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郝炜长篇新作

 本人2014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长篇新作《过着别人的生活》在各大网站、全国书店有售。本市特约吉林市常青书店销售,年后到货,有需要者提前预订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吉林郝炜
吉林郝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472
  • 关注人气:3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市委宣传部打来电话通知我去取我的先生郝炜的获奖证书——吉林市第六届松花湖文艺作品奖《匿名》《老人和鱼》及文学成就奖(也称终生成就奖,此奖项仅一名)双项大奖!

      当我双手捧着那姗姗来迟的证书,那一刻我的眼泪好似断了线似的,心里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她来的太迟太迟了,,,,,,!

      这份荣誉来的实之不易,它几乎倾注了我先生生命的全部精力,因此,就为了告慰我的先生,我也是日夜兼程,不惧疲劳,整理他的报备材料,终于获得了这份殊荣。

      我怀抱着我先生获得的这些荣誉证书,隐忍着心里的疼痛,想与朋友们道声谢谢,却说不出话的我,只示意,不断的点头,辞别送我的朋友,我的头一片空白,顾不得也听不清他们嘱咐我,还是安慰我什么,疾步走出大厅,走到墙外无人的拐角处,我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悲伤,面壁而泣,,,,,,!

      打车回到家里,展开那些装帧精致的证书,泪水再次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呆呆的坐在地上,思绪万分,我不断的擦拭着泪水,亲吻着我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13 09:12)
标签:

育儿

     

      9月5日阴,但没下雨。

      清晨,趁孩子们还在熟睡中,我悄悄地准备好回家的行囊,又简单的打扫一下卫生,做好午饭,待孩子们起床!一切就绪,出发。

      我的儿子因事忙,出去办事,和我的姑娘约好在火车站见面送妈妈,所以,我的姑娘开车送我直接去火车站,行程中因道路堵塞,赶火车的时间有些紧张,我和姑娘打下招呼,她便去停车,儿子急匆匆带我去小红帽处准备蹬车,和我的儿子拥抱过后,便各自归程,尽管有些依依不舍,好在来日方长,我来去自由!

      去北京之前的某一天,与我的儿子在微信通话中我说:儿子妈妈想你了。我的儿子在那一端说:赶紧来吧老妈,并附上一句,时间安排好要多待几天啊,其实,我并没有去的计划,只是很想很想我的两个孩子,但我的儿子这样说了,我想我的儿子一定也想妈妈了,那就开拔吧,一来如愿见两个孩子,二来想给孩子们的家打扫打扫卫生,平时孩子们工作忙,很辛苦的。我没有想太多,事后才知道(是我的姑娘在送我的路上告诉我的)如果我不去北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这个夏天,你让我心烦气躁!

      一直坐不下来,想写点东西,却心烦意乱,一段时间里,心绪乱得很,心情憋闷,总觉得气息就在胸上腔喘不透似地,又有些无可适从,拿起书反反复复的就那样看上几段,却又回味不出看的是什么内容,真的焦躁不安,无奈之下,换个方式,找我的同学,委托她们联系那些组织旅游团的人,出去游玩儿(就是和群中的那些老头老太多一些的人去,有时不花钱,且近且便宜且时间短,当天去当天回的,又不耽搁事的那种团体,不是为了省钱,只因为太远的地方没人带我走呀,自己从未涉足过单人远行,想想就有些诚惶诚恐,可这一段时间里,我总觉得坐卧不安,慌得我一塌糊涂,只好出游。咳,再无聊,我也绝不会抽烟喝酒打麻将,但我会请我的好朋友们(同事同学)聚餐,或多或少倾诉一下内心的不悦(会适度,尽力不影响别人的心情)。不然的我整天就是上班下班,小院子种地(种的蔬菜全部送人)累得够呛,本人又几乎不做饭,看着熟透了的果实满地的掉,烂在地上,着实有些可惜(往年都是我的郝大哥带着他的同事,同学,朋友,来我家采摘,欣赏,呵呵,往事如烟,,,,,,)这一段的时间里,请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目送我的儿子匆匆下楼 ,心中有些帐然。

      晚上,我的姑娘下班回来,我友好的提醒她说:以后这种重大活动或场合,提前将我儿子的服装准备好,让他体面些,别显得邋遢,我还举例说我的先生,每天出门我都会让他服装配套整洁,干净利索的出门儿,即便是我的先生患脑出血康复后,以及现在的我,被生活打击摧残的我的今天的样子,我都会依然是“馿”倒架不倒,我善意的话语,使我的姑娘点头称是,我与我的姑娘相处和谐,我们互勉约定,不可以有矛盾,小事我们俩自行解决,大事不上缴,别影响我儿子的事业,我们后院不失火,不分散我儿子的精力,我们全力支持,因为,我们都渴望我们彼此想要的,我的儿子有这个能力,我们深信不疑!

