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飘萍,本名刘玉蓉。湖北宜昌人。七十年代生于长江边,长在长江边,乘着诗歌的翅膀,贴长江低飞。有自印诗集《失眠的词语》。
我说:
  没有翅膀的飞翔,比天使的姿态更接近天堂。
个人资料
飘萍的诗
飘萍的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205
  • 关注人气:2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简版音乐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组诗《宝囊书》节选


《降温记》


作者:王征珂


山茶花的目光,结成寒冰

敷在他,熊熊燃烧的太阳穴上


而蝴蝶,发出细小的尖叫声

尖叫声像一道警心的闪电


在蝴蝶的尖叫声中

一头大象,穿上了隐身衣

一个庞然大物,丢盔卸甲

在十一月抱头逃遁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灵魂碎片

秋光里

 

帽子边沿溢出的阳光

正好洒在她脸上

也洒在孩子们清脆的笑声里

秋天正午的一小片儿时光

因为这笑声

而多了些蜜糖的味道

蝴蝶隐没在树丛深处小憩

桂花屏住骨子里

呼之欲出的芳香

它们刚刚开过

小小的鼻孔里,

还盛满昨天的味道

秋光里

那些蠢蠢欲动精灵

都休想带走——

2018.10.15

 

 

 

香樟果

 

地上落下一颗香樟果

地上落下好多香樟果

我抬头看看香樟树

叶子随风摇着头

叶子拼命摇着头啊

没有一片叶子承认

是它们制造了这一幕

也没有哪一阵风

为此,绕绕弯或回回头

风只承认自己吹过

香樟树站在原地

低头看着香樟果

提前回家的人

走在路上,清脆的口哨

在秋风里转着圈好欣喜

又一颗香樟果落下来

重重地,打在她头上......

2018.10.22

 

 

 

暗紫色帽子

 

不要怪我矫情,我买了两顶暗紫色帽子,

一顶给我自己。

另一顶给远在东边的女儿。

 

不要怪我矫情,我们几乎是同一时间爱上它的。

我将这种同时,叫做缘分,或默契。

我们都患一样的病。

 

那种暗暗的、低调的,略深于紫罗兰的紫。

柜台上摆放的其他的都不如它好看。

 

虽然,在更多的时候,我只是把它挂起来,

或偶尔在镜子前晃一晃。

 

至于我的女儿,我希望她用它来遮挡阳光。

我希望她薄薄的额头上,开出一片灿烂的紫罗兰......

2018.10.13

 

 

 

词语练习:梦想

 

一颗种子,借着体温,

在我的怀里

孕育。

血液,输给它养分

皮肤供它呼吸

肢体指引它向上

骨头教它抵御周围

不三不四的风,和迎面

飘过来的污浊的空气。

我的小心脏晃一下,

它也跟着晃一下。

有一天,它终于冲破毛孔,

跑出来了。

却终日在我的身体周围缠绕

抓也抓不住,

赶也赶不走。

 

 

 

时光门

 

扭动锁孔,时光之门豁然打开

蛛网横亘的天井上,一束光以绝望的速度

透视谷底。预约的程序在那一刻

鲜明而嘹亮。

明灭之间,敲钟人俯首拾起凋落的苹果,

他优雅的猫步,弥散在回廊的尽头

流星划过天际,也划过他绚烂的背影

灰烬,在一个孤独者凹凸不平的褶皱深处,

无声地陨落。那时候的秋风,停在滴答滴答的时针上

尚来不及,献出自己的体温

 

 

 

月亮之诗

 

雨打枝头

栾花落了一地

栾花也落在我的雨伞上

我的发丝上

有时候,挪开雨伞

在雨里走一段

在风里走一段

在逆流归航的船声里走一段

时光就这样白白流逝犹如

身边越来越远的流水

一去不回头

犹如浓云里的月亮

跑到遥远的晴空

正好被她遇见......

2018.9.24

 

 

 

蛐蛐在秋夜唱歌

 

秋天的夜晚

是在蛐蛐的歌声中沦陷的。

当我置身于一片草丛

黑暗的演奏家们

搭着青草的舞台,上场了。

犬吠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仿佛开场中,那波浪般颤抖的自语。

星星们站在高处

微弱之光,慰抚大地

月色穿透无名者的灵魂,

合声时而清晰,模糊,

又时而沉默。

噢,这些细小的,易碎的,

匍匐的小东西。

遍地荆棘中最后的

一夜。

2018.9.19

 

 

 

每一朵栾花都会静静盛开

 

树上一片花海

树下一片花海

散步的人走在两片海之间

一会儿看看天

一会儿看看地

脚步也变得沉重、迟疑。

唯有清香在空气中弥漫,弥漫。

蹲下身去,

捧一把花瓣撒向流水

小小的花瓣一会儿

就被浪花吞噬

变成另一片汪洋大海......

2019.9.14

 

 

 

立秋日书

 

世上最动情的落日

在一个叫五河庙的村子

那时候,你正走在布满霞光的乡间小道上

清凉的稻子追赶着晚风

惊起田边的白鹭

一只蜗牛在拼命赶路

一条乌黑发亮的短腿狗

小心翼翼跟在身后

而它的仇敌是妈妈饲养过多年的一只老猫,美人蕉

绽放在夜色来临前的黄昏里,那是我十三岁那年

留在妈妈身边的一抹光亮。

2018.8.7

 

 

 

蝉之诗

 

蝉一直在叫

整个树林,都是它们震耳欲聋的嘶鸣

整座山,都在不停地被敲打

整个天地,都在沸腾

在倾听。

倾听死亡如何从大地深处涅槃

倾听泥土为一只精灵转身,

喜极而泣。

2018.8.4

 

 

 

暴雨颂

 

暴雨停了

暴雨留下的后遗症还在继续

例如:街道暂时干净了

树木重新恢复了底色

例如,缠绵的小雨像谈情

还在没完没了地飘啊飘......

好像没有尽头。

参差不平的大地,由于暴雨的到来,

而现出了原型

高的依然站在高处

低处的坑洼,捧着一坑坑浑水

等待它们慢慢清澈

慢慢变成一滩虚无。

2018.7.27

 

 

 

窗前有棵杜英树

 

窗前有棵杜英

看书累了,就看看它

看它的时候,它也在看我。

我常常在想

它为什么叫杜英呢

如此美又如此老土的名字,就像是某个乡下女孩。

而杜英的确是那么斯文

安静,它呆呆地站着

独立在一块草坪中间,

有点瘦弱,又战战兢兢。

哦窗前站着女孩,

她从不说话那么安静

她穿清凉的绿裙

有风的时候,晃晃叶子

从不发出声响,

无风的时候,也晃晃叶子

从不发出声响。

2018.7.23

 

 

 

汛期如期而至

 

入梅以来,

江水步步上涨

浪花里像突然生出了亿万只脚

向堤岸涌来

岸边的人,望着远方

思绪回到从前

那个守着洪水过夜的年代。

萤火虫在前方照亮

孩子们在微光里奔跑

大人们热衷于乡村巫术

月光照着发白的流水

岸边的芦苇舔着脆弱的防线

刚刚亲了一口

一万亩良田,汇入洪流

汇入它自己的悲壮史。

2018.7.20

 

 

 

送你一道菜

 

最爱做的菜是清炒茄子

最喜欢吃的菜也是清炒茄子

如果你问我:最拿手的菜是什么

我也会说,清炒茄子

第一次做菜,我十岁

那一年,奶奶去世了

我顶替了奶奶的角色,

帮在田里干活的父母做饭,

我站在高高的板凳上,帮妈妈炒茄子

而茄子是那么多产,每一顿都吃它也不完

每一顿都吃它也吃不厌

妈妈从田里源源不断地摘回它们交给我

我站在高高的板凳上,任铁铲

在手中舞动,

怎么炒也炒不完......

