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浅酌--上海
浅酌--上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6,365
  • 关注人气:28,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21-10-14 18:16)
不知啥原因。
楼下店铺首先着急了。尤其美发店,有人走到马路边嚷嚷:头剃到一半,咋办呢?
真不是故意,每次小区突然断电都让我莫名的兴奋。仲秋一过,时不时阴雨,没有灯光的白昼,没开空调的室内,不仅潮湿还黯淡。黯淡这个词,说起来似乎更适用于人的心情。所幸断电前,我家屋子里一直开着抽湿,门窗紧闭之下倒也不妨碍身体的舒适度。
突然断了电,里里外外都特别安静,可见黑暗也有它的好处。隔着一层楼,居然听得清门卫室保安和居民们的闲聊。
“断电啦!”
“靠南边的小区都断啦!”
“……”
这边一字排开的几个小区都断了电。但马路对面店铺的灯都亮着,而且似乎比之前更亮了。他们一如既往按部就班地营业着,暗自庆幸着。被断电的居民有些站到对面明亮的街沿上,隔着两车道的马路,眼睛却冲着自家那黑暗的窗户互相比划着。大都是无奈的神态,倒也不是十分着急。
虽然才下午四点多,天色却像是已经走到了黄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9-12 20:49)
那个在众多食客用过的盘子里寻找剩余食物的阿婆,辗转来到一张空椅子的配套桌子旁边停下。

素净的衣服清瘦的身形,苍白的面孔两鬓斑白。她手上端着一个盘子。刚刚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见她盘子里有两颗肉丸子半块蛋糕,还有一些零碎的蔬菜。

此时她脸上没有悲喜的表情,眼睛直盯着眼前的食物。

我远距离望去,那桌上是有食物的,有盘子有汤碗,还有竖放着的薯条。金黄色的薯条在盘子里亭亭玉立,似乎还散发着刚出烤箱的香味。

这阿婆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们。

在宜家,食客可以自己挑选喜欢的食物,然后结账,然后找个适宜的位置坐下来慢慢享用。多人聚餐或者一人独享是常见的。许多上了年纪的退休老人,常常三三两两地在这里午餐,吃剩下的会打包带回去。如果是独居的空巢老人,打包回去的食物往往也够一顿晚餐了。另外,宜家的餐厅有个惯例,食客餐后,须将自己用过的盘子杯子叉子等等连同残羹剩饭端到一个规定的角落里,或交给正在那里清理的服务员,或自己主动将餐饮垃圾干湿分开归位……

那端着盘子乞讨的阿婆,只静静地看了那桌食物一会儿,最终悄然离开了那张桌子。不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只要把多年前的衣服再往身上套着试试,就知道自己的身材究竟走样到什么地步了。
还好,还能穿得下,就紧巴点儿。
旧衣服除了是个不变的参照物,除了检验出你目前的胖瘦,还能警醒你一件可能 不想正视的事实:你真的在老去,以前合适的上身了婀娜多姿的,现在不合适显得装嫩了,以前你嫌弃它老气横秋再也不想瞧一眼的,现在太合适不过了。
人生的岁月里留一点旧东西别扔,会让你懂得很多。

告诉你一个养茉莉花的懒人配置。当你将一盆茉莉花养在新盆里之后,你给它配一个大一号的盆托,然后往盆托里注水注到要满溢出来为止。以后你就甭管它了,让它在有阳光的通风处自然待着,直到盆托里没有水分你就再往里注满。就这么简单。你只管闲时看着它抽枝爆芽,只管心情好不好时都去闻闻它的清香。如果你爱喝茉莉花茶,那正好,摘几朵洗干净放在40°温水中,就慢慢品吧,花香会陪伴你好一阵呢。

养兰花也是如此,但是兰花儿更适合待在阴凉的地方,阳光要隔着一层薄薄的帘子就更好了。夏秋之交,等兰花儿开了的时候,你可以拿到室内,用一个小台扇风开到最低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9-03 21:04)
需要一个合适的姿势,或者能想起来多年以前,只要一坐在那里,文字就随着指尖的跳动而源源不断地到来。
是的,那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看着那么多人在纠结于他们执着的事情,真的有必要吗?有必要,至少他们觉得目前有必要。但是我呢,我却常常懒得说,即便有人问。懒得说是因为我是我,我不是他们。我的因果不是他们的因果。这里没有是非。
所以,快乐就好。
越来越不喜欢在某些场合说话了。我就想做个局外人,看着他们就好。有时想想,为什么非要那样呢?为什么非要做点什么来证明什么呢?今天饭局上居然有说我是具大才的人,说我还很低调。其实不是的。我哪有什么大才。我沉默是因为我无知我怕说错。我低调是因为我真的觉得自己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来展示的。更确切地说,或者我以前有过小才,现在没有了。我不能把现在没有了的东西理直气壮地拿出来说它还在。我露怯。
有时我也佩服他们想做事的那股热情。
糟糕的是我又一想:果真做得多就是好事吗?

