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胡雷鸣
胡雷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20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5-04 15:41)
标签:

情感

                                           大山缠绵

 

     从工区办公室出来,看似平和的他,谁知竟一巴掌打在她白皙而微胖的脸颊上,不可侵犯而骄傲的她,脸上立即烙下了五个手指母的红印。她没有想到他居然敢打自己,愣了一下,她想混他,结果木讷了一阵,没有举动。

     这位大巴山中皇后般显赫的铁路领导的夫人,面对他如此粗暴的行为,她竟然很平静地按捺住自己的情绪,问他:“调动黄了吗?”

    他木讷,没有反应。

    她叫玉芳。她在人世间也走过了三十六个春夏秋冬,各种场面的人和事,也见得不少;打她的这个男人,是她们工区的一个养路工,叫罗凯。罗凯打她那一次,她没有混,在镇静中,她觉得这个男人是个男人,也许是女人心目中那块特殊领地在接受一种磁场,她看见这个男人,心中有种渴望,渴望让她渴望那种快感。

    “你为什么还要和我鬼混?”

    “我喜欢你像个男人!”

     他进山不久,就给她那当领导的男人送过礼物,诸如茅台酒和中华烟。她男人对罗凯这种小儿科,根本不屑一顾。起初,她对他也不屑一顾,以为提一点酒,拿一些烟这种小恩小惠就想办工作调动,没门!

    而他想调回去的心很切,所以经常手里提着东西在她家里进出的,次数多了,她麻木地发现这个男人有一些执着,可能是这个男人身上透露出男人身上那种雄性的诱惑,女人干渴的时候,想尝禁果的愿望,虽然不能袒露心扉,禁果的魅力,会诱惑人的春心荡漾。她面对他改变了以往的冷漠,在端茶递水中,经意与不经意间碰撞过他的肌肤,这种碰撞的刹那,她白皙的脸上,也会阵阵红晕泛起,尽管心里有一些忐忑不安,一种莫名其妙的需求在她脑海里不知不觉中漫延和向往。她希望他常来,不是希望他送东西来,她对他送来的东西是真的不屑一顾的,她所愿望的,当然没有到那个程度和情分上,只是心中盼望,不能急切地将愿望表达出来。而他,进山以后最喜欢看的一本书是斯坦达尔的《红与黑》,他心中很崇尚于连那样善于心计的男人。在山里呆久了,男人的寂寞往往是从肉体上开始的;他看出了她身上的一些失衡,尽管她有一些风情,也很妖娆,但她脸上微微呈现出的内分泌失调后的雀斑,他知道,这是一个女人身与心、灵与肉没有达到一定的平衡,生理的压抑,心里是很脆弱的,如果对她有一种大胆的切入,这或许是为自己调动的事走的一个捷径和生理上的一种满足。

     一次恰到好处地相遇,感觉是戏剧拉开了帷幕,加之是傍晚时分,他们两个人从山下的场镇往工区走,夜幕刚刚开始降临,他想抽一支烟,但他也大胆地给她递了一支香烟,她是不会抽烟的,可她毫无推脱地又把香烟接在了手上,他划燃了一根火柴,蒙火的手掌颤颤抖抖触到了她嫩白的脸膀时,两人都有一种触电的紧张,随即她们的脸上泛起了阵阵红晕。走在一片坑洼地的路面上,他不经意的一支手牵着了她,当她被这个男人牵着手的那一瞬间,她内心一阵阵颤栗着,颤栗之后,一阵平静中,又暗暗地窃喜这个男人给自己带来的春心萌动。天空虽然是夜晚,他与她分别后,回到小路上,在他的眼睛里,深层的草还是绿色的,上面覆盖着黄色的败叶,其它那些挂在周围树上的枯叶,像无数只沮丧的手低垂而又不安地躁动。他自言自语道:如果我对自己有足够的耐心,奇迹将会发生。

