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福
阿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5,574
  • 关注人气:1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柳根是我的同学,一个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目前在深圳工作、生活。

我们小时候生活在东北一个叫牡丹江的地方!我们的父母都在国营第一橡胶厂工作,我们都属于这个生产红旗、桦林牌轮胎的企业后代。

 20年多年前,柳根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家乡出来了,他辗转多年终于在深圳落下脚,并且结婚生子。

 今年9月以来,距离国庆节小长假还有一段时间,柳根早上总是在泪水中醒来!每次醒来,他总是显得那么惆怅!

 看到柳根惆怅的样子,他的妻子总是劝导他:过节放假这几天回老家看看吧!不要这么总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

 面对妻子善解人意的劝导柳根都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下午,有朋友通过微信发过来一张某地卫计委、计生协会组织当地失独家庭迎国庆联谊座谈会的照片。

这两家单位为当地失独家庭举办这样的活动本身是一件好事,是一件值得点赞的事情。可是,看到这张照片上的会议条幅感觉怎么都不对劲,让人看了很不舒服,让人不吐不快。

这次联欢会条幅写的是《迎国庆“失独父母”群体联谊座谈会》,从这个会议条幅可以看出主办者是想突出“失独父母”这个活动主题,这个出发点是好的,可是明晃晃的“失独父母”四个大字放在那里,不知道让参加活动的失独家庭看了会怎么想。

无独有偶,前几天外地一个失独群体负责人征求我意见:他们当地计生协组织失独家庭搞联谊活动,让大家唱大合唱《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他跟我说感觉这样的场合唱这样的歌不是那么合适。

我支持了他的意见,在很多场合搞活动要根据失独群体的实际情况进行,特别是要体会到失独家庭的内心感受,不能让活动流于形式甚至起到不好的效果。

这几年由于接触、服务失独家庭的关系,对失独家庭或多或少有了一些了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日,网络视频热播了一段南方某地警察、城管人员执法现场两个孩子被吓的大哭大叫的画面。

  由于是网上热播只能是窥见一幕,本文不去探讨当地警察、城管人员执法是否合法、规范,孩子家长是否违法、违规事情,仅就执法人员当着两个孩子面执法一事提出一点看法。

这段网上视频显示:一个中年女痛苦地斜躺在城管执法车前,两个孩子站在旁边大哭大叫,哭叫的女孩2-3岁的样子,男孩6-7岁的样子,孩子的父亲一边用手机录像一边大声喊着。

这段长达几分钟的视频孩子哭叫不断,他们也跟父母一样大声哭诉着,一群着装警察、城管人员围观在他们身边。

看完这段视频让人心疼和揪心,这两个本应该在父母怀中撒娇的孩子却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被吓得大哭大叫。

看了这段揪心的视频联想到发生在美国一个隐瞒了30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个事情发生在中国的东北农村,一个相对贫穷、落后的地方。

这是一个国家贫困县,发生事情的村子距离县里70多公里;事情的男主人李英(化名)58岁,女主人53岁,这是一个已经发生8年,至今还在延续的事情!

2010年春季的一天早晨,李英懂事、能干的女儿在去地里干活途中遭遇车祸不幸死亡,孩子离开那年还不满20岁。

这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过去8年至今没有侦破,李英夫妻整天度日如年。

他们失去孩子不仅经历了中年丧女之痛,更为痛苦地和可怕的还有来自家里家外的种种误解和偏见。

今年孩子忌日那天,李英夫妻早早起来用了一天的时间去看望孩子。

他们往返一天看望埋葬在他乡的孩子,他们看望孩子是不愿意让村里人看到,更不能让自己亲人们知道。

当年孩子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李英夫妻商量把孩子安葬在祖坟旁,他们想毕竟孩子生在李家,每逢节假日去看望孩子也方便一些。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竟然是孩子的奶奶,这个平时喊着孙女长、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55位失独者聚缘中国方正失独者之家

                                          尽致姐姐像家人一样接待

     8月6日,哈尔滨市55位失独者在一遍遍感谢、祝福中离开了聚缘山庄、离开了中国方正失独者之家!

在四天的时间里,他们在这里象回到自己家一样享受着家庭的温暖、享受着同命人的呵护和体贴!

他们与尽致姐姐击掌相约:我们还会回来!还回来到这个失独者的的家、失独者的乐园!

                                           《失独者有了共同的家》

8月3日,哈尔滨55位失独老人来到了同为失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周日晚上,王忠在老伴的一再劝导下踏上了返程的火车。他们要坐一夜的火车到同江然后再乘汽车返回到绥滨,那个他们祖辈生活的地方。

几天来,在省城医院看病的遭遇让王忠的情绪非常低落,他睡不好、吃不香,本来话就不多现在变得话更少了,老伴心疼他、担心他这样下去病没有看人就要倒在人生地不熟的哈尔滨。

两人一路无语上了火车,星期天凉爽的天气也没有让王忠情绪有什么好转,他恨自己生病、他恨自己无能、他更狠自己怎么就这么稀里糊涂花了几千元钱一无所获地回了家!

