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福
阿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6,409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55位失独者聚缘中国方正失独者之家

                                          尽致姐姐像家人一样接待

     8月6日,哈尔滨市55位失独者在一遍遍感谢、祝福中离开了聚缘山庄、离开了中国方正失独者之家!

在四天的时间里,他们在这里象回到自己家一样享受着家庭的温暖、享受着同命人的呵护和体贴!

他们与尽致姐姐击掌相约:我们还会回来!还回来到这个失独者的的家、失独者的乐园!

                                           《失独者有了共同的家》

8月3日,哈尔滨55位失独老人来到了同为失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周日晚上,王忠在老伴的一再劝导下踏上了返程的火车。他们要坐一夜的火车到同江然后再乘汽车返回到绥滨,那个他们祖辈生活的地方。

几天来,在省城医院看病的遭遇让王忠的情绪非常低落,他睡不好、吃不香,本来话就不多现在变得话更少了,老伴心疼他、担心他这样下去病没有看人就要倒在人生地不熟的哈尔滨。

两人一路无语上了火车,星期天凉爽的天气也没有让王忠情绪有什么好转,他恨自己生病、他恨自己无能、他更狠自己怎么就这么稀里糊涂花了几千元钱一无所获地回了家!

昨天王忠和老伴一脸无望地从医院出来,他们又回到了那个60元一宿的个体小旅店。

经营这家小旅店的老板看到王忠一直在叹息、无奈,上前好心、善意地问明了情况。

他给老两口出主意到其他医院看看吧!既然身子麻木这不是小事,找个地方拍拍片子看看颈椎是否出现了毛病。

在旅店老板的提示下,他们来到了文昌桥下某骨科专科医院。这家民营医院服务态度好,老两口又担心民营医院背后隐藏着什么。

问诊、拍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忠一辈子很少离开过家,更没有在外住宿过。

来到省城哈尔滨,王忠和老伴花了60元钱住进了医院附近的小旅店里,按照王忠的说法如果不是来看病,打死他也不会这么浪费住在这里。

王忠在省城哈尔滨住了下来,他一夜都没有睡踏实,他一直在想隔壁也是从农村看病人说的那件事:

一个外来打工仔患了简单的肠炎,这家三甲医院内外科就是肠炎还是阑尾炎争执不下,哪个科都不收,就一直扔在了急诊。

他这一夜就琢磨着这件事:难道让这位兄弟就这样一直拉着直到拉死医院也不管!

这天早晨,没有家里熟悉的鸡鸣声和狗叫声,王忠和老伴在嘈杂的汽车喇叭声中醒来。

王忠看着老伴吃了一碗豆腐脑,他没有敢吃任何东西,他担心医院让他做空腹检查项目。

老两口熬到了9点钟冒雨来到医院,他们一路打听找到取片子的地方,面对一台台现代化的取片机他们傻了眼,他们平时在家连上网、微信都不会,更别说这现代化的取片机器了。

在周围好心人的帮助下,他们拿到了核磁共振片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时下哈尔滨室外温度33°,来自黑龙江省边境小城绥滨县的王忠老汉一身疲倦地躺在医院附近的个体小旅店里,他一边忍受着高温、一边等待着漫长的诊疗结果。

年过五旬的王忠近几年感到身体大不如以前,特别是左侧身子经常出现酸胀发麻现象。前些年他忙乎着种地供养孩子上学,一直没有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这几天他感觉自己的脑子也出现了困乏症状。

王忠在县城医院拍片、抽血一顿折腾也没有看出什么毛病,身体的不良症状一点也没有减轻。在家人的一再督促下,他和老伴坐了一夜火车来到省城哈尔滨到大医院瞧瞧自己究竟怎么了。

早晨5点多,王忠和老伴在哈尔滨东站下了火车;6点钟,他们乘坐公交车一路打听来到了省城一家大学附属医院。

8点,他们排队挂号,6元钱挂号费挂到了神经内科,王忠还没有见到看病见到医生,他的半天收入就没有了。

医院候诊大厅像春运火车站,早来的人还可以坐着,后来的人只能是站立着。

王忠他们来得晚没有椅子坐,老伴心疼王忠陪着他坐在走廊的楼梯上,他们还要不听地注意收听广播里通知的候诊人员姓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东家---“中国妇女报”微信公号消息,8月1日,全国妇联召开领导干部会议,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周祖翼同志宣布中央决定,黄晓薇同志任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党组书记,提名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候选人、书记处第一书记人选,宋秀岩同志不再担任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职务。

此前,黄晓薇同志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党组书记。

这条消息看似一条简单的政务消息,措施严谨、文字规范,其实它更重要的是给妇联系统同志上了一堂无声的民主法治课,一堂实实在在的让很多妇联干部汗颜的妇联工作基础课。

这条消息明确显示: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周祖翼同志宣布中央决定,黄晓薇同志任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党组书记,提名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候选人、书记处第一书记人选。

也就是说黄晓薇同志目前是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党组书记,并不是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

黄晓薇同志如果成为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需要按照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章程民主选举产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几日,网络传出的几起公益界性侵报道成为了社会热点关注话题,一向被人尊重、向往、靠近的公益界仿佛经历了一场地震,更有一些人开始为国内举步维艰的公益界表示担忧!