直到现在,茄子练就的内力

还在继续发酵:

女儿一回家,专点的一道菜依然是,清炒茄子。

2018.7.19

 

 

 

接骨木又叫蕾丝花

 

走在乡村的水田边

一片高大接骨木正好挡住了你的视线。

让对面刚刚拔节的秧苗有了小面积的缺失,一块完整的水田

由此分割,而那时,接骨木花繁茂,白色的蕾丝在风里努力张开,摇曳。

小小的花瓣脱落了一地

而另一棵上,红色的果实举着小小火把

既害羞,又热烈。

2018.7.18

 

 

 

布谷

 

我确信,那久违的声音就埋在树丛里

轻手轻脚走过去

它立刻安静

像突然止住哭声的小孩

等我不再经意

它继续鸣叫

循着声音小心寻觅

树林再一次安静,簌簌的落叶也惊起回声

这么多年了

虚无的天空下它一直哭泣不断

一个夏天连着一个夏天

我的安慰永远找不到落点。

2018.5.17

 

 

 

布谷

 

我确信,那久违的声音就埋在树丛里

轻手轻脚走过去

它立刻安静

像突然止住哭声的小孩

等我不再经意

它继续鸣叫

循着声音小心寻觅

树林再一次安静,簌簌的落叶也惊起回声

这么多年了

虚无的天空下它一直哭泣不断

一个夏天连着一个夏天

我的安慰永远找不到落点。

2018.5.17

 

 

 

黄昏散步

 

天幕上,去年消失的那些星星

又回来了

有些肉眼可见,有些模糊不清

那些完全看不见的

我相信也在一个隐秘的地方

独自放光

就像有些人的存在一样

没有波澜

不代表他从来没有暗涌过

没有光芒,不代表

他从来没有绽放过。

就比如,那个死去多年的亲戚

又来到了我的梦中。

2018.5.17

 

 

 

两只乌鸦

 

一只乌鸦停在山崖边的树枝上

另一只绕山谷飞了一圈儿

也折回来,停在它旁边

现在,两只乌鸦成双对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它们的情话,也从山谷上空忽地落下来。

2018.4.8

 

 

 

清明:宝塔坡

 

的确有一座宝塔站在这个山顶

所以人们叫它宝塔坡

宝塔坡上住着十几户人家

坡上的山里人,神色安详

坐在门口晒太阳

眼睛望着前面更远的山,发着呆。

但宝塔坡上,住的更多的

却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每年春天,我们都要驱车

绕过漫长的山路

穿过其中一户

去看望住在那儿的

另一世界的两个亲人

前几天,我们照例路过那儿

门口多了一个年轻媳妇

她正对着镜子,梳梳洗洗贴花黄。

2018.4.5

 

 

 

清明前夕

 

最近路过花店

看见每个店里最抢眼的地方

都摆放着菊花,

菊花,还是菊花。

由于这种摆放,

让我对这些店面,有了另一层理解

或莫名的望而却步......

现在,我再次路过它们

看见在菊花的深处

也藏着兰、康乃馨,

茉莉,以及各种常年绿色植物。

2018.3.28

 

 

 

香樟树的落叶季

 

如果一个有风的中午

你正好走在一排香樟树下

请不要慌张,

你要耐心地伸出手来

手心朝上,安静等待

因为香樟树正在落下叶子

大片大片的,

去捧住它们吧

像捧住那些树枝上刚刚撕裂的伤口

要么,绕着树干旋转一圈儿

它需要你轻盈的舞姿

给它们的告别曲,

增加点儿喜悦

2018.3.28

 

 

 

风筝

 

不过是一片薄薄的塑料呢

转身就变了成一条鱼

一只蜈蚣......或者别的什么了。

是谁再赐给它们

一根细细的线

一枚风筝就有了想法

天空也开始施展起魔咒:

命令它们起飞,滑翔,停顿

飞高,再飞高一点儿。

春风漫过的地方

它们兴奋,得意,也牵肠挂肚。

蓝天忽地开出了那么多的花朵,

一条鱼沉入这蓝里,把它变成了一个人的大海

一只蜻蜓在它的池塘里,多么忘情。

一只蜈蚣,

顺着风的栏杆,一直爬一直爬

直到天空的土壤里

再一次坍塌成,无边无际的黑洞。

2018.3.28

 

 

 

在春天

 

如花的大道上

一个中年人,在练习行走。

他旁若无人,用一对木制的双拐跌跌撞撞

敲击着地面。

三月的春风,吹拂着路边刚发芽的一串串垂柳。

也吹着中年人弱不经风的大腿

他颤颤巍巍

有时候几乎都要窜到路的中央

被一条条新添的车辙带走。

中年人走呀走呀

口中沉重的叹息

惊起柳枝上停留的飞鸟。

2018.3.25

 

 

 

菩萨

 

我闭眼合十的时候

菩萨在看我

跪拜的时候

菩萨在看我

许愿的时候

菩萨在看我

当我睁开眼睛

菩萨在看我

我看菩萨的时候

菩萨还在看我

现在,让我起身吧

菩萨啊,

你的目光

从后背穿透了前胸

当我一脚迈出门槛

我如释负重

一万个菩萨

从身体里,呼之欲出

2018.3.22

 

 

 

一条河的艳遇

 

每天晚上

沿着一条河散步

有时逆水向西,有时顺水向东

一个人按部就班的生活,

就像这昼夜不息的河水

没有边界,但命定的边界

却早已在那里驻足,等待

有时候兴起,也会和那条河一起奔跑

顺水的时候

浪花在前面带路,船只裹挟着肩膀

一起奔腾,心跳。

逆水时,

她和河水失之交臂,但又不断的相知

相遇......

