次老去的油田干打垒威仪得多。倘是粗心者由此忽略了凹陷的瓦片和破损的屋檐,极易被那外表迷惑,定会觉得那出身的贵气还是打人眼的,尽管房舍已迈入老态的门槛。

还记得三十年前的真切,岁月迁流,依然如昨。前排,中间那栋,把东山,就是我的婚房。能分到房子当然兴奋,万幸中的万幸。要知道“狼多肉少”,婚龄青年一溜一溜门外排着呢。

现今想来,房屋十分褊狭,仅十四平的筒子间,砌一堵墙隔成大小两个单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0 12:02)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散文






老舅的浪漫时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1 10:36)
分类: 散文

看电视

 

 

关于电视的记忆,最早起于1980年初夏,时间流走,印象凝固。一部科幻片《大西洋底来的人》,绚烂了人心,搅起了风潮。

黄昏,落霞与欢愉齐飞,我跨上一辆自行车,溜出师专角门,那是去看电视。车链子刺啦啦地响,风呼呼地过耳,我沿着甬道弯腰猛蹬,摇头晃腚,口哨声一路飘落。骑到研究院会议室门前,人群排起长龙,我两脚拖地刹车,想冲破长龙,一个穿制服的中年人冲上来,一把拽住我的肩膀,大喝一声,站住。拿下我的是个秃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蚂蚁

鸣叫

旷野

分类: 散文

午后,一只蚂蚁在前行

 

蟋蟀一声声的薄叫从野地传来,秋天就近了。榆树下的土坡,树荫匝地,漏下的光斑匍匐游弋。看蚂蚁翻蛋搬家,大多在雨前的午后,颇有趣,是我童年片段的一个生动难得,也是我百无聊赖中的鲜活诱惑。浩浩荡荡的蚂蚁队阵,整齐威武,个个头顶肩扛,行军一样,从我鞋边逶迤而去。也许是发现了敌情,亦或迁入新居,我无暇探究。彼时,我忽略了伙伴们从树枝上悠来悠去的嬉闹,忽略了大人们穿针引线时的说笑,我的全神贯注,孩子气的好奇,都在无声流动的蚂蚁队列里。

滚蛋不是骂人之意,在这里是个具象的动词。蚂蚁力大无比,搬家时的滚蛋实属一景。蚂蚁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3 10:25)
分类: 散文

隆重气氛是从窗玻璃开启的。妈妈拎起煨在火盆边的三角烙铁,刺啦啦,刺啦啦,小心熨在霜花上,一股股白烟腾起。阳光照进来,浮游光柱里的纤尘,被妈妈弹开的水滴带去,清新的方格子光影,从西墙移向炕沿,漫于地中央时,屋里豁然通亮。

这是年前的欢乐仪式,令我贪欢的日子。柜子双双画好,架起,蒙了布帘,些许辉煌的光扑上去,神秘而又贵气。

我的心砰砰擂鼓,揭幕即将开始。

画匠着一身油漆斑斑的灰布褂,上衣兜,永远别了一只狼毫毛笔,却不见使用,实属一点招摇,一种代言,一派高傲的威仪。高高瘦瘦的画匠动身了,驻足,庄重,环顾四周,微微一笑,右手扯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散文

模型在天堂里启用

 

 

站在肃穆的告别大厅里,一股砭人肌肤的寒凉,从脚下飕飕地升起,簌簌地直抵我心。大屏幕滚动着明利生前的三张照片,其中在市里赛讲课获奖后的留影,有些年景的黑白照,还是我偷偷拍摄的。中山装,长头发,瘦高挑,凸显着藏不住的青涩与爽利。照片上熟稔的场景,幻化成了些许片片闪回的影像,飘飘忽忽,游动于我的眼前。明利授课时那超拔、幽默的言语,又重现萦绕于我的耳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

让我回到从前

 


 

 倘若有什么魔力让时间倒流,让事物重新演绎,我将义无反顾地覆盖那艰辛的从前岁月,启动反复甄别、精心设定的烂熟于心的新程序,再陪姐姐一起上学,补偿姐姐未尽的读书时光,改写姐姐的命运走向,回报姐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22 11:45)
分类: 散文

    一个人的战斗

 

轿车灯光透过雨幕,扫过采油队小二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燕殊推开车门,仰起脸看看厚沉的天,她不由眨眨眼,密集的雨滴砸在额上,水花四溅。豪雨,任性地挥洒了一夜,脚下一汪一汪的积水,深深浅浅,连通一片。离上班时间还早,院子里没有人影,有的,只是疯狂摔打的雨水。她换上雨靴,扛起锹,背起编织袋,急速拐进小路,上井去了。

不知疲倦的雨袭击着暗夜。昨晚夜半一个炸雷轰地响起,闪电在黑幕上张牙舞蹈,燕殊惊醒就再也睡不着了。她伸手撩开窗帘,盘腿坐在床上,盯着黑夜。暴雨嚎叫,淫威横行,一种难以排遣的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22 11:43)
分类: 散文

守望


 

始于元宵节纷扬的雪花,止于除夕夜的风雪。他的去与归,走过了四季轮回。丽妍为大伟两次扑打身上的雪花。重逢如鞭炮炸响的一瞬,送别是绵长的思念与不舍。

又一年的盛夏草原,丽妍在大野里丈量着采油小路,也在心里丈量着油田与伊拉克井位的距离。夜已深,彩纸在丽妍灵巧的手指间翻转,几经搓捻,睡前,一朵淡紫色的胭脂花盛放开来。她把胭脂花小心地插在花树上,55朵了,她心里默念着。到了100朵,该是他俩结婚的日子。她依稀闻到了寓意平安的花香,脸上拂过一片红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拾起被人丢弃的文学

 

生活如一枚枚时光的散页,一页页地翻过去,每一页都定格着人生深浅不一的印痕。就像人们穿过雪原寻求彼岸,偶有回眸过往,脚印或弯曲回环或杂沓混乱或坚实稳健,凝固了一串串永久。人世间的欢欣与悲伤,还有聚散离合,时时刻刻的生发、演绎,又随着时间的漂洗,清浅淡薄,渐远而去。

散文是生活的“录像机”,又是情感的“回音壁”,它倾力为某个过往的瞬间“描眉画唇”,明艳了还要明艳,妩媚的还要妩媚。远去的一段段旧事被作品拉回到眼前,并出水芙蓉般鲜活地呈现。作者内心的温情和深切的体验,化作笔端流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