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慕朝阳
慕朝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564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随笔

杂谈

那夜  宝宝甜睡在群蚊猖狂中

    有的些实况与预想的完全不同,今年7月6日的夜晚就是如此。

    宝宝的姥姥家有套房,由于离妈妈的工作单位较远,一段时间未曾居住,近来宝宝一直住在妈妈上班地点附近的家中,近日,家中需要收拾一番,于是妈妈、姥姥决定带上一岁多的宝宝去那套房中崭住几天。这天下午,姥姥抱着宝宝,妈妈带着一些必需品来到那所房子里,只是没带蚊帐,她们一直认为:较长时间不住的房子不会有蚊子。

    夏天的夜晚来得虽说晚,但妈妈、姥姥收拾了屋子,铺上床,吃过晚饭,屋外边已华灯初上,表针已近9点,睡意袭来,他们刚要休息,蚊子唱着歌的嗡嗡飞来,开始发现的是一两只、三四只,之后越来越多,妈妈、姥姥不邀而同地说:“没想到头天住就这麽多该死的蚊子,我们挨咬没啥,可别叮着宝宝!”可怎么办呢?天已晚了,况且这儿离原来的住房十多里路,更不能点蚊香,怕熏着孩子,想来想去,她俩只好向附近的亲戚家借蚊帐。

    7月是蚊子的狂欢节,它们到处张牙舞爪、肆意横行,此时,为防蚊家家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2 07:05)
标签:

感悟随笔

杂谈

人间仙境何处求

    春天的格里芬湖像个迷人的新娘,穿着色彩亮丽的新装,嫩白的脸浓淡相宜,闪着清澈的双眸,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和成熟的气息,聘聘婷婷走进人们的眼中,携带着扑面而来的清香。

    当老天把辛劳一季的冬风唤了回去,让春风上岗值班时,春风伸出柔柔的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格里芬湖。在春阳的帮助下,春风的手由凉丝丝逐步过渡到温温和和,格里芬湖中那厚而坚硬的冰凌一天天变软变薄,继而,太阳光顾最多的湖面处的冰凌融化了一小块,那些被冰封一冬的鱼儿,慢慢扭动着身子,呼吸着新鲜空气游了起来,而湖岸边的小草显露出米粒大小的青绿,那些雄踞在小草之上的各种树木,伸伸腰肢,抖掉冬装,开始了镞新的生活,首先是那些枝条柔软青绿起来。

     春风一天比一天温暖,格里芬湖的冰消失的无影无踪,湖水中那些金黄的、通红的、银白的、花色的以及黑色的鱼儿,成群结队、舒舒服服的向前游去,有的鲤鱼调皮的跃出水面,观赏格里芬湖景色,有的尽情撒欢,箭般的向前游去,有人将食品投入水中,它们便你争我夺,哗哗啦啦的激起片片水花。岸边的小草,在人们的不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杂谈

恋上那张移动“床”

    黄昏,太阳将她那柔和而清亮的光,洒向座落在杨柳掩映、池水清清、鲜花飘香的某大学的幼儿院门前。此时,门前站满了来接孩子的人,宝宝的姥姥也站在其中、睁着昏花双眼往里看,不一会儿,孩子们蹦蹦跳跳的跑出来、扑到亲人的怀里,宝宝也几步窜到姥姥面前,姥姥一弯腰,宝宝迅速爬上姥姥的背,竟小声打起了呼噜,随后,幼儿园里那位秀气的女老师赶出来,对姥姥说:“这孩子自昨天入园成为新学生后,两天来不在小床上好好睡觉,看来您老人家的脊梁背是孩子最好的床啊!”