2018.3.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灵魂碎片

秋光里

 

帽子边沿溢出的阳光

正好洒在她脸上

也洒在孩子们清脆的笑声里

秋天正午的一小片儿时光

因为这笑声

而多了些蜜糖的味道

蝴蝶隐没在树丛深处小憩

桂花屏住骨子里

呼之欲出的芳香

它们刚刚开过

小小的鼻孔里,

还盛满昨天的味道

秋光里

那些蠢蠢欲动精灵

都休想带走——

2018.10.15

 

 

 

香樟果

 

地上落下一颗香樟果

地上落下好多香樟果

我抬头看看香樟树

叶子随风摇着头

叶子拼命摇着头啊

没有一片叶子承认

是它们制造了这一幕

也没有哪一阵风

为此,绕绕弯或回回头

风只承认自己吹过

香樟树站在原地

低头看着香樟果

提前回家的人

走在路上,清脆的口哨

在秋风里转着圈好欣喜

又一颗香樟果落下来

重重地,打在她头上......

2018.10.22

 

 

 

暗紫色帽子

 

不要怪我矫情,我买了两顶暗紫色帽子,

一顶给我自己。

另一顶给远在东边的女儿。

 

不要怪我矫情,我们几乎是同一时间爱上它的。

我将这种同时,叫做缘分,或默契。

我们都患一样的病。

 

那种暗暗的、低调的,略深于紫罗兰的紫。

柜台上摆放的其他的都不如它好看。

 

虽然,在更多的时候,我只是把它挂起来,

或偶尔在镜子前晃一晃。

 

至于我的女儿,我希望她用它来遮挡阳光。

我希望她薄薄的额头上,开出一片灿烂的紫罗兰......

2018.10.13

 

 

 

词语练习:梦想

 

一颗种子,借着体温,

在我的怀里

孕育。

血液,输给它养分

皮肤供它呼吸

肢体指引它向上

骨头教它抵御周围

不三不四的风,和迎面

飘过来的污浊的空气。

我的小心脏晃一下,

它也跟着晃一下。

有一天,它终于冲破毛孔,

跑出来了。

却终日在我的身体周围缠绕

抓也抓不住,

赶也赶不走。

 

 

 

时光门

 

扭动锁孔,时光之门豁然打开

蛛网横亘的天井上,一束光以绝望的速度

透视谷底。预约的程序在那一刻

鲜明而嘹亮。

明灭之间,敲钟人俯首拾起凋落的苹果,

他优雅的猫步,弥散在回廊的尽头

流星划过天际,也划过他绚烂的背影

灰烬,在一个孤独者凹凸不平的褶皱深处,

无声地陨落。那时候的秋风,停在滴答滴答的时针上

尚来不及,献出自己的体温

 

 

 

月亮之诗

 

雨打枝头

栾花落了一地

栾花也落在我的雨伞上

我的发丝上

有时候,挪开雨伞

在雨里走一段

在风里走一段

在逆流归航的船声里走一段

时光就这样白白流逝犹如

身边越来越远的流水

一去不回头

犹如浓云里的月亮

跑到遥远的晴空

正好被她遇见......

2018.9.24

 

 

 

蛐蛐在秋夜唱歌

 

秋天的夜晚

是在蛐蛐的歌声中沦陷的。

当我置身于一片草丛

黑暗的演奏家们

搭着青草的舞台,上场了。

犬吠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仿佛开场中,那波浪般颤抖的自语。

星星们站在高处

微弱之光,慰抚大地

月色穿透无名者的灵魂,

合声时而清晰,模糊,

又时而沉默。

噢,这些细小的,易碎的,

匍匐的小东西。

遍地荆棘中最后的

一夜。

2018.9.19

 

 

 

每一朵栾花都会静静盛开

 

树上一片花海

树下一片花海

散步的人走在两片海之间

一会儿看看天

一会儿看看地

脚步也变得沉重、迟疑。

唯有清香在空气中弥漫,弥漫。

蹲下身去,

捧一把花瓣撒向流水

小小的花瓣一会儿

就被浪花吞噬

变成另一片汪洋大海......

2019.9.14

 

 

 

立秋日书

 

世上最动情的落日

在一个叫五河庙的村子

那时候,你正走在布满霞光的乡间小道上

清凉的稻子追赶着晚风

惊起田边的白鹭

一只蜗牛在拼命赶路

一条乌黑发亮的短腿狗

小心翼翼跟在身后

而它的仇敌是妈妈饲养过多年的一只老猫,美人蕉

绽放在夜色来临前的黄昏里,那是我十三岁那年

留在妈妈身边的一抹光亮。

2018.8.7

 

 

 

蝉之诗

 

蝉一直在叫

整个树林,都是它们震耳欲聋的嘶鸣

整座山,都在不停地被敲打

整个天地,都在沸腾

在倾听。

倾听死亡如何从大地深处涅槃

倾听泥土为一只精灵转身,

喜极而泣。

2018.8.4

 

 

 

暴雨颂

 

暴雨停了

暴雨留下的后遗症还在继续

例如:街道暂时干净了

树木重新恢复了底色

例如,缠绵的小雨像谈情

还在没完没了地飘啊飘......

好像没有尽头。

参差不平的大地,由于暴雨的到来,

而现出了原型

高的依然站在高处

低处的坑洼,捧着一坑坑浑水

等待它们慢慢清澈

慢慢变成一滩虚无。

2018.7.27

 

 

 

窗前有棵杜英树

 

窗前有棵杜英

看书累了,就看看它

看它的时候,它也在看我。

我常常在想

它为什么叫杜英呢

如此美又如此老土的名字,就像是某个乡下女孩。

而杜英的确是那么斯文

安静,它呆呆地站着

独立在一块草坪中间,

有点瘦弱,又战战兢兢。

哦窗前站着女孩,

她从不说话那么安静

她穿清凉的绿裙

有风的时候,晃晃叶子

从不发出声响,

无风的时候,也晃晃叶子

从不发出声响。

2018.7.23

 

 

 

汛期如期而至

 

入梅以来,

江水步步上涨

浪花里像突然生出了亿万只脚

向堤岸涌来

岸边的人,望着远方

思绪回到从前

那个守着洪水过夜的年代。

萤火虫在前方照亮

孩子们在微光里奔跑

大人们热衷于乡村巫术

月光照着发白的流水

岸边的芦苇舔着脆弱的防线

刚刚亲了一口

一万亩良田,汇入洪流

汇入它自己的悲壮史。

2018.7.20

 

 

 

送你一道菜

 

最爱做的菜是清炒茄子

最喜欢吃的菜也是清炒茄子

如果你问我:最拿手的菜是什么

我也会说,清炒茄子

第一次做菜,我十岁

那一年,奶奶去世了

我顶替了奶奶的角色,

帮在田里干活的父母做饭,

我站在高高的板凳上,帮妈妈炒茄子

而茄子是那么多产,每一顿都吃它也不完

每一顿都吃它也吃不厌

妈妈从田里源源不断地摘回它们交给我

我站在高高的板凳上,任铁铲

在手中舞动,

怎么炒也炒不完......

