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羽
罗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639
  • 关注人气:4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9-07 18:02)
林间漫步
  
(游黄公望隐居地,致罗羽、王家新、廖伟棠诸诗友)
  


林间漫步,我听见一只蚂蚁
咬痛寂静的腋窝
山泉,在落叶的掩护下运送天真的分币
一句诗分行的地方,
终于出现啄木鸟标记的暗号,
像一个逗点,每次都带来小小的喜悦。
蘑菇那里借来的耳朵
终于从树林深处获得颁奖词
仿佛那完全陌生的器官,
第一次接受了命名
雏鸟的鸣叫,测试着山谷的音箱
一份对于光明的赞美,或许
应该交托给“孤绝于语言”的舌头
那被委以重任的播音员
从一个迷团里,不断抽取空难的美学
湖面上,水鸟的碎步踩出一长串
简洁的省略号,像一种演奏
在意外的治疗中赎回抵押出去的乐器
远处,是鸟窝在重新酿造寂静
一处晦涩的遗址。一个
比记忆里的樱桃甜美的阴道
等待着鹤嘴锄的考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30 10:10)
随手




抬头看那乌云的光,洒满人
在下面的超市挑拣,顺便埋怨

出去以后的骤雨,在新铺街遇到
无秩序的杨树落荒,真的跑不动

呛鼻息的迷惘里有转瞬的解决
其它的烟云在正午的杯里来到

郑州颍河南里的讨论,真是乱
河南最曲折的巷子,延伸到虚无

除此以外,被拍打的丁香,被
喊魂的构树,确实有血里呼啦的事

要理清,我们送礼,去离去
归途路过他的醉态,用来记录

稗草搭建的宫殿,琴师莫名
有时嘶哑,有时被铁夹子夹住

                  2017.7.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0 07:32)
消息



旧我问我,椅子又空了
空椅子已远行
你会去哪里

夜很深了
我在河南佝偻着
与亲人谈起伊卡洛斯
他双翼上的太阳
海平面上的伊卡利亚

夜深了,我在
水马齿苋的闪电
       和暴雨中喝酒

            ——给廖伟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0 17:19)
七月流火,与老罗、雪封忆昔
 


那天的青松尚青,他拎着黑皮本
到郑国。我们怀抱各自的婴儿
害怕失语,在这个混蛋的世界举杯
 
风卷流云,丰产路,丰庆路
那言欢的牢狱。你还问到——
那天,有没有喝下阴云里的原浆
 
              2017.07.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8 16:22)
《与欧阳关雪访颖河南里罗羽住处有感》(一)





我们需要光明,而光明多么不易。
跟着罗羽在颖河路
80年代家属院里,绕圈,
仿佛回到80年代,
欧阳关雪跟着绕圈,白T恤发着光,
又陷进楼道小广告的漩涡里,
贫民窟一般的楼。
罗羽拿出珍本书,问,人呢。
我们说,天呐,您若搬家,
需要拉一卡车的书。
现在,这万册书都示威般
挤在两间屋。《文艺杂谈》,
瓦雷里,段映虹一样的红封面,
看不完的小众书。印刷书能存在两百年,
那时我们在哪里?时间,处理了我们,
老故事在茫茫黑夜里,处理了一切。
这些书还盖着被子,因为漏雨,
“太乱了,不成体统”,罗羽低叹
自己旋转众多痉挛四方体的小屋。
他小鱼儿一样走动,欧阳踩着自己
落在书外的猫影。慢慢写,不要着急。
“你们看我的好书,有没有神秘气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8 15:40)
《地下漫游》
 



从春到夏,懒惰拖着我,
进入地下一条街的场景中。
模特,旗袍,荷花,升起想像的湖面。
 
你默默扫过所有店铺的脸,
那些热闹的脸,那些寂寞的红印
从春到夏,仅仅属于一个小小的钱包。
 
这连锁的世界有愧于读写,
会计职业慢慢令你厌倦,
索德格朗的小诗,此时可以减灭忧烦。
 
你读着自己思想的小蘑菇云
镜子般空望,自己思绪的空中游离,
星星碎了一地,你赤着脚。
 
你想把房子从顶层搬到低层。
你又想着过去的游云,想着
你的不慎重,令自己的世界倾斜。
 
现在,你要咽下苦瓜的果实,
因为上周,在手机,在股票行情里,
你遭遇了十二年“河北钢铁”的滑铁卢。
 
那些总是坠落的股票,
曾是你渴望变好的结局。
这时,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9 17:24)

反愿望

 

 

反愿望就是愿望,愿望

到某个时候,也可以是反愿望

还能这样说,愿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7 14:07)
不夸张 更不捏造
 
 
              ——再给罗羽
 
 
 


克罗地亚画册  阿富汗的枣  一秒钟内
两个房间里的事物  就要穿过白灰墙同时到来
 
潜伏的小鬼 不易觉察的交换
钢筋和水泥怎么成了空气的新叛徒
 
闪电纠结的线条 串联起两个国家或更多
大脑旋转内陆和海洋 地球仪开始了
 
太空的膨胀或紧缩 没超过诗人的外贸衣服领
在去朋友家的路上 长走廊收到信号
 
叩棕色铁门 发出一串口头声明
“在你家喝咖啡 我绝不会抢你说的的好话
 
前时借走的这本小书 无论打开还是再次合上
属性不能改变 你的 今天必须还给你”
 
对着来不及给出的汉语的愿望  深入交谈
都清晨了  还抱着单位的青花瓷 饮自己的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7 11:43)

和一首诗

 

 

 

 

爱爬水曲柳的人都爱酒。跳下来

从崖壁,从坠落的血液

跌进波浪,于泥沙中翻转身子

或借贝壳的眼睛窥看喑哑

的蓝色。多么好,抚摸

海水的眼泪,珍珠和她的姐妹

有自我的羞赧,而一只手

撞响的却不是反讽

和珠贝在一起,就是和词语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6 16:26)

拟拟曲(节选)

 

 

 

 

这里没有贝克特,只有他说的

                磨损了大地

  的光阴不情愿地磨损了这里

 

抑郁是另一个他的喘息。场景和流动

在油纸伞中找社会,它们就已经旧了老了

 

空气里有明亮与阴暗的钟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