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泊塘稍人
泊塘稍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097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泊塘梢人博客

半夏的博

彩云之南的孔雀

胡竹峰博

《衣饭集》

张廷珍博

野史的味道

南京古筝

《湿画布》《虚构的房子》《陌生诗刊》

项丽敏博

金色湖滩

老巢的博

诗歌中国

邵鑫博客

合肥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徐则臣博

天上人间

钱红丽

低眉

魏振强博

安庆晚报

老城闲人

慈悲恋

杨展华博

时间里面的刀

史劲松博

绿油油的事业,绿油油的诗

王族博客

图瓦之书

南子的博

洪荒之花

何三坡

灰喜鹊

韩国栋博

小师弟新浪

文学笔会

一线写手

陈涛博客

高手汇聚

章宪法博

那是一棵树

吴忌博客

以痛止痒

风月宛然

素罗衣

东篱菊影

天津老姐

黄复彩博

红肚兜

镜子的博

在美的旁边

枞阳作协

文字爱好者的家

文都美文

桐城故里

黎明的博

河南老姐

张正顺博

大地行吟,纸上雪山

疏延祥博

安大老师

江少宾博

我的幸福是一种罪过

丁谷博客

写,是硬道理

洪放博客

秘书长

晴岚和尚

小三子

谢思求博

徽州女人,旅人之思,老枞阳

边城木木

宿松写手

太湖才苟

一只特立独行的狗

徐连祥博

母亲茶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4-25 17:21)

登柳峰山记

 

我们是在油菜花落尽、麦穗灌浆、大马士革玫瑰绽放的时节来到枞阳县白湖乡山河村柳峰山前的。下午一点多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意融融。空气中弥漫着草木的芬芳。猛吸几口,不由神清气爽。放眼望去,新绿鲜亮,旧绿苍翠沉着,微风中颔首含笑,似乎是在向我们点头致意。碗口粗的毛竹笋,有的已有半人高,有的才拱出地面。池塘里的水,清澈见底。鸟儿在那株350年树龄的枫香树上啁啾。远眺柳峰山,葱翠蓊郁,巍峨雄壮。这一刻,时光静好。

有溪流淙淙。水因山而活,山因水而灵。缘溪行,一条曲曲折折、蜿蜒逶迤的山道向山里沿伸。山道两旁,水草丰美。遍地丛生的野芝麻,开着无数白色花朵,似繁星点点。浓荫匝地,山气袭来,浑身通泰。大家指点江山,谈笑风生,有的人竟然唱起了山歌。然而,歌声逋停,越过一道溪谷之后,开始傻眼了。只见前方乱草丛生,藤牵蔓连,杂木横陈,根本就没有路!年近七旬的老向导,手持一把柴刀,在前方披荆斩棘。90后的美女副乡长,手持一只小条锄,在后面开路。登山,从这一刻开始,变成了探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4 09:26)
分类: 枞阳民俗

枞阳香肠

第一次知道枞阳香肠,是在1990年,那一年亚运会在北京召开,枞阳香肠厂、牙刷厂等一批枞阳企业作为北京亚运会的赞助单位,为亚运会提供了钱、物赞助,对亚运会的顺利举办贡献了力量。

也是在那一年春节,厂里每位职工分了两袋香肠。我将香肠带回了家。母亲甚是欢喜,但只留下了一袋正月里来人做菜。另一袋,让我作为拜年的礼物送给了桐城的大表姐夫。我与二哥读书,大表姐和大表姐夫无私资助不少,于我们家而言,他们就是恩人,现在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5 10:13)
分类: 心情

祖父的竹园

 

“宁可食无肉,不可使居无竹。”北宋大文豪苏轼在《于潜僧绿筠轩》一诗中这样写道。风流倜傥、儒雅脱俗的东坡先生,甚至将“有竹”和“无竹”,作为评判一个人是“雅”还是“俗”的标尺。人不吃肉,顶多不过瘦而已。瘦了还可以再胖起来,但一个人如果俗了,那就无药可救了。

