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戴玨
戴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11
  • 关注人气: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签名
作诗是种不自然的行为。要用高超的技巧才能令其显得自然。 
     -伊丽莎白·毕谢普
Writing poetr is an unnatural act.  It takesgreat skill to make it seem natural. 
    -Elizabeth Bishop

本blog的诗,除注明了作者的,皆为原创或原译,版权保留,转载请通知本人,并注明作者来源。我的电邮:
edgar.dive@outlook.com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20-05-24 10:12)
标签:

文学/原创

诗歌

戴玨

分类: 现代诗
看我,
是为了享受阳光,
或欣赏风景,
或羡慕精美的陈设,
并非真的看我。

有时你看我,
是为了观察自己。
有时你神色迷幻,
对着我自言自语;
有时你怒容满面,
恶声不绝,
甚至向我泼水,扔东西,
甚至一拳将我击碎,
于是我也割伤了你的手。
然而我知道
你念叨或怨恨的
并不是我。

你只在视觉模糊或口渴的时候,
在触摸或把持着我的时候,
在我满身灰尘或晒得黝黑的时候,
在我流淌着汗水甚至泪水的时候,
意识到我的存在,
因为我透明,
因为我反映。


原载《新大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沃尔科特

文学

译诗

戴玨

paramin

戴玨 译

以下诗作译自沃尔科特最后的诗集《早安,帕拉芒》(Morning, Paramin. Faber & Faber, 2016)。

 滑雪夹克

在备受打击的冬天,它的忧郁粘住了,
灵魂被弄得模糊不清,难以找到方向,
被雪困住的道路重复它们廉价的观感,
对于雪,我们最好还是视而不见。
然而从这杂乱中有时会出现
一些从雪的眩目布局中获取
轮廓的事物,枝柯,树木和竿子,
还有窗户和窗框,明晰而清楚,
并塞满了热量,我们灵魂的庇护所。
陈腐如遵守承诺的舒适,
类似明信片的做法,方正而陈腐,
然而那种简朴正是家的所在,
一块枯叶斑斑的巨石,一条枯叶充斥的运河。


峡谷中建筑师的家

它的句子是作家的──涂写,涂写,
既然从未写对过任何东西:抹除,
直到我们回到空白,它的第一个音节
像雀儿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2-04 13:38)
标签:

澳州

武汉

文学/原创

诗词

戴玨

分类: 传统诗词
异域烟埃禽兽焦,绛天山火迫鸣条。
黄鹤楼空夜雨滴,瘟鬼暗度江水桥。
末日魂惊无处避,人间风恶几时消?
春城寥索愁出户,闻道归心原上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翻译

沃尔科特

戴玨

文学

分类: 英诗中译
戴玨 译

       德里克•沃尔科特(Derek Walcott,1930 - 2017),圣卢西亚(Saint Lucia)诗人及剧作家,出生于西印度群岛圣卢西亚的首都卡斯翠斯。1953年沃尔科特从牙买加西印度大学学院毕业后,便移居特立尼达(Trinidad),做过教师,记者,评论家,并于1959年创立了特立尼达戏剧工作坊。主要作品有剧作《猴山上的梦》丶长诗《奥麦罗斯》丶诗集《在绿夜里》丶《白鹭》等。曾获得1992年诺贝尔文学奖和2011年T.S.艾略特奖。

以下诗作译自《白鹭》(White Egrets, 2010)


白鹭

              

小心时间的光以及隔多久它才会让
早晨的阴影横跨那片草坪,
让踱步的鹭鸶晃着它们的喙吞咽,
当你,而不是它们,或你和它们,走了;
以便喋喋的鹦鹉在日出时发动它们的舰队,
以便四月点燃鼓声世界中的
非洲紫罗兰,那世界弄湿了两片模糊
镜片后你的疲倦眼睛,弄湿了日出,
日落, 糖尿病安静的摧残。
用平稳的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9 16:39)
标签:

文学/原创

诗歌

戴玨

香港

分类: 传统诗词
海上一彗孛,舟航识风波。
蔡女笳三拍,燕山郁嵯峨。
胡尘乱人心,且战且言和。
骚客感时思盛衰,方今己亥杂诗多。
客久零丁洋,他乡是吾乡。
北征复为客,音信迢递未曾断。
旧地使人嗟,年来如观黑帮片。
少年一何骄,纵横半遮面。
烟火衙门外,店肆深闭路人稀。
铁棒随转战,碎石忽高飞。
学子顽夫志,云霓明灭动乌衣。
叫嚣红旆落,良民气填膺。
官差一何苦,隐忍酬怨憎。
筋力日凋丧,奔走护持患侵凌。
倒行风潮急,骤雨终还晴。
魑魅强为害,系颈有徽绳。
汉家山河异,法度亦相承。
四海交游仗信义,止戈不惜射苍鹰。
世故纵纷纭,何惧杞天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译诗

戴玨

马提阿利斯

哀歌双行体

讽刺诗

分类: 西洋古典
2.76

Argenti libras Marius tibi quinque reliquit,
   cui nihil ipse dabas. hic tibi uerba dedit?

卷2第76首:

马里尤斯留给你五两银子,
   而你什么也没给过他。这人骗了你?


