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4,077
  • 关注人气:47,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客之家
博客之家 - 网址导航,网站联盟链接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5-23 05:46)

  我想说说鲁迅的气度。

萌生这个念头,是因为读到不少“气度”文章,有说梁实秋气度的,有说胡适之气度的,有说叶公超气度的,大致都与鲁迅有关。例如,1934年,梁实秋在《现代文学论》中论及“散文的艺术”时,将鲁迅列为“新文学运动以来,比较能写优美的散文的”五人之一,这是体现梁实秋气度的;例如,胡适曾在鲁迅去世之后秉公执言:“说鲁迅盐谷温,真是万分的冤枉。盐谷一案,我们应该为鲁迅洗刷明白”,这是体现胡适之气度的;又如,叶公超曾写长文对鲁迅的文学成就予以肯定,认为“五四之后,国内最受欢迎的作者无疑的是鲁迅”,连胡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0 07:06)


                                                                 

鲁迅诞辰一百二十周年前夕,绍兴县报来信要我写一篇文章以示纪念,鉴于这些年来围绕鲁迅的是是非非,我为自己出了这个题目:鲁迅能不能批评?

鲁迅是人,当然也有缺点,鲁迅是可以批评的。神化鲁迅,或以鲁迅的是非为是非,只会扭曲鲁迅。鲁迅本人也不拒绝批评。在与“革命文学”家们论战时,他就曾希望有几个操马克思主义枪法的人出来阻击他。而且,他解剖自己并不比解剖别人来得留情面。瞿秋白的《鲁迅杂感选集序言》对鲁迅前期的思想有许多尖锐的批评,鲁迅是感到心悦诚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9 05:54)


    我这一辈子只看过一次相,正儿八经的,确实只有一次。

    因为误了班机,只好客居杭州。那天下午得有余暇,信步西湖边上。天是铁灰色的,水是铁灰色的,夹在这两片巨大的灰色之间的西湖十景,也显得有些朦胧。时值深秋旅游旺季,西湖边上的游客兴致盎然。叫卖“西湖龙井”的,叫卖“黄岩蜜桔”的,就在游客之间穿梭往来,叫看相的也夹在其中。而且,叫看相的人着实不少,几乎是“十步之内,必有半仙”。

    对于求箴占卜算命看相这一套,我是历来不信的,碰到迎面而来悄悄问“要不要看相”的“半仙”,我一概不予理睬,尽管“半仙”们都说“相得不准不要你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孔子不喜欢阳货,这是读《论语》就可以知道的——阳货想见孔子,孔子不见,他便赠送给孔子一只熟小猪,想要孔子去拜见他。孔子打听到阳货不在家时,往阳货家拜谢,却在半路上遇见了。一个不愿见的人,偏偏躲都躲不开,此所谓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孔子为什么不见阳货呢?

阳货又叫阳虎,当过季氏的家臣。《孔子世家》载有孔子年轻时的一件事:孔子服丧,腰间系着麻带,这时季氏宴请宾客,孔子也去了。阳虎斥退孔子说:“季氏宴请的是士人,没敢请你啊。”孔子因此退去。从《孔子年谱》可知,这是孔子17岁时的事,他服的是母丧。我以为此事与孔子讨厌阳货有些关联。孔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6 07:43)

荀子与孟子,看似水火不容,其实未必,不仅因为他们都奉孔子为宗师,有共同的思想资源,他们之间还有许多相通之处。例如,他们对于“贵”与“贱”的看法,就如出一辙。

       读《荀子·尧问》,可知“士”可分为两类,即“仰禄之士”与“正身之士”。“仰”者,仰仗也;“禄”者,利禄也。所谓“仰禄之士”,就是仰仗上司之鼻息图谋升官发财获取功名利禄之“士”;“正”者,正派、正直、正气、正大光明之谓也。所谓“正身之士”,就是正派正直之“士”,正大光明之“士”,一身正气之“士”。这种“正身之士”,不屑走歪门邪道发迹,不屑依赖权势者飞黄腾达,“舍贵而为贱,舍富而为贫,舍佚而为劳”。所以,仅从表面上看,“仰禄之士”往往容易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流传千古的“朽木不可雕”之典,出于《论语·公冶长》。孔子发现他的弟子宰予(也叫宰我)居然在大白天睡觉而怒不可抑,他说的那句话就是:“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而且由此感慨,说我本来都是“听其言而信其行”的,从今之后,却要“听其言而观其行”了。
   
宰予真是“不可雕”之“朽木”吗?
   
在《论语·先进》中另有一条,说在孔子的学生中,德行好的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听说在福州城内乌山之上有不少历史文化古迹复原,去年春上,我曾专程前往,做了一次超短途的旅游。拜读李拔《题望耕台》,就是这次乌山之行的收获。“望耕台”面向西南,站在望耕台上,视野所及,茫茫苍苍之中,隐约可见幢幢高楼崛起。《题望耕台》的石刻,已用朱红描出,分外醒目:

                                        
为念民劳登此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秋风先生在《儒家一直都想限制绝对权力》一文中说:“共治体制的基本框架确实是皇权制,但儒生进入,形成了汉宣帝所说的‘霸、王道杂之’。皇权是霸道,儒家士大夫代表王道。儒家士大夫对皇权有所妥协,但也有所抗衡,限制了皇权的暴虐。因此,相对于秦制的皇权绝对专制,共治体制具有一定程度的宪政性质。”我很怀疑秋风先生连王道与霸道的意思都没有弄明白。

孔子是很少甚至没有说过王道与霸道这两个词汇的,至少在《论语》中没有。孟子与荀子都说得比较多。在孟子那边,王道就是以仁(义)服人,霸道就是以(实)力服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7 07:36)

荀子把孔子当做圣人看待,从政治主张、学术思想,到道德情操,都予以高度评价,孟子就没有这样的荣幸了。《荀子》中专有一篇《非十二子》,孟子就是被荀子所“非”的“十二子”之一。此“十二子”分为六家,其中有法家的慎到、田骈,墨家的墨翟、宋钘,名家的惠施、邓析,还有弄不清是什么“家”的它嚣、魏牟与陈仲、史。孟子是与子思连在一起的,“非”此二“子”的那一段话,重点“非”的是“子思唱之,孟子和之”的“五行”之说。按照有关专家的解释,“五行”即“五常”,指的是仁、义、礼、智、信。荀子评说此“五行”之说,乖僻背理,幽深隐微,晦涩缠结,却堂而皇之地打着孔子的旗号,称“此真先君子之言也”。在荀子看来,此“五行”之说,大有鱼目混珠,以假乱真之嫌,鼓吹此“五行”之说的子思与孟子,也像其余五家十子那样,是“使天下混然不知是非治乱”之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孔孟被“硬捏合拢”说,是施蛰存老先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提出来的,就是在此六十年前因为劝人看《庄子》与《文选》而与鲁迅打过笔墨官司的那一位,那个时候,他还不是老先生。但仅凭这一经历,亦可知施老先生对古代文史的造诣非同一般。

施蛰存老先生是应“有人”之请“谈对孔孟思想的看法”的,他说:“孔孟思想,是一种思想,还是两种思想?天下没有两个思想相同的人,孔孟思想,毕竟还是两家。孔孟、老庄、申韩,都是被司马迁硬捏合拢来的。他们原来都是自成一家。”(施蛰存《闲话孔子》,原载1991年第1期《随笔》,转引自《中国新文学大系杂文卷》)对于他的这一看法,我既赞同又不赞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