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戴玨
戴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238
  • 关注人气: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签名
Writing poetry is an unnatural act.  It takesgreat skill to make it seem natural. 
作诗是种不自然的行为。要用高超的技巧才能令其显得自然。 

本blog的诗,除注明了作者的,皆为原创或原译,版权保留,转载请通知本人,并注明作者来源。我的电邮:
edgar.dive@outlook.com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12-09 16:55)
土木狂想

这片土地上的城镇如今任由
这些密簇荆榛取代曾经生意
欣欣的青枝。我屡次在地铁里
远眺黄埔江对岸的天空,仿佛
那柱蠢蠢欲动的龙卷风随时
会席卷开来──劫後的荆榛或许
不会再蔓延,然而还会有多少
残余的青枝为我们点缀萧条?


长洲远眺

拾级而上,走进
想望了好一会的凉亭,
喝了几口水,才感受到海风
是清凉的。
小岛上的民居
现在就像被海浪冲积在
一小片沙滩上的白色贝壳。
烈日下的水天
是灰亮还是浅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黑宝石

黑暗中
只有那蟋蟀的声音

树叶间的南风
是那蟋蟀
拍岸的浪花
和山谷另一边的犬吠也是

那蟋蟀从来不睡
那蟋蟀整个就是一只眼的瞳孔
它会跑它会跳它会飞
月亮在它背后
穿过夜晚

我听的时候
只有一只蟋蟀

那蟋蟀住在没有光亮的土地里
在根茎里
在风以外
它只有那一种声音

在我会说话之前
我就听到了那蟋蟀
在房子下面
然后我记住了夏天

也记住了老鼠而盲目的闪电
生下来听到那蟋蟀
奄奄一息它们听到了它
发光物体转动听着那蟋蟀
那蟋蟀既没活着也没死
那蟋蟀死了
仍旧是那蟋蟀
在空房中那蟋蟀的运命
回响


蜜蜂河

在梦中我回到了蜜蜂河
桥边的五棵橘子树以及
两座磨坊旁的我那栋房子
一位瞎子尾随山羊进了天井
站着吟唱
更古老的东西

很快就十五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A Summer Day in Canberra

It's January.
In shorts and T-shirt,
he sits under a tree,
listening dreamily
to some humming music.
He's been watching the beer foam
which has turned into
the remaining snow at sunset
in a distant land.

原载 《Yuan Yang》

中文版:堪培拉的夏日


Daybreak Blues

De smell of sand fills
De streets after rain.
De smell of sand fills
De streets after rain.
Again I hear in de distance
De sound of a mornin' train.

De first light of de day
Must be hummin' to ma bed.
De first light of de day
Must be hummin' to ma bed.
An' I walk out of de night
With no dreams in ma hea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3 17:29)
标签:

文学/原创

诗歌

戴玨

分类: 现代诗
洁白桌布上一双白净的手
拿着玻璃杯,杯中装的是水,
不是酒;手上淡雅的金手镯
         有一处缺口;
她的黑瞳凝视着杯中水的
清澈,水里的黑瞳在朦胧中
凝视她面容的憔悴;好一会,
         她放下水杯。
窗外淡紫色的天空下,万家
灯火开始闪烁。餐厅里客人
已经坐了不少──他终于还是
         决定不来了。
留下来独自用餐,还是离开?
就在她犹豫不决之际,酒廊
那边传来了一首经典老歌:
         迟来的春天。


原载《新大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威廉•史丹利•默温(William Stanley Merwin),1927年9月30日生于纽约市,美国当代杰出的诗人、作家兼翻译家。默温一生获奖无数,包括两次普利策诗歌奖,并曾当选美国第十七任桂冠诗人。默温是位佛教徒,也是深度生态的拥护者,非常关注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他的诗多为自由体,形式开放,经常省略标点符号。默温的诗风洗练飘逸,常带有冥想性质,意象简单生动但意境深远。