      说说我儿子的公司吧,年末就要上市啦,在送走他爸爸去世第二天的时候,我的儿子便带我回北京了,在路上,他就告诉我说:“老妈,别怕,有我呢,知道吗,我一直没和任何人说,只和老爸讲过,虽然我没更多的钱,但你要知道,我的身价是(他用二指伸着,)我说一百万,一千万,他说,你小看你儿子了不是?我赶紧说那一个亿?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5月29日,我急着打电话给我的大弟弟赶快去售票点替我买张去北京的火车票,同时我又向负责我们的小领导请个8天假(那个小领导23岁,在我的眼里,他就是个孩子),他有些不高兴,嫌时间太长,当时我正低头忙着结账提前3天把5月的售药款结清,听着口吻不太爽快,不管那些多啦,)剩下的几天放到下月一起结,只因为我要急着去北京。

      为什么这么急匆匆,我一直在犹豫,纠结,去还是不去,若去不可能一两天回来,这儿的工作特殊性让我太难抉择,其实,我是个特爱情面的人,不太愿意麻烦别人的人,我若是多呆几天,我的同事事必要起早贪黑的替我将工作时间延长,我有些过意不去,可我此次不去我会余生遗憾,踟躇再三,个人利益还是占据了我的心里,因此,踏上了北京之行。

      过年到现在快半年的时间啦,没看到我的两个孩子了,甚是想念,惦记!来京的目的,更多的原因也是想为孩子们做些什么,比如,收拾屋子,做几顿孩子们爱吃的可口饭菜,(孩子们每天晚上下班到家几乎都7点多
,我很心疼,也有诸多的无奈 )更主要的目的是想亲眼目睹我儿子在北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前言

      一段时间没有写博客了,原因是在四月 份的时间里,为我的先生准备大量的申报材料,参加市里的终生成就奖的评选活动,就是那些复印的费用就花掉了近500 元,那还是自带了少许的复印纸,且讲了一半的价(因为印的量多 )查找我先生从创作以来的那些 作品,曾获得的奖状,弄得我先生的书房铺天盖地(有些夸张,但确实是连下脚的地方几乎没有,)每天搬动那些书稿,背着它们在我不堪重负的肩上,往返于市委宣传部,文联,有时缺这少那的,你就准备吧,弄得我整日昏头涨脑的,每天要想还需要什么,补充什么,和那些相关的人士沟通,和帮助我的我先生的朋友沟通,所以,在这里我要说感谢因为我替我先生郝炜申报参选,文联的副主席格致而放弃了参评,她说,她以后还有机会.....还有邱淑宾大姐,王家男,桑老师,文联的马部长等等朋友的关照。为此,我在为我先生申报所有材料的前面,我附上我的留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我的先生郝炜去世一周年了,弹指一挥间,空气与时光在我看来仿佛已经凝固,不再喧嚣,就那样定格在我不堪回首的那一天......就是那一天的开始,时至今日的日日夜夜每每想起我的先生,我就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这一年里。我拿起笔续写,诉说 我们曾经的爱和那点点滴滴的幸福与快乐!我让他的博客依然开启着,讲述我先生的人生,缅怀我对我先生的情怀。

      我用我笨拙的笔一直在挖掘着我们深深的爱,从相识相知到相爱的美好瞬间,尽管它让我不堪回首!

     如今,我们相隔在阴阳之间,咫尺的近与远,我依然是那样得陇望蜀般的沉醉在从前我与我先生在一起的生活里,尽管我面对的都是回忆,可我总还是在这静谧的夜里,每每想起我的郝大哥,我都会自言自语的喊上一嗓子---郝--大--哥,你在哪里,你--知--道--不/我想你啦?

     每一次我打开他的博客,看到他的画像,我都会去抚摸一下他的面颊,回味他那皮肤的质感和他那大大肉肉的耳垂,用手轻轻的扒拉扒拉他的头发,每当关闭他的博客的时候,在我的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原文发于2015年3月10日《北京晚报》,感谢余天宝叔叔。

 

 

 

 

 

下为原版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6 13:09)
标签:

育儿

      注:这篇小文是我在火车上完成的,又到过年的时节,我的心里五味杂全,此时的我害怕触及到我内心的东西......所以,我坚持到把年过完,再来打开我郝大哥的博客,书写我想说的话!

      今天过小年,将近凌晨时,我梦到了我的先生,那彼此之间的对话,分明就是灵魂之间的话白,太神奇了,那种隔空似地真实在现,仿佛又把我们拉回到现实的生活中,末了我的郝大哥还是那样深情地望着我,我还对他说:郝大哥,只要你好好的活着,我送你两万块钱,你去买石头吧,可好,他却嫌少,我说那再加五千吧,他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说,好吧。嗨,显得是那么的可爱!当我醒来之时,却是一场梦,如果知道那是个梦,我无论如何都不要再醒来,就愿那样永远的云游在我的梦里,不再和我的郝大哥分开,即便它是个梦。可是,梦啊毕竟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候,可我不愿意,望着枕巾上的泪湿,赶紧叫停自己的思维,别再彷徨,赶紧拿起笔,把我的梦想在这一刻记录下来。

        小年到了,甚至要过春节了,我的郝大哥是来找我要些钱的,当然我知道,他是要和往常一样,过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原文发表于2015年1月28日《中华读书报》7版《人物》,桑永海老师撰写,在此感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