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戴玨
戴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942
  • 关注人气: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签名
Writing poetry is an unnatural act.  It takesgreat skill to make it seem natural. 
作诗是种不自然的行为。要用高超的技巧才能令其显得自然。 

本blog的诗,除注明了作者的,皆为原创或原译,版权保留,转载请通知本人,并注明作者来源。我的电邮:
edgar.dive@outlook.com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04-17 12:14)
贺燕巢成好安居, 南枝北枝花信殊。 昌志萌达少学初, 十载苦读有欢娱。 中园西望意何如, 上元才过困文书。 海内功名梦自孤, 校比业绩在江湖。 友声忽尔凌太虚, 会饮沪渎共结庐。 成此聚合春光图, 立尽斜阳喜相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7 17:08)
晴空万里无云,出了盆地往北
便是广袤硗秃的戈壁滩。此时
他还在大唐境内,正驻足观看
面前的一大片花丛──有只蜜蜂
在一朵花上爬来爬去,一会儿
又飞去另一朵,无暇顾虑要飞
多远,才能采集到所需的花粉。
此去西方,他也很少去想跋山
涉水的艰辛,想的更多的却是
取经的缘起。并不是说他从未
有过丝毫疑惑;千山万水,既是
空间概念,也是时间概念;遥想
昔日法显西行之时,已界耳顺
之年,十余载才得以回归中土;
真心向学的人,永不言迟,然而
十余载可不短,这意味着他的
盛年多半得在异国度过。当然
为了研习原典,这算不得什么,
何况他早已出家,没多少牵挂。
他发觉中土的典籍疑难不少,
开始还以为是他的学识不够,
后来发现不同译本竟然互有
出入,难道思想真的止于语言,
无法跨越地域国界?他不相信。
他习梵文已久,就是因为不想
雾里看花,他要像那蜜蜂一般,
无限接近思想之花,细细端详;
只可惜中土原典太少,他必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给苏东坡的信

差不多一千年后
我在问你问过的
相同的问题那些你发现自己
会不断重提的问题仿佛
什么也没变只是它们的
回声音调变得更加深沉了
而在你变老之前对成年
的意义有多了解我现在知道的
并不比你那时对所问问题
的了解更多此时我坐在
夜晚平静的山谷之上想
到你在你那条河上
水鸟梦中那一片明亮的
月光而且我听到
你的问题之后的沉默
今晚那些问题有多大年纪啦

2008


河上游田野中的苍鹭

由于夜晚变得比白天更长
我们站在拂晓后静止的光里

在秋日的长草里草又绿了
夏日灼伤之后在它自己的地方平静下来

我们每一位都处于独自的位置一动不动
与其它诸位都保持着完美的距离

就如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9 16:55)
土木狂想

这片土地上的城镇如今任由
这些密簇荆榛取代曾经生意
欣欣的青枝。我屡次在地铁里
远眺黄埔江对岸的天空,仿佛
那柱蠢蠢欲动的龙卷风随时
会席卷开来──劫后的荆榛或许
不会再蔓延,然而还会有多少
残余的青枝为我们点缀萧条?


长洲远眺

拾级而上,走进
想望了好一会的凉亭,
喝了几口水,才感受到海风
是清凉的。
小岛上的民居
现在就像被海浪冲积在
一小片沙滩上的白色贝壳。
烈日下的水天
是灰亮还是浅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黑宝石

黑暗中
只有那蟋蟀的声音

树叶间的南风
是那蟋蟀
拍岸的浪花
和山谷另一边的犬吠也是

那蟋蟀从来不睡
那蟋蟀整个就是一只眼的瞳孔
它会跑它会跳它会飞
月亮在它背后
穿过夜晚

我听的时候
只有一只蟋蟀

那蟋蟀住在没有光亮的土地里
在根茎里
在风以外
它只有那一种声音

在我会说话之前
我就听到了那蟋蟀
在房子下面
然后我记住了夏天

也记住了老鼠而盲目的闪电
生下来听到那蟋蟀
奄奄一息它们听到了它
发光物体转动听着那蟋蟀
那蟋蟀既没活着也没死
那蟋蟀死了
仍旧是那蟋蟀
在空房中那蟋蟀的运命
回响


蜜蜂河

在梦中我回到了蜜蜂河
桥边的五棵橘子树以及
两座磨坊旁的我那栋房子
一位瞎子尾随山羊进了天井
站着吟唱
更古老的东西

很快就十五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A Summer Day in Canberra

It's January.
In shorts and T-shirt,
he sits under a tree,
listening dreamily
to some humming music.
He's been watching the beer foam
which has turned into
the remaining snow at sunset
in a distant land.

