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年
陈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524
  • 关注人气: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博文
(2015-12-22 21:33)
分类: 自言自语
今天冬至,去年还有丫头陪着过,今年只剩下独自一人了。当然饺子更是懒得包,但我会告诉那些关心我的人,我在包饺子,还是葫芦馅的。
这是第二十一年,这些日子只是在心里默默记一下,我知道某人从来不会记住。在他的眼里所有的日子都是一样,那些所谓的纪念只是一种做作。我不是一个爱作的女人,所以我故意地忘掉。
早上收到冯的微信。他说,收获总是在默默耕耘之后,祝在笔耕的路上越走越远。我回信说,认真努力地活过就好,不必在意结果如何。转眼我们走在奔五的路上,岁月匆匆,当年的小孩子渐渐老去。而我们越来像我们的父辈,平庸而平凡,当年的豪气冲天只剩下梦里的一丝不甘。冯是我的小学同学,也是我现在唯一联系的同学,我离开W矿,后来几乎不和任何同学联系,无论男生女生。冯因为在报上看到我的一个小文,虽然我用了陈年,他还是看出我写的是我们学校里的事,而且认出我来。然后我们联系起来。冯在我们班也算是考上学校有文凭的人,虽然只是一所技校。当年在煤矿能考上技校也是很厉害的,考上技样,国家就会分配工作,而不用家里花钱买工作。近二十年冯一直在井下一线工作,想来他也是那种不会讨当官人喜欢的人。前二年为了能多挣一点钱,他又跑到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1-19 15:57)
分类: 自言自语

十月初一

陈年 

在一个大信封正面写上李某某收,又翻过来在背面用粗笔写一遍。李某某是孩子爷爷的名字,我害怕老人家收不到钱物就又多写了一遍。

阴历十月初一在我们这边是鬼节,送冬衣的日子。天冷了,远在那边的人大概也要穿棉衣了吧。

天黑下来后,街上零星有火堆点起来。我穿了一件大红的衣服,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下楼烧纸钱。今年爱人在外地上班,送寒衣的任务由我来完成。他怕我晚上一个人不敢出门,打电话来,说在他上班的地方烧祭。我说那边太远了,老人家怕是找不到,几百里地呢,开车还要三个小时。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01 21:49)
分类: 自言自语
书有些大,放不进平时用的兜子。只好找出一个京东快递二次使用的塑料袋,把几本书塞进去,拎在手上沉甸甸的。心里似乎也没有刚才慌乱。知道不可能有抄的机会,还有自己也没有那个胆量,似乎是把那几本书拿着底气足些。早上五点醒来,又做过五套卷子,一半对,一半错,也就那样了。时间有些紧张,不过还是洗了头发,轻轻爽爽的感觉。又是几年过去,当年熟悉的学校,因为拆迁的原因,不认识路了。问了一个卖菜的大爷,他说,前面转过弯就是。不由得有些急,步子快了很多。把身份证和准考证给门口的检查老师看过,顺利进了学校。这才发现身边都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小伙子,我这样一个身份的人夹在他们中间是那样的格格不入。他们一定也在悄悄地议论我吧。管它。
坐下来,拿出考试的小袋子。这个袋子是丫头今年高考时用过的,今天我拿了来,希望我也能好运气。坐在那里,猛然想起很多。十年前,也是这样的深秋,我走进考场,一门功课,一门功课地考。十四门课,用了四年的时间,慢慢尽也考过。然后领到了文凭。虽然很多人都说,没有用。可我知道,它对我是有用的。它证明我认真而努力地活过。这就足够。今天同样是这样,认真地活着。
记忆力越来越差,尽然会让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0-19 20:20)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妖言

 

         陈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谢谢老师!
原文地址:关于《人鱼》作者:杨静南

 

去年7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福建文学》2015年第6期

 

《福建文学》2015年第6期

 

小说纵横


重点推介
004/陈 年/人鱼(中篇)
025/夏 榆/陈年:无可名状的写作
     (作家读作家)
02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朝朝暮暮

 

   &n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陈年:无可名状的写作

 

文/夏榆

 

 

陈年还叫刘湘纤的时候,我见到过她几次。

在我的家乡大同矿区。印象中她还是个小孩儿,害羞,内向,话语不多。跟她一起玩的是一群喜欢文学的孩子,他们自发组织一个文学社,办着一份名叫《十里河》的油印杂志。在矿区,爱文学是异端的事情。那里的人多是以挖煤为生的劳动者,读书少,知道书本价值和意义的人也少。这是通常被热衷阶层划分者称为“底层”的社会存在。在那里能懂文学的价值和意义的就更少。其时我开始严肃的文学写作,刘湘纤和她的小伙伴们偶尔来找我玩。

每次来时大家会喝酒聊天。我并不看好她们在写作上的前景,事实上一个人与写作的关系是命定的。所谓命定就是你要有天份,譬如别样的人生体验,独特的感知力,丰富的阅历和卓越的见识,还有就是手写的功夫,要写成需要经年累月的磨砺,有时候旷日持久地花费着时日,能不能成却是未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5-01 20:42)
分类: 散文

火柴

安全火柴。我认得一些字以后,在火柴盒上看到这四个字,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叫安全火柴。

十岁前我一个人不敢划火柴,怕火苗把眉毛烧掉。后来我想这大概是因为我母亲的缘故,她一定警告过我不能玩火。我现在使用打火机时,也要离面部一尺远。

我第一次花钱买的东西是一盒火柴。这事说来很不光彩,因为钱是我偷来的。那年哥哥要上小学了,母亲拿着书反复地教他“上中下,人口手”这几字。没有人理我。我一个人蹲在角落用小木棍在地上画一些横道竖道。这是我自己发明的字。哥哥真是笨蛋,我都会写了,他还不会。母亲教累了,带着哥哥去睡午觉。我假装睡,等他们睡着了,小心地翻着刚才的那本书,上面画着许多小人。这时我忽然在桌上发现一个亮闪闪的硬币。它一下把我的心攫住。我知道用这个东西,可以买糖吃。软软的高粱糖。我眼睛瞅着睡着的母亲,手指一点点靠近硬币,终于摸到上面的麦穗花纹。我把钱装进兜里,快速地跑到商店。我的个子还没有柜台高,用脚尖蹬着下面突出的柜沿,才从柜台上探出半个脑袋。里面的一个女人问我,买啥?我一只手扣着柜台边一只手里举着二分钱,却说不出话。我觉得那个女人一定知道这钱是偷来的。她很快就会告诉警察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2-07 13:52)
标签:

情感

分类: 小说

 

寒露风

 

            &nbs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