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草根名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羌笛韵
西羌笛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9,666
  • 关注人气:4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08-30 08:50)

 壮志难酬,或许是人生的一大悲剧。南宋宁宗开禧元年(公元1205年),一位66岁的老人登上镇江(今江苏省镇江市,古称京口)城北北固山上的北固亭,于是,留下两首让我们至今感动落泪的词作。不知辛弃疾是否会临风落泪,或许在他的心里还燃烧着一股不灭的豪情: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这是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在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两个重要地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俺比苏辙幸运。那年在酒席宴上,一位老者沙哑着嗓子,用沧桑的情绪唱了一首歌。那是俺第一次听唱:“老哈河水长又长,岸边的骏马拖着缰,美丽的姑娘诺恩吉亚,出嫁到遥远的地方……”那一刻,俺落泪了,不知道为谁。苏辙的旅途更漫长,那时候肯定没有这首歌陪伴他一路向北。



 宋哲宗元祐四年(公元1089年),50岁的苏辙担任了外交使节。辽道宗耶律洪基要过生日了,翰林学士苏辙和刑部侍郎赵君锡代表北宋皇帝前往祝寿。心情很复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15 22:45)
标签:

人文

杂谈

苏洵

分类: 笛韵悟禅机




 面对一次萝卜坑招聘,苏洵觉得受得了莫大的侮辱。朝廷本来是好意。像苏洵这样年龄大、水平高、学历低的人总该给条出路,总不能当一辈子临时工吧?可苏洵并不领情。

 苏洵的心里五味杂陈。两个儿子苏轼和苏辙拿到了学位,即将在公务员序列里一路高升,可苏洵的命运却如李广难封,年近半百也没能考取一个功名。这一刻,苏洵咽不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

杂谈

苏轼

分类: 笛韵悟禅机


  那帮御史都是些乌鸦嘴。遭弹劾入狱了,苏轼才感受到权利被滥用有多可怕。得罪人可不是闹着玩的,苏轼曾经指责李定不孝,这回人家铁了心要报复他。

 苏轼终于中枪了。宋神宗元丰二年(公元1079年),李定等几个御史制造了一起“乌台诗案”,以“ 作诗讽刺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28 23:05)
标签:

人文

王安石

分类: 笛韵悟禅机
     

                九百多年以前,王安石领导了一次著名的变法,想动别人的奶酪,自然遭遇了既得利益集团的顽强阻击。虽然被列宁称为“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可这个改革家手中的权柄却控制不住一个政权疯狂地驶过道岔。
         王安石一定很郁闷,想办成一件好事怎么这么难。他不明白,难办的不是事情,最难的是摆平方方面面的利益关系。宋神宗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王安石担任了参政知事,处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上,他却感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每年财政亏空1570万缗,他遇到了比奥巴马还要头疼的财政难题。更为要命的是,20年间税赋增加了10倍。他想不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

欧阳修

庄子

分类: 笛韵悟禅机

      一句环滁皆山也……似在述说着走不出的人生困境。欧阳修逃无可逃,害怕被自己的影子追击,只好逃到光里。庄子真是个好老师,总能想出匪夷所思的好方法。可是,麻烦就在于欧阳修知道自己做不了庄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16 08:41)

     面对一个注定消灭不了的敌人,应该怎么办?怀疑的念头刚冒出来,范仲淹就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初来乍到时的雄心。天凉了,西风乍起的时候,士卒们已经传唱开秋风凉,想亲娘的歌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5-26 09:41)
标签:

人文

柳永

分类: 笛韵悟禅机

       大约是宋仁宗皇佑五年(公元1054年)的清明节,柳永(原名三变)的坟茔上已经长满了荒草。那是一个不湿衣的雨天,远远地走来一位娇艳的女子,她是柳永新丧后第一个在清明节赶来祭奠的人。



       这位不知名姓的女子就是去年集资打发柳永的众粉丝中的一员。可怜柳永混了一辈子,死了要靠妓女们安葬。作为北宋词人,柳永无疑是婉约派的祖宗。他的词曾经唱红妓女无数。在那个时代,柳永也遭遇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错位的人生最悲苦。那是公元959年的一天,兄长李弘冀死了,李煜怎么也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这是他最本真的心态。可是他笑不出来,喜悦只在心里藏了一瞬间,李煜就在大家面前痛哭失声。兄长死了,从此没有了替自己顶杠的人,他注定要接过一个烫手的洋芋。



      在五代十国即将终了的时候,做一个偏安一隅的小国的接班人,显然没有多少吸引力。但兄长李弘冀不这么看。有时候流行的谶语比邪教的谣言更可怕。李煜天生一只眼睛患有白内障,却被坊间传为神异的重瞳子。李弘冀总为此感到不安,他时刻提防兄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

冯延巳

李煜

分类: 笛韵悟禅机

同样是读书人,差距大的不是一星半点。看人家黄巢,虽然不善于应试,却学下了满身的本事。大唐乾符五年(公元878年),黄巢吟唱着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响应王仙芝起义了。这位豪情满怀的诗人挥手之间打乱了大唐王朝的秩序。和黄巢相比,冯延巳应该羞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元慎与俺们呼和浩特或许有些渊源,他是鲜卑人的后裔。可俺记住他,却是因为一句情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元慎啊,你这个资深情种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提起诗人元慎,同时代的人都认为他这个人不咋地。原因似乎有两个,一个是对情妹妹好玩始乱终弃 ,另一个是报复李贺。那一年元慎慕名跑到李贺的家里交流写诗,不想李贺的态度却有些轻慢。谁让人家诗名正盛呢?终于有一天,李贺落在了元慎的手里。不就是写几首破诗吗,就你能耐?若论写诗,李贺不输元慎,可若论做官李贺就差得远了。多年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