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省作协主席团成员与新增补委员合影

 1、   20201218日,辽宁省作协十届四次全体委员会在沈召开。会上,省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孙伦熙宣读《关于增补辽宁省作家协会第十届委员会委员的决议》。增补王玲、王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月亮不在,除夕的夜,很黑,夜空中的星星却格外地明亮,闪闪烁烁,像若干不怀好意的眼神。想起小时候的我,望着夜的黑,不敢去当院看哥放花。母亲就说,你怕啥?大年夜,所有的邪魔外祟都让阎王爷收去过年了!母亲的话就像哥燃放的烟花,在墨一样的夜空里天不管地不怕地开着。

而多年以后的这个除夕夜,我隔着窗户望着夜空发呆:母亲不在了,她的话也苍白成了空洞的说辞。天上人间,此刻,夜披着黑斗篷,正呼呼啦啦地操控着一切。我又不敢出门了,因为我看不清暗夜里的那团黑,是什么样的邪魔外祟?人们叫它新型冠状病毒。我躲在灯火通明的屋子里,极尽努力地想象它的模样,却看见一顶顶缀满妖艳花朵的大帽子异常恐怖地悬浮在空中,它也像除夕夜里的烟花,正在一圈一圈地旋转、荡漾着,每一顶帽子都在寻找一个适合的脑袋。它让人感觉离它很近,仿佛一闭眼就可闻到它的气息。一想到它可能就悬在楼口的门楣上,正等候着进出的每一个人时,我忽然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喀喇沁镇在辽宁朝阳市建平县的东面,镇子四面环山,处在水源丰富的盆地中。建平县的第一高峰就在喀喇沁,海拔1153米,属努虏尔虎山脉,主峰和它周围的群山形成一个很大的山谷,人称“苇子沟”。苇子沟的山峦没有陡立的悬崖峭壁, 山势浑圆,不见一点狰狞之态,就像一个性格随和的人,甚至有一座山峰的轮廓还酷似大肚子弥勒佛,看着丰满大气又稳重。

如果说这个随和的人也有一点个性的话,那就是满山的石头都棱角分明,有棱有面而且各显其美。这些石头样子突兀,造型千奇百怪,有的像雄狮端坐,有的似门扉虚掩,有的如石笋直立。也有像马鞍子、头盔、盾牌的……这些石头在浑圆的山中很显眼,它们怪模怪样的形态让人惊叹,也会浮想联翩。石头大小不一,有大如房屋的巨石,也有脚下隔隔生生的若干碎石,但石头无论大小,统统都是有棱有角的样子,在这里甚至找不到一枚近似于鹅卵石一样的石子。身边的每一块大石头,你都可以在上面四平八稳地或坐或躺,因为这些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捧读中的崇敬作者:山村耕夫

