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人尘事
路人尘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2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金州湾1号特大桥跨越公路进行悬灌梁施工

   

   

金州湾2号特大桥气势恢弘

 

    中国铁建中铁十三局集团三公司施工的哈(尔滨)大(连)项目管段位于TJ-1标段,是哈大线的起点,地处经济发达的大连市境内,自既有大连站中心开始,横跨甘井子和金州两个区,至金州湾2号特大桥沈阳台尾结束,全长34.7公里,中国铁建中铁十三局集团三公司哈大项目部于2007年10月正式开工,在项目经理甘荣军的带领下,全体员工聚精会神抓生产,争分夺秒抢进度,克服前期征地拆迁的不利影响,不断掀起大干高潮。

    止七月底,金州湾2号特大桥完成桩基2267根、明挖挖井基础40个、承台189个、墩台212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5 16:28)
标签:

杂谈

 
我们中铁十三局三公司在映秀镇有一个工程,
是成都到汶川的高速路,不但即将竣工的公路毁了,
员工也牺牲了二十二人,我们最近在给这些家属捐款.
1\那个优秀的项目经理和他的妻子(办公室主任,也曾是我小时一起长大的玩伴)丢下四岁的女儿牵手而去---
他们四岁的女儿是那个幼儿园里78个孩子中仅生存下来3个孩子之一------
2\项目部的财务部长刘瑞仓同志与董莉同志在地震发生时正在办公室工作,
当时我们的一位同志正与董莉通电话,只听一声惨叫,电话进入忙音状态。
此后的六十多个小时两人杳无音讯。大家揪心的等到消息传来。
据讲刘瑞仓同志从废墟中爬出来后,遍体鳞伤,急需救助,无奈当时的映秀镇没有一个医务人员,
妻儿在身边只能发出无助的嘶喊。在痛苦中挣扎30个小时后,刘瑞仓不医而逝,于他的妻儿来说,
那是一种怎样的撕心裂肺!最大的伤害莫过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于痛苦的挣扎中因无医无药撒手而去。
营救到达后,他的妻子将孩子交给救援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路人尘事>3
   宝琴送走几位好姐妹,落落寡欢的回到单位。这是一幢白色的办公楼,是分布在全国各省的工程项目部的大脑中枢,多少普通员工梦寐以求的安稳之地。现在由于身居高位的舅舅,打了个招呼,就可以把自己安插进去。宝琴觉得很幸运,又有些惶恐。和几位姐妹分开之后,她觉得有些不舍,有些孤单。走进办公楼,一切都静悄悄的,更显得办公楼的庄重和肃穆。她轻手轻脚地走进人事部。胖胖的“眼镜”笑眯眯地对她说:“小谭,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事了!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宝琴看着“眼镜”伸出的手,也不自然地伸出手。第一次有人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生是杯茶

分类: 中短篇小说

《路人尘事》

1

 

在这个南方的工程院校中,已经面临毕业的袁胜男、林妍瑞、谭宝琴、席梅影,是同一宿舍里的姐妹。不久,她们被通知,分至铁路系统M工程局报到。一个丝文的、戴着眼镜的人事干部,接待了她们。在报到的同届36名学员中,女生仅有6个。这就意味着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仅7:1,妍瑞和男友王康除外。而这个比例,一直都是工程局的特色,也正因此,导致了很多大龄男青年,也是人才流失、不稳定的重要因素之一。

可容纳几百人的大会议室中,学生们接受岗前培训。公司每个部门领导,都轮流上台,陈述本部门的职责,戒勉新学员,在实际工作中应注意的事项。袁胜男对此饶有兴趣,听着某部长滔滔不绝地讲,如何做好项目管理及变更索赔工作。林妍瑞只关心会被分到哪个项目部,她听说项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中短篇小说

       《路人尘事》

 

             第一章

 

播下一种心态,收获一种性格;播下一种性格,收获一种行为;播下一种行为,收获一种命运。

 

十二年后,初冬的一天,同窗四年的三姐妹又坐在老地方—— “往事如风”茶馆里小聚,在感叹着岁月蹉跎,物是人非时,不免怅然。是的,今年的聚会少了另一姐妹——妍瑞。她们都望着杯中的“青山绿水”茶叶,在刚注入的沸水中,痛苦地上下翻卷、飘浮,直至舒展、平静,杯里才慢慢现出青山绿水般的美景……

性格直率的胜男首先打断了沉默:“ 宝琴,今天我可要向你取经:怎样面对孩子睡前越听你讲故事,越精神的问题。我困的要死,可豆豆却总是清醒地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19 21:25)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人生感悟

