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信息
博文
(2015-04-23 14:04)
标签:

娱乐

传统走向现代是必然的,这好象是句废话。因为在其它艺术门类里都不曾有过这种可笑的话题,独独书法在这样一个问题上总是要引起争议。书法如果没有现代,那等于说历史上就没有王羲之、颜真卿,也没有尚意、沿态书风。因为象二王帖学样式是前无故人的、是古法与新法的分界岭,当然他们也是非常懂得继承的,可是生前并无历史上评价得那样神,如果放到今天也会招致前所未有的质难。

作为一名书法爱好者似乎不要那么认真,但是我认为作为一般娱乐将没有任何意义,故而作些尝试。现代书法争议很多,所以我不从表面着手,还是从传统的立场上去理解,以自然书写和文本内容作为创作引领,并融入现代空间意识和形式意味,应该是个比较安全的办法。根据自然全息对应理念,又由于现代书法的内涵还是表现现代的人文精神,所以首先从现代人的正向的思维理念、存在现象对应进入。如:根据经济决定上层建筑,当今世界经济、文化等等一体化,他们的关系既最大程度地相互融合又很大程度地相互摩擦,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现象,是一种冲突与互融的强烈对比关系。因此,把个体的字作为元素进行强烈对比,又保持谐调性,如:放收、密疏、断连、粗细…;又对字进行组合,从小到大、从湿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郑利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9 15:06)
■郑利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书画理论

■钟章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朱昌元

凡一切文学艺术,继承易,创新难。若诗词、文章、书法、绘画之属,莫不如是。盖文艺之创新,乃颠覆性创造。何也?文艺之“破”,其目标不以“破”为终结,而欲求“破”后之“立”。显然,“破”极易,“立”则难矣。因此,诸多创作者宁“以不变应万变”,此不可谓不是“投机取巧”,更是一种“懒惰”。究其缘由,或由观念之局限,或由学养之不济,抑或于创新风险之规避。创新成功概率极低,作为时代勇者——创新者,能一以贯之者鲜也,或牺牲于成功之途,或中辍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3 14:28)

 

传统走向现代是必然的,这好象是句废话。因为在其它艺术门类里都不曾有过这种可笑的话题,独独书法在这样一个问题上总是要引起争议。书法如果没有现代,那等于说历史上就没有王羲之、颜真卿,也没有尚意、沿态书风。因为象二王帖学样式是前无故人的、是古法与新法的分界岭,当然他们也是非常懂得继承的,可是生前并无历史上评价得那样神,如果放到今天也会招致前所未有的质难。

作为一名书法爱好者似乎不要那么认真,但是我认为作为一般娱乐将没有任何意义,故而作些尝试。现代书法争议很多,所以我不从表面着手,还是从传统的立场上去理解,以自然书写和文本内容作为创作引领,并融入现代空间意识和形式意味,应该是个比较安全的办法。根据自然全息对应理念,又由于现代书法的内涵还是表现现代的人文精神,所以首先从现代人的正向的思维理念、存在现象对应进入。如:根据经济决定上层建筑,当今世界经济、文化等等一体化,他们的关系既最大程度地相互融合又很大程度地相互摩擦,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现象,是一种冲突与互融的强烈对比关系。因此,把个体的字作为元素进行强烈对比,又保持谐调性,如:放收、密疏、断连、粗细…;又对字进行组合,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6 11:33)

    根据书法理论,按照书法传统自身发展规律,书法尽管是一门古老深厚的艺术,但走向现代是必然的。这其实从某种程度来讲也是一个伪命题,“现代派”为了与传统样式乃至思想相区分,以工业、信息化时代背景特征的不同而借鉴西方文化思潮探索而来。然而其中有很严重的与中国传统书法相割裂的弊端。中国书法秉承中国文化,历史悠久,象一棵自本自根的参天大树,虽有冲击但从来没有断裂过,且开花结果。让我们措手不及的是她已经出现在我们面前,且必然走向未来。我们却总是躺在古人的怀抱,享受着古人的庇荫,却不能给当代文化提供点什么,实在是“笨子孙”啊!

    按照书法传统自身发展规律,现当代的书法必须包含传统以往一切成果,且成为现代基因而被沉淀下来,塑造新的书法样式。此理虽知一、二,然一触及现代书法,心中总是充满畏难情绪,因为自身的书法学养严重不足,需要学的东西数都无法数来,加之传统文化教育已经断裂已久,可想而知。所以一直在传统中学东西,认为没有足够的积累是万万不敢涉足现代的,但是人的生命毕竟是有限的,而传统书法相对讲是无限的,以有限对无限,我们只能一条路:躺在传统的继承之中等待死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姜宝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7 13:27)


自从听了中央美院教授苏伯钧关于工笔创作的讲座,其中一幅《涅磐》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次创作意在哲学的层面展开,利用画材中普通的渔网,过去在表现手法上、审美上探索,而久久没有从哲学境界上,这次从“网”的意义上进行延伸,以鸭喻人,寓示众生表相自由,实则无形之网(现代人的规则、困惑)随处都是,不得不谨慎应对。除此,画面上底色处理、景物都以虚化表现,工笔线条的应用更愿意向传统方法回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基础资料
个人资料
不尘阁
不尘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20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