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羽
罗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214
  • 关注人气:4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5-19 17:24)

反愿望

 

 

反愿望就是愿望,愿望

到某个时候,也可以是反愿望

还能这样说,愿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7 14:07)
不夸张 更不捏造
 
 
              ——再给罗羽
 
 
 


克罗地亚画册  阿富汗的枣  一秒钟内
两个房间里的事物  就要穿过白灰墙同时到来
 
潜伏的小鬼 不易觉察的交换
钢筋和水泥怎么成了空气的新叛徒
 
闪电纠结的线条 串联起两个国家或更多
大脑旋转内陆和海洋 地球仪开始了
 
太空的膨胀或紧缩 没超过诗人的外贸衣服领
在去朋友家的路上 长走廊收到信号
 
叩棕色铁门 发出一串口头声明
“在你家喝咖啡 我绝不会抢你说的的好话
 
前时借走的这本小书 无论打开还是再次合上
属性不能改变 你的 今天必须还给你”
 
对着来不及给出的汉语的愿望  深入交谈
都清晨了  还抱着单位的青花瓷 饮自己的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7 11:43)

和一首诗

 

 

 

 

爱爬水曲柳的人都爱酒。跳下来

从崖壁,从坠落的血液

跌进波浪,于泥沙中翻转身子

或借贝壳的眼睛窥看喑哑

的蓝色。多么好,抚摸

海水的眼泪,珍珠和她的姐妹

有自我的羞赧,而一只手

撞响的却不是反讽

和珠贝在一起,就是和词语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6 16:26)

拟拟曲(节选)

 

 

 

 

这里没有贝克特,只有他说的

                磨损了大地

  的光阴不情愿地磨损了这里

 

抑郁是另一个他的喘息。场景和流动

在油纸伞中找社会,它们就已经旧了老了

 

空气里有明亮与阴暗的钟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9 17:40)
与泉声、罗羽、怀金、永伟、小葱在三苏坟前喝酒




1
 
死,一只鹤,朝着凯旋。
 
2
 
柏木已拱,树干朝着西南——
你喷泉般涌出的,眉州。
 
在山冈上,
你栽下了三千棵短松,
朝着写作的月夜。
 
3
 
词语,雪一样融化:
泥土的脸,逐渐清晰。
 
4
 
你裸身躺在竹椅上午睡。
 
后背上的七颗黑痣,
被路过的农民
在夜晚的天空望见。
 
5
 
你的刃朝着朝廷。
 
6
 
化身千亿,骑着毛驴,
朝着每一座尘土中的小县城。
 
九百一十五年后的一天,
大地的马背起伏,
我们在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3 10:31)
乞力马扎罗的雪


 
 
1、乞力
 
“乞力于马,不如乞力于雪”
海明威在他的黑皮日记里写道
风雪肆虐,道阻且长
马在山下趑趄
他不得不借助于笔尖朝山顶攀爬
 
山顶有一只豹子风干的尸体
僵在雪窝里。他绕不过去
背上的长管猎枪不禁黯然走火
朝天放了一枪
雪忽然下得更大了就像公元前一样
 
2、马扎
 
那一年雪还没开始下
那一年我9岁
我带着马扎去镇上老戏院看戏
为了逃票从下水道钻进去
那一晚雪下得好大呀谁见过那么大的雪
豹子头林冲在风雪中迷路
差一点滑倒在雪里
后来他朝山神庙一摇一晃地走去
我不由得屏住呼吸手心里紧张的雪捏成了冷汗
 
3、罗
 
罗是一个诗人。突厥血统。头发自来卷,面目可憎。好在人还不错。诗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2 15:56)
与永伟、怀金、雪封、罗羽在三苏坟前喝酒




我们喝酒时
你们在去广庆寺的路上
园子很大,与以往比
他的酒量因为放松了谨慎也见长
他仿佛过屋前的
满堂红,是他崇拜的偶像
他大方的让酒
一次次溢出
其实他们也不能多喝
再来一杯。侧柏们
如同身着长衫的斯文老人
重复着,重复着他的生平
一贬再贬的宽厚
喝干最后一杯
恰好掩饰
我们谁也没有被流放的可能
这时,天阴的
只差来点雪花
或雨滴
2016.11.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6 15:45)
梦贝贝和罗羽(一)
 



我和贝贝有点晕了,罗羽
在电话里守着冷的星空。
车一路颠簸着,我们
忘了要去哪里,只记得身旁
有很多面目模糊的陌生人。
 
到柳营村口时,下起了大雪。
我们跳下车,忽然发现
地球倾斜的厉害:车子缓缓地
往下滑去。贝贝急得抱住
路边的雪树,大声喊叫:
这并不都是我们的错!
 
呆了一会,我们继续往前走,
沿途的墙壁上,浮雕的历史和诗句,
有着各种的缺口、裂痕。
我们不安地东张西望,像是
两个无助的孤儿。
 
在一处废弃的工厂院墙内,
罗羽正守着荒草中的火炉。
我俩惊喜地跑过去,久别的亲人
抱在一起。说了一会
已经忘记的话,罗羽
 
从墙角拉出一个木箱,说是
某个人的诗歌。我们发现
那原是一堆擦亮后却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6 15:43)
与永伟、江离、罗羽和向威
 


这首诗继续着它的
滑翔。客从鲁山云游而来
在宛城南关的古宅
青砖,瓦片。车水马龙里
诗性的存在者
捡起这渐渐远去的标签
与江南对接
赊店的青花瓷,打开烟雨
紫薇花浓
唐朝的夜幕
贝贝、亚刀、青树和我
                   2013\01\0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6 15:42)
平沟的柔软夜色
——给永伟 泉声 罗羽 铁哥 冷眼
 

 

1
 
豆娘基本是无害动物
他们在空中交尾
娴熟平衡术
野丹参节节分蘖
望冈勾在
午夜
叫着
望冈哥
等等我
 
2
 
我们学猿猴
攀爬山径
学溪水低处行走
流水身轻如燕
她的倒挂技术和
飞翔的身姿
你我至今
无法参透
 
冷眼说我要洗澡
大家请回避
听说后来永伟也
跃入深潭
罗羽在石床上
睡觉。铁哥忙着
拍摄五角枫
拍摄红豆杉
撑开的叶片
珍珠潭在足迹到达的
更深处
亮她白白的牙齿
 
3
 
长生殿主守着
二千四百多年
的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