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关注博主
我的中短篇小说

中篇

  第十条路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8t9y.html

  网络并不虚拟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9ken.html

  戈壁滩上的坟茔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2dsy3.html

金丝楠古佛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2e6mm.html


短篇

  押解歧途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0ae3.html

  荒地熟土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0ae8.html

  老警察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0ax3.html

    当幸福降临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0aeh.html

  那双眼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0aej.html

  警队有块倒计时牌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0ae1.html

  把手放在你胸前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0aj1.html

  警院女生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0ae5.html

  浪漫的路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0ae2.html

  废墟里的口供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9hl9.html

  花儿纳吉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b35b.html

   勇敢是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c4zj.html

  一封没有地址的家书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daeq.html

  阿玛尼的手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g15u.html

  红磨房的打渔人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g3ok.html

  拾荒老人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g8h7.html

  勇敢是啥样(小小说)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0dpqn.html

  那年曾在天上飞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2dxiw.html

  红月亮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2dyn9.html

  

搜博主文章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当我年轻的时候

   

那时人生刚刚踏上旅途 

没有遇见阳光灿烂的日子

为赶走深夜的彷徨和孤独

让灵魂跟着诗人去参加决斗

普希金吟唱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莱蒙托夫朗诵

仿佛在暴风雨中才有平静和安祥

伴着一盏烛泪照耀遥远的希望

智慧的痛苦在雷霆闪电里舞蹈

然后仰天而哭直到天亮

刑警的生死

你说,罪恶与安宁

像一颗颗核桃

当安宁被罪恶坚硬的壳紧紧围裹

你就是挥舞而下的铁锤

将罪恶砸成碎块

安宁露出欢颜在阳光下醒来

 

你说,你的爱憎复杂而分明

如有力摇动的钟摆

你憎恨黑夜

却喜爱万家灯火 霓虹五彩

你憎恨寒冬

但欣赏漫天飞雪 腊梅绽开

 

你的眼,闪亮地锁定目标

余光却逡巡视线内的所有动静

冷静和激动同香烟一起点燃

埋伏的分分秒秒随烟雾飘散

 

举枪冲上去你从此倒下了

亲人在整理遗物时

找到一份你十多年前写就的遗书

所有的眼泪掉下来打湿了遗言

抚摸你的生与死

以及想象里的核桃

   和不停摇动的钟摆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304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他俩这对恩爱的传奇夫妻,在文革中经历过最凄惨的磨难,几乎把他们的恩爱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那天妻子回家说,听说隔壁的学校在抄家了,我们怎么办?他也感到形势越来越不妙,就说炼狱也许要来了。他们在教会学校都读过圣经,知道炼狱将意味着什么。

于是那晚等孩子们睡了,就悄然踮脚把他俩旧社会留下来的珍珠项链,翡翠镯子和六个金砖,从衣柜角里拿出来,满屋找藏匿的地方。

这里……这里!他把床脚拉开,指着一块腐烂的地板说。木地板拉得高高的,在手电筒光的照射下,观察里边是个什么情况。里边正好有个空穴,一面抵着墙,三面都是石土,有些破棉絮像个老鼠窝。这里好!披衣的妻子牙齿打着颤说。

我看也是。他抽出梳头盒的一个小抽屉,反扣了项链和手镯,然后把金砖压在上边,再把地板合上,把床脚拉还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9 11:46)

辉腾车内音响一路播放的名曲,旋律轻快而舒缓。那晚高速上车少,丛道感觉秦贞在引领自己奔向一个新的方向。这个方向的这种生活开始越来越远离文欣了,不得不让自己在两个姑娘之间比较起来。他含了一颗口香糖抿在嘴里想,平心而论,文欣那种坚定的不婚主义并不适合他,初恋是一种美好的情愫,应当珍惜。但他清醒的觉得就像嘴里正抿着的糖,渐渐的随着时间而融化,好吃但并不当饭。眼前这个性格豪爽充满热情的北京姑娘才是自己人生的最好归宿。她比文欣更会生活更有母性的神光,虽然看上去比文欣要年龄要大些,实际比欣欣小四岁,今年才二十四岁。她脸上的那对酒窝,咧嘴一笑,特别的迷人。当然文欣也不差,那种南方姑娘的娇美玲珑也是特别可人。他现在已经开始对文欣有些撒谎了,这是不得不这样做的,他不能让文欣感觉生活的变故太过突兀,不然她将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秦贞已经在路上用无线流量订好了西湖山庄。我订了一个行政套房。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7 11:02)

