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09-10 08:30)
                  长江以南  倾听一个诗人的歌唱
          ——写在“我与楚源共成长”征文活动开始之际
 
                      此刻我头顶蓝天
                      倚着楚源的肩膀
                      脸   紧贴着云朵
                      心   深入她的心脏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10 08:27)
    年初的生产工作会议上,厂长一句话,二狗就如愿以偿分了个最好的车间,而大旺却给摊了个有“乱摊子”之称的车间。
    二狗心里就乐开了花:这是厂长在给大旺小鞋穿呢!嘿!有点关系就是不一样。嘴里却对大旺说:“大旺你别担心,遇到难题我可以帮你。”
    不久,为提高事故应急处理能力,厂里决定组建事故应急救援队,按理队长一职非二狗莫属。可又是厂长一句话,把大旺颠到了冲锋陷阵的位置上。
    留在了“后方”的二狗就又喝了蜜似的甜:这不明摆着把大旺当“草把子”使吗?哼!这次可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再不久,厂里上新项目,设备安装至关重要,时间紧,任务重。厂长找到大旺:这次你挂帅,负责新项目的一切设备安装,耽误了生产时间,到时候由你拣帐。大旺二话没说,只鸡啄米似的直点头。 
    这下二狗差点给乐蹦了:哈哈!你以为你是齐天大圣下凡了不是?哼!看你还吊得起二尺高的尿啵?
    年底,厂里竞聘分管生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10 08:26)
    捧着自己四十多天起早贪黑挣来的六百多元钱,一股刻骨的辛酸夹着久违的喜悦潮水般涌上了敏的心头,也盈满了她好看的眸子。
    潮去之余,敏就想起了那些也下了岗的还在为生计发愁的姐妹们。想起她们,就有一种强烈的愿望驱使着她。
    来不及和丈夫商量,敏揣上四百元,径直向芝姐家走去。
   “听说你开烧烤店还差点资金,这是小妹的一点心意,少是少了点,你还是先拿着吧......”敏的话还没说完,芝姐的的眼眶里就涨满了泪水.......
    “噫!梅梅开小吃店不是还有点资金缺口吗?她刚结婚成家,丈夫又没有工作......”想到这里,芝姐赶紧带上这刚刚捏热的四百元,往梅梅家赶去。
    “你现在正处在一个关键的时刻,千万别泄气啊!一切慢慢来!啊?......哎!你怎么那么糊涂呢?我们可是姐妹啊!收起吧!啊!.....”
    听着这些从心窝窝里奔出来的话,梅梅的泪珠子忍不住一个劲儿直往外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诗歌,一百多年前,俄国著名的哲学家、文学评论家别林斯基有一句经典的话:情感是诗的天性中一个重要的活动因素,没有情感就没有诗人,也不会有诗。王钊的诗歌正好印证了这一点。王钊是一个很用心生活热爱生活珍惜生活的人,他细心品尝着挖掘着自己的每一个脚印,感悟探询着生活的内在本质,这让他的诗作显得特别的丰满和厚重,也使得它们弥漫着浪漫的美丽色彩,激荡着炽热的感情。比如《无题》《从此以后》《余音》(见《楚源之歌》266页)等诗作。透过道路纷纭五色流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采桑子  客居》

 

红叶翻飞惹人泪。

你也飘摇,

我也飘摇。

梦里何处可停靠?

 

不知故乡去几许,

云不知道,

月不知道,

只盼杨柳抽新条。

 

    这是徒弟徐竞填的作品,徐竞毕业于西南大学中文系,现执教于洛阳某高中,勤学善思,才情奔涌,谦虚谨慎。前日偶作此词,处女作也,戏言让我指教.我不敢,胡乱说了一通,随后徐竞修改于下:

 

《采桑子   客居》

红叶袅袅西风早
你也飘摇
我也飘摇
梦里何处可停靠


问说归雁声声泪
云不知道
月不知道
只盼杨花自在飘

之后,我依照原韵,学填一个,如下:

《采桑子 客居》

 

轻风袅袅残红舞。

来也飘摇,

去也飘摇。

寂寞斜阳生绿条。

 

故园归梦三千里。

云也迢迢,

月也迢迢,

何处青春横碧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10 08:11)

 

 

    2008年10月7日,荆州诗人铁舟莅石,了了、笔架山上、无痕及余等雨夜会之。幸事也!兴尽至凌晨!因吾儿独居,忧其受惊,乃提前离席。至憾也!所谓责义不可两全尔!

