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卷
小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19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色眼论坛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色女日记

在GOOGLE中搜索自己的名字,排在第一位的网站解释如下:

 

小卷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小卷就是清蒸墨魚,是普及於台灣市集販售的海鮮食品,大眾化小吃,清爽營養去油膩,是夏日炎炎海鮮餐廳首選第一道冷盤菜。

[編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7 00:04)
标签:

wedding

mr

this

杂谈

分类: 色女日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8 01:13)
标签:

杂谈

分类: 爱情小说

我姓虞。

 

那一年秋天,江边,白色轻盈的芦花漫天飞舞时,我遇上了籍。母亲总说,丝萝依乔木,她安排我嫁给州官的儿子,平安富贵过一生。可我不想啊,不想过一眼望得见尽头的生活。籍拉着我的手,把江对岸指给我看,那里有战火熊熊,有天子脚下的繁华,有黄土高原,有崇山峻岭。他轻轻一抱,就将纤细的我放上马背,绝尘而去。

 

籍的手厚实而有力,托着我打马急驰,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凤凰,向天外天飞去。

 

人们常说,秦时明月汉时关,意思是说,无论朝代怎么改变,月亮是不变的。其实不是啊。第一次随籍出征的那个晚上,月色是那么清澈、那么美,以后我再也没有看到过了。他将一片柳树叶放在嘴边,吹出缠绵温柔的调子来,我闭上眼睛,随着旋律轻舞。忽然乐声停了,他抱着我,问:“第一次随军出征,怕不怕?”我回视他那双光芒熠熠的眼睛,大声说:“不怕!因为我是项羽的女人!”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或许,是第三次坑杀降卒的时候吧,我倚在辕门外,看他宛若一尊天神般立在那里,乌金盔甲反射着骄阳的光,数万将士竟没有一个人敢直视他。我突然有一种喜悦和悲伤交织的情绪。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1 02:00)
标签:

杂谈

分类: 色女日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爱情小说

红色女人玩弄了男人。

 

黄色女人放弃了男人。

 

绿色女人错过了男人。

 

蓝色女人最终得到了男人并为之痛苦一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色女日记

昨晚与一位心理专家聊了会电话。聊的话题跟今天的主题不相关。只是,她突然一句话点到了我。

 

她说,情感跟关系不同。

 

见过很多情侣,分手时感情很深,只是,关系已经破裂无救。

 

也有一些夫妻,亲吻像例行公事,婚姻却是座牢不可破的堡垒。

 

因为,情感(或者暂且称为,有厚度和容量的爱情,而非激情)是会积累的,就像储蓄。走到分手那一天,也许情感已经透支、用光了,但也可能还有余款尚未用完。只是对未来的不看好,让两人作出了销户的决定。

 

一段关系的开始,比如结婚,则更像投资。因为看好这段关系,能带给你更好的生活,才会投入。一个要好的女友告诉我,当年,她之所以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主要是因为母亲是个超蓝的人,规定每天晚上8点必须上床睡觉。当男友求婚的时候,她唯一的想法是:太好了,结婚以后可以10点钟以后再回家了。

 

性,跟赌博很像,开始之前的暧昧、期待和想象,如同赌徒坐在赌桌旁,手心冒汗,脑子里不断闪过假如赢了巨款该如何支配?下注,开盘,高潮到来,短暂的巨大幸福从高空跌落,归入平静。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爱情小说

    我不是仙子,只是个逃兵。

    夜空的沉默亘古不变,我坐在摩天大楼边缘,吹一口气,流星便如雨一样坠落。鼎沸的人声、香气和诱惑,这就是人间。我开始莫名地烦躁。满街的霓虹灯忽然急促地闪烁起来,隔着五条马路的距离,我看见你眼里暗黑的落寞。

    你着一袭磊落的布衣,扛着那根黝黑的铁棒——乌沉沉的毫不起眼,但我知道,那是曾叱咤海底天界的神物——定海神针。霞光一闪,你淡漠的眼神定格在不远处的灯柱子上,那里悬挂着我的紫青宝剑。它已经悬挂了三十个日日夜夜,急功近利的路人们却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当紫青色的微光映上铁棒黝黑的胸膛,我纵身一跃,如一只扑火的飞蛾。

    他们说我爱上了你,其实我只是想把喜悦同你分享。

    其实我很早就认识你,在人间的无数个寒暑和甲子以前,在天上的虚无飘渺之间。那时你是蟠桃园里快乐玩耍的猴子,我是玉帝座前冷漠侍立的仙子。如今我已挣脱了枷锁,你却套上解不开的金箍。别以为取到了真经就可将它脱下,他们会让你拉着五百年的石磨来来回回,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7 22:07)
标签:

杂谈

分类: 直立行走

她总是遇着坏人。

 

第一个男人张达民是这样。第二个唐季珊又是这样。

 

乱世中,谁来怜惜绝代佳人?

 

她是红色,还是蓝色?

 

可以肯定的,绝对不是黄或绿。

 

她太多情。留给唐季珊的绝笔书中还透着浓得化不开的牵挂。

 

她的心是软的。宁愿贴钱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分手费。

 

她的灵气足以在银幕上颠倒无数陌生的观众,却不足以支撑自己平安无忧的生活。

 

她穿着花样旗袍的身影永远消逝了。七十年后,我走进西塘的烟雨驿站。

 

驿站主人木木的书吧远近驰名。我没料到会在这里看到《“色”眼识人》。一询问,原来木木和我们一位色友相识。

 

是第一版的色书,从封面到内页都被翻过多次,看起来比新书厚了很多。

 

“这里的书你都看过吗?”我问。

 

“是噢,我都是放的我自己比较喜欢的书。”

 

我的手指轻快地在一排名人传记上滑过。月色溶溶,还是挑本明星画传吧,我随手抽出阮玲玉。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07 18:10)
标签:

杂谈

分类: 直立行走
西塘比乌镇多了一些人间烟火。
 
乌镇是画。
 
西塘是看画的人。
 
红色的女人,始终更爱这缱绻红尘,难以超脱。
 
就像心境惶恐的时候,坐进麦当劳,即便周遭一个人不认识,在热气缭绕的人声中,内心也渐渐饱满丰盈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故事纯属虚构)

 

那时候,我还是对爱情一无所知的懵懂女子。

 

镇日只知道上课、下课、去食堂打饭,迷失在青葱校园里,蚁一样的人流中。晚上回到寝室,室友间都不说话,四顶帐子放下来,像四座素白的坟。一日为完成一个课题,上网查找资料,顺手打开了半年前申请的QQ,一个戴墨镜的头像急剧闪动起来。这个从申请的第二天起就尘封的号码,居然承载了那么多信息,我有些惊讶。察看那人的资料,写着21岁,学生。信息的发送时间是从半年前到现在,每隔两三天一次。

 

怀着好奇而惘然的心情,我复制了所有的信息,打印在几张白纸上,带回宿舍细看。

——她走了。她曾说绝对不会走,可还是走了。我踢踏着下楼买烟,拖鞋在楼梯上敲出空洞的回音。不久以前,我还和她依偎在一起,吐一口烟雾缭绕她清秀的面容。

——今天七夕,中国的情人节。我走在华林南路,看见满街都是笑得一脸灿烂的人群,眨一下眼就能回忆起,她站在我身边,仰起脸朝我微笑的样子。

——只是一个转身,我看见她侧身跨坐在一个男孩的摩托车后,于是我的手捏不住火柴盒,雪白的火柴纷纷扬扬落在地上,像所有那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