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阳周艳丽
朝阳周艳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871
  • 关注人气:4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草根名博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走进古北水镇,仿佛走进到了一条古老的时光隧道中。青瓦灰墙的房子,错落有致。大门虚掩的宅院,典雅幽静。传统的烧酒作坊、染坊、纺织、刺绣、剪纸、皮影、泥塑、吹糖等民间工艺就在这些古香古色的建筑里生动优雅地展示着。还有震远镖局、擂台、杨氏寺庙和祠堂也将旧时光里的刀光剑影和壮烈情怀悄然无声地呈现着。徜徉在小镇的街巷里,恍若置身于灰瓦黛墙、小桥流水、乌篷船荡漾的南国风光中,像一段江南的旧梦,在真实里凸现着虚幻与浪漫的格调。

当城市被高楼大厦和车辆所占据,天空低矮得容不下一片阳光和月色时,人们该多么向往那片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姥爷算不上文人,却写了大半辈子的字。日积月累,线装的书竟有十几册,可至今留存下来的却只有一本,其余的都在文革时被抄走毁掉了。这本书藏在我家老房子的顶棚上,在母亲的记忆中她是藏了两本的,不知为什么?另一本竟莫名其妙地不见了。用母亲的话说,是仙逝的姥爷自己收回了。这样的说法虽然玄乎,可对母亲却也是最好的安慰。剩下的这本书父母一直当成宝贝珍藏着。用一块红绸子布包着,跟父母的钱匣子一起,锁在柜子里一留就是多少年。母亲去世后,父亲看到我也写了书,就找出姥爷的书说:“这本书给你吧,这是你姥爷的念项,挺珍贵的。”说这话时,他的眉宇间还显出一份荣耀:“市史志办写凌源县志时还借用过呢!”书不是很厚,有些破败,枯黄的纸页泛着古旧的韵味,像一枚陈旧的帖子,让我感受到一种久违的沉重和沧桑。我拈起来一页一页地翻,工工整整的小楷字是姥爷写的,书也是老爷亲手装订的,文字的大部分是以诗歌的形式书写的,有点类似编年史。从商周写起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气呵成。最显珍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原来这就是辽绣啊?抚摸着孙明贤老先生展示在自家屋子里的那些刺绣作品,我惊讶地脱口而出。这些枕头顶,绣花鞋,花兜肚……琳琅满目的绣品不就是早年母亲和左邻右舍的婶子大娘们闲暇时做的绣活吗?记得母亲的大红柜子里有一本类似杂志一样的大书,书里夹着各种颜色的丝线,丝线里还放着一段晶莹剔透的花纹蛇皮,说是防丝线掉色的。那些丝线柔软鲜亮,绣出来的花朵和鱼虫栩栩如生。书里还有各类描在纸上的花样子,一个叫“针扎子”的荷包里插着各种型号的绣花针。母亲做的绣活有枕头顶、兜肚窝、小孩儿的绣花鞋脸儿……母亲最拿手的是绣荷花、蝴蝶和鲤鱼。我们小时候,都穿过母亲绣花的红兜肚,记得不到一周岁的小弟夏天光腚穿着一个锈荷花的红兜肚,剃得光溜溜的小脑袋上留一撮拢梳背样的毛发,粉嫩的小脸蛋儿,在母亲怀里咯咯地笑着,样子就像画里的福娃,很可爱。母亲那个年代的女人都会做绣活,那是一个女子应该掌握的一个技能,就像做衣服和鞋袜一样,是最基本的闺中针线活计。后来,大姐也跟母亲学过绣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花隔着幽凉的光阴,带着一些远意和贵气,静静地泊在岁月的深处。我们在远去的前朝旧事里寻觅青花的身影 ,总能感觉到时光的浩渺与悠远。

    追踪第一件青花的影子,飘渺的时空竟然一下就回到了大唐。在唐朝的疆土上,河南巩义的白河瓷窑依稀可见,蓝天白云下,窑火闪闪烁烁,袅袅升起的青烟若隐若现。某天的一个清晨,当工匠师傅迎着第一缕晨晖,将特殊处理的釉下彩陶瓷坯体放入烧窑时,他的心绪一定是忐忑的,也是期待和焦灼的。在那样的时刻,窑火煅烧着瓷坯,也煅烧着工匠师傅的心。1300度的窑火,整整烧了一昼夜,他一刻不离地守着,观察火候,默默地等待着一个奇迹的发生。时间在一刻一刻地熬着,当又一缕晨晖来临时,他含泪将窑门开启,青花这个凤凰涅磐一样的美人,就在那一刻惊艳亮相,她的主人惊呆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此的美轮美奂,像在梦里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井在巷子深处,井口圆如满月。它也是村人心里的月亮!井里面有甘甜的水、有四季的风、有雪花和雨滴的舞姿、有日月星辰的倒影,还有村里男人和女人的笑声,井里盛的都是风花雪夜的光阴。村人用一个辘轳,一条井绳,一只水桶,将那些风花雪夜的光阴捞起,挑回家中,家中的水缸就盛满了一年四季。

