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新雨
杨新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123
  • 关注人气:4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杨新雨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散文学会理事、

山西省散文学会会长、

太原市文联副主席

 

曾任:太原市作协主席、

太原文学院常务副院长、

《都市》文学期刊常务副主编  

 

 

曾获全国首届冰心散文奖、

赵树理文学奖散文奖首奖、

第六届北京杂文奖、

作品入选多种文学选本、

入选北师大版中学语文课本 

 

邮箱yyxxyy55555@126.com

近处
刘小烽  李心丽   王秀琴   阿莲    李石农   武有平   梁小花  张金厚 单一甜  李迎兵       毛守仁  陈亚珍   李燕蓉   白恩杰   孔瑞平   艳燕砚   樊海燕 姚宏伟               葛水平   王照华 郭俊明   杨栋   姚江平 陈树义 狄赫丹 王芳 申树凤 李秋保 申迷芳        乔忠延 贾哲慧 裴彩芳    聂尔 聂尔 邢昊 张暄 荫成 周广学 孙喜玲 柳咽河 王博达              韩振远 张乐朋 曹向荣 卢静 徐小兰 孙云苓 无哲 张梅霞 冯浩 谢旭国  袁省梅
无远弗届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杨新雨文章
有点怕那种人:没水平,有自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杨新雨文章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杨新雨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甚至: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是吗?什么道理啊?为什么人们总爱搬弄这些道理不明,逻辑不清的东西?裹小脚,童养媳,是民族的吧?也是世界的吗?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句话延伸一步就是:守着我们固有的就足够。
                                                    2018.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杨新雨文章
杨新雨:经得起文坛内外的阅读和评判
          (陈为人作品研讨会发言稿)

谈一点感想。
纪实文学与其它文学形式的诸多区别中,是不是有这样一个区别,就是纪实文学很难隐藏作者的思想,立场和价值观,纪实文学在对于人与事的叙述中,实际上常常需要直接地给出解读和评判。
而在诗歌小说甚至散文中,作者可以隐藏这些东西。也不一定是有意隐藏,因为这些文学形式应该蕴涵更微妙更深邃的内容。过去有一句话是,形象大于思想。而最多的写作者们就处于这样一个“形象大于思想”的写作中。而我们同时会认为,作家可以不直接表达思想,但一定要有思想。
然而,总是隐藏,总是蕴涵,总是没有直接表达,实际上就形成了一个疑问。如果表达出来,其思想究竟如何?甚至,确实有思想吗?有态度吗?其价值观具备现代文明的品质和高度吗?
有思想及态度的直接展示,也直接接受着读者的评判,这是纪实文学在当今现实中显得尤为可贵之处。
陈为人先生,自《唐达成文坛风云五十年》以来的诸多作品,以真实的力量和理性的表达,在慢慢地证明,它们经得起时间之水的冲刷,经得起文坛内外的阅读和评判。
2018.1.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杨新雨文章
本来是正邪之争,却说成是左右之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时评

分类: 杨新雨文章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我们是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文化

分类: 杨新雨文章

与袁娅维相比,正在热播的《歌手》节目中的其他歌手,都只是平庸的唱歌者,尽管他们都是这样那样的大牌,尽管他们也都努力地要表现出不凡,或努力地要感动观者。
非常遗憾的是,袁娅维在前三首歌中一直未能进入状态,这是我的感觉,这也是奇怪的事,与她之前在其他节目中的表现有霄壤之别。第四首歌似乎进入状态了,但是她的不凡之处仍然远未显露。
有一位歌手是例外,迪玛希,我就觉得,与他相比,其他歌手都只是一类。那些港台式的腔调由来已久,让人腻歪,其实本来就是难听的,只是被迫习惯了,因为他们多年充斥歌坛。当然,袁娅维是例外。
以上完全是外行的乱说,既是外行,乱说不妨。哈哈!
反思:敢说大话敢下结论的一般都是外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杨新雨文章
1974年与同学的聊天
杨新雨

当时我正在太原理工大学上学,叫做工农兵学员。晚餐后常与同学散步到迎泽大桥,一直走过桥东去,再返回。记忆中汾河的水面很宽阔,感觉水也深,但那时好像觉得它就是一个普通的正常的存在,就像是路边的乱石与野草,无须多在意。后来它差不多消失了,才经常想起它。那时候也不记得曾与同学谈论过它,有一次却谈论起了空气污染。当时是看着并不很远的太原化工厂和太原化肥厂那个方向,这两个超级大厂那边高耸的烟囱中黑色或黄色的浓烟不停歇地吐向空中,我与同学因此有过如下对话。

我:美国等国家,他们的工厂一定更多,他们的空气,一定更不好吧。
同学表情聪明地微笑着:人家的空气也不会比咱们差。
我也赶紧变得聪明:那是,因为空气是流动的嘛。
同学表扬说:你很聪明。
 