原载 《Yuan Yang》

中文版:堪培拉的夏日


Daybreak Blues

De smell of sand fills
De streets after rain.
De smell of sand fills
De streets after rain.
Again I hear in de distance
De sound of a mornin' train.

De first light of de day
Must be hummin' to ma bed.
De first light of de day
Must be hummin' to ma bed.
An' I walk out of de night
With no dreams in ma hea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3 17:29)
标签:

文学/原创

诗歌

戴玨

分类: 现代诗
洁白桌布上一双白净的手
拿着玻璃杯,杯中装的是水,
不是酒;手上淡雅的金手镯
         有一处缺口;
她的黑瞳凝视着杯中水的
清澈,水里的黑瞳在朦胧中
凝视她面容的憔悴;好一会,
         她放下水杯。
窗外淡紫色的天空下,万家
灯火开始闪烁。餐厅里客人
已经坐了不少──他终于还是
         决定不来了。
留下来独自用餐,还是离开?
就在她犹豫不决之际,酒廊
那边传来了一首经典老歌:
         迟来的春天。


原载《新大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威廉•史丹利•默温(William Stanley Merwin),1927年9月30日生于纽约市,美国当代杰出的诗人、作家兼翻译家。默温一生获奖无数,包括两次普利策诗歌奖,并曾当选美国第十七任桂冠诗人。默温是位佛教徒,也是深度生态的拥护者,非常关注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他的诗多为自由体,形式开放,经常省略标点符号。默温的诗风洗练飘逸,常带有冥想性质,意象简单生动但意境深远。


曲调

当然这是夜晚。
我在翻转的鲁特琴下面
走我的路,它只有一根弦
声音很怪。

这边是尘土,那边是尘土。
我两边都听
只是我一直在前行。
我记得评头论足的叶子
还有冬天。

我记得道路众多的雨水。
雨水上了它所有的道路。
没有去向。

像我一样年轻,像我一样老,

我不再想明天,那瞎子。
我不再想被埋藏的窗户中间的人生。
帘子里的眼睛。
在不凋花[1]丛中长出的
墙壁。
我不再想沉默
那笑容的拥有者。

这肯定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8 13:26)
瓦伦丁

狱城信力百年身,难得芳心一片真。
绝笔成仁应不憾,留传天下有情人。


按:
西方有瓦伦丁日纪念殉道圣徒,后演变为情人节。


岁晏还乡即事

漠漠阴云淡淡风,故园独步暮寒浓。
湖边枯苇听戏曲,亭外老耆看柏松。
目乱追寻楼店密,心焦回覆客车壅。
卅年同学终相聚,浮白三觞忆旧容。


按:
故园指南昌八一公园,笔者儿时曾在左近居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31 09:37)
标签:

文学/原创

诗歌

戴玨

分类: 现代诗
          一、  雾都

能见度低也就罢了,空气中的
焦灼味道实在难堪,旧时伦敦
的霾雾转世来了中国。我不敢
开窗,竟盼着一场风雨的到来。

          二、  一株树

秋日的树叶最盛丽,苍翠之中
蓄泄芸黄,这是充实成熟之表。
冬日的树枝最倔强,裸形特立,
真我撑拒,浑然不惧来日枯槁。

          三、  梦想

你睡着睡着,突然伸了个懒腰,
像受了委屈,面容皱了好一会,
然后慢慢松弛,归于平静;花穗
掉落,失望过后,又梦见了──葡萄。

          四、  惊梦

立春的烟花炮仗搅断了春梦,
放纵的雷噪或许驱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