    她自从与他牵过那次手后,她的眼里心里随时都有这个男人在漂浮晃荡。异性的诱惑像一个巨大的磁场,使她情不自禁地想着罗凯这个男人,想着与他走在坑洼的路上,想着他再轻轻地牵着自己的手,如果那时稍有地动山摇,她一定会扑进他的怀里,她喜欢他那像雄狮一样强壮的体魄。她知道男人强壮,会让女人做真正的女人。尽管家里这个男人,吃着万可艾也不可爱。他的出现,无疑给她阴郁干涸的心间撒下了一抹明媚的阳光,注入了一股甘甜的泉水,幸福的感觉在她的心中缠绵、飘荡。

    他心里的小九九不能在她面前明朗,但他坚信,他可以通过她办好自己的事情的。只要她在她老公枕边轻轻地吹吹耳边风,调动的事情是轻而易举之事。所以他对她很殷勤,不乏于连式的伎俩在他们中间周旋。越是这样周旋,越是让这个女人离不开他。初次偷吃了禁果后,她就盘算着让这个男人怎样做自己的男人,因此她没有在老公枕边吹耳边风帮他调动工作。她需要他。男人永远斗不过女人的小心眼,在阴阳平衡的滋润下,她的姿色渐渐青春妩媚起来,也诱惑着罗凯在山里的身子。

    两人常常的鱼水之欢,他好像淡忘了自己的事情。他在这个女人身上有时完全是享受那种性的快感。而她在鱼水之欢中,心里却异常的复杂,她和当领导老公夫妻生活了快十年,她想要生一个孩子,可一直使她失望,她想做一个完整的女人,而领导老公又没有能力让她实现这个愿望。她想把希望寄托在罗凯的身上,想过不用避妊措施的鱼水之欢,而又怕有了希望的那种恐惧。

    男人的恐惧是心中的失落。他每次与她鱼水之欢后,尽管生理摆脱不了那种诱惑,一想到大山外有一个女人在期盼自己的归来,心理就有一种负罪感,他恨自己,他觉得是大山让自己颓废和悲哀。

 

    夜的巴山很幽静,月光忽明忽暗地向山中的小屋洒着银辉,春风忽暖忽凉地吹拂着窗内的人儿。他把她薄薄的霓裳慢慢解开,轻轻地吻着她的脸颊,吻着她的嘴唇,吻着她丰满的乳房,和吻着她大腿之间特别敏感的地方。她喜欢他这样的温情,他的所有连贯的节奏,都让她倘样在性爱的享受之中。节奏渐渐加速后,他站着把她端在自己的怀里不停地来回推动,时而在她身上像一头雄狮一样紧紧地压着她,可能是他的节奏过于太猛,使她在床上发出的声音此起彼伏。高挂的月光下,窗外恍恍惚惚有一个人头黑影在注视着窗内的动静,没有等他们收工完事,随著月光的黯淡,这个人头黑影似乎消逝了,可却像幽灵一样在他们中间存在。

    巴山是个世界。世界外的人爱巴山,世界内的人恨巴山。

他越想离开巴山,巴山就越像一条无形的绳索把他死死地套着,他针扎,越针扎越像网口上的鱼愈动愈死得愈快,乖乖的成为别人案上鱼肉。他懊丧——鬼使神差当了巴山养路工。他在巴山当养路工,巴山人对他还是很青睐,认为他有文化,人也很阳刚帅气,山里人羡慕他,叫他秀才。他偶尔的舞文弄墨,的确显露出了骚人的风流倜傥;他刚进巴山的时候,也算有一些洁身自好,但在巴山呆久了,终于按捺不住寂寞,想出山,便有了与玉芳的缠绵。她们缠绵的众说纷纭,在山里山外有一些漫延。

