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费名琰
费名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659
  • 关注人气:3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数月的努力,完成了李清照“声声慢”的谱曲,期间学习了古琴演奏并用于作品中。
      演唱李清照的词用老生虽无不可,却总感觉以女声完成更妥帖,考虑数日,决定由我自己完成老生和青衣演唱,只是曾经的小嗓已经不再,加之声带开始老化,假声已经不在调上了。反复试验转调衔接力求过度自然。最后找到了结合点,老生和青衣各自演唱相差四度的反二黄,青衣高拉低唱才算解决了问题,这种调式结合只适合我自己,也算是挑战自我吧。
      全曲开始,为自己写了个难度不高、能体现情绪的二胡独奏,着实练了一阵那,同样,学习了半个月的古琴,弹了“长相思”和“鹤冲霄”后写了四小节古琴旋律,也是一阵猛练才完成录音。尽管已经60多岁,学习的劲头却丝毫未减。
     练琴、录音用了一个星期完成了伴奏制作,演唱录音却很艰难,用小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庵堂认母”是长篇评弹《玉蜻蜓》中的一段唱,是已故评弹宗师蒋月泉先生的经典之作,可谓家喻户晓。我学习评弹后只学了两段唱,最迷恋的就是这段“庵堂认母”,学会后还是早晚必听。这次制作伴奏时我简单的写了些配器,加强了低音,为使唱段更深沉更亲切些,评弹观众也许会不太喜欢,因为离开原汁原味远了,整段伴奏主要还是突出琵琶和三弦,我想还是应该可以接受的。

     以这段“庵堂认母”缅怀蒋月泉先生,并谢谢你收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时光飞逝,转眼又是春天,(其实今天上海像夏天)有半年没有创作,只是学习了评弹,做了点伴奏而已,每天忙忙碌碌似乎比上班都忙,不过倒也充实。春节时酝酿为杜甫的“春夜喜雨”谱写京歌,以慢生活的方式完成谱曲、配器、演奏演唱录音和视频制作等工作,到今天才全部结束,

    五言诗《春夜喜雨》是杜甫在公元761年(唐肃宗上元二年)春天,在成都浣花溪畔的杜甫草堂时所写。此时杜甫因陕西旱灾来到四川定居成都已两年。他亲自耕作,种菜养花,与农民交往,因而对春雨之情很深,写下了这首描写春夜降雨、润泽万物的美景,抒发了诗人的喜悦之情。

       我以愉悦的情绪谱曲,力求流畅,在演唱完全部诗句后,间一散板以表达喜悦,琵琶用很木的音色表达雨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3 11:39)

       工作了四十一年,孩他妈妈终于要退休了,他曾经是个杂技演员,十四岁进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五年后回北京入铁道兵杂技团,1983年大裁军时转业到上海。在部队时多次获奖,曾随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艺术团访问缅甸等国、随上海艺术团出访日本皆获赞誉。

           演出道具回家了,看着它们,失落和酸楚油然而生,多少心血、多少工夫换来的技艺就此告别,百感交集。于是我做了个视频,为磊磊(儿子)妈妈的艺术生涯做个总结,以志纪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涂善祥

琵琶

访谈

分类: 心情日记

在城市的喧嚣中,传来阵阵恍若隔世的琵琶声,清脆的琴音宛如驼铃把我带进远古的楼兰,随着优美坚实的长轮,脑际中浮现出千年烽燧、古怪的雅丹地貌和时隐时现的罗布泊,涂善祥用琵琶描绘出一幅月下驼队与商人们浪漫生活的情景,使我反复流连于这条神秘的古道上。



     这是最新出版的“涂善祥琵琶艺术经典”中的第一首,由维吾尔族作曲家努斯莱提·瓦吉丁作曲的“楼兰古道”。全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刘久居他乡,京剧环境不好,去年学习了“珠帘寨”对唱,却找不到伴奏,闻此,有意制作供他学习。

       一直瞎忙,至两周前刚开始记谱、练琴、录音等,伴奏以王珮瑜倪茂才的实况演唱为蓝本,全长十五分钟,流水部分着实花了点功夫,一遍一遍的练习,一遍一遍的录音直到满意。制作完成我照例是要试唱的,完成了前面的原板部分,听着还过得去,于是制作了视频上传。不过我的唱是分不出流派的,您听着像啥就是啥,就是图一个“乐”字。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祖父于19481月至同年7月共撰写“歌坛偶忆”六十一篇,因年代久远,缺失十篇,收存五十一篇。今天发布的是最后两篇。(另有一篇写蒋方良的下周发布)今天的文章是写上海杜氏宗祠落成,渠南北名伶,会串堂戏,和老旦龚云甫独辟蹊径等轶闻。

祖父1974年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23年,淞沪警察厅长徐国粱被号称“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刺杀身亡,那天徐国粱本欲去共舞台捧二次南下之余叔岩,未曾想命丧六马路,祖父是亲历者,写下当时看戏之感想,十分珍贵。
      从余叔岩第二次南下说到名净钱金福和祥梅寺,据说钱金福和王长林演此剧被称为绝配,平津戏迷不远千里赶到上海观此剧,因为没了戏票,竟然还可以卖台上的座位,不可想象。祖父详细记录了那天演出,文字之精彩,我辈实在望尘莫及。可惜这样的戏如今已很少演了。

                           歌坛偶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发布祖父的文章内容比较多,一共四篇讲了众多前辈。有性情怪癖的孙菊仙90岁时演出“七星灯”的情景。评论梅兰芳时说“梅兰芳首倡废蹻  尚小云学步邯郸”对废除蹻工颇有微词,祖父崇尚京朝派,并些许保守。讲到荀慧生先生早年灌唱片时唱错字,遗憾终身。又谈到黄玉麟(绿牡丹)学艺点滴。最后一篇讲的是谭鑫培的学生余叔岩,余叔岩教谭鑫培孙子谭富英,所谓“余谭二姓四世递嬗   正宗一脉不绝如缕”的评论恰如其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汪桂芬的名字很遥远,100多年前,他与谭鑫培孙菊仙并称“程(程长庚)门三杰”,可惜四十七岁即去世。看年份,汪桂芬去世那年祖父才八岁,肯定没有看过汪桂芬的戏,对汪的印象大概来自唱片。他十分推崇“汪调”,说道“汪桂芬别名大头,私淑伶圣程长庚,嗓子高越,富有脑后音,擅长激昂悲壮之戏,“取成都”、“文昭关”、“鱼藏剑”、“取帅印”等,均属空前绝后之作”。

今天发布祖父的评论写的是汪桂芬的传人王凤卿和郭仲蘅,如今汪派几近失传,可惜可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