这位同学总是喜欢以智慧高于他人的姿态去聊天。
事实证明我俩都不聪明。那时候,外面的信息是完全隔绝的,所以我与同学的对话只是一种想像与推理。后来知道,人家的空气并不是更不好,而是比我们好,好很多。后来也明白了,空气虽然流动,但流动性并没那么迅捷,我们的坏空气不会马上流动到人家那里去。
但我想,地球的大气层,会慢慢地加深污染,所以,不论是哪个国家释放的污染,都会最终祸及全球。是不是这样?当然这仍然只是我的想像与推理,希望能听到专业的指教。
                            2016.10写   摘自拙文《汾河之行随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杨新雨文章
杨新雨
天空不再清朗,百姓幸福依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杨新雨文章
是不是可以认为已经成为历史?大致是上世纪中叶吧,是这样的情形:有两种不同的意见,分别被命名为革命与反革命。
所谓革命与反革命,其实只是不同的意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时评

文化

分类: 杨新雨文章

 

汾河之行随想

杨新雨

 

              不预则立,预则废

 古语是这样说的: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意思是做事要先有准备才能做好,否则就不成。但我认为有相反的情况,比如写文章!有些文章,有准备其实不如无准备。无来由地下笔,随心地写入,好文章可能就出来了。而先有预案乃至预设了立场再把握好分寸,反倒不是好文章了。因此我要写此文时,就故意用了这样一个与古语相悖的小题目。

举例来说,又要写一篇有关汾河的文章了,但这次写汾河与之前很不同,首先原因不同,或者说,以前是没有原因,而这次有。这样,心理就很不同。我写过多篇与汾河有关的文章,但那都是随意而为,没有预设,没有主题,没有用处,未知去向,所以不会想应该符合什么,不会想应该怎么写,等等。而这次是环保厅与作协共同搞的一个有规模的活动,组织很多作家先去看汾河边上的某些点位,再回来写汾河。也似乎是可以随便写,人家也明白,作家嘛,不能给规定、提要求。但规定与要求其实是潜藏着的,潜藏着什么,自己体会吧,自己把握分寸吧。比如治理者们奉献精神啊成效啊什么的,你不能视而不见吧?当然,不那么赏心悦目的现状也可以写,如果你能看到的话,但你肯定不能只写这些个,不然的话,莫非你眼里只能看到阴暗,看不到光明?这样,就有主题了,有方向了,不能乱写了。换句话说,以前我写的那些关于汾河的文章,这一回是不能用的。尽管如此,我也不准备按要求去写,那些不论是明示的还是潜藏的要求。 

              

      1974年与同学的聊天
当时我正在太原理工大学上学,叫做工农兵学员。晚餐后常与同学散步到迎泽大桥,一直走过桥东去,再返回。记忆中汾河的水面很宽阔,感觉水也深,但那时好像觉得它就是一个普通的正常的存在,就像是路边的乱石与野草,无须多在意。后来它差不多消失了,才经常想起它。那时候也不记得曾与同学谈论过它,有一次却谈论起了空气污染。当时是看着并不很远的太原化工厂和太原化肥厂那个方向,这两个超级大厂那边高耸的烟囱中黑色或黄色的浓烟不停歇地吐向空中,我与同学因此有过如下对话。

我:美国等国家,他们的工厂一定更多,他们的空气,一定更不好吧。
同学表情聪明地微笑着:人家的空气也不会比咱们差。
我也赶紧变得聪明:那是,因为空气是流动的嘛。
同学表扬说:你很聪明。
 
这位同学总是喜欢以智慧高于他人的姿态去聊天。
而事实证明,我俩都不聪明。那时候,外面的信息是完全隔绝的,所以我与同学的对话只是一种想像与推理。后来知道,人家的空气并不是更不好,而是比我们好,好很多。后来也明白了,空气虽然流动,但流动性并没那么迅捷,我们的坏空气不会马上流动到人家那里去。
但我想,地球的大气层,会慢慢地加深污染,所以,不论是哪个国家释放的污染,都会最终祸及全球。是不是这样?当然这仍然只是我的想像与推理,希望能听到专业的指教。

 

                上世纪末给友人的信

每当我坐在桌前给你写信,凝神间,就感到你我的距离是如此地迢遥,而写信这种古老的方式更增加了这种感觉,“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是古人的情怀,而今的通讯是如此的便捷,再这么写,就只是一种矫情了。也许,书信这个古老的事物会日益地纯洁起来,最后它只代表心灵。功利的事,急迫的事,都可以通过电讯方式去联络协商。所以,现代人躲避写信,不只是因为懒隋,也是在躲避心灵。

你远走南国多久了?你原来上班的那座典雅别致的高楼曾经是河边上最鹤立鸡群的建筑,如今它湮没在更高的楼群里,显得很是娇小玲珑。我不知道你在的时候有没有在意过那条河,那时候,你只要站在向着东方的窗前,视野里就会无可回避地出现那条河。

有一段日子,我常去河边走一走。一般说来,这里不大会遇到什么人与事,特意来这荒僻空旷之地,也并不想有什么人与事的见闻。

我常沿着河边跑步,河水只是一条细流了,而河滩却非常宽阔,这里在适宜的季节里是有人来栽种些庄稼的,所以便有许多用以划分土地的用树枝做起的篱笆,也有一些灌木丛和野生的枝桠稀疏的树木,以及荒草。这些杂乱的草木使这旷野似乎显出了一些蕴含,然而又稀疏到几乎不能隐匿一些什么。夏秋之季,这里当是极茂盛葱郁的景象,与眼前景象的对比,令人联想到繁荣与衰败,乃至生命与死亡。