   “我无法理解你的行为,我等你这十年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这是周琴给他飞鸿传书里的话语。那个肩上飘着一掳黛丝,脸颊白皙,温文尔雅中不乏圆润的女人气息和修长笔直的双腿透露的一丝丝辣味,实在令他割舍不下,而周琴却义无反顾地与他分手了。他烈马似的桀骜瞬即偃旗息鼓似的变了一个人样,显得怯弱和可怜。他忧郁,他低语,这十年存在的一切完全是为了她呀,她应该属于自己的女人啊!在进巴山的路上,他的心跳得特别厉害,他知道,是因为她而心跳得不由自主,让人恐慌。那年,他刚满十八岁,懵懂的状态看不清未来。

    当年,她们还是豆蔻年华的时候,喜欢悄悄地走出学校的大门,来到小溪旁,听流水潺潺,看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小溪的两旁,杨柳依依,悠悠缕缕,是恋人们比较惬意的地方。就是那次,她在小溪旁大胆地吻了周琴,于是她们便恋爱了。

    这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脑海里历历在目;周琴与自己分手,而玉芳又安抚不了他受伤的心,所以他说:“玉芳,这世间原本就阴差阳错,心里喜欢的人,她不喜欢你了;你不喜欢的人,却偏偏又在一起!”

  “她为什么不嫁给你?”

   他所问非所答:“你跟我鬼混,人不人,鬼不鬼-----”

  “你想不想要个孩子?”

  “那你男人------”

   “我不在乎。”

    玉芳含情脉脉的眼里增添了许多的忠诚、柔情、坚强和可怜。爱与恨,灵与肉残酷地交织与一体,无奈中,苟且偷生的性欲望,他又一次地在她身上表现出了男人的魅力,她在暗暗的欣喜中,希望这是永恒的。

她说:“如果我是你媳妇,你会不会爱我?”

   “同自己鬼混的人,不会是我要爱的人。”

   “你很后悔吗?”

   “靠你帮我办的调动,调动了吗?和你混在一起,周琴都要成为别人的媳妇了。你说我窝囊不?”

 

    十年前他们城市离别的那一瞬间,他的心至今犹未平静。周琴是他幸福和痛苦的根源。他没有什么奢望,他把周琴想像成为自己的女神,女神也就成了他冬天的太阳,夜晚的月光。他也常常回味小溪旁那一次轻轻的初吻,心中还在念叨当晚给她写的诗句:

      我不懂色彩

      但我看到了彩虹

      从我梦中缱绻而来

      我的心啊

      为何跳得这么快

 

      像细雨 若彤云

      你诗韵般的身影

      撩拂我的思绪

      舒展我的胸怀

      你随物复形的表达

      姿态横生的诗意

      驱散了现实的无奈

 

      苍茫的暮色中

      读你 我像风一样轻快

      雪一样纯净的夜里

      念你 我看到春天翩翩而来

      你是用怎样的血肉和思想

      在歌唱啊

      看似信笔而挥

      却是那么独到自在

 

      我在你纯美的思绪里发呆

      你凝练的语言

      漾出清泉般的期待

      流畅的文字中

      你的心思 谁能猜

 

      此时

      坐下来写你

      笔端全是春花秋月的精彩

      我不会说爱

      但我决定 在这里等你

      永不离开

    整个夜晚他都无法从失恋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他越不想过去的事,而过去的往事却越像波涛一样一浪一浪向他涌着,他对周琴的思恋也就越难以平静。周琴曾多次劝他不要怕丢了“铁饭碗”,辞去巴山养路工的工作,回城里生活。他把铁路的“铁饭碗”看得很重,一心想通过工作调动,回到周琴身边继续端着“铁饭碗”,所以他把宝押在玉芳身上,春夏秋冬,年复一年,十年过去了,他还是他,也没有走出大巴山!

