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哉(杂文选刊)
小哉(杂文选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797
  • 关注人气: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杂文选刊》下旬
《杂文选刊》下旬版向您约稿
  《杂文选刊》下旬版的定位是:全新的社会人生读本、珍贵的时代民间档案,既有名家标新立异的悲悯关注,又富新秀出神入化的诙谐讽刺。《杂文选刊》下旬版是培养杂文创作的“未来杂文作家学院”,是杂文新人的沙龙。它的作品多是以散、随笔化为主要风格的非常规杂文。
  下旬版主要栏目有:
  妙语:有杂文味、富有哲理和时代感来自民间的精妙之语;
  社会点击:对于 “社会病”的剖析、批评和讽刺;
  心灵折子:用杂文笔法解读人生、人性;
  民间文本:以百姓眼看百姓事;
  杂文边缘:具讽刺性和幽默特质的杂文周边作品,如小品文、寓言、漫画、杂文诗,以及借用其他文艺形式或非文艺形式的“杂文”;
  域外闲话:写外国人、外国事及外国作者的非常规杂文、准非常规杂文作品;
  写家实验:集中刊发三篇或三篇以上题材新颖、形式别具一格、构思奇巧的杂文新锐代表作;
  温故:有史料价值、鲜为人知、有深远内涵的非杂文作品;
  访谈:每期采访一位知名杂文作家,了解其创作理念、风格及人生经历、个性特质;
  作家与作品:杂文家自述人生经历、创作体悟;
  新人看台:此栏专发杂文习作者的作品,本刊编辑加以点评,旨在扶掖新人;
  校园杂文:在校教师、学生作品,具有一定杂文味,较有思想性、艺术性及新鲜感;
  话题:对有代表性的话题进行深层次和杂文意义上的解读,以引发有价值的争鸣和思索;
  博客:好读、耐读、有趣有味的博文,个人风格、时代气息浓郁;
  杂文网文选:来自杂文网的优秀作品;
  三言二拍:来自国内外的“奇闻轶事”,配以点评,旨在开阔读者视野;
  感悟:对本刊某一文章、题插图、版式等方面的“读后感”,五百字以内;
  短信平台:针对近期下旬版的文章有感而发,文字个性独到,百字左右;  
  意外:身边发生的新奇的、引人关注的事件画面,以图文方式展现;
  关注:以某一社会现象为主题,刊登多幅图片,并配以短诗。
  以上栏目均欢迎读者原创作品,亦接受荐稿(自荐或他荐)。原创作品可寄至(130022)长春市卫星路5758号《杂文选刊》下旬版编辑部或发送电子邮件至电子邮箱:zwyuanchuang@126.com,荐稿者请将文章复印或剪切,标明文章原出处、作者、杂志刊期或报纸日期,附上姓名、详细通讯地址及联系方式(手机、电子邮箱、QQ、MSN均可),寄信或以电子版形式发送至电子邮箱:zwjiangao@126.com。短信平台请发送手机短信至13844882250或发送“杂文选刊杂志社”至106650120按提示操作。
  所有原创稿件或荐稿一俟采用,稿酬从优。
《杂文选刊》下旬版编辑部
2008年1月
与小哉互动
公告
各位网友好,欢迎来到我的小博,我是《杂文选刊》下旬版的编辑小哉。
我的联系方式:
QQ:710448715  
编辑部电话: 0431-85331331
 
  欢迎您的热心投稿、荐稿。有需要也可以在线联系我。
  杂文选刊杂志社:吉林省长春市卫星路5758号  邮编130022
 
  您也可以针对每期的推荐文章跟贴、评论、发言,小哉会遴选出优秀的有个性的网友留言编到《杂文选刊》杂志版的“感悟”“发言”或“短信平台”栏目中,一经选用,有样刊有稿酬的噢,呵呵,希望大家积极支持!
 
 
“新人看台”栏目:

《杂文选刊》下版“新人看台”栏目面向全国征稿啦!

如果你是一位具有责任意识的公民,如果你对世相人生有观察有发现,如果你喜爱文学有尝试创作的热情,请拿起你手中的笔,杂文是你的首选,它一针见血、诙谐讽刺、余韵犹存!它带你思考、让你清醒、给你责任!