    那位女老师说的很对,宝宝的确恋上姥姥脊背这张“床”。宝宝六个月时,妈妈的产假已满去上班,因单位离家远,只能早出晚归,宝宝还在香甜睡觉时,妈妈就走了,当妈妈在华灯上时下班后,宝宝已酣然入睡,退休的姥姥义不容辞的看护起宝宝来:一口口喂水喂饭,一回回把屎把尿,一次次补衣缝裤,一天天教宝宝发音说话,尤其宝宝在睡觉时很难伺候,不能出声、不能放在床上,否则又哭又闹。那时节,姥姥天天把它抱在怀里,轻轻拍着摇着搂着睡。这样宝宝长到十个月,睡觉越发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26 15:18)
标签:

随笔

杂谈

                                      城中一方悠闲处

    楼房眼瞅着长高,马路快速拓宽、延长,汽车飞驰、人口膨胀,满耳噪杂、拥挤吵嚷。尤其那些上班族一大早被手机铃声震醒后,军事化般的穿衣吃饭,像子弹飞似的射向楼梯、冲出楼房、飞向公共汽车站和出租汽车。竞争使这个城市快速运转,“给力”促这个城市跨越式前进。

    在这个与时间赛跑的城市中,有一方悠闲之处,那就是省博物馆广场。近来虽还是“四九”天气,但阳光如金子般的倾洒下来,偌大的广场、众多的休闲人、还有广场的“精灵”——那些和平鸽身上披上了黄灿灿的光芒。不少退休的老年男女,领着孙辈慢腾腾的散步, 也有一些衣着光鲜小两口牵着儿女的手在玩耍 。而那些白色的、灰色的、花色的、甚至黑色的鸽群一会儿成群结队盘旋在广场上空,一会儿瞅准空子、呼啦啦落下来,抢食人们撒下的鸽食,不一会儿,又扑棱棱飞向天空,分别落在 广场边的鸽子窝上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7 07:25)
标签:

随笔

杂谈

                                          田间春意浓

    喜欢到田间观看风景,呼吸新鲜空气,感受植物的气息,享受浓浓春意。

    4月2日如了心愿,要到田间实地采访小麦管理,这天上午,我们驱车离开市区,向北驶去,我请司机慢慢开车,并打开玻璃窗,让柔柔暖风吹进车来,我看到路旁柳树摇栧着万千枝条,枝条钻出了鹅黄色的小芽,那些高大的杨树枝条上、挂着的黑褐色的毛毛虫样的东西在微风中往下飘落,代之生出黄绿色的小芽或花蕾,突然,一声声唧唧喳喳的叫声传来,杨树上黑灰色的花喜鹊离巢觅食,为生育下一代做准备。石津渠里,流水潺潺,他们簇拥着奔向下游,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为春天增绿,让夏秋金黄。田间路上那些农用拖拉机嘟嘟嘟的跑着,拉去了农家肥和化肥,绿油油的麦田里,多是妇女和老人(许多青壮年外出打工去了),他们有的抛洒白色的化肥,有的用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3 10:24)
标签:

随感

杂谈

                                        春风入桃林
    深州西北处,桃林连成片,有阵阵春风吹进来,唤醒那些沉睡一冬的桃树姐妹,她们个个伸展腰肢,准备争芳吐艳,把美丽带给人间。
    那些柔柔的春风,带着温情、带着使命,一阵阵、一股股吹进桃林,东边抚摸一下,西边爱妩一下,轻轻唤醒众位桃树姐妹;春风抚摸桃树的身体,刺激桃树的神经,撩拨桃树的心情,使之胃口大开,尽情地吸取大地母亲的乳汁,转变成丰富的养分送往身体各部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08 11:51)
标签:

随感

杂谈

蓄势待发

    对世间植物来讲,如果说冬季是蓄势的季节,那么早春就是待发之时。

    北方大地那些树木,经过一冬天的修养生息、还有吸取土地“母亲乳汁”等方面的蓄势,只等春姑娘送来适当的温暖,便会吐出嫩绿的新芽,使劲成长。你看,眼下那些树木,正在接受春风的爱抚,探寻早春的温度,有的已变软了枝条,试着伸出了芽蕾,乘待发之势,急待春潮滚滚来;农田中的麦苗、小草,长睡了一冬天,此时从早春的凉风中逐渐苏醒,喝着农民送来的甘甜水,吃着香喷喷的田间肥,准备吐叶生枝,染绿大地,实现未来展露秀美身姿、继而传宗接代、造福人类的梦想;公园里的花木,在早春中抖掉一身困意,伸筋展骨,精神抖擞的吸取养分,为释放自己的天性、为实现自己的理想做好了准备:将来用万紫千红的花朵,把人间装扮的更加美丽。相信随着春意渐浓、春风浩荡之时,蓄势待发的植物就会大展身手,用不同的特色、用多异的身姿、组成一个绿浪滚滚、百花盛开、香飘万里、莺歌燕舞、美乐声声、春水融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7 18:21)
标签:

随笔

杂谈

火车票

    我儿子和外甥(我妹妹的孩子)接连考取长江以南的两所知名大学,两所大学都远在两千里左右,总得给孩子买张卧铺或坐票吧!因此,每年寒暑假,买火车票成了我的艰巨任务,于是每当开学前,我便找熟人、托朋友恳请买票,我常常求人一、二次就换人,觉得不能总麻烦同一个人,这样数年下来,我几乎找遍了所有的关系。农历去年腊月二十六(即今年2月10日),算算再过十天儿子就要返校了,怎么办?儿子说他去买,我和老伴商定,今天我就去石家庄,住一夜,明天排队买票。

    到石市住下后,我当天早早睡下,准备明天一早坐6时的第一班公共汽车。一觉醒来,时钟刚指4点,离6时还有两个钟头,再睡会儿,又怕过时,这样迷迷糊糊、翻来覆去,还做了梦,梦见自己去晚了,票卖完了,急醒了,再看时间已到5时20多分钟,穿衣下床,轻轻关上门,向公共汽车站牌走去。此刻,平日里车流如梭,两旁人行道涌动的大街显得有些安静,不时有一、二辆车急速飞过,路灯亮亮闪闪,驱赶着四周的黑暗。我刚走到站牌前,第一班公共汽车停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杂谈

“我先坐会儿”和“坐我这儿吧”

    正月初六日,返客高峰到,衡水火车站人员爆满,购票大厅不仅人挤人,还从厅内排出数条长长的队伍、直至前台边上,又拐弯向东或向西几十米;进站口处,人潮涌进;出站口中,人如泄洪。这天,我应邀去石家庄看新闻界的朋友,并讨论即将发表的稿子,一看这状况,便发挥自己多年当记者的优势,给火车站客运部主任打了电话,请求照顾。那位主任建议说:“你是否坐4411次列车?人还少点,但也不能保证有座!”我想在这特殊时刻,能走就好,我人随老了,但一个多钟头,腿骨还撑得住。

    这天上午近十一点,站内人员把我领进车站台,那呼啸而至的4411次车刚停下,我第一个上车,那时车上人虽多,并不十分拥挤,我东瞧西看,整个车厢快看遍了也没座位,正在失望之际,忽见看到右边靠南有两个人坐三个座位,便微笑着问靠边那位有些撅嘴的妇女:“你这还有人吗?”那妇女冷冷地说:“有人,一会儿回来!”说完,嘴撅的更高了。我恳切地说:“我先坐会儿,来人马上让开!”但那撅嘴女屁股也不抬,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31 17:36)
标签:

随笔

杂谈

寒夜中的暖流

    冬天大寒季节的夜晚,寒气逼人,冷风如刀。在这个城市火车站出口上方,两盏雪亮的电灯照在一对老夫妻身上,男的头发花白,在灯光下显得有点闪亮刺目,那身蓝色的羽绒服也黑幽幽放光;女的脸部虽然有些松弛,但精神十足,那身紫色的上衣呈现出暗红色。此时,天已近午夜两点,那寒风一阵紧似一阵,后来怒吼着发威,肆意袭击这个世界,两人冻得头、脸冰凉、耳朵生痛,但每人心里都揣着一团火,因为在南方某大学读书的女儿姗姗放假回家过年,马上就要到站下车了,虽然女儿入学后仅几个月没见,夫妻俩想起来还老泪纵横。

    那女的给丈夫戴戴羽绒服上的帽子,兴奋地说:“再过十几分钟车就到了!”男的说:“天这麽冷,我一人来接就行了,你就是不听,陪着挨冻!”

   “不冷不冷!”女的连连否认,可呼出的气变成了白色,接着猛地打了一寒噤,身上有些哆嗦。

    此时,一声长长的火车笛声响起,夫妻俩一齐向站内望去,在灯光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