直到现在,茄子练就的内力

还在继续发酵:

女儿一回家,专点的一道菜依然是,清炒茄子。

2018.7.19

 

 

 

接骨木又叫蕾丝花

 

走在乡村的水田边

一片高大接骨木正好挡住了你的视线。

让对面刚刚拔节的秧苗有了小面积的缺失,一块完整的水田

由此分割,而那时,接骨木花繁茂,白色的蕾丝在风里努力张开,摇曳。

小小的花瓣脱落了一地

而另一棵上,红色的果实举着小小火把

既害羞,又热烈。

2018.7.18

 

 

 

布谷

 

我确信,那久违的声音就埋在树丛里

轻手轻脚走过去

它立刻安静

像突然止住哭声的小孩

等我不再经意

它继续鸣叫

循着声音小心寻觅

树林再一次安静,簌簌的落叶也惊起回声

这么多年了

虚无的天空下它一直哭泣不断

一个夏天连着一个夏天

我的安慰永远找不到落点。

2018.5.17

 

 

 

布谷

 

我确信,那久违的声音就埋在树丛里

轻手轻脚走过去

它立刻安静

像突然止住哭声的小孩

等我不再经意

它继续鸣叫

循着声音小心寻觅

树林再一次安静,簌簌的落叶也惊起回声

这么多年了

虚无的天空下它一直哭泣不断

一个夏天连着一个夏天

我的安慰永远找不到落点。

2018.5.17

 

 

 

黄昏散步

 

天幕上,去年消失的那些星星

又回来了

有些肉眼可见,有些模糊不清

那些完全看不见的

我相信也在一个隐秘的地方

独自放光

就像有些人的存在一样

没有波澜

不代表他从来没有暗涌过

没有光芒,不代表

他从来没有绽放过。

就比如,那个死去多年的亲戚

又来到了我的梦中。

2018.5.17

 

 

 

两只乌鸦

 

一只乌鸦停在山崖边的树枝上

另一只绕山谷飞了一圈儿

也折回来,停在它旁边

现在,两只乌鸦成双对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它们的情话,也从山谷上空忽地落下来。

2018.4.8

 

 

 

清明:宝塔坡

 

的确有一座宝塔站在这个山顶

所以人们叫它宝塔坡

宝塔坡上住着十几户人家

坡上的山里人,神色安详

坐在门口晒太阳

眼睛望着前面更远的山,发着呆。

但宝塔坡上,住的更多的

却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每年春天,我们都要驱车

绕过漫长的山路

穿过其中一户

去看望住在那儿的

另一世界的两个亲人

前几天,我们照例路过那儿

门口多了一个年轻媳妇

她正对着镜子,梳梳洗洗贴花黄。

2018.4.5

 

 

 

清明前夕

 

最近路过花店

看见每个店里最抢眼的地方

都摆放着菊花,

菊花,还是菊花。

由于这种摆放,

让我对这些店面,有了另一层理解

或莫名的望而却步......

现在,我再次路过它们

看见在菊花的深处

也藏着兰、康乃馨,

茉莉,以及各种常年绿色植物。

2018.3.28

 

 

 

香樟树的落叶季

 

如果一个有风的中午

你正好走在一排香樟树下

请不要慌张,

你要耐心地伸出手来

手心朝上,安静等待

因为香樟树正在落下叶子

大片大片的,

去捧住它们吧

像捧住那些树枝上刚刚撕裂的伤口

要么,绕着树干旋转一圈儿

它需要你轻盈的舞姿

给它们的告别曲,

增加点儿喜悦

2018.3.28

 

 

 

风筝

 

不过是一片薄薄的塑料呢

转身就变了成一条鱼

一只蜈蚣......或者别的什么了。

是谁再赐给它们

一根细细的线

一枚风筝就有了想法

天空也开始施展起魔咒:

命令它们起飞,滑翔,停顿

飞高,再飞高一点儿。

春风漫过的地方

它们兴奋,得意,也牵肠挂肚。

蓝天忽地开出了那么多的花朵,

一条鱼沉入这蓝里,把它变成了一个人的大海

一只蜻蜓在它的池塘里,多么忘情。

一只蜈蚣,

顺着风的栏杆,一直爬一直爬

直到天空的土壤里

再一次坍塌成,无边无际的黑洞。

2018.3.28

 

 

 

在春天

 

如花的大道上

一个中年人,在练习行走。

他旁若无人,用一对木制的双拐跌跌撞撞

敲击着地面。

三月的春风,吹拂着路边刚发芽的一串串垂柳。

也吹着中年人弱不经风的大腿

他颤颤巍巍

有时候几乎都要窜到路的中央

被一条条新添的车辙带走。

中年人走呀走呀

口中沉重的叹息

惊起柳枝上停留的飞鸟。

2018.3.25

 

 

 

菩萨

 

我闭眼合十的时候

菩萨在看我

跪拜的时候

菩萨在看我

许愿的时候

菩萨在看我

当我睁开眼睛

菩萨在看我

我看菩萨的时候

菩萨还在看我

现在,让我起身吧

菩萨啊,

你的目光

从后背穿透了前胸

当我一脚迈出门槛

我如释负重

一万个菩萨

从身体里,呼之欲出

2018.3.22

 

 

 

一条河的艳遇

 

每天晚上

沿着一条河散步

有时逆水向西,有时顺水向东

一个人按部就班的生活,

就像这昼夜不息的河水

没有边界,但命定的边界

却早已在那里驻足,等待

有时候兴起,也会和那条河一起奔跑

顺水的时候

浪花在前面带路,船只裹挟着肩膀

一起奔腾,心跳。

逆水时,

她和河水失之交臂,但又不断的相知

相遇......

2018.3.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9 11:53)
标签:

文化

分类: 灵魂碎片

2016年自选诗46

\刘玉蓉


金星金星,来年见


金星好亮好亮,金星好暗好暗
金星好高好高,金星好矮好矮。
金星和苍茫的大地擦肩而过
一转身就把我们
抛弃在旧年的路上
滚滚车流追着它
跑了好远好远......
     2016.12.30


白露笔记


当我说,白茅也在悄悄白头
一艘江轮,正顺水而下
对岸的青山,埋没在暮色里

是的,它刚刚吻别落日
嘴角,还沾满金色的余晖
和栾树们散落的花朵,对仗鲜明

秋天说来就来了,慢慢变凉的皮肤里
将再一次凸起无数座干燥的小山
供时光翻越......
       2016.9.7



夜晚的林荫道

夜晚的林荫道
无用而安静。
树影在灯光下摇曳
江风敲着小鼓,拍打江岸
仿佛温柔而颤抖的一击
在你脸上留下印记
又悄悄散去
夜晚的林荫道
有你不知道的秘密
时光走走停停,宇宙在头顶飞泻
她们一会儿望望北斗
一会儿谈谈俗世
灿烂的星空下,一条呼救的鱼
咬住了勾魂的钩
挣扎,无声而汹涌
     2012.12.24



