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民进城
农民进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8,949
  • 关注人气:8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3-13 22:35)
起风了,气温骤降,还下起了小雨。
老化工楼东侧路口,那位身材稍胖的中年男人,孤独地站在卖货推车旁,跺着脚。
晚上十点多了,天气不好,没有顾客,尽管推车上热气腾腾的五香花生香气袭人,裹挟着烤红薯的香,在这条路飘荡。
汉子晚间在这条路上坚持经营半年了。这个冷雨时间极长的冬季,我从没见汉子自己吃点他卖的零食。
也没见他穿过新衣。
很显然,他是一位为家庭尽心操劳的男人。
一条真正的汉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到今天,感冒整整三个月了。此前,2016年的一场感冒,从10月下旬到12月下旬,整整两个月。

2018年10月27日开始感觉“来事”,28日到乌市后开始发烧。弟子成达近些年跟着高人学中医,在乌市跟我说“一副中药可以一天内见效”。这般猛烈的药效,我不是很相信,因此自作自受于感冒发烧中在乌市写了五天项目材料。

回到长沙后,发烧减轻,于是继续坚持游泳、爬山、打球。谁知每锻炼一次,感冒回潮一下。发烧个把月后,退烧,紧接着清鼻涕失禁个把月;鼻涕控制后,开始咳嗽,1月中旬常在凌晨4点左右咳醒。直到近几天,才明显感觉并高调宣告“我的健康已经牢牢按住了感冒”,尽管说话时瓮声余音绕腔,偶尔还会咳几下。

感冒以来,自己并没有乏力、头晕的感觉。但今天仔细回想起来,这场款日持久的感冒是加速了我的老年痴呆的。
怎见得?有事为证:

证明一:
2008年咬牙切齿地宣布不看中国足球后,今年感冒期间我竟然稀里糊涂地看起了亚洲杯。25日凌晨,看四分之一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家水车坪的屋后邻居东哥,长我约18岁,敦实厚道,干活霸蛮,完全不通音律,甚至基本不识字,却凭着惊人的毅力自学成才登顶这几十年来罗依溪流域的唢呐老大,是老家一带辰河高腔坐堂班子唯一的唢呐手。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包产到户没几年的东哥正值壮年,为自己种粮打稻浑身是劲,像踩得飞速转的打谷机,没日没夜在田间地头奔忙,是村里最勤快的男人,没有之一。

有件事情可以说明东哥的勤劳与霸蛮:那年头水稻产量低,必须种双季稻,而抢收早稻、抢插晚稻的紧迫感绝不不亚于电影里我军抢占有利地形事关生死存亡的紧迫感,因此那段时间东哥夫妇昏天黑地在田里忙乎。有天午后,太阳极毒,东哥挑着足有200斤的一担谷子往家里赶,村人感叹:东哥啊,这么不要命地做事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6 21:35)
标签:

雪山

消融

      醒来的雪山


你酣睡于我侧畔

悄无声息,亿万年

甚至,灭绝恐龙的撞击

也不曾惊动你眼帘

 

丝路悄然蜕变成荒原

都城在呻吟后成为戈壁滩

我侧畔的你,一直沉寂

沉寂于梦里楼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1 22:48)

昨晚大约10:20的时候,我经过东方红广场,从自卑亭往校办公楼东侧人行道走,看见一位女生背着双肩包,从广场等待返回宿舍区的校车前跑过,穿入摩的群里……

走过摩的群,看到这位女生倒在人行道上——在摩的群与麓山南路人行道接口处,横着一个半米高的隔离钢架——女生应该是从摩的群后面跑过、没注意这个钢架而绊倒的。

这时候,旁边的几位男同学忙着扶她起来,帮她捡起跌落在地的眼镜、手机等物件,女生站了起来,接过了物品。我看没大的问题,便继续大步流星赶月往家走——我一直加班,还没晚餐。

没走十几步,便听到了哭声。一回头,见到刚才摔倒过的女生边哭着打电话,边往南跑。但她跑的有点不对劲——忽而走人行道中间,忽而往人行道与马路交界线一带走。我连忙大步跟着女生走,怕她有什么意外。

听得出,女生是给她妈妈打电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9 21:42)
标签:

父亲

靠椅

打盹

父亲瘦高,年轻时身体欠佳,从我有记忆起,他老人家就特别喜欢蜷缩在靠椅上看书、纳凉、打盹,打发贫病交加的日子。

那时候,父亲拥有的是一把做工精致、实木椅身、竹片嵌成的古色古香的靠椅,竹片红透、闪亮、呈现玉化。现在想来,是一件文物!

