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行
吕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535
  • 关注人气:3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敬告:


博主吕行。曾用名:吕律吕

公告一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晏殊《蝶恋花》

 

 

公告二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泣下。


 
      ——陈子昂《登幽州台歌》
       

 

 


公告三

 

 幽人空山,过雨采苹。 

 

      ——《二十四诗品·自然》

 

 

 

诗歌欣赏

  

      诞寘之隘巷,牛羊腓字之。
  诞寘之平林,会伐平林。
  诞寘之寒冰,鸟覆翼之。

    

       ——《诗经·大雅·生民》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苏轼《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

  

            

  

  序     

 

   

醒悟是梦中往外跳伞

摆脱令人窒息的旋涡
漫游者向早晨绿色的地带降落
万物燃烧。他察觉——用云雀飞翔的
姿势——稠密树根
那无数盏灯在地底下摇晃。但地上
苍翠——以热带风姿——站着
举着手臂,聆听
无形的抽水机的节奏。他坠入夏天,坠入
夏天眩目的坑洞,坠入
在太阳火炉下抖颤的
湿绿脉管的棋盘。于是停住
这穿越瞬间的直线,翅膀张开
急流上鱼鹰的栖歇
青铜时代的小号
不安的旋律
悬挂在深渊上空
 

晨光中,知觉把握住世界
像手抓住一块太阳般温暖的石头
漫游者站在树下。

当穿过死亡的旋涡
可有一片巨光在他头顶上铺展?

 

(作者:托马斯·特兰斯特雷莫     李笠译)

 

 

我为什么高兴


 文/威廉.弗斯塔夫
 译/原野


现在已经到来的,是一段轻松的时光。我任它自由滚动。某地有一个湖那么蓝,那么远,没有人拥有它。
一阵风吹来,柳树在优雅地聆听。


每年夏天,我都听到这一切。我为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转动,它的可怕的
冷酷和天真的旋转而哭笑。
而那个湖依旧是蓝色和自由,它如此


日复一日地延续下来。


我知道湖在哪里。

 

 

 

博文
(2019-07-15 23:11)
标签:

诗歌

文化

厨房


吕行


这里有一个看不见的祭坛

献祭者来自食物链的底层

有几把刀  刀把的方向朝你:来吧,拿我做点什么

它向你的欲望发出诱惑和邀请

我们被喂养  我们的胃 情欲和味蕾


豌豆献出腹中孕育的孩子

破壁机的酷刑  绞肉机的暴政

公鸡的喉咙切开  在你围裙上溅满血色的黎明

死亡在这里开设再加工的课程

人之初就是在这里重新认识生命 


或死亡血淋淋的美学  

一条鱼从水域带到了砧板上  死不瞑目

等待剖开一幅生猛的原始壁画:

粉色的肉  蓝色的脊骨  充满绿汁的胆囊  

以及让人患密集恐惧症的卵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5 11:50)
标签:

诗歌

文化

公园长椅上的盲人


吕行


那些鸽子纷纷落下来

啄食他身上的宁静  

和些许的孤独  如一群海鸥栖居在

一块海浪包围的沉默的礁石上

在这样贫瘠的尘世  它们仿佛饥饿已久

扎根于一张公园木制的长椅

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棵碧绿的橄榄树

全身长满了葳蕤的鸽子

像云朵或白罂粟绽放在他肩臂的枝杈上

胸前祈祷的手也佩戴着鸽子

他不知道那些鸽子来自哪里  也许天国

他的手因看到它们的纯洁和柔弱

而轻轻抚摸它们的羽毛

那抚摸里充满了古老的叹息

当你走过  你不会打扰这棵橄榄树

和树上那些天国的访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4 11:57)
标签:

诗歌

文化

杂谈

分类: 吕行原创

我总是过早醒来


吕行


我总是过早醒来  在暧昧的光线里

点亮公鸡的喉咙

喊醒鸟儿的辘辘饥肠

掐灭黑夜里的路灯

我总能过早地解除某些魔咒


然后在混沌的尘世  独对一片空旷的寂静

我总是过早醒来  在春风沉醉的夜晚  

甘醇的酒杯和凌晨四点的梦幻中

甚至  从厚厚泥土下的棺椁里  

千万吨位黑暗的压力之下


我总是过早醒来  但这样的语境

并不发生于爱情的沉溺中

我们的法老女王克里奥佩特拉已沉睡了千年

世人皆知  她不愿醒来是沉溺于爱情

而非神殿之下沙漠里的死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2 12:59)
标签:

诗歌

文化

杂谈

分类: 吕行原创

野草莓的蔓


吕行


野草莓派出它的一根枝蔓

去拜访一棵孤单的含羞草  路途颇为遥远  

它越过了薄荷  花生和一株紫丁花的边界

它当然带来了礼物  它捧出了香甜的果实  

和果实里的子子孙孙  它带来的礼物

语言  饮食  工具  习俗  它带来的礼物

还有斑斓的蝴蝶  它带来的礼物

甜菜叶蛾  蚂蚁和蜗牛  它带来的礼物

和随之不再宁静的夜晚  它带来的礼物

------哦  我来陪伴你的懦弱和孤独  我亲爱的俘虏

------我悄悄扎下根须  为了填补你后院的荒芜

从含羞草怯怯打开的叶片上

野草莓获得了永久居留或新领地

如果你从未见过布谷鸟如何育儿  一只螳螂

如何蚕食一只完整的蝗虫  毫不浪费

英语如何消灭爱尔兰语

你可以看看一棵野草莓是多么轻而易举地

吞并一株柔弱的草本植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1 12:59)
标签:

诗歌

文化

杂谈

分类: 吕行原创

狩猎区


吕行


七八十岁  潜在危险狩猎区

死亡在那里设了埋伏

从周边的灌木丛里  倒伏的朽木下

或山石的掩体后放冷枪

有人在棋牌桌上  有人在朝圣路上  

还有人在夜半的睡梦里忽然中枪


幸存者战战兢兢地迈向九十岁

死神的狙击手枪法精湛  几乎百发百中  

但也偶有大意  有几个从它轻视的枪口下

借助黄昏时分蝙蝠的浓烟掩护

心存不确定的侥幸

颤巍巍继续走进一百岁


这片暮色的区域更为险恶    

上帝慈悲的目光不会在那里深邃地显现

死神在这里胜券在握地收网

它放出了最凶猛的猎鹰和猎犬

收拾它的残羹冷炙

带着以往失手过后隐秘的懊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0 08:01)
标签:

诗歌

文化

无头的佛像


吕行


这些塑像的肩膀上空空荡荡

只剩下千篇一律的塑身  保持原有的姿势

坚守各自千年的孤独

等待着属于自己的头颅归来

被盗走的不只是头颅  灵魂们去了哪里游荡?


就像打开了一座墓葬群

看到一具具失去头颅的尸身  它们失去了特征

难以辨别身份  当衣服被风尘剥去

它们成为灵异事件和鬼故事

夜路上的行尸走肉  又盲又聋又哑


那些头颅堆积或散落在哪里?

等待嫁接到任何一副毫无区别的肩膀上

然后成为那个身体不同的主人

也许会出现排异  总之需要慢慢适应

需要遗忘和时间的粘合剂  直到浑然一体


而失去头颅的指挥和控制

那些躯体的仆人们自由了吗?

你会信仰一尊无头的佛吗? 它还在失落中寻找教义

它们各就各位   几千年站在原地

只是为了便于统计  关于年代和规模的数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6 10:59)
标签:

诗歌

文化

分类: 吕行原创

暴雨中


吕行


窗外的世界开始发疯  凌乱  哀嚎

拼命拍打我的玻璃窗  好像后面有追杀迫近

而我却铁石心肠  我不放那些雨进来

我感到四壁在撼动  在这场雨大规模的暴动中

此时蚂蚁早已搬家  瓢虫躲到叶子底下

羊群被闪电的鞭子赶进了圈里

只有那位流浪者还在缺乏目的地的半路上  

仿佛只有在流放的漫游中  在暴雨密集的击打中  

他所追寻的自由之路才得显现

暴雨漆黑漫长地将我围困了吗? 我感到雨水

从我头顶的发梢滴答滴落  弄湿了大片地板

而我的衣裙下摆也沾满了泥泞

——我刚从这场暴雨中独自归来吗? 

我伸出手指摸去  四周的窗玻璃早已消失

大地上的雨水不见了  也许都已升上了天空

被上涨的蓬勃翠绿的潮汛托举

经由我们看不见的路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8 19:02)
标签:

诗歌

文化

分类: 吕行原创

辛  


吕行


它给瞌睡的味蕾点火  钉上毒针  引燃雷暴

备受折磨的舌头如同一条蜕皮的蛇:翻滚  摔打  抽搐  

你像一位无措的仆人惊慌地看着它

无处安放  又哀嚎不止  

一会儿想跳进冰水溺毙  一会儿又想吊上绞架

吐出它最后红肿的遗言

这样软弱的舌头也许应该包裹在茧壳里

它容易成为现实猎捕绑架的对象  投降  叛变  招出同伙

适合为颂歌服务  歌唱虚假的自由

一条饱尝辛辣的老舌头  在书评  影评  种种风评上

在你死我活的政敌们硝烟弥漫的博弈战场上

让我们别过头去  为了眼睛不被刺激出莫名的眼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6 12:41)
标签:

诗歌

文化

分类: 吕行原创

河堤上的树


吕行


从我的窗口望出去  

河堤上的树已日益葱郁  

隐藏了树叉间的鸟窝  像云隐藏了月亮

而它蓬勃上升的翠绿葳蕤的波涛  

也遮挡了突兀的建筑  那不合地宜的尖顶

在冬天的众目睽睽下羞愧却无处躲藏 

只有布谷鸟繁殖期求偶的鸣叫

像难以包藏的银针  从它厚实的包裹中尖锐地透出来

这些称职的绿卫士日夜守护着堤坝下的河道 

而我更希望它的守卫队再多一些增援  

记得你曾紧紧拉着我的手攀爬上去

偷偷越过这些守卫森然的屏障

进入了危险的河道  跳入它泛滥的波浪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5 11:54)
标签:

诗歌

文化

分类: 吕行原创

失落的世界


吕行


你只有在探险迷路时才可能到达这里

沿一条秘密的单行的河道  因为不可能再找到出口

你想在此完成人类原始生活的伟大记录

然后坐进它茅草的“咖啡店”和“啤酒屋”------

“看上去这是一个多么古老的部落!”

“什么是古老?”

“就是很多很多时间,很长很长时间。”

“什么是时间?我们没有时间,只是日出而作,日落而眠。”

“那你有多大年龄?”

“不知道。这些石头没有年龄,这些水和树也没有。

这里的天堂和地狱都没有年龄。”

“长久囚困隔绝在这里,失去自由,会不会孤独?”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孤独?我们不懂。”

“你们信仰神灵?上帝?还是什么?”

“我们信仰树,大树做成船,小树做成碗;

信仰铁,打制工具;信仰棉花,做成棉布。

我们信仰天意,更信仰自己的双手。”

“对于你们,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就是活着。生于尘土,死于尘土。”

一个时空之外完全自我的世界  以决绝的孤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