冬至日补记

雨水落在素心梅上
像刚刚哭过一场。(小白语)

几个拾落叶的孩子,跑在树下。
昨夜遗落的花瓣,在他们手上悄然复活。

大雁掠过视线
雾霾里,它们飘渺的身姿凄厉动人。

这是一年中最短的一天
散漫的阳光,带来宇宙的信息。

金晓路的石榴树
二十年了,照例在昨晚一夜秃顶。
       2016.12.22



素心蜡梅

素心蜡梅才开了两三朵
叶子们就从枝头的大舞台
纷纷落下,散场,
去奔赴另一场聚会。
风,吹着孕育中的梅骨朵,
骨梅朵,
孤单,安详。
想睡却再也睡不着

 

栾树


叫我怎么不悲哀呢
秋天刚开过花的栾树
又被他们拦腰锯断了
公园里再一次留下了
那么多独立的桩
----
孤零零的无头人
无头人啊无头人
时间又回到了原处
时间一直
在不停地等你长高


一枚叶子的哲学史

一枚叶子,映在夕阳里
有好看的光
它的另一面却在暗地里
往自己脸上涂黑
因此,一枚叶子
总是一边追逐阳光
一边用细密的叶脉
网住随风飘散的灵魂



繁缕

生长过苔藓的角落
现在长出了繁缕。
树木落下叶子的地方
现在长出了繁缕。
沉睡的枯草边
现在长出了繁缕
大地苍白孤冷的时候
只有繁缕,贴着碧绿碧绿的耳朵
在聆听,
在悄悄唱无声的风之歌......
    2016.12.13



枯枝上的麻雀

如此安静的一刻
麻雀们停在枯枝上,
冬天让它们变得呆板。恍惚。
不再啾啾乱叫,为情欲所困。
褐色的羽毛
也比原来蓬松了一倍
但它们仍然抵御不了经验主义的诱惑
树下的人群经过
老麻雀不动声色
那些小小的,今年春天才出世的
总是先惊飞一段距离
然后,从不同的方向再折回来
     2016.11.29


午后书


那么久过去了
没有一片叶子落下来
落在我手上,我身上
我的蓝格子外套上
我抬头,用目光搜索
用期待的眼神搜索
可每一片叶子都一动不动
每一片叶子都向树冠深处合拢身子
摇曳的臂膀向后,缩了又缩
退了又退
是啊,每一片叶子在冬夜来临之前
都拒绝老去
拒绝流年和暗疾
在寒风来临之前,
它们又像在等更大的风---
      2016.11.21



蓼以外的世界在整体荒芜

在乡村,蓼作为野草的一员
正在以疯狂的速度
占据田埂,河沟,和平原
秋天,它们开
妙曼的小花,摇曳在风里
该叫我如何形容呢蓼那么细碎那么美
那么让人心慌
有时候,置身于它们中间
你会忘记了生活
忘记了劳作的卑微
忘记了泥土该遵守的道义
仿佛它们的世界之外还是它们
饱含花房的小小世界之内
还是它们,它们的骨它们的肉
它们的灵魂绕泥土三日,
遇见的还是它们
它们很少顾及这片无人看顾的土地
该生长麦子,还是大豆
      2016.11.9





晚上拍梅,梅躲在暗处
镜头赐予她光
于是她就亮起来。
有些梅还没有完全绽开,羞涩而任性
-----
就像春风走走停停的样子,
风筝想飞又飞不高的样子,
我对你说不,
却又三步一回头的样子......
2016.2.25

 

红叶:写给亲爱的山水


很久以前
我在树下看见一枚红叶
拾起来调皮地问你
让你猜
拥有天空和草木的
你居然答不上来

昨天,你说你也捡到了
一枚相同的红叶
突然就想起了我
想起我们已很久没有言语

今天,我又站在当初那棵树下
树静默无言
风,在遥远的地方绕圈儿
你口中提到的那枚红叶
又回到了树上
等着我们再一次发现
      2016.10.18



橘子

那么多橘子
被剥了皮
裸露在果盘里
看看就觉得冷啊
把它们一瓣一瓣分开吧
喂进嘴巴里吧
让牙齿咀嚼它
让舌头舔舔它
让它饱满的汁液流进心房
让心房包容它
融化它
让不知名的血管
一圈一圈缠绕它
让他们互为己有
各自成为对方的一半
或全部
在这个又阴又冷的下午。
      2016.10.15


晚风


晚风拂过
身边的流水打了个寒颤,径直跑开
把一个无心看风景的人推到岸边,
一隅正待凋零的秋草丛迎上来
就像秋风迎接秋天
那么淡定,那么从容
从西边开来的火车,穿透夜色
袭向江面
远望中的宜万大桥近似于无啊
火车则成了另一道流水
不等回神
它早已涌向它的岸
------
那道永远也没有尽头的乌托邦之岸
       2016.9.26


 稻子


1
飞奔在乡村公路上
沿途的稻子也在奔跑
我加速,稻子也加快了速度,
两条平行的车辙
迅速退向田野的深处,永远没有交点
稻子跑过的地方遇见了镰刀

2
阴天的稻子依然很亮
没有太阳,一颗颗谷粒自带光彩
低头含胸,面向大地行注目礼
大雁飞过头顶,看见了这一幕......
          2016.9.21



月光

月光照在岸上
月光照着流水
月光和一艘顺水而下的游船
相遇
光里再生出好多光
载着月光去旅行吧。
低头对路边的一棵正待凋萎的狗尾草
暗送秋波,它有些尴尬
流水带来的晚风
把它压进尘埃
只有月亮站仍在高处
星星也把自己埋葬
      2016.9.14


石榴


石榴实在是太美了
我都舍不得吃它
拨开它
好多个她调皮地蹦出来
把她们放在一个精致的玻璃盘里
接下来该干什么呢
静静地看着吧
让所有的形容词都见鬼去
让舌头独自羞愧吧
我要默默地守护着
直到和她们一起破碎----
      2016.9.9



空:龙泉古镇上的大花六道木

古镇很凉,古镇很矮,
古镇的空气,冷冷清清
天上的云掉进河里
一沉再沉,没有波澜
外来的人在这里慢慢悠悠
沉默的表情更接近无
大花六道木新来咋到
和它们的主人尚不亲密
我蹲在地上
打量了很久很久
它们都不言语
镜头里的芳香
穿过夕阳
抵达鼻孔以外的天空
和天空之上的更大的空
交融......
        2016.9.1

 

月色冷白冷白


昨晚散步
月亮穿过楼宇照着大地
我表扬它:
好亮好亮
好圆好圆
并戏称它中元的月亮
还顺手拍过几张好看的照片
回家便收到信息:
一个熟悉的孩子
因为不满家长的管教
跳了楼
被死神接走了。
孩子啊
中元的老亡人
正四处游荡
你这个小小的新亡人
被欺负了
怎么办
月亮啊,俗世的灯光里
藏着多少黑
     2016-8-19