井旁有棵老槐树,遮天蔽日的,像井的男人,从早到晚地守着井。白天它和井一起看村人挑水说笑,夜晚,它陪着井细细地数天上的星星,也望着那枚下弦月跟井说:“你比她丰满可爱多了!”井听了这话就深情地望着它,陶醉。老槐树也醉了,把风当酒,一杯一杯地喝,喝醉的老槐树手舞足蹈地为井唱歌、起舞。烈日下,老槐树举着巨大的伞盖为井遮阳,井长长地向外吐着水汽,给老槐树解暑。每到初夏,老槐树为井开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8 09:21)



                祝酒辞

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当盛夏的风带着盛情和火热吹遍省城的大街小巷时,绿肥红瘦的日子就从四面八方奔涌过来,这浓浓的夏日风情,像一首老歌,也像一段往事,更像我们这些久别的同窗好友聚在了一起,让人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各位来宾,各位亲友:

       2017年 5月16 日,在这一年当中,也许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可是它于我们家来说,却意味着天大的不幸!因为在这一天,我们失去了最亲爱的父亲。从这一天起,我们兄弟姐妹六个在这个世上就不再拥有生身父亲了,这是我们做儿女的悲哀和不幸。

      父亲走了,今天,大家聚在这里为他送行,我代表父亲所有的子女感谢前来送行的每一位亲友!感谢每一位在父亲生病期间前来看望,给予我们真诚关怀和帮助的亲戚和朋友!同时,我还要特别感谢我的大嫂,整整六个月始终如一的守候和服侍,感谢你的辛苦付出和任劳任怨。

       我的父亲生于1928年农历9月26日,读过私塾。1950年参加工作,成为一名邮政投递员,1980年退休。他一生爱岗敬业,每天骑着单车,从沟门子镇到长岭村,往返50余里,风雨无阻。他送的报刊和信件及时准确,从没丢失过。他为这份工作也落下了肺气肿和关节炎的毛病,但却无怨无悔,他始终为自己是一名邮电工人感到自豪。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油灯在曾经的岁月里,投下一片温暖的光和影,逝去的光阴,琐碎的往事,像梦一样飘渺。回首望去,灯火闪烁,昏暗的灯光下,恍惚有广袖长衫,束发纶巾的两个男儿在把盏对饮。分别在即,话语绕不开离别的不舍和无奈,此去山高路远,牵念的郁结如鲠在喉,硬硬的……又恍惚有一身影俊俏的小妇人,坐在灯下,拈了针线,默默地在为戍边的丈夫缝着寒衣,灯光闪闪,长长的针线带着无尽的相思,一点一点地缝进衣裳……

一盏灯拓开一片别样的意境,看上去是那么的孤独、安静和伤感。漫漫长夜,一个人最怕的也许就是空帷守孤灯。读唐诗宋词,会看见那些缠缠绕绕的离愁别绪也往往被一盏灯烘托得异常悲凉和凄然:“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长相思 在长安》李白)“罗帐灯昏,呜咽梦中语”(《祝英台近·晚春》辛弃疾)“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闻乐天授江州司马》元稹)这一句句发自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民调解”被誉为“东方之花”,我感觉这朵花既不是妖娆的牡丹,也不是纤瘦的兰草,更不是拘谨的玫瑰。它该生着晶莹剔透、洁白胜雪的花瓣,娇纤的花蕊,怀着一腔藤蔓的心意,细腻、柔韧、芳香、绵长地呈现。它是全体人民调解员用心血和汗水培植的瑰丽奇葩,从里到外都散着和谐与美好。

晚秋时节,冷雨来袭,风里摇曳着豪迈和凄凉,所有的花都无法依山傍水,“东方之花”却遗世而立地泊在那儿,灿灿然,幽香四溢。我们循着花香去看风景,却满眼都是育花人的身影和故事,他们在自己的故事里精彩亮相,看得我们心里潮来潮往地感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格格的本名叫郑文革,这是个地道的男人名字,“格格”是她的网名和笔名。而“格格”这个称谓,则让人想到清王府里的千金小姐,饱读诗书,端庄俏丽,文弱如花。其实,由格格到郑文革这两个名字正好暗合了她本人的形象、性格和品行,因为她漂亮精致的外表,透射出的不止是女人的温婉和细腻,更有男儿一样的敞亮和仗义。

格格虽然生在乡村,但她的父母却都是吃公家饭的上班族,是文化人。她的家里有她爱读的课外书籍,有她喜欢背诵的唐诗宋词,有书香陪伴的她从小就热爱文学。为了这份热爱,多少年来,无论工作和生活有多忙多累,她都不忘初心,始终笔耕不辍,坚持创作。这样的坚持让她的人生充实和丰富,让她的收获丰厚而巨大。如今这份沉淀淀的收获以一本散文集的形式呈现在读者面前,给人的感觉是眼前一亮。这本名为《自在飞花轻似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