    捧读中的崇敬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格兰尼亚•索科洛娃的人生》一书是我读大三时,在学校图书馆废弃的书堆里偶然邂逅的。捡回来大概浏览一番,便被书中主人公崇高的信念和人格魅力所打动。在苏联建国初期那段百废待兴的岁月里,格兰尼亚作为年轻苏维埃国家的第一代社会主义青年,对党对社会、对人民有着高度自觉的主人翁责任感。她从小就有一个人生信念:无论做什么都要追求十全十美。同时,艰苦的生活环境和苦难的人生经历造就了她坚强不屈的性格。父亲去世后,年幼的她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在医院里干粗活,课余时间她便成了母亲的助手:擦地板、倒痰盂、护理病人……这个十来岁的孩子干得一点都不比大人差。在学校她也是个功课优秀的好学生。她喜欢读书,在医院打零工的日子里,她有幸从一位政委伤员那里借到了许多书来读,而且得到了政委耐心细致的辅导和指教,这些书为她以后的成长打下了很好的烙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父母走了,老院子一下没了人气。没了人气的老院子忽然就变得喧嚣起来,因为草从四面八方拥进了院子。拥进院子里的草嘈嘈嚷嚷的,它们登高爬墙的样子,很像小时候的我们,淘气得很。那时候,母亲总说“你三天不打,能上房揭瓦!”如今,院子里的草因为没人三天两头地收拾,确实有些无法无天。大门旁、园子里、甬道的砖缝中、墙头及瓦檐屋脊上……草的身影是见缝就插针。这些草太喧噪了,它们的吵闹声把屋子和院墙都撑破了。屋子的东山墙裂开一指宽的一道大缝,阳光顺着缝隙钻进来,刺得我的眼睛生疼。房顶上的青瓦有一大片被草挤垮了,一下雨就漏得稀里哗啦,此刻,屋里水泥地面上的积水,眼泪一样含在那儿,看了让我揪心。后院的围墙也破了一个大大的豁,山鸡和野兔从后山上下来,从那里大摇大摆地进出。旁边的柴门也朽了,乌黑的门框和板条已挡不住想进院的任何人和物。父母走了,草来了,草把这里的一切都化作了时间的祭品,而时间也堂而皇之地变成了打开院子的一把钥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路,从后院的柴门出去,朝远处的山岭绵延着。在懵懂的年纪里,小路是我记忆里的一条蛇!它生动鲜活的影子蜿蜒在童年的某个夏天里,充满着长长的惶恐和幻想。或许是为了看到它在远处的奥秘,我十分决绝地踏上去。在嘈杂的虫鸣和茂密的蒿草间,阳光将我的身影压缩成小路上一个快速移动的小黑点儿。小路在蒿草里爬着坡,我在爬坡的小路上手脚并用地连跑带爬。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为了壮胆,还自言自语地嚷嚷着。上到坡顶,来到一棵大杏树下,忽然,邻家大婶守着一筐鲜黄的蘑菇,歇在那儿,我的脚步没能跨过去,是被她笑眯眯地拉住了,随后那一脸的笑靥就变成了危言耸听的絮语:山里的狼、蛇、成精的兔子,还有抓小孩的老鹰都从她的嘴里跑出来,虎视眈眈地等在远处。她还指着头顶上的枝叶,说蛇就躲在上面。我睨着眼睛看树顶,树上的杏子都穿上了黄马褂,像动画里那个欢天喜地的孙悟空,不见阴森恐怖的蛇,只有两只花喜鹊站在纤弱的枝条上,叽叽喳喳地说话。嘹亮聒噪的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谷子长在村庄的坡地上,可它却像我的影子,不管走到哪儿,它都在我的身后站着。站在我身后的谷子,有时离我很近,近到我恍惚自己的身体里也有一株谷子。

这株谷子也像村头守望的一双眼睛,时刻牵着我的脚步,我的双脚不论向哪里迈进,都走不出它的视线。它的身影守在村口,根扎在村外的坡地里。我出生时的第一声啼哭,被它收去,揉进泥土,我的身体里就住进了一株谷子。

这株谷子让我看见了小时候母亲用小米糊糊喂我吃饭的情景:她一边喂我,一边唏嘘着,说:这丫头命不济,生下来就没奶吃,还多亏我们有小米糊糊哦!吃小米糊糊长大的我,至今也吃不惯别的粮食,一日三餐,若是没有小米粥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走进古北水镇,仿佛走进到了一条古老的时光隧道中。青瓦灰墙的房子,错落有致。大门虚掩的宅院,典雅幽静。传统的烧酒作坊、染坊、纺织、刺绣、剪纸、皮影、泥塑、吹糖等民间工艺就在这些古香古色的建筑里生动优雅地展示着。还有震远镖局、擂台、杨氏寺庙和祠堂也将旧时光里的刀光剑影和壮烈情怀悄然无声地呈现着。徜徉在小镇的街巷里,恍若置身于灰瓦黛墙、小桥流水、乌篷船荡漾的南国风光中,像一段江南的旧梦,在真实里凸现着虚幻与浪漫的格调。

当城市被高楼大厦和车辆所占据,天空低矮得容不下一片阳光和月色时,人们该多么向往那片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姥爷算不上文人,却写了大半辈子的字。日积月累,线装的书竟有十几册,可至今留存下来的却只有一本,其余的都在文革时被抄走毁掉了。这本书藏在我家老房子的顶棚上,在母亲的记忆中她是藏了两本的,不知为什么?另一本竟莫名其妙地不见了。用母亲的话说,是仙逝的姥爷自己收回了。这样的说法虽然玄乎,可对母亲却也是最好的安慰。剩下的这本书父母一直当成宝贝珍藏着。用一块红绸子布包着,跟父母的钱匣子一起,锁在柜子里一留就是多少年。母亲去世后,父亲看到我也写了书,就找出姥爷的书说:“这本书给你吧,这是你姥爷的念项,挺珍贵的。”说这话时,他的眉宇间还显出一份荣耀:“市史志办写凌源县志时还借用过呢!”书不是很厚,有些破败,枯黄的纸页泛着古旧的韵味,像一枚陈旧的帖子,让我感受到一种久违的沉重和沧桑。我拈起来一页一页地翻,工工整整的小楷字是姥爷写的,书也是老爷亲手装订的,文字的大部分是以诗歌的形式书写的,有点类似编年史。从商周写起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气呵成。最显珍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