暮色

江水向东,我向西
几个垂钓者专注于流水
暮色虚无,木星已行到天边
从初夏到初秋
它终于快把自己弄没了
它终于逃出了如来佛的手掌心
     2016.8.20


开锁匠


开锁匠二十分钟就打开了这把锁
这扇囚禁之门
我有些欣喜,有些后悔
为之前一去不返的那份悲壮
和间歇性逃亡
       2016.8.20

绒布玩具


专注于一个绒布玩具,就是咬它
亲它,护它。再把它当成性爱对象意淫
我说的是一条狗
对另一条的全部。而另一条则回敬于它
口水,肮脏,以及爱过的痕迹......
       2016.8.20


从夏天到秋天,它们一直在叫
一直不停。
你说:那么多声音,都是一个声音
如果在傍晚,来到了无人迹的树下
一切真相大白:
那么多躯壳躺在地上,它们只不过是在用身体接力......
       2016.8.20


一天就是一个夏天


我读书,看电影,我走动
听蝉鸣,我发无聊的呆,想无聊的事
我偶尔坐车,去远方看风景
打雷下雨,就围观电视查查汛情。
晚上观星,想想月亮。
白天就盼望阳光再柔和些,
我喜欢的秋天正在赶路
它亚麻色的外套,藏在一棵栾树正在孕育的
小黄花里......
       2016.8.20


夜里听蛐蛐唱歌

星星们不在的时候
蛐蛐们趴在地上唱歌
它们在草丛里唱
在树上唱
在白天落下来的
每一滴雨里唱
在雨滴散去后的雾中唱啊唱
它们的歌声穿透夜色
穿透云朵
它们呼唤每一朵经过这里的
乌云和白云:
让乌云回家吧
让白云快跑
让星星闪耀在它该闪耀的地方
古老的乐曲里
将诞生出暂新的歌谣
      2016.8.6
凌晨

 

大树之死


风在离去之前
来到人间。
于是,人间狼烟四起
尘土托起尘土。
风在离去之前,遇见一片树林
于是,树林唱歌
集体呜咽。
风在离去前,
找到一棵树
它对着这棵树,抹脖子
于是,大树
就向它献上
-----
春天的叶子
初夏的花朵
奔赴在秋天之路上的小小的浆果,
以及隆冬来临前种子们的
那一声坠落之音
大树在断裂中仰天长啸:
风为我隐
我亦为风隐,
与雷电相伴
快哉快哉----
      2016.8.3


木槿:兼给林珊

一朵木槿只开一天,
这未免可惜。
每次路过这个院子
我都要在心里感叹一句。
可自从夏至以来
这片木槿花一直没有歇息
今天顶上开一朵
明天中间开两朵
再后天,顶上凋谢的那朵旁边再生出一朵
但它们都遵从一个规律:
早上盛开,晚上再死去。
仿佛花儿们暗中约定了次序
仿佛一朵花儿在灵魂安息之前
早已托孤给大地:
美丽易碎的东西,
将用更美丽的来为她饯行。
      2016.6.27


在骨科病区

这个毫无诗意的地方
空气每天都在撕裂。
疼痛,呻吟,穿越喉腔
弥漫长长的走廊,抵达每间病房。
今天,医生为一个卸下石膏的小伙子复位
那个瘦弱的身躯
发出的凄厉尖叫,让每一个在场的毛孔肃立
为之行注目礼。
仿佛众生受虐的骨头,再一次受虐,
出窍的灵魂再一次出窍......

      2016.7.28


夜晚很静谧


灯光穿过雨水
和我的眼睛交汇
也可以说是雨水从天上落下来
和灯光交汇。
夜越沉
雨越大
灯光越来越明亮
一点也没有
被雨水扑灭的意思
对面楼里又
多了几个亮灯的窗口
雨水淋透的人间
又多了几盏跳跃的孤魂
      2016.6.19


睡不着,干脆起来写诗


一千只蛐蛐挤破窗子
跳到我的额前
叫蛐蛐----
一只狗,叫了三声
没有应和,陷入长久沉默。
一艘去向远方的船,没有归航
在激流里迷路
沉沉的夜拥抱着沉沉的黑
沉沉的黑里
藤蔓滋生的我
抓住另一个我,向高处攀岩,攀岩。
坠入云朵
一些我落进灰里
变成更深更深的灰
      2016.7.4
凌晨



雨后


一场雨后
燕子飞过窗前
轻轻的呢喃声
在空中划了三道弧
院子里的广玉兰花又开了一朵
昨天盛开的那朵
躺在雨水里
轻轻叹气。


鬼针草


鬼针草的心里装满了旷野。
它细小的指尖上长着
大鬼和小鬼。
夏天的路口
鬼针草心思复杂,不安分。
大人们经过它
鬼针草挥挥衣袖
轻声哀求:带走我吧,风声浩荡,
我要去追赶更远的风。
孩子们经过它
鬼针草样子轻盈,扮酷脸
孩子们走一步
它走一步
孩子们停下来
它就把自己变成整片整片的
谁也躲不开的爱与恋---
        2016.6.15



有一种植物叫夏天无

夏午说,如果再生一个女儿
她一定给她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夏天无
夏天无,夏天无
我在心里默念。
循着她单薄的影子
我们找了整整一个春天
我们找遍了城市乡村的每个角落
我们问一个又一个的植物人
他们全都答不上来
迷一样的夏天无啊
迷一样的失踪,说不见就不见。
如今,夏天真的来了
淅淅沥沥的雨,一场接着一场
夏天无像一个越走越远的女儿
来不及说再见
就已经成年---
    2016-6-2



泽珍珠菜

小小的泽珍珠菜
就藏在楼下的草丛里
一大片天胡荽的中央
万绿丛中一点白
就像绽放在世界的中心啊,那样亮眼
又如此毫不起眼
今天他们告诉我
它还有一个名字:
泽星宿菜
泽星宿,泽星宿
星星的归属星星的家
天上一颗星星落下来
地上就对应一枚泽星宿
花房里
薄薄的宿命
一闪一闪,被风聚拢又撕碎。
    2016.5.11



 香樟,香樟


又闻到了香樟花的香味。
这多么令人兴奋,
孩子们在树下奔跑,芬芳穿过他们乳臭未干的身体,
仿佛再一次受洗。
只有香樟树是静止的,一阵风吹来
叶子随意念低头,双手合成十字。
它们在祝福万物,
祝万物都有这样的安静,
这样的好心情。



观星星的夜晚

月亮穿行在云里
一会儿明亮
一会儿暗淡
看上去,
就像云朵在帮月亮抹去她脸上的愁绪
一会儿高兴
一会儿又不高兴
月亮高兴的时候
星星跳出来
眨几下眼睛
不高兴的时候
他们就一起躲在厚厚的黑棉被后面
------
哭泣。
    2016.5.21


