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姜丰
姜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爱情研究》是我的第一篇在文学刊物上发表的小说(论文式小说),要不要算“处女作”呢?全篇共7节,这里发表第一节,吊吊大伙的胃口,要想看全文,得去找《花城》杂志今年第四期(七月出版的)。

 

                        爱情研究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与拙作《另类复制》中的洗手男人很像哦……一者为良知,一者为沉闷,都是无趣。

小小说《洁癖》发2013年7月3日《咸宁日报》,谢谢明编过稿。

《咸宁日报》电子版:http://szb.xnnews.com.cn/xnrb/html/2013-07/03/content_21834.htm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无题

 

——4月20日雅安大地震有感

 

一次漫长纡徐的跋涉还没有终结行走

凌晨,雅安地震问候了地球

望不穿朝鲜飞弹摧毁人们流动毁灭欲望的深秋

大自然的震骇颤抖又一次写入集体恐惧,人人心揪

 

混芒大地的忧愁

问候太多人是否活着难受?

残暴思绪的理由

一再流走

 

太多当下的谜题之后

猪体、竹体、煮体、铸体啊猪蹄

主体主题主体——

每一全体天空脑袋里

无限转接的地水火风空的蝴蝶密密稠稠

遁入人类历史不可解的卦象与爻辞,所有人围困久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空灵时间镜面的致思

——读甘文良诗歌有感

一:逸出我印象的互读

1、惊奇

根据我的阅读经验,在攀枝花诸多诗友当中,往往人与诗歌形成明显的互读,似乎人诗之间有一种微妙平衡的解释学的循环,从多个任选的审美视角入手,细品慢咂之后,往往可以读到大致相似的况味。

但是当初读到甘文良的诗作时眼前一亮,这是那位与诗友们把酒言欢时笑语风声的甘文良吗?印象中一首《挽歌》的断片浮出脑际:“香烛悄然落定/悲悯的老僧啊 风声如刀/谁能为一只羊做一次简易程序的超度”,他的诗歌仿佛孤悬在一片精心打造的乌托邦王国当中,看来看去,却又总看出甘文良随性由之过后,对万事万物本身,自然沉吟的一种悲悯心情。在进一步地说,也许我可以判断甘文良在诗歌中是一位往往为感伤情怀所播弄的诗人。比如《比如泪水在夜里生长》:“这些纯洁透明的植物/不让它们随了一季的雨水泛滥/在黑色花蕾不再生长的夜晚/坚强地体会一根青草折断的疼痛……遥远的过程汹涌而来/我努力地实现过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语言本体论的黄昏

——关于诗歌语言解放能指的想法

(1)释名

在现代诗的版图上,诗歌越来越进入不可说的说的疆域,因此,在一个友好的诗歌交流圈,在共同的本体论探索意义上,诗人们语言交流的尺度会放得很宽,语言自身运动形成的精神幻觉,会使交流成为一次漫长灵魂远足的跋涉。但每每与诗友论及诗歌时,多少会有一点尴尬的心情,对于将诗歌看成献祭缪斯祭品的诗人来说,根本上诗歌是不需要谈论的;而对于将诗歌看成种种类类精神消费品的朋友来说,这样的谈论,则好像是诗人在自说自话。

对于许多现代诗人,我不怀疑他们有将语言作为精神构成的本体性来体验的虔诚,此所以有“语言炼金术”、“语言魔术”之说,这正是诗人对打磨一首诗呕心沥血,唯恐不能好好传情达意的说法。但同时,当诗人以评论家的眼光进入诗歌时,又不能不将语言看成一个精神幻觉的描述,从而对诗歌予以理性的廓清和阐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2-01 19:07)

组诗一辑:

 

情思二重奏

 

 

1、梦中遭遇一头黑尾鸢的凝视

——纪念一次早上的阅读

 