《杂文选刊》是目前国内五百多家文学期刊中的佼佼者,发行量名列其榜首,她关注社会,关注民生,所选作品有针砭、有批判、有反思、有品位,是青年读者首选杂志之一。

《杂文选刊》下半月版风格清新、活泼、幽默,又不失揶揄、嘲讽、悲悯的思想关照和人文情怀。“新人看台”栏目旨在扶掖新人,扩大杂文创作队伍,繁荣杂文学科,给热爱写作的朋友们一个属于自己的创作空间,寄希望于他(她)们成为未来的作家。

来吧,亲爱的朋友!写稿不愁发表,《杂文选刊》“新人看台”等你来!

征稿要求:              

1、  来稿需为原创;

2、 内容或批评社会弊病,或解读人生、品评人性,或为描绘普通人生活的非常规杂文(散文、随笔、小小说、小品文或诗歌,内核体现杂文批判、讽刺、针砭的特质);

3、 形式构思新颖,语言清新流畅,思维视角独特,能在看似平常的生活现象中找出本质,挖掘现象背后的心态和观念,并有所针砭和指摘;

4、  字数1000字左右。

文章一俟选用,在刊发的同时,我们将配以本刊编辑的点评,一对一地指导,并为您寄赠样刊、稿酬,稿酬从优。

来稿请寄:(130022)长春市卫星路5758号《杂文选刊》下半月版编辑部(请于信封正面标注“新人看台”字样),亦可发至本刊电子信箱:zwyuanchuang@126.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个 性
  个性,指一个人异于常人的特质。有些个性,表现为不盲从、敢于挑战权威、传统,是社会变革、发展的动力,应肯定、包容;另有一些,表现为自我中心、任性而为,甚至损害他人利益,需要相关法律、规定加以制约。不分青红皂白地压抑个性,如应试教育中,个性的思维往往换来红叉,工作中,个性的见解有时被简单粗暴地否定、打压;或一味张扬,如网络上有些不顾及事实或他人感受的个性言论,都是值得反思、批判的现象。
  哪些个性值得包容,哪些应该压抑?社会应如何保护、鼓励积极、进步的个性,又如何规避消极、侵害他人或社会的个性?关于个性的方方面面,欢迎深入阐述你的意见。
  1、作文:杂文,千字左右,角度新鲜,幽默风趣,能够予人启迪。投稿信箱:ling_jishiben@126.com
  2、发言:百字以内,短小凝炼,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目    录    2009年1月下 (总第262期)  

◆妙  语  
只有在大排长龙时等十四则 慕 远等 1

◆民间文本  
新年老人 刘 齐 4
“熊猫”和“耗子” 罗 兰 9
我们在搞文化 朱 辉 13
我们能不能一起走 刘诚龙 16
给历史一个个面孔 林仁余 19
送你一套房 雷抒雁 22
钱莉,你考什么研啊? 王乾荣 25
朱元璋的另类“偷窥” 黄 波 31  
◆杂文边缘  
《皇帝的新装》续篇 王晓渔 5
麻雀 何一飞 7
关于木偶的随想 莫 言 11
最后的阳光 邹扶澜 15
你竟惋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争 议 稿
  编者按:在阅稿、编稿或评刊中,有时会出现这种情况:同一篇作品,众说纷纭,甚至经过一番激辩后仍争论不休,我们称这样的作品为“争议稿”。本刊自2007年第1期始辟“争议稿”专栏,旨在引起大家阅读争鸣之氛围。您最近见过哪些值得争论的杂文作品?欢迎示下。

 