    巴山之高,鸿鹄飞不进来;巴山之深,骏马奔不出去。他养了一天路回来,工区食堂没有饭吃,他气得把食堂的锅给砸了,工长惩罚他抗了三天枕木。他很晦气,想旷工。铁路运输,安全第一。他是养路工,路养不好,火车会掉道,怨气归怨气,他还是上工了。他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他却百般无奈。

    窝在巴山十年了,巴山什么也没给他。他养路回到工区,工长叫他到工区办公室去拿“调动令函”,他以为事情成功了,心里满是欢喜,表面却很淡定,看到夕阳的余辉洒在自己身上,自己全身心都在灿烂。

    他拿着调动函令,都有一种不敢看的激动和欣喜,然而盼了十年,他又急切地看着,调动函令上面清清楚楚的几行文字是:

     经段研究决定,调石岸坡养路工区养路工罗凯到松岩沟隧道看守点任看守工,自一九九八年五月十日执行。

   “狗日的!你男人不是个东西----”气急之下,他才打的玉芳那一巴掌。

    一起的工友们都很羡慕领导给他安排了一个不擢道(养路)而轻省的工作,他也莫名其妙地感到自己身强力壮领导为什么要给自己安排这份差事?

    当晚月光隐没了,天空漆黑漆黑的,他难以平静,走出屋外,向着山那边痛苦的呼唤:“我的爱人----”。平静下来后,他轻轻地低吟着:“两颗心还没相聚就划过了轨迹/许多的心愿无非是飘忽的云烟/茫茫人海中/你昂首越走越远----”吟到这里,他再也吟不下去了;他耳边似乎又回响起周琴的低语:“也许你会恨我,可你太令人失望了!你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我等了你整整十年,而这十年的结果是什么呢?分手对我们两个人都是一种解脱-----”

    他记得有一次月光下的莲花湖畔,周琴带着少女般的羞涩轻轻走来,自己好像很忐忑不安和半痴半醉似的对她说:“你是我的维纳斯,我的女神!”周琴在他的怀里,他真真切切体验到了恋爱的甜蜜。可现在的她,像月宫里的婵娟,可望而不可即。

    他一支烟接一支烟的不断地抽着,满脑子都是装的周琴。有时,他酗酒,酗酒时他脑子倒特别清晰,他恨自己,恨自己与玉芳鬼混,他总觉得周琴与自己分手,玉芳是最大的原因。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回避着玉芳,他不想让这种孽缘漫延下去,可是很久没有见面的玉芳,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身子明显的有一些变化,她肚子微微凸起地对他说:“我有了,是你的。”

    随著玉芳肚子一天一天往外凸起,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觉得自己闯了一个大祸,他暗自骂自己真不是个东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的烦恼,又让他多了一份新的忧愁和新的痛苦。原以为自己的行为,就是给领导戴了一顶绿帽子,谁知戴了绿帽子,还带出来一个孩子?他恍惚,他痛苦。天在他头上是昏昏的,地在他脚下是暗暗的,他精神恍惚,人面憔悴的状态,玉芳的老公似乎也看在了心里的。

   汛期已经到来。汛期是铁路安全工作的隐患,山坡移石流随时都有垮塌下来毁坏铁路和砸伤砸死人的。罗凯现在的状态,就不适合到松岩沟隧道看守点当看守员。

   铁路是半军事化的管理体制,雷厉风行是员工的工作作风。天空一阵闪电雷鸣后,他看乌云越来越暗,越来越低,直接向自己压下来,他知道,暴风雨要来了,于是他挎上工具包,抗上铁撬,直奔松岩沟隧道看守点。

    乌云滚滚地流过后,暴风雨来了,他听到山坡上有几块细小的石头下落的声音,他用手电筒照射查看石头下落的情况,没有看到有什么滑坡,由于天空漆黑,手电筒的光照也没有看清什么,隐隐约约看到黑夜中的一个黑影,这黑影是人是鬼,他有一些害怕了。

    暴风雨,暴风雨是越来越大了。他打着手电筒,沿着隧道口前行查看山坡病害,又是一阵石头飘下的声音,当他举着手电筒查看滑坡的移石时,上面的石头就越急切地向他砸落,他感觉这不像是危石的移落,一阵颤栗,他没有躲得过一块巨石,这块巨石砸上了他的大腿。

   暴风雨,暴风雨还在席卷着,但危石没有下落,当工友们发现他时,他已经是人事不清,昏迷着。

   前来医院看他的工友,有的暗暗地说:“多可惜的一个人啊他今年才二十八岁,往后的生活怎么过啊!”

