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琦
周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788
  • 关注人气: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动态

《不是》诗刊

 

第1卷:诗歌杂志
第2卷:孙磊诗文集
第3卷:王艾诗歌集
第4卷:雨田诗歌集
第5卷:哑石诗文集
第6卷:修罗诗歌集(此卷不传播)

 

《谁》诗刊

 

第10卷:《西川译诗集》孙磊周琦编
第11卷:《李笠诗集》孙磊 周琦 编(即出)


不是出版基金

 

1,诗歌:

 

《枯山水》杨典 著
《面具》徐淳刚 著
《私有制》周瑟瑟 著
《还魂术》子梵梅 著
《热浪中的理想国》伊沙 著
《行》伊沙 著

《诗歌的坏年代》锤子 著
《丝绒地道》哑石 著
《给今夜写诗的人》宇向 著
《日子多似个树叶子》刘堃 著
《异教时辰书》包慧怡 著 

《唐果短诗选》唐果 著

 

2,小说:

 

《俗套中人》高歌 著
《西安爱情故事》蒋涛 著

《shining4》恶鸟 著

 

3,翻译:

 

《希尼诗选》贾勤 译
《里尔克十四行诗》杨典 译
《弗罗斯特诗精选》徐淳刚 译

 

 4,文论:

 

《批评的盛宴》周琦 锤子 编
《说伊沙 伊沙说》高歌 编(即出)

博文
(2013-09-05 22:09)

吃苹果

 

 

我拿尖刀吃苹果

吃完苹果

我拿着尖刀

 

2006.8.5

 

 

做爱是件艰难的事

 

 

你们听说了吗

我听说了

男刺猬搞女刺猬

只能搞几秒

女刺猬的刺

可能戳他个穿

 

2007.4.24

 

 

枪毙

 

   。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宇向,生于山东济南,祖籍烟台,自幼喜爱绘画、写作。作家,70后重要诗人,曾获“柔刚诗歌奖”、“宇龙诗歌奖”、“刘丽安诗歌奖”,人民文学“新世纪散文奖”,“文化中国·年度诗歌大奖”等奖项。作品被译成英文、法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等,并应邀参加美国、法国、澳门等各地的重要文学交流活动。著有《哈气》、《女巫师》等。

 




 

包慧怡,八十年代生,诗人,译者。
英美文学硕士,中古英语文学博士在读,现居都柏林。译作有阿特伍德《好骨头》等多种。


徐淳刚(1975-),蓝田猿人后裔。中国物主义代表人物。主要著作有诗集《自行车王国》,哲学随笔集《永恒之物与短暂之物》,文化批评《当代中国的妓女问题》,小说集《共和国》,译著《弗罗斯特诗精选》。诗文刊发于《物》、《水沫》、《后天》等独刊物。2003年获水沫诗歌奖。现居西安。



 

刘堃:低苦艾乐队主唱,民谣音乐人。2003年开始个人民谣音乐的创作和表演,他的音乐有强烈的民族及实验色彩,风格沉稳深沉,真挚自然的表达对世界的立场,对生活的感悟,歌词极具批判性,多为对社会现实的反思和对中国青年命运的关注,人文诗情兼具。同时刘堃又涉足话剧、独立短片、电影配乐及装置等一些其他现代艺术形式,创作有大量作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恶鸟 实验小说《shiniang4》由“不是基金”制作出版。首版,只剩11册。

 

恶鸟,1982年生,中国传媒大学毕业,涉猎广泛,计算机程序开发出身,大学期间曾开发一套RPG游戏脚本引擎,对实验小说创作、小说美学(主要涉及叙事学、符号学、阐释学)、图像美学领域有多年研究。任潜在文学工场文件《乌力波》副主编。2011年创立“联邦走马”。








关于shining4 写作的一些思考

 

