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佟颖华

《五连的‘特殊’人群》,这篇文章选自杜鸿林写的《热议冷析话知青》第三卷——《那人那事那理儿——说不尽的知青》。

杜鸿林出版过的许多书籍和文章,除了过于学术性专业性的,我差不多都阅读过,尤其是他这么多年陆续出版发表的关于知青题材的书文。我曾与他在北大荒同一个连队相识,如今已是几十年的朋友了。这篇是他的新作,眼光触到文章题目,顿觉一亮,心中产生了一种好奇。尤其文章内容提及“劳改新生”和“阶级异己分子” 这两个1972年人们熟悉的词语时,一下子唤醒了我许多尘封的记忆。我在北大荒八年,多数记忆都是来自知青群体,而对老职工的故事关注很少,重新提及那么久远的一时“边缘”的群体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杜鸿林

我这里所说的“五连”的全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4师第33团第5连”,实际上,规模场面宏大的知青聚会,不如一个连队的知青聚会那样入心贴心可心,皆因为,一个连队的知青,朝夕生活在一个村落里,共同经历了喜怒哀乐,悲欢甘苦,彼此间知根知底,互有担待,这不像跨连队、跨营团、跨师知青聚会那样,还需重新了解,重新磨合,彼此有了不适应,极容易扭头说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1 10:42)

作者:杜鸿林

小引:1995年中秋节前夕,作者随《我是老知青》电视记录片拍摄祖来到25年前收走7条性命的黑龙江女儿湾,祭奠因公牺牲但当时被定为里通外国特务的兵团战友,不禁泪如泉涌。

黑龙江畔有个四季屯,屯子里住着满、汉、鄂伦春人。据史料记载,80年前,一条小船载着8个姑娘,到上游的山里采蘑菇,那天风急浪高,翻了船,只有一个鄂伦春姑娘生还。人们把淹死七姑娘的那道江湾叫“女儿湾”,也叫“大姑娘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4 13:13)

杜鸿林

2018年,是我们奔赴北大荒屯垦戌边五十周年,我在整理我的知青书稿时,重读20年前发表的旧稿——《知青老照片——人们怎能忘记她》(《知青老照片》,百花出版社199811月版)、《一把火,半生苍凉》(哈尔滨《生活报》19989月某日知青版,我剪报时忘了记具体月日),翟英选的身形不时浮现脑际。自2012年退休,我已有6年没见到她了,她过得怎么样,病残状况如何了?621日上午近中午时,我抽空打的来到她家——河西区台湾路12号。

楼门口停在一辆残疾人坐的三轮车,车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30 10:17)


2018年是“6.18”批示暨数十万知青奔赴北大荒屯垦戍边五十周年。

八月北京,骄阳似火。我收到杜鸿林从天津寄来的《热议冷析话知青》五十套(一套三本),共一百五十本厚重的书。“德邦物流”快递大货车卸下了一个百十来斤的大箱子,这么重的东西不好搬运,我只好放在一楼婆婆的家里。

三卷书捧在手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7 11:29)
标签:

军事

情感

历史

教育

分类: 我的文章

每年的八月八日是中国的“父亲节”。中国父亲节的由来,因'八八''爸爸'同音,两个''字重叠起来,有点类似父亲的'',因此“父亲节”就是“爸爸节”了。“父亲节”对我来说是件奢华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30 14:05)

重发表这篇文章,是因为之前我发表的关于“香慈”(北京香山慈幼院)小学的二篇博文被咔嚓了,至今我也不知搭错了哪根敏感神经而被咔的?2020年是“北京香山慈幼院”建校百年庆典,征集文稿。我再次重温这段残缺的记忆,钟情“香慈”说到底,其实还是因为它和我的人生息息相关,它承载了我太多的回忆。不能不说“香慈”童年,离开了父母的呵护,我有了独立面对困难的历练!写下是为了记录我童年的经历,不被遗忘!

“香山慈幼院”小学是解放后,北京唯一的一所全日制寄宿私立学校。1960年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现如今互联网走近千家万户,出外旅游网上订票,线路选择丰富、支付方式便捷、价格低廉等优势,不断吸引更多人选择网上购票。然而网上购票快捷的背后,常常伴有陷阱!

以“微信”购买京津城际火车票为例:一张京津城际二等座的票价是54.5元。然而在你要付款的时候,勾选了“在线选座” 票价变成56.5元,或者什么都没选报价是76.5元!这多出的钱是怎么回事?绝大多数用户可能不知道,(我也是后来才搞明白)这是系统自动默认的方式。原因是你在购票的同时,它后面的二级菜单勾选了:高速出票的酒店卷、汉堡王套餐、用车里程卡,这些都是系统自动勾选的。你要想取消这些勾选,那就必须擦亮眼睛在下一级菜单屏幕最下方找到:不购买服务,排队出票的勾选,票价才是54.5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3 16:41)

北京四月飞雪惊艳了整个春天,三号、四号风雪(雨)交加,气温大跳水温度骤降。这一夜,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不是我不喜欢这春雨,而是,这场雨雪对我来说,来的真不是时候。我的手机坏了,而我还有急事,期待的心情很坏。清晨,我从衣柜里翻出已经入库的冬装,打着雨伞去修手机。不知是否受坏天气的影响,修的手机一会儿好一会儿坏。一抖机灵,索性我又买了一台新手机。

已经失联两天了,我的心比天气还凉。我焦急着等待电话的信息。风、雨、雪、夹杂着我混乱的心情,只觉得口干舌燥我不停的在喝水。几个月前,电信公司搞活动邮寄来了一张,已注册好我手机号码的4GSIM卡,却因当时我的手机是3G网没法用。这回新手机可以用4G卡了,只要拨通10000电话开通一下就OK了。问题就来了,电信公司规定开通4G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31 13:09)
标签:

荒芜

右派

回首

分类: 我的文章

邮箱里竟然没有一封邮件!今天什么情况?感觉好安静,快过年了,窗外的嘈杂声一点都听不见了。一个人呆在家里感觉好寂寞无聊,随手翻看《荒芜旧体诗新编》。

这本诗集是著名作家、翻译家、诗人荒芜的女儿林,在我们(右二代)一起聚会时送我的。那场运动让父辈们在“北大荒”偶然相遇,如今我们成为了他们相遇后,再续友情的人。我与林还有吴、彭,通过杨叔叔的帮助成为了挚友。我们每次聚会很特别,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大家在一起谈论着父亲们。我们为有这样似亲人的朋友,而感到高兴与欣慰!

我们的父辈蒙受了二十年的不白之冤。一失足成千古恨,他们后来用徒劳的后悔时间来弥补着过“错”,有的甚至连弥补过“错”的机会都没有(死亡)。他们经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