   还有人说:“他再也走不出巴山了!”

 

    医生的及时抢救,给他保住了一条腿,另一条腿装上了假肢后,他还是在松岩沟隧道看守点当看守工。经历了一些事情的他,患得患失;恍然若梦。

    当他正准备离开看守点回工区时,一辆列车驶向洞内,他想等列车过后,穿隧道走,人刚走到隧道口,隧道内一声巨响,像列车脱轨的声音,又像列车爆炸的声音轰了出来,凭他干铁路的直觉,他知道列车出事故了,他立即向工区,向调度报告了险情之后,洞内又响起有人喊救命的声音,于是他朝发出救命声处奔去,一看是列车尾车上的运转车长被卡在了列车与隧道墙壁上,这时隧道里的浓烟滚滚冒着,他也受不了浓烟的烟熏,呼吸急触,眼泪直流,嘴里不断的冒出咳嗽声,尽管这样,他还是坚持解救被卡住的运转车长。

    洞内剧烈的爆炸声接连不断,此起彼伏,他们两个人被爆炸声伴随的浓烟席卷着,什么都看不见了。解脱出来的运转车长急切地给他说,快跑!他也在快跑,可他快跑的时候,腿上的假肢折掉了。当运转车长跑出隧道了时,轰轰隆隆的爆炸火团从隧道深处呼啸着向洞口扑来,一条凶猛的火龙在洞口作威作福,宛若在施展淫威,火头似怪兽猛蹿,火柱高达有二、三十米,猛烈的大火将洞口周围的山石、树木一烧而化,惊吓过来的运转车长,回望雄雄的大火将自己的救命恩人吞噬于火海中,泣不成声地晕了过去。

    乌烟、灾火、油罐爆炸的毒气愈发凶猛起来,它似乎要将整个大山吞没似的,强悍的大山面对火魔的逞凶,似乎也无力反抗。真正意义上的十万火急无非就是如此。当抢险的大部队从四面八方赶来,浴血奋战,艰苦抢险,连续数日,终于将魔火扑灭了时,清理洞内那天,他又和大家见面了。大家看到他时,工友们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他们的哥们啊!他们把他捧回在工区院坝里,放在他曾经站着点名应到的位置上。他没有了手,没有了脚,没有了脸和头,他们朝着这个曾经是七尺高大魁武雄壮的男儿而今象木乃尹似的干尸默哀,一滴滴缅怀和悲痛的泪珠,渐渐地落下。“哥们啊,你为什么这样就走了?”是的,他真的走了!走得那么英勇而悲壮!苏醒过来的运转车长,端了一杯酒放在他尸体旁说:“喝吧,我的救命恩人……”

    清明节这天,玉芳抱着一个孩子,不约而同的与周琴和运转车长在他的坟头放着鲜花------,周琴泣不成声地呆呆望着坟墙上罗凯的相片,运转车长说:“他的事迹已载入中国铁路史册,全铁路人都会缅怀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1 11:04)
标签:

旅游

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我们都从李家渡过河沿着弯弯的小路上坡馿行。当我们拨开灌丛,又出现在空地时,我们已经上了一片较小的相对高的坡上。最先到这个高坡的是逍遥户外群的憨子,但憨子也不知道这个处子之地叫什么名字,于是,随行的馿友就以憨子的“憨”字将这个林坡冠了个名,所以,叫“憨林坡”。
憨林坡四处空旷,到处有石楠与零星荆豆杂生,其间还有稀疏的针叶灌木,也许是早春,松软的落叶在坡上随处可见,上面覆盖着黄色的败叶,不过深层的草丛中已经有绿色出现,我以为这就是淡淡的软风景,季节不同,风景不同,热而这种特征下,恰好是我们馿友心仪的。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放眼望去,是一带碧绿碧绿的旷野,山路时有中断,惟独那惊人的青葱翠绿延绵不绝。依众人看来,山坡上的绿色大差不差,不是很起眼,但它色调的柔和与亮度恰到好处地复合于我们的审美心境。在眼睛饱餍这种景色之后,坡上这些棕褐刺目的稀疏草木反而让人爽心悦目,不忍离去。
雨微凉首先从行囊中拿出做好的青笙炒兔丁,老疙瘩端出一缽红油鸡块,单眼皮放好一盘烟熏猪肝,薏米拿出她的看家本领——竹风凉面,寒牛给大家斟上青梅窖酒,还有这些婆婆们包里带的下酒佳肴,虽无山肴野蔌,山禽佳珍,但现有的食品,在憨林坡一铺就是一席大餐。雨微凉饶有风趣地举杯招呼大家说:“来,扯起!扯起!”。憨子对杯应和着说:“扯起,周末愉快!”于是大家沸沸汤汤地吃着,仿佛比吃满汉全席还香,还有韵味。你看阿胖是左筷子一鸡块,右一筷子兔丁,眼睛还不放过盘中的佳肴,油嘴油嘴的,狼吞虎咽,好像很久没有打过牙祭似的,有失群主的风范。单眼皮、薏米、雨微凉等几个女性平常比较矜持内敛,而此时在户外,在户外的憨林坡,醉意朦胧,荡起的风韵,在风中醉舞着,飘起的粉色丝带,在一片片绿中,又是一道风景中的风景。她们看大山是风景,而大山看她们也是风景。但凡有听觉、视觉和感觉的人,在这一刻都会在憨林坡的景致中发现美,感受美的。
大自然给我们提供了美。而大自然之美须由心灵之美去感应的,憨林坡,就是大自然一个小小的点缀,我们说它美,主要是我们心目中这块特殊的领地放大了它美的内涵。生活的清醇和丰富多彩,可以在大自然中去陶冶和领略。小小陶醉之后,才感觉到憨林坡无丝竹之乱耳,无红尘之纷繁,酣畅淋漓,放浪形骸,一切都很轻松,一切都很自在。几个女人饭后,闹了一会侃,便在吊床上惬意地小憩。寒牛说,工作了一周,辛苦了一周,全身紧绷绷了一周,在吊床上一吊起,清风徐来,紫气升腾,这些症状全部消逝了,身子骨也舒坦了。是的,是山上丰富的负氧离子改变了人的亚健康状态。我注视了一下憨子,他点着一支香烟,不动声色地,慢悠悠地边抽,边听坡上鸟鸣脆脆,涛声潇潇;他看天空云舒云卷,飞鸟相还,沉寂的状态,仿佛在分享憨林坡的宁静与诗意。树林阴翳,鸣声上下,尽管我喝了不少的酒,衣冠不整,颓然其间,而在这天籁的烘托中,我的心也似乎一平一仄地押着松涛激荡的音韵,醉舞于憨林坡的情怀,忍不住赋弄风雅了几句打油诗:松漫憨林坡,涛啸云海间;小酒坡中酌,飘飘似神仙。
尽管夕阳西下,我们在憨林坡上看到的落日,都是那么绚丽多彩,这种惬意的地方,我们除了热爱,就是在吊床上轻轻地荡着,享受这份淡然的惬意,尤其是酒后的余醉,身与心都十分流连憨林坡,不是天色暗晚,估计大家还会继续吊起荡起飘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8 19:50)
标签:

健康

     喊山

葱绿作我的背景

馥郁伴我走向山岗

我在高山之巅

俯视群山绵绵

一个看似疯狂的壮举

向天呐喊

 

无需在乎别人的眼光

我歇斯底里的狂喊

泄出心中积怨

我与大山一样风采

作别红尘的纷繁

放浪形骸回归自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9 20:17)
标签:

情感

一只小舟

载我上了一个孤岛

我想做英雄

这里没有我的用武之地

我憧憬的景象

伟岸而孤独

在孤独而伟岸的孤岛

我只有无奈地

分享它的寂寞与美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