别再称我们是春蚕,好吗?
●吴 非
  在我们的节日里,却不得不听你们讲话。你们又在为我们唱颂歌了。           
  请求你,不要再把我的职业比作春蚕,好吗?
  我爱我的职业,但是我厌恶你们把我的职业比作那蠕动着的蚕。
  我一直厌恶中国人以春蚕比喻教师。我不知道还有哪个有进取心的民族会有这一类的比喻。我不喜欢没有骨头的动物,也不大尊重被人喂养、饲养(或豢养)的动物。虽然我在农村插队时也养过蚕,熟悉那可怜的小虫的生命过程。蚕要蜕变四次,最后通体透亮,作茧之后,如果不被烫煮抽丝,能破茧而出,也不过变成粉粉的蛾,活不了几天。
  我们中国人赋予春蚕以崇高的生命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皇帝的新装》续篇
●王晓渔
  当所有的老百姓都说“皇帝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皇帝“似乎觉得老百姓所讲的话是对的”,但依然“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皇帝的新装》到此戛然而止。但这个没有结局的童话在转述中逐渐变形,甚至还被添加了一个“大团圆”的结局,皇帝被老百姓赶跑,老百姓把那个最早说出皇帝什么衣服也没有穿的孩子拥戴为皇帝,从此天下太平。皇帝发现自己受骗,是幡然悔悟、严惩骗子,还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从被骗到自我欺骗,转而跟骗子同流合污?公众获得真相,是否等于皇帝一定下台?孩子当了皇帝以后,是否就国泰民安?这在安徒生那里都是疑问,但人们却赋予了不言自明的答案。那么,不妨接着把童话讲下去。
  话说那个孩子当了皇帝之后,城市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慢慢地,开始有一些人对年轻的皇帝不以为然。尤其是过去的邻居,总是在背后嘀嘀咕咕,隔壁那个孩子当初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天天尿床,谁看不出皇帝没穿衣服啊,只不过他仗着年少无知,说出来了,几句话能够赶走皇帝?还不是靠咱们老百姓,他倒好,躺在皇宫里享清福,我们不还是老样子?
  这种声音“私下里低声传播开来”,连皇宫里的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熊猫” 和 “耗子 ”
●罗 兰
  我一直以为,母亲老了可以和我生活在一起,但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
  这事没这么简单,我和太太已经逐步融入这个新城市,然而,母亲每天待在家里,除了菜场就是厨房。她活脱脱像一只被我从四川捉来的熊猫,失去了熟悉的竹林,再也找不到自己的伙伴。
  母亲一辈子活在小县城里,那里有她所有的朋友和敌人。下楼就能看到熟人,买个菜也能聊上几段最新的八卦,打个牌总能叫到无数的闲人大姐。逢年过节,朋友间相互宴请,好不热闹。
  父亲不是“熊猫”,他是“耗子”。四川山林里的耗子放在北方的大都市中,照样还可以生活下去,而且到处乱窜,越吃越油。
  不过,这也是一只被剥夺了权利的“耗子”。首先,他的钱不够用了,什么东西都会比县城贵,他的购买能力被相对剥夺了;其次,他的工作网络没有了,他只能带着自己爱玩的相机,成为公园里一位新的晨练老年人。最后,他失去了仅有的那点虚荣。在县城,他是个退居二线的小官僚,总有几只“无头苍蝇”撞上来拍几下无伤大雅的马屁,进献一点表示尊重的油水。另外,他还有被人羡慕的在外地工作的能干的儿子。然而,在这里,他是nobody,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祭奠死难的“个”
●王开岭
  1995年的《东方》杂志曾刊登了一篇犹太裔汉学家舒衡哲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博物馆的光照之外》,文章认为,我们今天常说纳粹杀了六百万犹太人,日本兵在南京杀了三十万人,实际上以数字和术语的方式把大屠杀给抽象化了。他说:“抽象是记忆最疯狂的敌人。它杀死记忆,因为抽象鼓吹拉开距离并且常常赞许淡漠。而我们必须提醒自己牢记在心的是:大屠杀意味着的不是六百万这个数字,而是一个人,加一个人,再加一个人……只有这样,大屠杀的意义才是可以理解的。”读到这,我的心怦怦踉跄了起来。
  我们对悲剧的感知方式有问题?
  平时看电视、读报纸,地震、海啸、洪水、矿难、火灾……当闻知几十乃至更多的生命突然消逝,我们常会产生一种本能的震惊,可冷静细想,便发觉这“震惊”不免有些可疑:很大程度上它只是一种对表面数字的愕然!人的反应更多地瞄准了那枚统计数字——为死亡体积的硕大所羁绊、所撼动。它缺乏更具体更清晰的所指,或者说,它不是指向实体,不是指向独立的生命单位,而是指向“概念”——苍白、空洞、模糊的概念。
  有一次聚会,某记者朋友的手机响了,通知他某处发生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归来泪满襟
●周 济
  昨日乘车去,归来泪满襟。坐着小孩子,站着白头人。
  昨天下午,我乘坐一辆公交车,正好是学校放学时刻,车到一个站点,上来一些小学生和陪同的家长,其中有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动作快,抢到一个位子坐好了,接着有个老人走过来,手拉住扶手,也站好了。我看那老人一头白发,还背着孩子沉重的书包,用安详和爱抚的眼光看着孩子,而那孩子正惬意地伸着双腿,拿出零食津津有味地吃起来。我被眼前这一幕吸引住了。以前我也看到过家长和放学的孩子乘车,但这一次情况不同:这位老人满头白发,如果他独自一人上车,别人都会让位的,但现在他们一老一少,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竟显得如此自然而然,这就不禁有点使人骇然了。我想起孔老夫子的话:“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这是说,有事应该由年轻人干,有好吃的应该让长辈吃。如果你一边这样做,一边脸色难看,还能说是孝吗?现在事情完全倒过来,事情由长辈干,有好吃的让孩子吃,而且长辈脸色一点不难看,反而非常高兴。
  大概人人都知道,儿童有很大的可塑性,家长是孩子最早也是影响最大的老师。慈爱和怜幼是人们的天性,但爱有“似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宽 容
  宽容,需要豁达的心胸,开阔的视野,科学的思维方式。宽容什么,宽容程度如何,体现了社会整体的价值取向。对新生的、异质的事物与声音是“攻乎异端”,打压、拒斥?还是仔细甄别其进步的成分,宽容对待新生事物对权威、对既定思维的冒犯与质疑?社会不公的受害者的个人素质偏低、公权力的过失或恣意是否均该被宽容?在日常生活中,在亲人、友人、陌生人之间,宽容又被以何种尺度执行着?宽容,与社会的活力、创造力、民主氛围息息相关……在你的身边发生了哪些与宽容相关的故事,你对宽容有哪些看法,欢迎就此问题作文、展开讨论。
  1、作文:杂文,千字左右,角度新鲜,幽默风趣,能够予人启迪。投稿信箱:ling_jishiben@126.com
  2、发言:百字以内,短小凝炼,观点、语言个性化。投稿信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目    录    2008年12月下 (总第260期)  

