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周
罗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6,217
  • 关注人气:8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4-03-07 21:00)
标签:

财经

黑海远远没有爱琴海婉约和宁静,是一个有很多事的海。就像很多人的感受,土耳其是枯燥的,但伊斯坦布尔是有故事和经历的。

比如你在贝约格鲁独立大街163号的360度酒吧,一定会遇上美国著名音乐人Felix Da Housecat,这个时尚电子音乐之父的《Radio》风靡着全球。很多人都会迷恋伊斯坦布尔的咖啡馆和海岸。

这个紧锁着从地中海进入黑海唯一入海口的城市,距离当下最热的俄罗斯黑海舰队只有552公里,它是观察克里米亚局势最直接的窗口。

 

Crimea(英语),Къырым(鞑靼语),Крим(乌克兰语),Крым(俄罗斯语)。

关于黑海,关于克里米亚,关于塞瓦斯托波尔。周四一天我查阅了各种资料,以及69年前的1945年雅尔塔会议,以及关于它的若干次战争,以及卫星图和虚拟地球。

我从卫星图上连接以雅尔塔和塞瓦斯托波尔为起点,录得距离为雅尔塔至敖德萨348公里,雅尔塔至塞瓦斯托波尔52公里,雅尔塔至塔曼湾217公里,塞瓦斯托波尔至塔曼湾262公里,塞瓦斯托波尔至莫斯科1272公里,塞瓦斯托波尔至中国北京6540公里,塞瓦斯托波尔至美国华盛顿8423公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2-28 18:37)
标签:

财经

brave(勇敢);sharp(尖锐);sting(刺痛)。

这是最受欢迎的人,这是一直寻找的人,这是不可限量的人。

这才是年轻人。

 

周二的下午,我在上海听了一个小女生面试时勇敢地唱了一首五音不全的歌,瞬间觉得“就是她了”,比浓烈的重金属音乐更有质感。

那么,来吧,来吧。

 

其实我们与世界等于河的两边,可否直接对视,可否毫不掩饰,可否不顾一切。

大可不必,每天夜里为理想而哭泣;大可不必,害怕某种信仰在午夜十二点消失。

 

针扎进肌肤,尖锐的刺痛瞬间刻骨铭心,占据一切空间。这种刺痛何尝不是早晨的咖啡香。

我们没有时间懦弱、麻木、漠视和圆滑,世界留给一个人的时间很短很短。

 

一个勇敢的创业者朋友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创业多年、销售额过亿的公司丢给小股东,因为他看到了更兴奋的东西,做了电商。

周二雨夜的上海,他孤单地穿梭于中山南二路与南京西路,从晚上九点到凌晨一点,像从零开始的亢奋少年。

那种勇敢不可阻挡,那种幸福无法掩喻,那种力量横冲直撞。

 

周二中午的川香工坊,一个美女博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4 18:17)
标签:

财经

又到此时,已是七年。作个记号。

 

我用尽一切记忆记住某些记忆。

 

深夜,坐在布满符号的广州大道中289号十七楼的主编室,灵魂如若无人,穿越无穷的记忆,并为它贴上注解和标签。

 

这是我们最美好的时间。

 

我,以及你;我们,以及你们。

 

一代人,两代人,若干代人。我看见了无数信仰、灵魂和理想,无休无止地往前爬行。

 

这一年,你收获时失落了多少,你又在失落时收获了多少;这一年,你是否还坚持相信,很多本质的东西是不可丢失的,一旦失去,将失去自己。

 

你是否回到了家乡?你是否忘记了小镇上的供销社那个姑娘?你是否带回了你的新娘?你家旁小河的水是否依旧汩汩流淌?