我不能说你注目的表情是如此真切

我不懂你。一如

我不懂与你相隔一立方寸以远的那头懒猴

也不懂,三根琴弦情挑的深渺空间中

蒲葵树、夹竹桃与桑梓合鸣的七寸心音

 

你凝视我,一望千年的风烟

你眼睛透明的无法抵达使我想到

千千亿亿万年前我们曾是朋友

亲切如一枝花中的一根花蕊与另一根

一个细胞的这一面和那一面

 

粉碎玲珑时间的晶体纷纷扬扬

爱你……曾让我后悔和不后悔

你爱……曾牵引我不可控的视线掉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酬唱文友

诗意的守护与遥望

——读黄仲金诗集《与蚂蚁的默契》

拿到黄仲金诗集《与蚂蚁的默契》时,与友人笑说:“瞧!诗人言说的高度只是与蚂蚁等齐,所传达的感情也不知会怎样细腻了。”这自然是纯粹的玩笑,这样说是太多领教了中国文人传统式的细腻感情,一昧地见风流泪对月伤心,就像豪放诗人苏轼即使有“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的洒脱看开,总还有“欲寄相思千点泪,流不到,楚江东。”如此这般辗转流连,挥之不去的惆怅情怀。

细读《与蚂蚁的默契》,诗句如水脉脉在眼眸中流过,发觉黄仲金对情感的渲染、铺排、追索并不大感兴趣,而是更专注于情感内核的发掘,以冷抒情的笔调对情感本质予以诗意的凝注与刻画。于是,我除了对自己预设想象的各种审美情景做修正以外,脑中反复萦回的就是黄仲金在该书扉页上的自白“在宗教缺席的日子里,我愿意把诗歌当一回事。”对了!我还是在诗集中发现了黄仲金对诗歌独特的理解和创作诠释,这有异于许多古典诗词中放浪形骸情志,挥洒华丽语言盛宴的特质,而是“向下、向下、再向下”(黄仲金语),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2-01 18:20)

梦幻飞碟纪事

缘起:一次有趣偶遇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照例到就近的昆明新知书城看书。我不知办过第几次阅读卡了,这一次,为我办卡的女郎问我:“还会常来吗?”我照旧微笑,连“这还用问”都不想多说了,夸张点说,书籍之于我如同水之于鱼、空气之于人类生命,看书早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我的诗歌和小说,不过是附属的产品。

看完书回家,脑中闪现出许多文学理论方面的想法,它们自成体系,在我心灵的精神网络中自由生长,带着新鲜呼吸和血脉相连相系的气息,在“第三只眼”中清晰可见,只是不足为人道罢了。

想起罗兰.巴特尔等现代派作家所谓的,写作是呕吐物、排泄物,精神招灵术的道具等等,这一类玄乎其神的说法,其实昭示的,就是对待文字的平常心,将神圣、崇高、理想、美好、尊贵等词语所代言的所指,恢复到最平易又最自然的表达方式,同时又不置换它本真的内核。在写作中,我是否能做到用最精准动人的文字,将我的思想予以传达呢?“君子日三省吾身”,这是我常常反躬自问的。这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雨神恋

 

(1)

 

这是一间大大的茅屋,它没有华贵尊严的外相,却也庭楹整饬,拥有东西北向的三间侧屋,两排手持矛戈的卫兵在周围戍守森严,一看就是部落首领的住房。

正是蒙蒙黑的傍晚时分,已经显得有点灰蒙的一丛灌木中忽然探出一位美丽少女的头,她转着忽溜溜的大眼睛看了看,见到两名卫兵正从大屋正门前走过,赶紧手一挥,一只鸽子朝西面疾飞而出,鸽子发出“咯咯”的叫声,吸引了卫兵回头观看。

另一个卫兵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但还有一只小鹰却在他的头顶啄了一下,弄得这卫兵回头朝小鹰紧赶了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总算记起博客密码了,才算正式开博了吧!但愿这次不要有始无终,朋友们多指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