我现在已经没有酒瘾了。
我几乎没有什么再能成瘾了。字可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4-10 11:37)
标签:

随笔/感悟

在我极其有限的视野之内,论开枝散叶最厉害的,莫过于眼前在阳光下闪闪烁烁的香樟树了。

再过阵子,香樟树的果实也将尽数蒂落,届时满地黑而圆的小颗粒狼藉,一踩便是一小滩黑汁。如此这般,需要一场浩大的初夏之雨,才能还原一个洁净的绿植环境,而绿云团般的香樟树冠,将打扮得香樟树像盛装的少妇,美到不可方物。

那里有一条护城河,河南是环河景观公园。河北的底层居民,不仅隔岸的美丽风景举目可望,更有紧贴自家门楣的一块空地,可任由养花种草。打扮好了,俨然一个小花园。当然,因为居民们大多秉承着祖先勤劳俭朴的遗风,花园内还不乏精心浇灌的新鲜时蔬,着实羡煞我等只一个小阳台的蜗居者。

那个农妇模样的老太在自家小花园内除草。她见有人拍她家的蚕豆花和晚樱树,开始的眼神甚是警觉,仿佛家私有所侵犯一般。这也是意料之中。冲她一笑,又一次开启赞美搭讪模式。

“您家的花草种得真好看!”我走到她面前。

老太的脸色顿时松懈下来。“就是野草很多。”她说。

“花草的品种有的很名贵吧?别的地方不大看得到呢!”

“……”

老太支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4-05 08:20)
标签:

随笔/感悟

读《达洛维夫人》至85页。伍尔夫是独一无二的。
 
这个季节,我们这里的鸟是清晨五点醒的,开始是某一只试探性地低鸣,仿佛还撑不住尚存的黑暗,断断续续的多了几只,彼此就应和起来,胆子也越来越大,鸣叫声愈来愈响,终于,有两只近处的鸟,它们的叫声婉转而高亢,盖住了其余的鸟叫声。
我破天荒地给这两只鸟取起名来,一只冠之以“江山”,一只赐名“美人”。美人道:“天气暖起来了,真好啊!”江山说:“虫子多起来了,味道也鲜美起来了,真好啊!”
在江山和美人的感叹中,我睡了个回笼觉。
七点又醒。阳光无处不在的手,已经忙着给万物着色添彩了。人类社会也开启了喧嚣模式。我喜欢“顺势而为”这个词。这个势,指的是大自然的运行之势。大自然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人类总体上也是顺势而为的,不然昼夜颠倒的运作,距离消亡也就不远了。
阳光是大手笔,世界上没有一个画家能与之抗衡。每念及此,我便什么都不想干了,光看着阳光画画就心满意足。阳光若是和风联手撒泼,再沉郁的情绪都会被吊起来,就像一个老人进入了儿童世界,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4-03 13:33)
标签:

随笔/感悟

还是斜对面的那家一盘饺子
    也还是韭菜鸡蛋虾饺。小份。18元。
    通常是夫妻守着店铺,有时是母子。据说他们有两个儿子。在城南路那边,他们还开了一家店,也是一盘饺子。不独卖饺子,还卖牛肉面什么的。饺子皮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浅酌原创诗歌
其一

这滂沱的雨啊
落在荷叶上是欢畅
落在荷花上是疼痛
落在我心里呢?

看那!
也无风雨也无晴
莲子端坐莲中


其二

听梵音,听雷声聚散
听雨在莲叶间千锤万打
听白纱帐里树摇闲愁
听疾风搓撒珠玉

谁呼朋唤友煽动荷风
谁风雨兼程嬉鱼成癖
谁替这无边的动静
抖落一莲叶的雨水

原该什么都不想
偏偏什么都去想
那近处的欢笑无涯
那远去的背影寂寥

可否站得更高些
看清那朵莲花内部
渡一场劫
今生是它,来生是谁

观荷听雨,听一池交响
从开始到结尾


其三

不要急着绽放
得抱紧自己。或许能躲过
这场暴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3-31 14:16)
标签:

随笔/感悟

日子过得好快,春节前新浪一别,已是三月的最后一天。

每次都是这样,无聊而又不想在微信朋友圈露面时,来这里安定自己。躲进一隅看经典电影或者追热点剧,也只是消磨时间罢了,过后总有一种时光虚度的惶恐。从年少到衰老,我们身处喧嚣与孤独的夹缝里,寻找内心真正的安宁。

至于整理多年前的那些碎语,有时感觉也没有多大意义,时过境迁物是人非,随处写随处扔,才是我的性格。

天气阴沉沉的,高楼像巨大的鸟笼挡住了视线,每一扇窗户里都有故事,每个故事里都有日常,人在故事在,一旦承载着故事的人走了,故事也很快被遗忘,留存的只是一些线索,它们或许会搭建另外的故事,但一定不是原来的。

白天也有灯光。灯光总是照亮醒着的人。

一月份的时候,网购了《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说是比尔盖茨年度荐书NO.1,一部新人处女作,上市第一周即登上《纽约时报》畅销榜,至今已累计80周,仍高居TOP1。

作者是美国作家、历史学家塔拉*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一直觉得,能理解好友“孤夜舞者”的文字,那种弥漫在字里行间的忧郁和孤独,那种无以言表的清逸和惆怅,那种日益沉淀的深刻跟追寻,都是我所倾心的。在这个秋光潋滟的早晨,我的心情因她关于中孝介的文字而黯淡成黑白,这样的黯淡,不是悲伤,不是失落,而是灵犀相通后的沉静跟思索。

    在“孤夜舞者”的心里,中孝介在影片《海角七号》中演绎了这样一个男子:“混乱,温暖,粗俗,琐碎,柔情,疯狂……”这一切,让我想到一地碎片般的零乱,可,孤夜舞者似乎喜欢这样零乱的感觉,并且在这零乱之中,说有“一把声音突围而出,纠结心头”。因为那首《各自远飏》的歌,“似天籁,钻入耳膜,深入灵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