昨天王忠和老伴一脸无望地从医院出来,他们又回到了那个60元一宿的个体小旅店。

经营这家小旅店的老板看到王忠一直在叹息、无奈,上前好心、善意地问明了情况。

他给老两口出主意到其他医院看看吧!既然身子麻木这不是小事,找个地方拍拍片子看看颈椎是否出现了毛病。

在旅店老板的提示下,他们来到了文昌桥下某骨科专科医院。这家民营医院服务态度好,老两口又担心民营医院背后隐藏着什么。

问诊、拍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忠一辈子很少离开过家,更没有在外住宿过。

来到省城哈尔滨,王忠和老伴花了60元钱住进了医院附近的小旅店里,按照王忠的说法如果不是来看病,打死他也不会这么浪费住在这里。

王忠在省城哈尔滨住了下来,他一夜都没有睡踏实,他一直在想隔壁也是从农村看病人说的那件事:

一个外来打工仔患了简单的肠炎,这家三甲医院内外科就是肠炎还是阑尾炎争执不下,哪个科都不收,就一直扔在了急诊。

他这一夜就琢磨着这件事:难道让这位兄弟就这样一直拉着直到拉死医院也不管!

这天早晨,没有家里熟悉的鸡鸣声和狗叫声,王忠和老伴在嘈杂的汽车喇叭声中醒来。

王忠看着老伴吃了一碗豆腐脑,他没有敢吃任何东西,他担心医院让他做空腹检查项目。

老两口熬到了9点钟冒雨来到医院,他们一路打听找到取片子的地方,面对一台台现代化的取片机他们傻了眼,他们平时在家连上网、微信都不会,更别说这现代化的取片机器了。

在周围好心人的帮助下,他们拿到了核磁共振片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时下哈尔滨室外温度33°,来自黑龙江省边境小城绥滨县的王忠老汉一身疲倦地躺在医院附近的个体小旅店里,他一边忍受着高温、一边等待着漫长的诊疗结果。

年过五旬的王忠近几年感到身体大不如以前,特别是左侧身子经常出现酸胀发麻现象。前些年他忙乎着种地供养孩子上学,一直没有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这几天他感觉自己的脑子也出现了困乏症状。

王忠在县城医院拍片、抽血一顿折腾也没有看出什么毛病,身体的不良症状一点也没有减轻。在家人的一再督促下,他和老伴坐了一夜火车来到省城哈尔滨到大医院瞧瞧自己究竟怎么了。

早晨5点多,王忠和老伴在哈尔滨东站下了火车;6点钟,他们乘坐公交车一路打听来到了省城一家大学附属医院。

8点,他们排队挂号,6元钱挂号费挂到了神经内科,王忠还没有见到看病见到医生,他的半天收入就没有了。

医院候诊大厅像春运火车站,早来的人还可以坐着,后来的人只能是站立着。

王忠他们来得晚没有椅子坐,老伴心疼王忠陪着他坐在走廊的楼梯上,他们还要不听地注意收听广播里通知的候诊人员姓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东家---“中国妇女报”微信公号消息,8月1日,全国妇联召开领导干部会议,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周祖翼同志宣布中央决定,黄晓薇同志任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党组书记,提名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候选人、书记处第一书记人选,宋秀岩同志不再担任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职务。

此前,黄晓薇同志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党组书记。

这条消息看似一条简单的政务消息,措施严谨、文字规范,其实它更重要的是给妇联系统同志上了一堂无声的民主法治课,一堂实实在在的让很多妇联干部汗颜的妇联工作基础课。

这条消息明确显示: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周祖翼同志宣布中央决定,黄晓薇同志任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党组书记,提名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候选人、书记处第一书记人选。

也就是说黄晓薇同志目前是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党组书记,并不是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

黄晓薇同志如果成为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需要按照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章程民主选举产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几日,网络传出的几起公益界性侵报道成为了社会热点关注话题,一向被人尊重、向往、靠近的公益界仿佛经历了一场地震,更有一些人开始为国内举步维艰的公益界表示担忧!

看罢网上的一些报道和人们的议论,自己作为曾经的媒体人、现在的公益人认为:对于网络热炒的公益界性侵事情不必过分地强调公益界,因为公益领域的人也是人,只要是人犯的错误公益人也会犯!

现在网络热炒的是公益界性侵,过几天可能就会爆出文艺界、体育界甚至是殡葬业的性侵,过多地把关注度放在什么什么界、什么什么领域大可不必,人们应该把关注度真正地放在性侵事情本身上来, 过分地强调人的前面那个定语一定会削弱事情本身的影响和意义。

性侵,已经不是什么新的话题,某大学120年庆典前夕爆出知名教授性侵研究生、大学导师性侵女学生都成为了一时间社会热点话题。

这一次发生在公益界的性侵热点之所以成为热点,人们还是关注的是人们愿意关注也是平日感兴趣的公益界!

中国慈善公益事业起步较晚,社会组织成长速度缓慢。近几年,随着社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