这一天,我越过一些草木,跑到一片平阔的地面,远远地有一个灰黑的火堆,有轻烟自上袅袅升起。正是一个好天,冷风只丝丝缕缕地若有若无,而阳光却很和煦-----

这里引用这段文字,是因为其中描述了当年在汾河边上的一点情景。

  

                给予很大敬意

“我们绝不走西方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我不知道这是哪位领导人说的话了,但肯定是有过这样一句话。言犹在耳,应该说这是一句具有远见卓识的话,也是一句非常有责任感的话,按如今的一个话语方式说,这是一句具有正能量的话。遗憾的是,我们不仅是仍然走了这样一条路,而且更严重。所以只是领导表决心甚而立誓言是不够的,更要有法制的保证。

我与景平先生聊这个话题,他也不由的叹息道,实际上就是先污染后治理了。但与我的悲观态度不同的是,景平先生认为很多方面正在恢复,前景是会好的。我当然祈愿果真能够如此。

由于也算是关注环境问题吧,就常看这方面的文字,有一个文章说,有些环境的变化是不可逆的,比如沙漠化,比如淡水的减少。或许人力可以造成局部的效果,但阻挡不了整体的趋势。

因此,有些工作似乎就带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感觉了,也因此,对于致力于改善环境而认真工作的人们,是应该给予很大敬意的。

 

                关于“环境保护”一语

过去说“喝令三山五岳开道”,说人定胜天,说愚公移山,说改造自然,而如今是说环境保护,是明白了过去对自然的态度不正确。但环境保护一说,仍然是一种强势的居高临下的姿态,人类要保护环境,你保护得了吗?破坏是真的可以做到的,这已经无须更多的证明了,但保护的能力可就是个问题了。所以,这样的用语还应该更合理些,更科学些,因为用语其实影响着理念和做法。

 

                 净水器

汾河之行中,有一站是汾河二库,我曾特意去参观太原市民生活用水来源之一的水质测控室。之后生出一个疑问,为什么现在满世界的净水器?有的是小型的家用的,有的是设置在居民小区里大型的,人们花钱买了卡,去刷卡就可打洁净了水了。这各色净水器,据其上所附的介绍,是以各种先进的科技,可将自来水中的各种有害物质清除掉的。那这是不是说明,政府领导的自来水公司所提供的水并不达标?或者是政府领导下的自来水公司并没有责任将水做到很洁净?换言之,使水达到洁净,是市民自己的事,自己去选择好的净水器。你不懂吗?你不知道该选择哪种品牌吗?自己去学习研究啊! 

总之,想知道,关于这满世界流行的净水器的可靠性、合法性,合理性,政府方面有无正式说法?

 

                景平先生

曾在一篇文章中谈到过李景平先生,此文还想说几句。

他是本次活动的组织者,与他接触过的人,都会感觉到他的诚恳与敬业,友好与良善。他认真阅读此行之后每一位作家所写的文章,他会真心赞扬每一篇好文章,他敬重每一位好作家。他对作家们奉献出的环保文章表现出的欣悦,令人感动。他为环境工作做了很多事,在我认识的众多公务员及环保工作者中,我觉得景平先生是最不辱没这称号的人。

一路上,他介绍并赞扬着一些环保人物,他为他们的贡献和精神表达感动的时候,而我感动的却是他本人,我认为他才是更值得赞扬的人。

多年前,我曾经拜识过他的父亲,公务员和杂文家李土先生,一位亲切温和的长者,其文却具有个性,直抒胸臆,直击时弊。有一次我在火车上,邻座是平定县的一位干部,竟就聊到了李土先生。而这位干部竟用“很厉害的人”一语来形容他,说领导们怕他,主要是因为他的性格与文章,因为他的文章有一些是直指具体事的。说他在一个场合中,还当面质问过当时的省委书记。我不由生出这样的感想,正直的人是有力量的,人们会有一种敬畏。民间有这样的人,却常被我们忽略。联想到景平,相处时间长了,尽管他总是温和周到,但也会觉得他其实是有个性有内力的人,有时候会感到,他的人格形象中含有一种凛然的正气。

也与同行的赵成建先生聊起景平,我说,景平退休后还能不能有这样水平的继任者啊!成建就感叹一声说,哪里能再找到这样的人,我与成建就不由地一起感叹一番。

景平是一位很好的散文家,他早期的一篇散文曾很感动过我。他工作太忙,他又太敬业,因此对散文写作当然难以较多地用心。我还有个感觉,他的散文,因他的操守的持正,还因他的易于感动,反倒是影响了他写得更好。也许是愿望影响了观察,情感的柔光幻化了生活的粗糙纹理。在他不太忙了时候,沉下心来,我想他会有更好的文字呈现。

                            201610月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