 

时间告诉了我们很多。

 

只要有母亲在村口迎接你,那已是最奢侈最奢侈的幸福;只要有父亲在车站接着你,固执地要为你提着物品,那已是最上等最上等的幸福。

 

这个时间,你脱下西装,你收起普通话,你不再吃西餐;这个时间,你不会再想GDP,你不会再挂念交易,你不会再计较得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周五的下午,我与一个叫冬梅的朋友感同身受,她失去了她的父亲。两周前的周四那个下午,我失去了我的母亲。

 

周五的下午,一株爬藤植物勇敢地从广州大道中的293号把头探到了相邻的295号,它的生命因为一束阳光。

 

周五的下午,我在一个大厅的落角捧着一杯拿铁,品味着美好而孤单的人生。三十岁以后的人,都要上这一课。这些都与文学、哲学、音乐、理想无关。

 

这个午后,如摇滚乐翻腾。

 

这的的确确是一个特别适合摇滚的年份,否则抑制不了澎湃的世界。你看那澎湃的移动互联网,你看那澎湃的资本,你看那澎湃的创业人。摇滚唤醒了越来越多澎湃的人,大家匆忙上路,恨不能用几副翅膀去飞行。

 

亦如本周被关闭久了的股市,所有人都拥挤着站在大门前,憋着劲的股票发行人,憋着劲的投资银行家,憋着劲的买方机构投资者,憋着劲的媒体和财关,兴奋着骂着娘拼命冲,生怕成了落单孤雁。

 

摇滚的时候会不会忽略了价值观,摇滚的时候会不会忘记了灵魂,摇滚的时候会不会冲淡了目标。

 

你已知道,本周新股发行的我武生物超额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6 19:03)
标签:

财经

三毛说: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亩田,

用来种什么?

种桃种李种春风,

梨花开尽春又来。

 

很早的周五早晨,看了另一部电影《不惜一切回巴黎》。

灵魂和力量可能来自任意一个地方。可能在摩洛哥,可能在巴黎,可能在夕阳落下的那一刻。

一层一层交错的沙漠皱纹,就成了你裙上的褶子。那是世界上最美的一件作品。

最美的作品往往绝望而生。

因为那时,你极度衰弱的灵魂已无力过问平庸之事,你只有向死而生,无力思考多余。

因为那时,你的细胞已经渗透进对万事万物的思考,影响了每件事,每个人。

因为那时,你已从自身平庸升华到了无法容忍平庸,你必然不再平庸。

你的意思,源自你的内心。

你再也丝毫不会怀疑自己,行了还是不行了,对了还是不对了。

你知道,那是你了。

 

如守望的麦田。

一个种梦的早晨。一个种梦的午后。一个种梦的黄昏。一个种梦的深秋或初冬。

它是一幅画。

麦地,麦苗,麦浪。

灵魂重生。

内心而歌,如一片枫叶。

可否敢于始于早晨,可否敢于始于午后,可否敢于始于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6 14:10)
标签:

财经

清凉的风吹进身进,每个早晨如期到来。

 

你好,早晨!

这一刻,内心再度热情似火。

我们知道,每个人都知道,我们都是一群含着泪水前行的人。我们知道,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前行必然含着泪水和艰辛。

 

你好,早晨!

这一刻,希望重新燃起。

我们知道,每个人都知道,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幸福和梦想。我们知道,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已经看到正在发芽的幸福和梦想。

 

你好,早晨!

这一刻,你将远行苍茫大地。

我们知道,每个人都知道,你的此行将深深地标注“你的开始”。我们知道,每个人都知道,我及我们哪一刻不在重新出发和开始。

 

每个早晨如期到来,今天昨天必然不同。

请忘了昨晚对内心的自我审问。

你看见路旁对你点头微笑的花儿了吗?你吸收到太阳赐给你的力量了吗?请享受无处不在的美好。

请忘了莫名而来的围观与评议。

你看见并肩而行的同行者了吗?你观察到陷入沼泽而来的报料者渴求的目光了吗?请享受公正者的嘉许。

请别忘了,人在路上。

请别忘了,无论今后若干年若干年,无论你是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2 19:14)
标签:

财经

此刻,我紧闭双眼,事物渐渐凝聚起来,情绪集中在眉间,然后变成文字,成为卷首。

 

我记下了这个时间:四点零一分。

 

第一个跳出来又瞬间被赶跑的物体是“互联网”。世界上的人已经跟着奔跑得很累了,让我歇歇行不行。

 

第二个跳出来又被赶跑的是“股市”。很多人讲投资是门科学,这是有钱人说的话,做小本买卖的人没有那么多逻辑,但愿明天碰上个重组的。

 

这里到那里。一闪而过。怎么像坐火车旅行,没一个清晰的物体。

 

对了,火车。这倒可以停一会儿。周五早晨八点四十一分,一个九零后叫王嵬的火车摄影师,拍下了最动力人的火车——在夕阳中冒着浓烟,在秋天颜色里穿梭,在冰雪丛林里蠕动,在高原雪域怒吼。它似油菜花地里的桔红色信仰,它似青藏高原牧场自由的牛羊。它从一个城到一个城,从这边到那边。

 

我似乎记起了之前的起点和终点。我从那里来到了城市,我从那里追溯到了根源。

 

就像赤脚走在小河边,看小鱼小鱼在水面上的跳跃,浪花很小,但小鱼也有鲸鱼的姿势。

 

老夏如我。亦大,亦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8 16:27)
标签:

财经

以此为题,因事纪念之。有时把一生的事集中在某一年,有时把一年的事集中在某一周。

 

有时,一周可以拍成一部电影。把情绪放在内心某个地方,偶尔出现,偶尔消失,反反复复,从不离去,便成了信仰和符号。

 

此刻写下:第四十五周。

 

这是我人生的第四十三个第四十五周,这是我记者生涯第十七个第四十五周,这是我孩子的第十五个第四十五周,这是理财周报第七个第四十五周。

 

人生不大,人生不小。

 

此刻的你,在想念什么;此刻的你,在等待什么。

 

第四十五周的周一。和老夏讨论,未来的理财周报应该是什么样子,如何才能成为那个样子。

 

第四十五周的周二。一个事物填充了整个身体,亦贯穿了整个一周。同时是“第四十五周”的专栏来源。

 

第四十五周的周三上午。和一位曾在JP摩根的资深投资银行家、现做汽车物流的朋友讨论,什么是物流的对流,物流如何对流,物流对流的条件及其成本。我问他,你可以给我画张图吗?

 

第四十五周的周三下午,从深圳至广州,脑子里想一个问题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1 17:52)
标签:

财经

那个下午,阳台外一层一层的山,像被吹皱了的褶子。雾一会散了,一会又把山包起来。我看见了呼吸的大地,我看见了灵魂的颤动。

 

那个下午,雨硬生生地滴打在窗台上,这么无休无止的,这是谁的泪水?难道奔腾的澜沧江都是泪水汇集而成的么。

 

想起了人生中的两种旅人,一种是看着地图,一种是看着镜子。看着地图的人是要离开的,看着镜子的人是要回来的。

 

从这里到那里,从那里到另一个那里,人只是一个物,给躯体和灵魂搬一个家或挪一下地方。有时,我们闭着眼等着夜晚黑下去;有时,我们张着眼等着白天醒过来。灵魂被颠倒,花儿是一幅枯萎的模样。

 

这个时代,只有拼命追赶,才不至于掉了节奏,才有可能做自己有主张和态度的东西,才有可能凝固成信仰的标签。

 

就如那个下午看到的花儿,它只为生命和使命而怒放。亦如理财周报这群一直坚持自己方向的年轻人——即使全球材料科学的实验室离我们那么远,也要去探究科学之源。

 

上周在此谈到的高分子材料的研发来源,实际上这已是三周前的事情了。很多新材料产业领域阅读者希望我们汇集成书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