祭梦


妈妈说,梦见敲锣打鼓
披红挂绿,
必然有人离去。
昨夜,一群人在我的梦中
唱大戏。
他们聚集在老家的柳树坝子上
那里临时搭建的舞台,
是一条通往乡外的大路
舞台边站着我熟悉的诗人
和儿时的乡亲
他们围观,看热闹
但都不言语
散场后,我大声呼喊一个哥们的名字
人群里有人应答,
有人若无其事,各奔前程
离散后的杯盏间
空留一声黎明的叹息......
    2016.5.11


黄昏的秩序

无名鸟儿的叫声划破长空
落在窗前。
再弹了回去,变成一地碎银子
噼啪,劈劈啪啪......
树叶们轻微抖动,
仿佛一种秘密的回应
但面不改色,也拒绝吐露
那一刻的芬芳。
    2016.4.7



女孩在树下拾落叶

香樟树下
一个女孩在拾落叶
她把捡起来的落叶
一片一片叠起来
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
风吹过
更多的叶子掉下来
小女孩飞快地奔跑着
像那些落叶
要急于奔向她那双小手
-----
那双被春天呵护过的
还不懂什么叫遗弃的小手
    2016.3.26



珍惜之诗

梦中悬而未决的事情
现实总为它解围。
因此,我珍惜白天的分分秒秒,
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
珍惜早春盛开的第一朵红梅。
并不惜捧起她们娇羞的身姿
随一缕芳魂,去试探永恒......
当然,我更珍惜入夜前
把白天发呆时印下的底片,
在脑海里再播放一遍。
------
只有它们是真正属于我的,
------
只有这些空白,
将被再一次扣留,为了追寻昨日遗失的
那些回不去的
和永不再来的......
       2016.2.20


镜子


反复擦洗一面镜子
镜子里的人,
也隔着玻璃
一遍一遍,反复地擦我。
我看她一眼,
她也看我一眼。
当一面镜子变得干净,
用清澈,明亮的眼睛审视我
我看到了自己曾经被
灰尘蒙蔽的灵魂
在险象中再一次塌陷
        2016.2.8

 

风吹不停

沿着一条路
不停地走。
风,也在旁边不停地
走啊走
风有时是无声的
有时候
和身边的树擦肩
发出呼呼的尖叫。
有些树叶抱着树沉默如金
有的从枝桠上
跳落下来
追赶着风,奔向远方
再也没有回来。
   2016.1.13


梦中


在梦中,我看到了自己的脸
她望着我
神情忧郁。
我问她怎么了?
她沉默不语
半天才吐出一句话:
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你被噩梦缠绕
浑身布满荆棘。
醒来,我发现自己双手捧心
大汗淋漓。
窗外狂风卷起暴雨。
      2016.3.5


事件:白海棠

白海棠开了。
电视里在开会
直播,直播
我看到好多脸
胖的,瘦的
我看到好多人
高的,矮的
他们操各种口音
说一样的话
今天是惊蛰
我想去看花
我想去踏青
我想和心爱的人去约会
我想放声唱歌
春天啊春天
中年啊中年
可,电视里在开会
他们大声放屁
大口吹牛让我顿时没了心情
今天是惊蛰
白海棠开了
它白白地开
白白地谢
也让这个春天
白白地流逝......
      2016.3.5
草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0 14:51)
标签:

文化

分类: 灵魂碎片
 1、《星星谣》

星星们不在的时候
蛐蛐们在唱歌
它们在草丛里唱
在树上唱
在白天落下来的
每一滴雨里唱
在雨滴散去后的雾中唱啊唱
它们的歌声穿透夜色
穿透云朵
它们呼唤每一朵经过这里的
乌云和白云:
让乌云回家吧
让白云快跑
让星星闪耀在它该闪耀的地方
古老的乐曲里
将诞生出崭新的歌谣
   2016.8.6凌晨 


2、《一场暴风雨后》

风抡起沉重的铁锤
在它们头上
砰地一声
木槿应声倒下
花朵散落了一地
四分五裂的女儿们
有的落在树枝上
有的落在草坪上
有的蹦跳着
在叶子上倒挂一会儿
再掉下来
有一些花蕾
注定是胎死腹中的
她们趴在地上的样子
像孩子
粉嘟嘟的脸蛋
露着婴儿肥的微笑
它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也不知道自己的来历......
    2016.7.27


3、 《大树之死》

风在消隐之前
来到人间。
于是,人间狼烟四起
尘土托起尘土。
风在消隐之前,遇见一片树林
于是,树林唱歌
集体呜咽。
风在消隐前,
找到一棵树
它对着这棵树,抹脖子
于是,大树
就向它献上
-----春天的叶子
初夏的花朵
奔赴在秋天之路上的小小的浆果,
以及隆冬来临前种子们的
那一声坠落之音
大树在断裂中仰天长啸:
风为我隐
我亦为风隐,
与雷电相伴
快哉快哉----
    2016.8.3


 4、《在骨科病区》

这个毫无诗意的地方
每天都在诞生诗意,
空气也会撕裂。
这个毫无诗意的地方
每天都有疼痛伴随呻吟,
穿越喉腔
弥漫长长的走廊,抵达每间病房。
今天,医生为一个卸下石膏的小伙子复位
那个瘦弱的身躯
发出的凄厉尖叫,让每一个在场的毛孔肃立
为之行注目礼。
仿佛众生受虐的骨头,再一次受虐,
出窍的灵魂再一次出窍......
2016.7.28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7-04 11:03)
标签:

文化

分类: 灵魂碎片
1,《鬼针草》

鬼针草的心里装满了旷野。
它细小的指尖上长着
大鬼和小鬼。
夏天的路口
鬼针草心思复杂,不安分。
大人们经过它
鬼针草挥挥衣袖
轻声哀求:“带走我吧,风声浩荡,
我要去追赶更远的风。”
孩子们经过它
鬼针草样子轻盈,扮酷脸
孩子们走一步
它走一步
孩子们停下来
它就把自己变成整片整片的
谁也躲不开的爱与恋---
        2016.6.15

2,《夜晚很静谧》

灯光穿过雨水
和我的眼睛交汇
也可以说是雨水从天上落下来
和灯光交汇。
夜越沉
雨越大
灯光越来越明亮
一点也没有
被雨水扑灭的意思
对面楼里又
多了几个亮灯的窗口
雨水淋透的人间
又多了几盏跳跃的孤魂
      2016.6.19