3.94

Esse negas coctum leporem poscisque flagella.
   mauis, Rufe, cocum scindere quam leporem.

卷3第94首:

你说兔子没煮熟,便叫人拿鞭子来。
   鲁福斯,你更想将厨子,而非兔子,大卸八块。


4.34

Sordida cum tibi sit, uerum tamen, Attale, dicit,
   quisquis te niueam dicit habere togam.

卷4第34首:

对于你是脏了些,阿塔卢斯,然而无论谁说
   你有一件雪一般的长袍说的都是事实。


11.89

Intactas quare mittis mihi, Polla, coronas?
   uexatas a te malo tenere rosas.

珀拉,干嘛把你没碰过的花环送给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7 12:02)
标签:

文学/原创

诗歌

戴玨

奥维德

华兹华斯

分类: 现代诗
唐宋以还,这楼台虽留有
昔日黄钟大吕的余响,
其画栋绮窗已渐渐褪色了。
如今此地偶尔能听到的
只剩下楼前林间的黄鹂;
即便这微弱的鸣嘤
也常被风声淹没;尽日絮烦,
时而尖厉的风,像个拙涩
的演说者,全无声色情韵。

西方也有高楼,只是时空
阻隔,难以看到实相。
此地的人倒是安于雾中看花,
远远地欣赏那耸入浮云的轮廓。
奥维德曾在那高楼上
祈求众神将他的歌声
纺成不断的长纱[1];
华兹华斯说话如清唱
一般动听[2];可惜此地的人
听不真切。没有钟鼓管弦,
他们再也唱不好歌,
说话也变得漫不经心,
碎乱如随风的飞絮;
自然的景象,
他们无动于中,
尖新雕琢的造象,
奇异的山市蜃阙,
才是他们的喜好;
虽常以哲匠自诩,他们只学会了
拼凑马赛克,色彩固然艳丽,
却失之草率或支离,不论
远观还是近觑,都看不出
究竟是什么图案。

我不是那林间的黄鹂,
只是楼前石阶旁的碧草,
仰视着台阁,年年自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译诗

戴玨

马提阿利斯

哀歌双行体

讽刺诗

分类: 西洋古典
      西洋讽刺诗传统发端于古罗马,马提阿利斯(Marcus Valerius Martialis)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位活跃于公元一世纪罗马帝国初期的诗人擅长写短诗,流传至今的作品有一千多首,大部分为哀歌双行体,后世尊其为隽语诗(Epigram)的鼻祖。

译自J. P. Postgate (ed.), Corpus Poetarum Latinorum, London, Vol.2, 1905.

1.64

Bella es, nouimus, et puella, uerum est,
et diues, quis enim potest negare?
sed cum te nimium, Fabulla, laudas,
nec diues neque bella nec puella es.

卷1第64首:

你漂亮,我们知道,是个女孩,没错,
而且富有,谁还能否认?
可是当你过分自夸的时候,法布拉,
你既不富有,也不漂亮,而且不是女孩。


2.87

Dicis amore tui bellas ardere puellas,
   qui faciem sub aqua, Sexte, natantis habe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8 16:40)
标签:

诗歌

翻译

寓言

戴玨

派德汝斯

派德汝斯(Phaedrus)是罗马帝国初期的诗人,诗作取材自伊索寓言,多为六音步短长或长长格。
以下几首译自Phaedri Fabulae, Siebelis, Polle, Leipzig, Teubner, 1889, 亦参考了Mueller, 1888。

【卷一第一首】狼和绵羊

      一头狼和一只绵羊因为口渴
来到了同一条小溪;狼在上游,
羊远远地站在下游。然后那强盗
为贪婪的喉咙所驱使开始找茬。
“你为什么”他说道,“把搅混的水
弄到我喝的地方来?”那羊战战地回答:
“狼先生,请问我怎么做得了你抱怨的事?
我喝的水是从你那边流过来的。”
被事实的说服力驳倒之后,
“六个月前”他说道,“你说了我坏话。”
羊答道:“其实那时候我还没出生。”
“那准是你老爸” 他说道,“说了我坏话。”
于是把羊抓住,不公地将他撕扯至死。
      这故事所写的是有关那些
用虚假的借口来镇压无辜者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3 17:04)
标签:

文学/原创

诗歌

戴玨

比尔博

甘道夫

分类: 现代诗
或许这个冬天太寒冷

或许这个冬天太寒冷,我们家
  那株绿萝竟发黄,枯萎了。
过不了多久便是清明,倒春寒
  却让人想起终复的冬心。
舅舅通知我说外婆又住院了,
  趁回乡办事,正好去看她。

外婆是个大块头的女人,嗓门
  也大。记得小时候听到她
生病时的呻吟声,总感到惊心
  动魄,“快点送她去医院呀!”
看到我着急的样子她就会笑,
  仿佛我缓解了她的痛苦。

如今她缩在病床上,如此瘦小,
  手上和脸上插满了管子,
很费劲地呼吸。终于,她睁开眼,
  盯着我看,咿嚘着想说话。
可那话语和喘气没多大区别。
  我轻握她那冰冷的双手,
冲她微笑;她的神情全无变化,
  我只看见她眼角的泪水。

当天晚上,妻子说感觉冷,要我
  抱紧她,又说一想到将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