流逝的时光如同渗入河底的水。水是抓不住了,而回忆就如留在河床上的石子,常能触摸到。少年时的天真和痴迷是美好的,各种豪情与疯狂那么真切,这真切使我有了一颗喷射激情的心,这心喷涌着今天的文字。

我那快乐的童年留在了遥远的黑龙江。八二年的那个冬季,我记不清通往学校的河的名字。记得在放寒假的那天,矮胖的我捂得只有两只睫毛带霜的眼睛露在外面张望着银白的世界。我穿着爸爸给我特制的冰鞋(一块脚大小的木版,下面平行钉了两根铁丝,上面拴有两根鞋带。)、手拿鞭子笨拙而快乐地抽打着哥哥用白菜根给我削成的陀螺。在有坡的地方,带冰车的小伙伴友爱地让年小的我坐在上面,在他们稳稳的推动下,我豪壮地欢呼着快速的呼啸而下,溅起的雪花迷了我的双眼,但那欢乐的笑声撒满了我童年的天空。当我回家将写有双百分、第一名的成绩单拿给爸爸看时,他激动之余将准备买东西的五元钱奖给了我。我拿着钱有些傻了。在那个五分钱可以买一根冰棍的年月,这笔钱对我来说无疑是笔巨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28 22:09)

下班后,同事都走了,只有孟幻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夜幕开始降临,秋风略带寒意地吹了进来。望着这个华灯初上的都市,看着楼下车水马龙的街区,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总觉得生活是如此枯燥乏味,尤其对于他这样一位浪漫的服装设计师。这种平淡如看不到的霉菌常将他不多的设计灵感侵蚀的越发可怜。公司最近接了一位明星的订单,请他设计一组不同于市面的任何一款睡衣,一月的时间过半了,可连草图还没有画出来,这令他很苦恼。

模特娟打电话来约他出去吃饭被他拒绝了。她追他有几年了,别人也说他们是很配的一对金童玉女,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对娟没感觉,对她的热烈唯有不冷不淡地对抗。肚子对他也发出抗议,是人总要食人间烟火,他自语到。

他来到离公司不远的“前世园”。

这是情侣们常来的地方,可他总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活记录

脚步一直在楼上、楼下、市里、市外窜梭;

晚上拖着身心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

躺在床上回忆一天的工作,还总结不出都忙了些什么!

忽想起抛在家里的女儿,多日未电话联络,

一看表,又是夜深,她肯定早就进入梦河;

于是内疚着、悲哀着。

 

每天都是忙碌、烦躁的状态,

怎样自我平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边走边看

红笺为无色(路人尘事/文)

(十)浑然如流的时间被刀子切碎,被叉子叉起,喂给一件件俗事俗物。我清楚的记得去年的今天是我和白雪在梅园相拥而过的,我又怀着虔诚的心打开了邮箱,我已习惯了失望,可今天却收到了一个新邮件,这个地址似曾相识。看着附言里写着的话我的心在颤:

大海:

你好,我是白雪的室友也是她唯一的朋友,白雪一直这么在我面前这么称呼你。她说她如鱼,你如海,你知道她的眼泪。她临走时告诉我,如果她今年元旦不能回来,让我一定用她的邮箱给你写封信,告诉你,她一直幸福快乐地活着,我没有按她说的去做。只是想给你讲一段故事。

有个叫陈雪的女孩,她出生在中原的一座城市,医生说她有先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20 21:28)
标签:

艺术赏析

路人尘事/文

(八)梅花园也是个农家小院,院后有一座房间不多的二层小楼,虽小却如大林所说的,干净,清幽。特别是白雪看到小院里错落有致地种的十几株龙梅、腊梅、绿梅迎雪怒放着,更是高兴的惊呼起来!等大林走了,我们一起来到院里赏梅。天暗了,雪也停了,西边还若现着一缕霞光。白雪望着梅花出神,突然说:李清照和赵明诚有猜诗斗茶之乐,我们不如也来个背梅诗斗啤酒吧!说着,从不大的皮包里拿出两瓶易拉罐,名字真的是她说过的“风花雪月”。她说,我今天真的很开心,这两瓶“风花雪月”是我从南国千里带回来的,就是想和你对饮的。我不能拒绝她,说:“好啊!女士优先吧!”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她装着摇头晃脑的在雪中踱步的样子真是可爱。我接了首“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明年如应律,先发映春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