3,《雨下了一场又一场》

雨水落在房顶
落进泥土,草坪,
楼下那一小片蕉芋
因为雨水
花期一再延长
它们也知道要慢慢成熟
慢慢变老
     2016.6.19


4,《木槿:兼给林珊》

“一朵木槿只开一天,
这未免可惜。”
每次路过这个院子
我都要在心里感叹一句。
可自从夏至以来
这片木槿花一直没有歇息
今天顶上开一朵
明天中间开两朵
再后天,顶上凋谢的那朵旁边再生出一朵
但它们都遵从一个规律:
早上盛开,晚上再死去。
仿佛花儿们暗中约定了次序
仿佛一朵花儿在灵魂安息之前
早已托孤给大地:
“美丽易碎的东西,
将用更美丽的来为她饯行。”
     2016.6.27
 
5,《睡不着,干脆起来写诗》

一千只蛐蛐挤破窗子
跳到我的额前
叫蛐蛐----
一只狗,叫了三声
没有应和,陷入长久沉默。
一艘去向远方的船,没有归航
在激流里迷路
沉沉的夜拥抱着沉沉的黑
沉沉的黑里
藤蔓滋生的我
抓住另一个我,向高处攀岩,攀岩。
坠入云朵
一些我落进灰里
变成更深更深的灰
    2016.7.4凌晨
 

6,《午睡风波》

有点悲哀
他们被迫按在一个大厅里午睡
有些脑袋很安静
一会儿就呼呼睡去
有些脑袋,
摆过来,摆过去
怎么也静不下来
连坐椅也在尖叫
睡不着,睡不着就是睡不着
一本天文学的书
正讲到了行星轨道
一些脱轨的星星
离开太阳
再也没有回来。
2016-6-2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6-14 10:36)
标签:

文化

分类: 灵魂碎片
《今天》

说好的星星
被云朵掠去,夜空下叹息的人
回到家里。
今天有阳光普照
水蓝色的天一直蓝到心底
今天有温馨的画面可供回忆
初夏的风
拂过天堂,又抵达天堂
今天我们说过很多话
今天,你是唯一被我告知生日的人
除了妈妈殷切的电话
             农历2016年4月24
 
 
《夏天无,兼致夏午》

夏午说,如果再生一个女儿
她一定给她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夏天无
夏天无,夏天无
我在心里默念。
循着她单薄的影子
我们找了整整一个春天
我们找遍了城市乡村的每个角落
我们问一个又一个的植物人
他们全都答不上来
迷一样的夏天无啊
迷一样的失踪,说不见就不见。
如今,夏天真的来了
淅淅沥沥的雨,一场接着一场
夏天无像一个越走越远的女儿
来不及说再见
就已经成年---
2016-6-2
 
 
《雨后》

一场雨后
燕子飞过窗前
轻轻的呢喃声
在空中划了三道弧
院子里的广玉兰花
又开了一朵
昨天盛开的那朵
躺在雨水里
轻轻叹气。
 6.5
 
 
《关于木星:致执浩老师》

酒至一半
出去接电话
抬头间,几颗星星穿透楼宇和灯光
豁然和我对视-----
多么干净的夜空啊
我在心里轻声尖叫
今天,有文曲星降临山城
今天整个山城都
在聆听
今天,几个要好的兄弟
围着一颗星星
话语投机,谈兴正浓
关于诗歌
他们还将走得更远
关于心灵
它其实是另一条天路
回去的时候
木星西斜,还在天空闪烁
那么多星星望着我
让我无所适从
2016-6-1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5-12 14:45)
标签:

文化

分类: 灵魂碎片
《泽珍珠菜》

小小的泽珍珠菜
就藏在楼下的草丛里
一大片天胡荽的中央
万绿丛中一点白
就像开放在世界的中心啊,那样亮眼
又如此毫不起眼
今天他们告诉我
它还有一个名字:
泽星宿菜
泽星宿,泽星宿
星星的归属星星的家
天上一颗星星落下来
地上就对应一枚泽星宿
花房里
薄薄的宿命
一闪一闪,被风聚拢又撕裂
2016-5-11

 
《祭梦》

妈妈说,梦见敲锣打鼓
披红挂绿,
必然有人离去。
昨夜,一群人在我的梦中
唱大戏。
他们聚集在老家的柳树坝子上
那里临时搭建的舞台,
是一条通往乡外的大路
舞台边站着我熟悉的诗人
和儿时的乡亲
他们围观,看热闹
但都不言语
散场后,我大声呼喊一个哥们的名字
人群里有人应答,
有人若无其事,各奔东西
离散后的杯盏间
黎明来临......
2016-5-1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4-13 16:25)
标签:

文化

分类: 灵魂碎片
《香樟花三章》

1
香樟花又开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万物静谧。
只有我的内心在狂欢。
香樟香樟,闭上眼睛
它小小的米粒就串上了我的眉心,
骨头里,无数只棉条敲着小鼓说:
因为爱你,我忘却了自己的柔软,
和人世的坚硬。

2
打盹,发呆,听风从西边来
都是惬意的
只要是坐在一棵香樟树下
只要树尖上的云
正好路过那里......

3
一朵花的命运太短
一颗米粒足以丈量
一树花的命运太长
长过我的无声的仰望
和叹息。
2016-4-13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人间呓语
              《香樟:致即将到来的暮春》

 

又到了香樟树的落叶季,呼啦啦的风,只需来那么几场,一树的旧叶,昨天明明还是苍翠欲滴,今天却早已经不起时间的敲打,便纷纷奔着大地而去。空留站在树下的人,发出几声深深的叹息:又一个三月远去了,岁月好无情。

幸好,在香樟的生长史里,从来没有枯水期,也没有断流季。它留给世界的永远是一场完整的盛宴,一道完美的风景。就像没有休止符的音乐,行云流水般奏出低缓而沉静的乐章,那么悠远,那么漫长。香樟有一个极大的特点,这是我多年以前爱上植物时就发现的一个公开的“秘密”。就是它们从来都不是等待树叶全部落光,才生出新芽的,叶子们前赴后继的能力比起人类,有着超乎寻常的前瞻性。就像一篇文章,没有过渡语,在词语的暗河里,它们早已经和整个篇幅融为了一体。香樟就是这样,被时间侵蚀的旧叶子飘摇在新年的钟声里,新的那一抹月牙,早已经在无形中,把自己打造成型,这一新一旧的更迭,仿佛只在一夜。一夜就成就一个世界,这多么让人期待,这多么值得信赖。就像十月怀胎的产妇,一夜疼痛,诞生出新生命的那种惊奇,那种狂喜。当然,芸芸众生中,几乎是没有多少人会这么饱含深情去留意一棵树的,就算它们在黑夜中经历生长的苦难,痛苦拔节,大半也终将被白天的浮躁忽略,被大千世界各种肤浅的新奇,抵消为零。所以,当一树新绿,在第二天的晨光中,抖落风尘,亮出娇艳的身姿,请对树下满地的繁花落叶低头。默哀。

所以,当一个崭新的春天,在岁月的河道里抬头探望,请对过往的风景回首,致意。当三月,扬起风,汇入时间的流里,请对自己说:你好,过去。你好,未来之未。

2016-3-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