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民进城--TZS
农民进城--TZS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5,797
  • 关注人气:8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5-23 14:15)
标签:

湖南大学

上午改论文的时候,有人敲门,一位中年妇女欲言又止地站在我办公室门口的架势,让我很容易产生“推销产品”的判断。
但这回不是推销产品的,但也确实是“推销”的。

客人说,她是河北的,一亲戚的孩子去年电气工程类专业本科毕业,今年考研,因为长期浏览我的博客,决意考到我名下攻读。
为了回去能证明找到了我,客人要了我的名片(很多年没用名片了),还在我记录这位同学信息的时候用手机拍了颇有些土的我和颇有些乱的我的办公室,说是回去鼓励那孩子加油。
那孩子见到我的照片,估摸会失望:这个敦实、黝黑、秃头、品相畏畏缩缩的乡下老汉,怎么都难以跟“仪器”“电测”“信号处理”“电子电路”挨上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9 21:41)
标签:

水车坪

博士

集中

今上午,跟着章师兄赴湘大参会。
利用会间休息,跟湘大材料学院的宋老师胜利会面!
很多年来,我一直关注他,从他读本科到2015年博士毕业留校,信息一直没少。印象中我俩一直没见过面,但今天他说“有回,我俩在水车坪溪边见过。”

这是个历史性时刻——水车坪村的博士们,第一次“全体”集中!

年轻的宋老师(1986.8)帅气、阳光。通过简短的交流,我还发现了他的两大优点:(1)还能说一口地道的水车坪话,没夹带任何“杂音”;(2)说到事业,有着我们村人该有的真诚的谦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9 22:20)

    致桂树

(麓山南路口,你伴着我,看青春远去)

 

我一直在乎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3 17:57)
临近年三十了,像往常这个时节一样,院楼进出的人很少很少了。

平常,电气院人气极旺,晚上11点前灯火通明。而这几天,亮灯的窗口寥若晨星,整个三楼,只有我的办公室和隔壁实验室晚上开着灯——弟子王永,正在隔壁奋力敲键盘——他即将答辩、毕业、工作。
后面的十三舍,还有些许“战友”在奋战“本子”,更多的“战友”是在家或老家奋战“本子”的——每年这个时候,是高校老师撰写国家自科申报书的“决战期”。我的本子去年上了会但没过,今年继续“决战”。

从大学毕业进工厂工作开始,我就习惯于把不出差的日子尽多地打发在实验室。没什么功利色彩,没什么奋斗目标,只是一种习惯,一种喜欢。
如今,习惯了在办公室赶材料,习惯了在办公室改研究生论文、跟研究生交流,习惯了在办公室用麓山清泉煮一壶清茶,或冲一杯咖啡,龙饮鲸吞,有梁山好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迈感觉。有朋来访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午合作单位来校交流,中午4位客人、9名师生一起在两棵树午餐(餐后客人自驾车返程)。餐馆是怀化老乡开的,服务员都是我老家隔壁县的山村老乡,因为我常在那招待亲友,所以跟她们都很熟。
午餐刚开始,服务员老乡就送来了柴火大锅饭特有的锅巴。即将结束的时候,我问服务员老乡还有没有锅巴,大伙见状都说“吃不下了”,我解释道“老母亲喜欢吃锅巴,带点给老人家。”
很快,服务员老乡用塑料袋装好了厨房里所有的热锅巴……

搭林海军的便车,下午3点前赶到妹妹家。
母亲听说有热锅巴,主动要了一大块。
细嚼慢咽着锅巴,母亲问我:“你每回一带就是这么多锅巴,饭馆每回要收你多少钱?”
我忙说“不收钱不收钱!她们知道我给妈带锅巴,从不收钱!”

