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寒如水
清寒如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613
  • 关注人气:2,1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云水。旧城

未看,一夢江南回

誰忘,一曲顏似水

且聼,一季煙花碎

但求,一生一場醉

注:1.这里是凝儿,若你记得。

2.本博客文字皆为作者原创,禁止转载、引用、抄袭。

3.带有个人logo的图片勿拿。

4.图片来源于网络,原归属者不详,若有不便,请告知撤除。

 文字,请你尊重,勿动。

 

【墨字如烟】

尘埃落定,淡然一生。

不喜繁华,生平如此。

 

前尘。旧梦。

墨字。如烟


        你戏言人间风月揽三千,

 

      我清绘案台洇墨丹青倦。

 

       你曲终答谢良人浅叹,

 

       我笔锋缠绵悱恻万言。


『木兰花开。时光安然』
     

            『 城南旧事。』

博文
(2015-12-27 17:24)

                      

                                            我听闻过许多故事,所幸它们都不世故。

 

     ◎晚来风。

   偶然听人说,回忆里恨不能流放到史书记载以前的少时典故,每次提起都如陈年的积谷,索然无味。可我仍是津津乐道的听着这些年你的琐碎小事,哪怕闲话连篇,亦是欢喜。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盈仄,晨宿列张。”胡思乱想学会的四句千字文到如今还是小火车般跑出这四句,那时候背百家姓,偷懒耍滑拆成几部分,再嘴巴抹了蜜糖的哄老师时不时偷看几眼,不过是为了人生第一张奖状,现在想想自己也很是了不起。长相喜庆的老师当时笃定的对我们说,考大学时给校长老师来这么一段,绝对对你刮目相看。十几年过去了,大学时期,有幸在入学结业得见校长两面,除了学位证书时的道谢,再没交集,更遑论来几句遣词造句。可对这份童年际遇,仍心存感念,让我在众多平凡里,闪着几处不平淡。

   

   两千年是千禧年,我的记忆似乎有些停摆,我写过一篇回忆性的叙事文叫《这十年,我混迹于江湖》,那一年是我唯一的一笔带过,我只记得有一家饭店叫做千千禧,蛋挞很好吃,那是我第一次吃到,尽管不能一次吃个爽快,倒也是心满意足。北方的孩子,早餐是白糯糯的杏仁茶,金灿灿的红糖烧饼,热腾腾的豆腐脑,胖乎乎的炸油条。小时候趁妈妈睡熟时,哄她答应给买炸糕、买肉酥烧饼和一众胆大妄为的条件,结果迎来的便是第二天清早被窝掀翻的算账。

  

  书里写道: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了年少。少不经事的水岸,我已轻舟从简,孤身远走。

  我也曾林间过,二十年,换一眼花开落。

 

     ◎山水故人。

    年少时颠山倒海为栽一株茉莉,以光阴为花期,蘸一夜风雪,簪在你发上。

    

    一夜之间,深绿吹落成枯枝,与家中不知愁的水生植物凑成对比,孤零零与绿油油。日光嶙峋,绕过不规则的枝杈,斑驳了一地,小时总嫌光太晃眼,如今却热忱的迎寻冬日里来自自然的善意。我想要透过你的眼,回味你十四年前干净清瘦的影子,而非从他人巧言善辩的道听途说中,得知羞赧于辞令的你,那些故事里有太多附和和肆意揣测。这个冬天,于一场会心一笑的梦里,想起了多年不曾想起过的你,你在远方还好吗?有关于你的海晏河清或许已被封泥在当年匆匆一别的余晖里。 

   

   年少时浓馥的爱恋,在岁月的洪流里,成为最温柔的波光,流淌在眉眼间,白雪青苔,也不过是与你结识的三两过往。我们载酒买花的年少事,终不似,少年游。愿三年五载后,被偶尔提及的我,在你仅存无多的余墨里,仍是涉世未深、肆无忌惮的清秀小故人。而这些年,哪怕我还有未宣之于口的谢意,未填工整的下半阙。

 

   生活远没有那么多变故,只是我们过不惯安逸。我曾想过无数次的波澜壮阔,被平和的时日一一抚平。或许再也遇不到简单明了的情谊,可我仍侥幸借一亩三分地,将无疾而终的喜爱执笔写完。若你还记得,请你相信,你存在的故事,在许久之后,终将圆满。

  

   记载白梅的词牌失传在了盛唐晚清的某一卷。如今,嬉笑怒骂声里,茶余饭后的生平,却再不提当年。

     

    ◎风水师。

   占为观察,卜测福祸,八卦盘上的风调雨顺,在一知半解的谜面里,杳无音信。面皮白嫩的俏书生,之乎者也的小顽童,幽冶的传说女子,我衔着一截桃枝,寻着目录探问枯燥的命理。

  

   一生一世一双人,争教两处消魂。看小说的第七年,再看起最爱的读本时,众多感触变为一声叹息,果然是后宫正主,地位任万千风流都无法逾越。时光倾城,当年国士无双过的人依旧存活在纸墨里,栩栩如生。每次提笔,似乎总会生扯出只言片语有关感情,可这东西又是我不愿谈起。过日子,抵触到最后都会成长为一种随遇而安,而感情尔尔,就如孔乙己的盗书论,辩不出个所以然。 

 

   国庆时候去参加了大学对铺的婚礼,白色的嫁纱,精致的面容,掩不去我心里初见时梳着马尾,斯文严谨的模样,好像昨日道了别,今日已是物是人非非。相对而坐,朋友向往着大学时不分昼夜拉上窗帘,卷起被子,做一场谁也吵不醒的春秋大梦;或是吃喝不忌,仗义执言,堪比古代逍遥的侠客。转眼间,为了生活,忘记了很多当年莫名的坚持,总以为有些许与众不同,却归于平庸。你看,那时的我们谁都没有测算到,说着要一直单身独立的人,反而最先步入婚姻的门。

 

   人们常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能治愈一切。可我认为,有些情分,时间带不走,大风吹不散。年夜饭前,舅舅多拿了一副碗筷,轻叹着遍插茱萸少一人。姥姥离开已经一年有余,想起时,除了再不能见到的委屈,还有着满满的难以置信,让我可以依靠的,照顾我无微不至的姥姥怎么就再见不到了呢,人世无常,兴许是我们都没有这个福分。那些朝夕相处的日子,已犹如海上花,遥不可及。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起,说起我的近况,说起我的喜忧,说起你牵挂的孩子们,而这些话我也只会说给你听。时间教不会遗忘,有时候,很多感情未必要日日宣读,不说起,是因为我把你放在心底。                

   

    相见亦无事,别后常忆君。

    

    ◎仕女图。 

   古书上惊鸿一瞥的仕女图,完好的收藏在人迹稀少的博物馆,我记得珠圆玉润的女子,耳畔别着一枝秾丽的海棠,她的画像旁,题着那人不羁的狂草,寥寥数语,窥尽余生。说得无常,倒也寻常。

 

   前些日子接到了佘妞、小落和彩的邀请,当我在约定的期限看到这些我八年博客以来熟识的好友大都写了文,而他们很多人的上篇文字停留在一四年、一三年。三生有信,我想写给你们,想写给离开我一年零二十五天的姥姥,想写给我清高年岁里遇见过的人。三生有信,又何尝不是三生有幸。

 

   ps:约定冬至的同题文,家中近来有事,拖至今日,文虽迟,心意如旧。图片来自苏苑。感谢。

 

                                                              

                                                                                        文:凝儿

                                                                                      城南旧事。光阴未眠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