父亲专用的这把靠椅,还有个巨大用途——村里人病重、临产,是借用这把靠椅抬着送医院的。

大约1976年改溪、移屋后没多久,父亲心爱的靠椅散架了,木头、竹片成了煮饭的薪柴。那以后,父亲只能蹲在方凳上看书、纳凉。

那个山光、穷光年代,靠椅,只能回忆了。

 

80年代后期,儿时拜把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我第三次走出湘西后,陆续有三条高速公路通达故乡。四年前,高铁也通了——曾经遥远的故乡,如今触手可及、晨发午餐。

二十年前,年事已高的父母离别了他们劳作的土地进城生活;五年前,岳父岳母在我们连哄带骗地劝说后基本在县城生活了,水车坪,逐渐遥远……

是的,那个闭着眼睛也能精准说清当年每家门户、每块梯田、每条小道,甚至路边每棵乌桕、每蓬苇草的小山村,那个39年前我奋力跃出、之后魂牵梦萦的小山村,正与我渐离渐远。

 

渐渐远去的,是故乡的土地;越来越近的,是故土的追忆。

 

其实,这五年每年正月外公生日那天,我都会回到水车坪,但没有进村。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3 14:15)
标签:

湖南大学

上午改论文的时候,有人敲门,一位中年妇女欲言又止地站在我办公室门口的架势,让我很容易产生“推销产品”的判断。
但这回不是推销产品的,但也确实是“推销”的。

客人说,她是河北的,一亲戚的孩子去年电气工程类专业本科毕业,今年考研,因为长期浏览我的博客,决意考到我名下攻读。
为了回去能证明找到了我,客人要了我的名片(很多年没用名片了),还在我记录这位同学信息的时候用手机拍了颇有些土的我和颇有些乱的我的办公室,说是回去鼓励那孩子加油。
那孩子见到我的照片,估摸会失望:这个敦实、黝黑、秃头、品相畏畏缩缩的乡下老汉,怎么都难以跟“仪器”“电测”“信号处理”“电子电路”挨上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3 17:57)
临近年三十了,像往常这个时节一样,院楼进出的人很少很少了。

平常,电气院人气极旺,晚上11点前灯火通明。而这几天,亮灯的窗口寥若晨星,整个三楼,只有我的办公室和隔壁实验室晚上开着灯——弟子王永,正在隔壁奋力敲键盘——他即将答辩、毕业、工作。
后面的十三舍,还有些许“战友”在奋战“本子”,更多的“战友”是在家或老家奋战“本子”的——每年这个时候,是高校老师撰写国家自科申报书的“决战期”。我的本子去年上了会但没过,今年继续“决战”。

从大学毕业进工厂工作开始,我就习惯于把不出差的日子尽多地打发在实验室。没什么功利色彩,没什么奋斗目标,只是一种习惯,一种喜欢。
如今,习惯了在办公室赶材料,习惯了在办公室改研究生论文、跟研究生交流,习惯了在办公室用麓山清泉煮一壶清茶,或冲一杯咖啡,龙饮鲸吞,有梁山好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迈感觉。有朋来访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午合作单位来校交流,中午4位客人、9名师生一起在两棵树午餐(餐后客人自驾车返程)。餐馆是怀化老乡开的,服务员都是我老家隔壁县的山村老乡,因为我常在那招待亲友,所以跟她们都很熟。
午餐刚开始,服务员老乡就送来了柴火大锅饭特有的锅巴。即将结束的时候,我问服务员老乡还有没有锅巴,大伙见状都说“吃不下了”,我解释道“老母亲喜欢吃锅巴,带点给老人家。”
很快,服务员老乡用塑料袋装好了厨房里所有的热锅巴……

搭林海军的便车,下午3点前赶到妹妹家。
母亲听说有热锅巴,主动要了一大块。
细嚼慢咽着锅巴,母亲问我:“你每回一带就是这么多锅巴,饭馆每回要收你多少钱?”
我忙说“不收钱不收钱!她们知道我给妈带锅巴,从不收钱!”

妈听了很开心,很自然都说起了水车坪村里旧事——
当年,村里有一位叫“家发老”的老小伙,跟母亲相依为命。有天,家发老随村里一群男女去附近的浦市赶场,大家在卖出买进后,一起到浦市万寿宫门口那家当地最著名的油糍粑摊子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