文欣没往上海那边想太多,更不可能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她整天都在公司里像个打坐的尼姑,独自撞着庙里的钟。张总也没有再来骚扰她,新主任张小芳也没敢为难她。让她唯一有点偷着乐的是副总靳钟告诉她下月一定在代账上兑现增加一千元,把损失的职务津贴补上。她在外跑了两天,在科技园新找到了两家代账的公司,因为都是刚起步的,两个公司加一起才七千元,她算了一下加原薪已经月入两万了。只是晚上和双休日要多些时间泡在账本里,趁丛道不在家没人打扰,寂静的时间都变成了金钱,她觉得也不算被无聊地抛洒掉了。

而人会处于一个怪诞的状态,这是丛道离开后才感知到的。不在一起没有比较,一旦在一起后又失去了,她才知道人像掉了魂一样。手指在键盘上敲打时常发木,注意力不集中,有时突然心悸发慌,整日没有笑脸。就像当年读书的少女时期,那种孤独无助感又回来了。她爸妈离婚的时候她还小,她也没去问妈妈的感受,那一定是不好过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4 16:10)

上海的确是座东方的国际大都市,丛道入住的酒店就在陆家嘴闹市区,掀开落地大窗帘从浦东的高楼上能望到黄浦江畔外滩那边的万国建筑群。他是第三次来上海出差了,比起他所在的二线城市,每次来都是赏心悦目的。而这是他的内心却莫名的有种从黑暗走到光明的感受。这种感觉来自公司给他安排的北京姑娘秦贞,下飞机他就来接他到的酒店。他开了一辆辉腾,路上的聊天就让他有了一次眼前一亮的豁然开朗。他说,你这辆桑塔纳好像很不一般,内饰的配置做工这么精致,有种德国精工的风格。秦贞笑了笑说,说明你对轿车知之甚少,就辆车叫辉腾,素称奢侈的低调。一般的奥迪,包括路虎的排名都要被她甩两条街。他说,是吗?我连执照都没有,是个无照男!秦贞说,这车的价格在你们那里可以买套房了,一百六十多万!但在上海顶多买别墅一间厨房,二十平米。丛道听了心里啧啧惊叹说,公司的?秦贞说,公司才不买这种车呢,老总都只坐的奥迪。

丛道无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9 11:18)

第二天早上,文欣在公司上楼的电梯里遇到张小芳,就是那个曾经得过张总宝格丽香水的女会计。见到张小芳胸前吊了一块红玛瑙,抬手抚弄头发时亮出了一个墨绿玉镯。她伸出大拇指说,噢,小芳今天的穿戴好漂亮!上午空了,你把今年一到八月的应支应付账目表打印一份给我看一下。殊不知张小芳的回答霎时让她差点没背过气来,你自己在系统里调看就行了!浪费纸张,多此一举!

她全出没想到,平时文姐文姐叫得亲亲热热的小嘴,居然会这样回她的话。小芳才来两年,刚考过初级的注会,平时她没少给业务上的点拨。

文欣怔愣了一刻才回过神来说,公司历来就这样的,你怎么这样说话?张小芳侧脸看电梯里的张贴广告,没有回答她的话。

她想是不是昨天没参加陪酒把小芳也得罪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8 07:43)

他俩租的房子在一个小区五楼上,家具都是户主的。小家被文欣收拾的简洁而温馨,很多摆设小饰品的装点都看出文欣的精致情趣,最有年轻人浪漫色彩的地方是在小饭桌的顶灯下,头上挂了四个仿铜的小风铃,她将他们初中时珍藏的两个写有各自姓名的纸鸽串在一根线下,当小阳台玻璃门拉开时,有穿堂风吹进屋,小风铃轻轻撞响的金属声里,两只纸鸽一荡一荡的就像在展翅飞翔。

饭菜都很简单,两素一荤一汤。都是两人各自的手艺。两人在往往边吃饭边谈情说爱,回忆那些往事。

当年要不是安老师那招春风化雨的冰雪聪明,我永远都不敢对你表白!文欣眼里秋波流盼地望着丛道说。

我也不敢。我在想当时应该有几对都各自得到了纸鸽的。丛道说。

我知道的有张惠琴和曾松,还有李响和陈茜茜。文欣说。

我也猜到了,看他们之间借书和讲作业那种亲密劲。但只有我们这对存活了。丛道笑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7 07:47)

