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刘鸿鸣
刘鸿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971
  • 关注人气:1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好友

 

访客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友情链接散文中国
暂无内容
博文


“刘景芳地”老榆树

编辑有话: 无论是钟灵毓秀的古城敦化,还是别有一番风光的冬日松花湖、五大连池,抑或是那见证了多少世事的红山文化发源地、老榆树,这些地标之于东北,彰显着它悠远的历史、壮美的现在与愈加璀璨的未来…… 在这飘雪的季节,让我们跟随着“东北大地”,来一场心灵与历史的探寻之旅吧!

刘鸿鸣

小时候,就听说屯子后边有一块“刘景芳地”。那块以父亲名字命名的耕地,在达里巴屯北面三四里远的样子。

屯子西北角有一条向北的土道。深深的辙印穿过枯黄的草甸子和白花花的涝洼塘就是一片秋翻过的黑森森的盐碱地了。再向北,右手边是一片渐渐高起来的岗地。那片漫岗儿就是“刘景芳地”。

漫岗向东连绵起伏着,四周多半长着总也长不大的榆树毛子和一些小杨树,偶尔在大沙坑里还能发现人脚獾子打的盆口粗的洞。没想到,这块“刘景芳地”的最高处,还长有一棵一个大人都搂不过来的老榆树。那棵老榆树,少说也有300岁,是达里巴这片土地当之无愧的树王。它高大,独立,仿佛在岗上支撑着达里巴的天空,而岗上长不大的小杨树和榆树毛子只能远远地看着。

上世70年代初,我开始走向它,走向那片土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名医名方---清脑饮作者:晨瑞20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5-24 03:29)
标签:

文化

哈达山印象

 

哈达山下,刚刚竣工的

水利枢纽工程往南

几十公里长的水面,白亮亮平展展的

几乎,看不到松花江的对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历史

旅游

文化


 
发表于12月24日《吉林日报》的一篇习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旅游

历史


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红孩等为单篇一等奖获奖者颁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1 18:28)

来到伯都古城遗址

我们都登上西面的城墙远望——

城池里的苞米苗是排成一行行绿过去的

绿的尽头,还是黄土垒成的城墙

 

走进苞米苗中间

半尺高的苗儿正挥动臂膀

他们像是一群整装待发的士兵

马上就要奔赴前方

 

我要去找对面的城门

你说,这里曾是辽代的宁江州

是女真人首战胜利的地方

我知道,下一战在初河店

还有达鲁古城、护步达岗

——从这里走出去,会走向一个个胜利

难怪这里的苞米苗也一个个摩拳擦掌

 

在一株苞米苗的根部,我捡起一块瓦片

你说,这瓦片能抵挡大自然的雨雪

却挡不住契丹王朝“打女真”的风霜

有压迫就有反抗

正是从宁江州的东城门

开始了大金国的兴起

也开始了大辽国的灭亡

 

东城门终于找到了

此时,附近永善寺的晨钟正在敲响

迎着初升的太阳我朝东城门走去

感到满城的苞米苗也呼啦啦地跟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3 06:27)
标签:

佛学

文化

历史

 

 

在松嫩平原上,面朝东南

需要抬头仰望——

长白山,你无私的奉献滋养着我

你逶迤的巍峨,让我敬仰

敬仰的,还有一个男人高大的身影

那个高大的身影

常常被你明镜般的天池照亮

 

沿着松花江逆行,我走近你

两岸的大豆高粱向我点头

满山的森林煤矿为我鼓掌

盘山道上,那个高大身影带血的足迹

几次把我引向密林深处

可是走着走着,足迹消失了

接着,阵阵松涛好似冲锋的号角

在耳边吹响

这是一只什么样的队伍

还要在自己的大山里隐藏

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宁愿流血牺牲

也要挺起大山一样的脊梁

长白山,我多次问过你

你沉默着

霜雪变成了白发,一脸的沧桑

 

一天,在通化的浑江岸边

我终于见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

戴着狗皮帽子,身穿大氅

一手拿着望远镜,一手握枪

——很遗憾,那是一尊他的雕像

他被几个叛徒出卖了

永远地倒在了濛江

一个叫做三道崴子的山岗

——虽然,肢体和头颅被占领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6 00:20)
标签:

文化

        遥想那片水          

 

 

    从考古学家张泰湘的一篇学术论文中得知,吉林省的扶余市境内在金元时期曾有过一片水面很大很大的斡母(与“斡麻”一样都是满语“鄂模”的异写,“湖泊”的意思)。这,让我有过三分钟的兴奋——

    因为松花江三面环抱的这片原野,一马平川,现在几乎找不到大的水面了;只是在版图的中部,有一条夹津沟像是可怜巴巴的小龙南北扭动着,头伸进北面的松花江,脖子被一座著名的石桥卡住,尾巴不甘心地向东甩着,又向东甩着。

    我只所以把难得一见的夹津沟比做一条小龙,是因为这条“龙”就生活在过去的那片水里。

    那片叫斡母的水,在三井子镇以北,隆科古城以西,东西长六十华里,南北宽四十华里,与松花江对岸查干湖的面积大小相近。

    三分钟过后,我的兴奋变成了遗憾——

    要是现在还有那片大水,多好哇!

    ——要是有的话,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