曲调

当然这是夜晚。
我在翻转的鲁特琴下面
走我的路,它只有一根弦
声音很怪。

这边是尘土,那边是尘土。
我两边都听
只是我一直在前行。
我记得评头论足的叶子
还有冬天。

我记得道路众多的雨水。
雨水上了它所有的道路。
没有去向。

像我一样年轻,像我一样老,

我不再想明天,那瞎子。
我不再想被埋藏的窗户中间的人生。
帘子里的眼睛。
在不凋花[1]丛中长出的
墙壁。
我不再想沉默
那笑容的拥有者。

这肯定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8 13:26)
瓦伦丁

狱城信力百年身,难得芳心一片真。
绝笔成仁应不憾,留传天下有情人。


按:
西方有瓦伦丁日纪念殉道圣徒,后演变为情人节。


岁晏还乡即事

漠漠阴云淡淡风,故园独步暮寒浓。
湖边枯苇听戏曲,亭外老耆看柏松。
目乱追寻楼店密,心焦回覆客车壅。
卅年同学终相聚,浮白三觞忆旧容。


按:
故园指南昌八一公园,笔者儿时曾在左近居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31 09:37)
标签:

文学/原创

诗歌

戴玨

分类: 现代诗
          一、  雾都

能见度低也就罢了,空气中的
焦灼味道实在难堪,旧时伦敦
的霾雾转世来了中国。我不敢
开窗,竟盼着一场风雨的到来。

          二、  一株树

秋日的树叶最盛丽,苍翠之中
蓄泄芸黄,这是充实成熟之表。
冬日的树枝最倔强,裸形特立,
真我撑拒,浑然不惧来日枯槁。

          三、  梦想

你睡着睡着,突然伸了个懒腰,
像受了委屈,面容皱了好一会,
然后慢慢松弛,归于平静;花穗
掉落,失望过后,又梦见了──葡萄。

          四、  惊梦

立春的烟花炮仗搅断了春梦,
放纵的雷噪或许驱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30 13:47)
标签:

诗歌

翻译

戴玨

文化

分类: 中诗英译
       很多译诗爱好者都喜欢翻译中国古典诗词,一是对现有的译本不满意(尤其老外那些),一是想锻炼自己的英语表达能力。我也不例外,只是后来翻译的经验多了,越来越觉得文学翻译应该将外语译为母语才好,毕竟外语学得再好,也不如运用母语得心应手。我这些诗词英译大多是十年前的东西,如今回头看看,还真对当时的译法感到惊讶,如果我现在来译,无论形式,遣词造句,必定会保守些。这里选了一部分还能见人的贴出来,就当留个纪念吧。


飲馬長城窟行
漢樂府

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
遠道不可思,宿昔夢見之。
夢見在我傍,忽覺在他鄉。
他鄉各異縣,展轉不相見。
枯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
入門各自媚,誰肯相為言!

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
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
長跪讀素書,書中竟何如:
上言加餐食,下言長相憶。

Song of Watering Horses Near the Great Wall
- A Han dyn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6 12:4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佛罗里达

名字最好听的州,
在微咸的水里漂浮的州,
被红树根连接在一起,
这些根活着便出产一群群的牡蛎,
死了就在白色的沼泽地散布骨架,
星星点点的,仿佛被轰炸过,绿色的小丘
好似旧时的炮弹长出了青草。
充满了S形长鸟的州,蓝白相间,
还有那些看不见的歇斯底里的鸟,每次一发脾气
便发出一连串急速的啼叫。
唐纳雀愧于它们的花哨
而塘鹅的快乐显得滑稽;
它们沿着海岸在湍急的潮流上滑行嬉戏,
在红树岛屿之间出没,
还会在日照的黄昏
站在沙棱上晾干它们濡湿的金翎。
巨大的海龟,无助又温和,
死后在沙滩上留下它们爬满藤壶的甲壳,
它们白色大颅骨上的圆眼窝
有人的两倍那么大。
棕榈树在烈风中啪嗒作响
有如塘鹅的尖喙。热带雨落下来
梳洗衰弱贝壳被潮水卷成了环的线丝:
薏苡[1],汉字部首,罕见的尤诺尼亚涡螺,
斑驳的果胶以及倒挂金钟[2],
布置得像是在一匹腐烂的灰色破棉布上,
那被埋葬的印地安公主的裙子;
这些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