妈听了很开心,很自然都说起了水车坪村里旧事——
当年,村里有一位叫“家发老”的老小伙,跟母亲相依为命。有天,家发老随村里一群男女去附近的浦市赶场,大家在卖出买进后,一起到浦市万寿宫门口那家当地最著名的油糍粑摊子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5 16:26)
半个月前,三苗兄来电,说要从辰溪带来他姐姐家(方田,一棵老柿子树)的柿子过来分享。
放下电话,忽然想起,我应该有40多年没吃到家乡的柿子了。
也忽然想起:在水车坪,小个、红色、圆的、甜的,叫“柿子”;大个、有点方、青黄、涩的,叫“柿花”。
等三苗兄送来了柿子,我才意识到,大的、小的、红的、青黄的,其实是一种。“柿花”熟了就成了红色,熟透了自然就软了。而个头,长的太壮,才会“方”——网络语“先方为敬”的自嘲,可能就是从柿子悟出来的。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在铲子家的堂屋读书,村里唯一的一棵柿花树就在铲子家屋后的先员哥家门口。在多次踩点、屡屡不得手但愈加惦记的遗憾中,有次课间确证了先员哥母亲不在家,于是迅速扔石头砸下一个微黄的大个头柿花,美滋滋地享用起来。之后,柿花的涩,锁住了我的嘴,足足让我这四十多年来一直以为家乡的柿花硬、涩,且不是红色的。

读大学的时候,读到“柿有七绝”,感觉长了知识,立马抄写在了我的读书笔记本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双一流(世界一流大学、世界一流学科)建设名单,在不断推迟后,终于公布了。在网上流传甚久、各校心中早已有数、万民翘首以待的纠结中,湖南大学赫然“B”了。
顿时,网络世界炸了。
最崩溃的,可能是湖南大学、东北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学生和家长,尤其是我湖的学生和家长。
其实,我倒觉得“B”了不一定是坏事。倘使这回没堕落成“B”,表面的光鲜会继续掩盖这些学校发展中的问题,造成更大、更长远的损失;倘使我湖、“他东”、“他西”能够以此为契机,上上下下深刻剖析“B”了的深层次原因,痛定思痛,知耻后勇,则哀兵必胜。

我湖,不哭!
我湖,雄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2 21:40)
2011年夏季,有次写博文,说到弟子康同学时,写道:“下一次会专门写他。”
那时候,康同学还在瑞典攻读,如今早已回国工作、结婚、当爹……

今天,弟子张同学在QQ里报告了平安到达、安顿好了的消息——他已抵达波士顿,开启了湖南大学、哈佛大学联合培养(两年)的新生活。
之前,弟子姚同学,也是获得了国家留学基金委的资助,赴田纳西大学联合培养两年。

今年暑期,老两口走西口“巡视”,全家赴布鲁塞尔,跟在那工作的“老”同事沈老师聚会,约了在德国读博的弟子陈同学(培养方全额资助)、在美国读博的弟子张同学(培养方全额资助)、在英国读博的弟子宋同学(培养方全额资助,美国张同学的男友——我的弟子,内部消化的,在电气学院算很多了),在布鲁塞尔小聚,第一天我为大伙做了一顿中餐,第二天大伙在广场附近痛饮比利时啤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晚上到达SY某高校,参加高教系统的一个会议。
晚8点刚过,办理参会手续时,接待会议的老师提醒自助餐马上要“关门”了,让我们先晚餐,饭后再办理入住手续。
饭后,我们同行5人聊了会天,再不急不忙地办理了入住手续。

进房间后,烧开水、洗衣服、洗澡、回弟子毛群辉电话后,打开笔记本上网看承办本次会议的高校介绍时,来电声响起,一看是SY的手机号,怕会务组有指示,立马接了。
电话里,一中年男声:“您是湖南大学的***老师吧?我是大连理工大学的D老师。”
因为常参会,我便很客气地同“D老师”在电话里交谈起来。
没说几句,“D老师”就问“我们晚上没事,打麻将三缺一,您来一个?”
这场景太熟悉了——我若干年前读过一则新闻,说是有人专门利用高校系统开会的机会,冒充同行,以“三缺一”的名义约参会老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的苏迪曼杯,中国羽毛球队在众所周知的关键时期谋求“七连冠”失败。望着黄雅琼、鲁凯伤心离场,我忍不住老眼湿润了。
关于这次输球:

(1)个人不认为输球有多么的糟糕——盛极必衰,这是自然规律。你始终霸着老大的位子唱独角戏,时间久了,也没意思!
(2)韩国、日本、丹麦、印度、泰国、印尼、大马、台北……这些个国家和地区羽毛球的先进性、创新性,以及这回澳大利亚主办苏杯比赛,都很好!说明了羽球普及得到了提高,有了更广泛的认同,是好事!
(3)苏杯输了球,是为了世锦赛、奥运会赢球。哀兵必胜!
(4)体育就是体育,别跟政治挂钩太多;名次重要,但别太在意,重要的是参与和享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