小说

 

                                                                       纸鸽

                                                                                           黎明辉

 

    

一对年轻人终于租房居住在一起了,拿职场的时髦语来说叫试用期。这是如今的人间正道,他们的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2 09:55)
标签:

小说

警察

追逃

后记

分类: 6、创作谈

《裸追》小后记

 

       从仙女山回家刚好一个月。回翻下沉的微信,《裸追》的中篇,以一天一两千字的蜗牛爬行速度,初稿刚好敲了20天。32千字。

      一个网上看到的真实事件,很粗很短,但事件的骨架好,想象空间很大,适合创作上填充血肉。几乎读了十多遍网络原作,直到烂熟于心,便开始了"二次创作"的这个小说版本。

      在原作基础之上的二次三次创作,文学史上并不鲜见,《基度山伯爵》就是大仲马先生从巴黎警察局历史档案回忆中发现一篇皮匠被陷害的冤案开始创作的。

      这个中篇的难度不在于想象虚构的情节上,而在于如何把握描述警察上手段的分寸上,这个节点难在它绕不过也躲不过,而讲不好又将是故事最为碍眼的死结。

       真实事件是极为惨重的,而主人翁追逃之艰厄曲折,与反衬出来的精神又是特别难能可贵的。所以不能写成一个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2 09:51)
标签:

小说

追逃

分类: 2、我的中篇小说

十二 我要向所有兄弟们谢罪

 

我在贵阳待了一天,把退出净水公司的一切手续办完,销售部经理惶惑地望着我说,怎么就不做了?我们还内定年终推你做销售标兵呢!我说,谢谢了,我家里有急事得回老家!甄为带了一个便衣警察与我在派出所汇合了。派出所在微机系统里查到了黑小河的十二年前发出的通缉令,所长坚持功劳要算在他们头上,我说,行!反正都是公安抓到的,算你算我们都无所谓。

黑小河押回德阳,刑警队抓紧抽黑小河的血,作DNA比对,固定证据。我和副局长刘立志并肩坐在一起,守在监视屏旁看了对黑小河的第一次审讯。

听他交代这十二年都跑过哪些地方,我听了觉得很是无奈,他到过的地方我大都去过,他干过的行业,我也干过,但茫茫人海很难交集到一处。当他讲到他从重庆那家空调公司跑了,去到益阳,我就笑了,我赌的益阳算是大方向不错,只是沅水离我很远。刘立志副局长说,大方向对的都不错了!

审讯问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2 09:32)

十一 滴滴滴 水滴石穿

 

无数次的转身之后,时间到了2014年,我回过一段时间德阳,当小区保安,经理准备提我当队长,被我婉言拒绝了。这些就不再赘言了。

有一天,甄为来电话告诉我说,前不久有人在贵阳的一个小区附近见到过黑小河,他第一时间把这个线索告诉我,因为队上在忙其他案子,大家根本脱不开身。我问他,谁见到的,线索可靠性有多大?甄为说,绝对可靠。他在黑小河的老家那个村子建了个耳目,昨天那人打电话告诉他的,那人从小一起和黑小河兄弟长大的,对他们兄弟的模样很熟,说他俩就是化成灰都能认出来。叫我千万不要放过这条线索。

这个小区叫什么?见到黑小河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甄为把小区的名字告诉我了,我在手上记了下来。说是在下午快到六点钟时见到黑小河的。

我立刻踏上了去贵阳的汽车。在车上通过百度地图找到了那个小区。我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挂灯笼

    黎明辉,笔名藜藜草 朝天门 57年生人,退休警察。全国作协会员。2006年致力警察小说创作,有30余万字中短篇小说在《啄木鸟》、《西南文学》、《长江文艺》、《芳草》等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代表作《警队有块倒计时牌》2007年被《小说选刊》转载,并收入《2007年度短篇小说》年选本。2010年《阿玛尼的手感》获全国文学大赛短篇小说奖。       

       本人博客中文字作品和图片的著作权属本人所有,凡未经本人同意,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下载刊用,否则,将承担法律责任。如博友转载请告知本人。

 

    邮箱 :liminghui826@sina.com.cn

           特此告 

              

  

       黎明辉         

       
博文
更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