看罢网上的一些报道和人们的议论,自己作为曾经的媒体人、现在的公益人认为:对于网络热炒的公益界性侵事情不必过分地强调公益界,因为公益领域的人也是人,只要是人犯的错误公益人也会犯!

现在网络热炒的是公益界性侵,过几天可能就会爆出文艺界、体育界甚至是殡葬业的性侵,过多地把关注度放在什么什么界、什么什么领域大可不必,人们应该把关注度真正地放在性侵事情本身上来, 过分地强调人的前面那个定语一定会削弱事情本身的影响和意义。

性侵,已经不是什么新的话题,某大学120年庆典前夕爆出知名教授性侵研究生、大学导师性侵女学生都成为了一时间社会热点话题。

这一次发生在公益界的性侵热点之所以成为热点,人们还是关注的是人们愿意关注也是平日感兴趣的公益界!

中国慈善公益事业起步较晚,社会组织成长速度缓慢。近几年,随着社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她叫小雪,一个出生、生长在南方的女孩,她说她自己在来东北上大学前是没有见过雪的。

 她不知道父母怎么给她这个南方女孩起了这么一个带雪的名字!她父母是期望她做一个洁白、无暇的女孩子吧!

 三年前考大学,她放弃了在大城市、在南方上学的机会,来到了一个下雪最多的省会城市,开始了四年社工专业的大学生活。

小雪说着一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有时候说话说快了就像说外语似的,让人一头雾水。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这个南方女孩:直率、单纯、快人快语的女孩。

去年暑假,这个女孩在老师的介绍下来到我们公益机构实习,开始有了一些接触。

 起初,我们相处的并不融洽,这个女孩对于我们倡导的公益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7月21日,周六,我们一行四人从哈尔滨驱车260公里来到方正县境内一个叫石河林场的地方,这个地方因毗邻响水河漂流和鸳鸯峰旅游区而逐渐被人关注。

上午10:40分,经过近四个小时的行程我们来到了山清水秀的石河林场,驶进林场大门300多米,我们见到了失独姐姐---尽致。

如果不是尽致姐姐打招呼,我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尽致姐姐!姐姐骑着一辆三轮车,一身农妇打扮,脸晒黑的显得有些沧桑!

几个月不见,尽致姐姐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让我心酸、心疼;几个月不见,在城市走路风度翩翩的姐姐竟与乡下大姐一般!

大姐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她连忙转移我的视线领我参观起她的聚缘庄园----失独者之家来!

尽致大姐是一个失独者,在我们组织哈尔滨失独者活动中我们相识、相知,并且做到了无话不说。

去年听大姐说她在方正林业局石河林场看中了一个房子,她想买下来做个小型度假村,让失独的同命人有时间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修心养性!过几天无忧无虑的生活!

对于大姐的想法我表示同意和支持!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7月14日,12岁的女孩王霞(化名)暑假在家第三天接到学校的电话通知:返校迎接并接受某单位爱心慰问捐助。

接到通知后的这天上午,王霞顶着32度的高温从几公里以外的家里赶到学校,她从爱心人士那里接到了一个书包,这已经是她这个学期以来第六个爱心人士送的书包了。

王霞所在的这所小学是北方某乡中心校设在村里的一所分校,几年前,因为学校桌椅陈旧、学生上课困难引发了社会的关注,一些爱心人士捐款捐物实现了孩子们的六一梦想!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该校成为了爱心人士、爱心单位捐助、帮扶的重点学校,每逢节假日都有一些捐助活动在这里举行,学校领导、老师、学生除了正常的教学、上课,准备、迎接、接收捐赠成了一项重要工作、活动内容。

有一年“六一”儿童节,节日当天学校接待了三伙走访、慰问、送温暖的,这伙活动还没有结束,另一伙已经在台下做好准备了!

那年六一儿童节,该校仅红领巾就送出去200多条,按学校领导的说法:大家都是好心来,哪伙来我们都要热情接待、满足需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早上,省妇联好友王义东将邮寄到省妇联的两份稿费取款通知单给我送来。

 这两份稿费取款通知单,一份是老东家中国妇女报社汇款165元,是2017年11月5日三版刊登的一篇稿子;另一份汇款是20元,是今年3月中国社会报上刊登了一篇哈尔滨行大公益组织参与社会扶贫的稿子。

 看到这两份稿费取款通知单,自己内心有了一丝的欣慰和感动!久违了!稿费取款通知单。

 20多年前,我经常给全国各地的报刊、电台投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是所在单位的稿费取款通知单大户。

 在企业那段时间,每天上午9点左右邮递员就会将报刊杂志送到单位收发室,收发室两位大姐就要将近万人大厂订阅的报刊杂志一一分拣出放到一个个写有单位名称的报箱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