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若溪
若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430
  • 关注人气:2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若溪,原名傅海英,浙江绍兴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在《诗刊》、《诗选刊》、《诗江南》、《西湖》、《野草》、《文学港》、《浙江作家》、《黄河诗报》等刊物发表诗歌若干。

邮箱:lucy_1258@sina.com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06-05 10:48)

 

他说,他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

他就是他。​

 

一个拥有阳光城的男人

一个将中国的太极打得行云流水如狂草的男人

一个收藏普洱至无为的男人

一个将残疾视为完美的男人​

 

他可以为女人切一碟长江的刀鱼

也可以为女人沏一壶云南的好茶

他可以将一脸的沧桑温成西湖水

也可以将琐碎的生活挂成繁星点点​

 

谈到诗时,他总会说到雪

说到雪时,他说在山里

说到山时,他身上的雪,已纷纷落下

(若溪于2015.6.4.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诗歌

旅游

艺术

分类: 我的诗歌

 

 

——给李青

 

 

我知道的毕加索,有亚威农少女和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31 22:57)
标签:

原创

诗歌



——给罗戎征

 

越来越靠近海了。

经过麦田,绕过清溪

以及所有村民珍惜的鱼和欣喜

 

柚子熟了!柚子熟了!

金黄、圆润、清香

柚子金黄,你也金黄

柚子圆润,你也圆润

柚子清香,你也跟着清香

 

文旦是柚子,而你是花旦

你在柚子园,如同在梨园:

踮脚、转身,柔美如菊

 

一束光于你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让你光芒四射;

二是一直被它追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2 12:52)
标签:

原创

诗歌

感悟随笔

分类: 我的诗歌
 

噪音突袭时
我正在读诗
 
灌木、草坪、水泥地
所有突出部分都要被修理
这不像是风暴
真正的风暴没有声音
 
空气中混杂着青草味
我用手帕掩口
继续读诗
 
声音开始降调
守门人低着头
我没有听到序曲
直接进入了尾声
(若溪记于2014.9.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分类: 我的诗歌

 
(此照片来自于网络,感谢作者。)


 

对她的膜拜,源于圆满

这种自以为是像银河两岸

的距离——渺茫

 

能跳过去吗?

在另一种温柔里泅渡

抽出笔墨的线条

为另一种可能再造一种可能

 

无法触及

正如“她生就一张贪欢的脸

却认为示爱的最高境界是缄默”

如启示,更像是误会

 

走吧,玉兔,这里不属于你

千万朵桂花也捣不出人间的味道

 

趁着今夜

她的屋里一片雪白

走吧

 

(若溪写于2014年中秋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2 13:05)



十里筠溪,其实离我不远

宛如溪水上的瓜棚,杂乱中

总有一丝清新在突围 

 

道路和溪流,一样狭窄

阔绰的是那些明清古建筑

门前古树缠藤,门后青竹幽幽

 

两位老妇人,从村口散步到村底

与我相聊,认为溪水和风景

越到深处越清幽

 

有个学子模样的青年,与我同路

有时我给他让路,有时他给我让路

直到年迈的父亲接他相携而去

 

晚上,我做了个梦

梦里一直在找来时路 

其中一个老妇人说:

所有的溪水都会在低处汇合

有朝一日,我们会在低处相逢 

那个学子模样的则说:

走吧,别一意孤行!

其实,哪里都有森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9 23:50)
标签:

文学/原创

西湖

杂谈

分类: 我的诗歌


那么多柳,那么多亭台楼榭

那么多书卷气的命名,那么静的水

那么江南的西湖,那么甜腻,那么优雅

一如法国左岸,和香颂

 

微风吹来,你的气息,一如初心

西泠印社,虚掩中大动若静

中国美院,天赋般气韵生动

三潭印月,远眺着神秘宁静

 

我以为进入湖心就可抵达你

可湖心亭不是你的漩涡

天还没黑,宝石山还放不出光芒

 

那么,是谁截断了断桥的缠绵?

是谁写尽了苏堤的诗意?

是谁制造了“虫二”的无边风月?

是谁掠走了西湖的另一只鸳鸯?

 

船载着我,蜻蜓点水般,没有晕眩 

船工说,西湖养活了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8 10:23)
标签:

原创

兰若寺

诗歌

杂谈

分类: 我的诗歌



被一树树桃花引诱

进入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

向牧羊人问路

他低着头,一直摆弄手上的羊鞭

他眼里没有桃花

 

我一下子孤寂起来

像兰若寺一样,沉入湖底。

 

再次欣喜,是看见湖旁的柳枝

它正在春天里发芽

一只野鸭,轻盈地潜入湖底

它满眼都是寂静

一条水蛇,正穿过兰若寺的柱子

用身体划出圆润的线条

 

是的,我喜欢线条

湖中的、风中的、树上的、石碑上的……

静止的、运动的,为生命里所有线条着迷

因为我未到达的地方,它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时候,我在绍兴乡下,在小河、鱼网、田野、阡陌、台门、社戏之间长大。乡下似乎从没变化过,现在想来,不独是我,2000多年前的女娇也是这样长大的。这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在《涂山之歌》中被称之为“绥绥白狐,九尾庞庞”的女子,新婚四天后,丈夫大禹就离家出去治水了,在三过家门不入的故事后面,是她十三年的寒窗守望,浓缩成《吕氏春秋》里一句“候人兮猗”,所有的思念和盼望就在一个“候”字里了。

 

那时,最喜欢躺着数云朵,春天的时候躺在大片的紫云英上,夏天的时候躺在温柔的河床上,秋天的时候躺在丰收的稻草垛上,冬天的时候躺在暖暖的晒谷场上,一边数,一边“候”。我再次“候”来的是我远古的老乡越王勾践,他为吴所败,屈辱地带着夫人前去吴国,在钱塘江边和众大臣道别。勾践夫人在江边看到老鹰飞去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9 14:29)



鲜花和掌声,绽放们在大会堂

没有人怀疑过它的真诚

十月的阳光下

我看见每一片花瓣都在凋零

内心可以呐喊,言语可以逃避

目光所到之处,必须坚定

我没有切入十月的主题

只用目光抚摸一棵枯枝

它用泪水浇灌自己

希望在这个春天发出新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