 

荆州的铁舟来石首了

想找个喝酒说诗的人坐一坐

他是个诗酒都风流的人物

我向他推荐了你  号码已经给他了

在蔡总平缓语气的鼓动下

我的骨胳和血管立马搞起了暴动

 

前额敞亮  有牛羊来回走动

偶尔有一丛草自后脑爬过来  窥视

红色梯恤衫里蠢蠢欲动的那只大鸟

见到铁舟的时候  我儿子刚刚入眠

问好  握手  致意  故人重逢一样

点燃芙蓉王  泡着最低价格的碧螺春

稍作热身  我们就摆起了龙门阵

仿佛一艘铁舟的排水系统

他排出来的诗话不拖泥带水

含有丰富的微量元素

足以与三鹿奶粉的中国名牌身份比肩

不过他不以名牌自居

他的诗也不含三氯氰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10 08:04)
    因为害怕身体发福,更不想养得一身赘肉,所以利用午休时间打乒乓球几乎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
    开始几天,只是我和磊两个人捉对厮杀,后来玲加入了进来,这样三人坚持了一段时间,随后又不断有新鲜血液补充进来,而且大多是高手级的人物,峰就是其中之一。
    相比我们三个,峰的球技全面,能削会切,正手拉球反手扣球都来,接发球也很厉害,动作姿势一看就知道不是等闲之辈。每次与峰PK,他总是三下五除二就能把我掀下台。最让我心虚的是他的发球,要不下旋,要不上旋,如果侥幸挡过去,“乒”!他又狠又准地一板拉球,我就只有望球兴叹的份。这在一段时间里成为了我最头痛的一道槛,虽然费尽心思,但总不得其诀窍。尽管乒乓的目的是为了健体娱乐,但是时间一长,大家就暗地里较起了劲。看到峰连连“坐位”后的快意模样,而自己的好胜心却屡遭“屠戮”,心里自然恹恹得不行。
    大约过了二十天,我总算找到了答案。提供答案的不是我自己,是玲给我的。那天我被峰PK下来之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04 13:57)

 

    我得好好考虑考虑。他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她不接受,那三年的苦苦追求就只能换来一生永远的痛。他不敢想象没有她的日子。

    我得好好斟酌斟酌。她警醒自己,这事可不能当儿戏,万一他不同意那可就惨了,因为她的生命里不能没有他的存在。她的心里很乱。

    他的眼前又浮现出那些被洪水吞没了的庄稼、房屋,以及没了家园的乡亲们痛苦的目光。这目光仿佛电流击得他的心发抖。

    她也忍不住想起那些曾经与她一起努力,把厂子当作家苦心经营,而今却下了岗的姐妹们。想到他们,一种强烈的愿望就激流般撞击她的心壁。

   “无论如何,我非说不可了!”他觉得别无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04 13:55)

 

 

    月光似水,静静的又是那么轻轻地淌入窗子,那么清纯又是那么明亮。

   “知道我为什么连续三个晚上来找你吗?”涛终于打破了似乎有点尴尬的沉默,轻轻吐出了这句似乎显得多余的话。

   “其实我也正准备问你呢。”雯也为他连续三个晚上找她感觉到奇怪。这在相恋三年的时光里好像还是第一次。

   “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涛显示出往日少有的平静。他把“很重要”三个字说得特别重。“本来,我是想暂时不告诉你的,但它对于我和你太重要了。而且,迟一秒钟告诉你,我就会多一份愧疚,多一份负罪感。所以,我不得不鼓起勇气向你说个明白。”

    雯默然:一丝莫名其妙的伤感袭上心头!她似乎呼吸到了一点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04 13:54)
   1
                          深沉的  深沉的是海
                          你就是我前世注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