◆妙  语  
当你对一只野狼民主时等十二则 李津傲等 1

◆社会点击  
从秋瑾到章子怡 许知远 4
预言家的乌鸦嘴 耿 涛 8
诸葛亮不要抢着干皮匠的活 阮 直 12
奥巴马也是咱“亲戚”? 陈鲁民 16
为何无人像格林斯潘那样认错 刘 健 20
犬儒时代的信任 梁文道 22
无能为力 黄 波 24
穿越生命中的湍流区 塞 林 26
假如当代大学生从红楼人物中选伴侣 马瑞芳 27
马粪与奶嘴侍候 达 岸 28
一个耳光与八个主义 周泽雄 30
拿什么拯救“炮灰”们的自救信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秋瑾到章子怡
●许知远
  那座深灰色、简约、方头方脑的纪念碑像是天外来客,矗立在解放北路中央。两旁车流不息,过马路的人群匆匆而过,没人有兴趣多打量它一眼。
  “秋瑾烈士纪念碑”,在朝西的那面刻着这样七个金色大字,下面是密集的碑文。借着路旁的灯光、不断闪过的车灯,看得到“……而轩亭口人烟稠密,往来肩摩,睹纪念碑矗立,尤足以感动群情,廉顽立懦”的句子,它的落款是蔡元培,撰写者是于佑任,那是来自1903年的遗迹。建筑、文词、书法,都是民国时的审美了。
  马路的东侧,是一块小小的广场,汉白玉雕的秋瑾像神情严肃、身形挺拔地站在那里。她穿着斜扣的褂子、折皱的长裙,微微上扬着头,脑后束着发髻,她双手背在身后,端庄有余,烈性不足,身后墙上是另四个金色大字“巾帼英雄”——孙文的字。
  她的目光穿越过解放路与纪念碑,一座红色的牌坊,上挂的白匾之上正是四个黑字——“古轩亭口”。穿过牌楼,是喧闹的、店铺林立的府南路。第一家是“名牌首饰”商店,章子怡在橱窗的广告画上笑靥如花、明艳照人,而府南路上的一长串广告画,则来自女子整形医院。
  灯光改变了夜空的颜色,它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