 

读书很少识字不多的祖父,估计还没有达到有竹便雅无竹便俗的境界。但祖父有一个大竹园。竹园里的竹子不是那种粗壮伟岸的毛竹,而是比大拇指粗不了多少的水竹。一年四季,远远望去,葱翠一片。小时候在对面山岗上的泊塘小学上学,有同学问我家在哪儿,我随手一指:“喏,那一片竹园,后面就是我的家。”

 

祖父对于竹园的料理,很是精心。竹园的东北角,是一口阳沟宕。常年枯枝落叶、鸡屎鸭粪、猪溺牛尿,淤积于内,因此甚是肥沃。冬天,祖父沥尽宕里的水,等到泥巴上可以行人的时候,便和父亲一起,一锹锹起了宕里的泥土,用畚箕挑到竹园里,四处散开来,隈在竹根上面。春天,披着青麻色外套的嫩竹笋便一支支地从黑色的宕泥里拱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5 13:19)
分类: 心情

柴锅锅巴分外香

吃过中饭,打电话回家,却无人接听。平常这个时间,父母也大多在吃饭。晚饭后又打了个电话,这回母亲接了。电话那头依然传来母亲的高言大语。我就问母亲,中午怎么没有接电话。母亲说,中午那会在外面缭柴。村子里搞美好乡村建设,马路两边的树和竹子都砍了,父亲就把那些没人要的树和竹子全都驮了回来,树干劈成了码柴,枝叶母亲全部缭成了柴把子。我中午打电话回去的时候,母亲正在缭柴。满满的一阶檐喂,你们回家有锅巴吃了!——母亲抑制不住的兴奋。

一提到柴锅锅巴,嘴里的味蕾仿佛动了,情不自禁地咽了一把口水。不由想起小时候,难得初一、十五吃一顿干饭。那每月两次的干饭,饭锅上还在冒着热气,已经被饭香熏醉了的我们早就迫不及待地拿着碗围着锅台等候了,只等母亲一声令下:开锅。先拿到锅铲的人,绝对不会好好装饭,而是一铲到底,只冲锅巴而去。一锅只有那么多锅巴,不可能人人都能铲到,有时是我,有时是小妹,没有铲到锅巴就哭。这时母亲就会从大哥、二哥或者姐姐的碗里去匀。被匀的人,自然不乐意,也哭。母亲于是就骂:你们这些小淘气爬爬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得大哦,再哭门子(明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3 12:49)
分类: 心情

完年

沉寂了一段时间,清晨,很多人还在睡梦里,炮竹冷不丁又响了起来,猛可里惊醒。和年三十此伏彼起连绵不绝声大威猛的阵势相比,这炮竹显得有点冷清,既短促,又稀稀拉拉。

这是年即将过完,人们开始起早送祖。与接祖可以迟一点不同的是,送祖一定要早。只有早,路远的老祖宗才能从容不迫,在天黑之前赶到幽冥国清虚省大有乡。若是晚了,老祖宗天黑之前赶不上,累了跑路的老祖宗不说,进不了城门在城门外挨饿受冻一夜,那可真难为老祖宗了。再倘若老祖宗在地底下遇上的是一位不讲理的主儿,可能还要受皮鞭、挖眼割舌、油锅火炙之刑,这样就是老祖宗的不孝之子孙了。祖母在世的时候,说这些活龙活现,就跟她老人家亲眼见过似的,所以每年完年,不用祖母催促,母亲都会特别早,我们也早早起床,给老祖宗磕头,恭送老祖宗上路。

完年这一天,不一定非得正月十五。遇上天阴雨下,或者知书识礼人家,家境比较殷实,家里还有鱼肉菜蔬的,也可以多留老祖宗住一晚。老祖宗一年才回家一趟,怎么着也得对老祖宗虔诚一点,客气一点。幼时家道并不殷实,但母亲也常常会留老祖宗们多住一日。正月十五,外面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