恶鸟


1、这显然是一个小说,即使分成了很小的144段,而一个小说一般逃不开情节和结尾的东西,原本应该在动笔之前就考虑结尾的,因为只有将结尾放在心中,我们的情节才有服务的意图,但在S(shining4简称S)里,我考虑的是开头,每一段都可以是一个大文本的开头,我反过来让情节只服务于开头,但这会导致文本的漂浮和离散,没有统一效果,所以我用了一种新的形式,类似微博和诗歌杂糅的一个文体,它带来来两方面东西,一个是弥补没有结尾的终结感,诗歌当被读到结尾的时候,从视觉上让你感受到了一个形式的完结,我读完了,这能让读诗歌的人有一种稳定感,这是结构和形式的感知所得,这种感觉的好坏和是否结束得恰到好处有关。在S里这种形式的完结通过类似微博的强制性140字预期和每天的习惯性阅读思维已经得到。另外的是一个节奏,一段一段,均匀的文本,读者遇到阅读障碍和克服这个障碍的节奏,是这个小说的一个运动形态,它是可把握的。每一段如果作为一个情节单元,那整个小说的终结并不依赖于这个情节的解决,而是依赖于读者的阅读体验,也许是一个隐喻的完成,一个意象的建立,一个迷人词语的诠释带来的(每一个都是可以把握,也是可以丢弃),当持续到一定规模的数量段落之后,它就成了一种节奏,跟音乐一样,你抽取几个音符你无法获知节奏,或者塞林格的九故事,如果只有三故事,他就没法收获那种迷人一样。

2、结尾不在文本中,只在读者头脑中。读者不停感受新开头,然后收获不同结尾。让读者总在调整一种对故事中心思想(如果有的话)猜测和修正。这就像玩魔方,每一个不同开局,都会导致不同的路径。遍历所有路径,是一种野心。人有时怕遇到一种残局。

3、这样的文本要求一种简约,但不是短小和简单的词句或诗词的那种凝练,而是话语的简单和意象的简单(芬达和马鸡背后没有复杂的东西),来达成一个复杂的大比喻模式(我的芬达和你说的芬达还一样吗)。难度在于简约的时候,达到的开放,不能太离散,而要一种开阔。太多人还没会绚烂和繁复,就开始思考写东西克制,克制是先有东西才可以克和制,没东西的克制是贫乏。同时,很多人看到水上冰山和漂浮的泡沫是一样的,不是每双眼睛都能see the sea(海包括海的容器型空间和填充的海水两部分)。

4、每一段都是一个新的小说开头,但它会在每一段中思考整体,它很少是先前发生和未来发生,一般都是正在发生的进行时。就跟每天大家发的微博,此时正发生的。这个此时共用了现实世界的时间体系,早上,黄昏,夜里。但是存在另一个世界(一个机前的世界,即没有被线索牵引叙述出来的世界,马赛克瓷砖还没被贴上去前的状态)。所以我抛弃了一个单元叙事需要建立的前进逻辑,我可以不前进,可以原地踏步,但是我必须邀请读者进入做出不同反应。所以S的产生,不是全部写好了,一起发表出来,而是本身也是一个进行时态,写了就发,每一段都是,它产生一种实时在线感,用了电脑网页系统时间、手机的系统时间,这是从这个活生生的世界新鲜出笼的,没有被存储和发酵,也没有被编辑篡改。它甚至为它的某个错误,负上应有的责任。

6、S的故事层面是开放的,话语层面也是开放的,只有动态节奏是封闭的,它无法封闭一个结尾,也无法封闭一个对话,对话的语言是无意义的,更多是虚无,一个虚无怎么可能还给另一个虚无预留空间,虚无也不会有漏洞。

7、关于节奏,再补充一点,不只是形式、韵律、情节的节奏,还有意象的节奏。关于提到马鸡、獐子、淋巴癌、芬达、消失、冥视的意象是有一种内在秩序的,在和读者初次见面的预谋之后,它们都将成为我的韵脚,弥漫在文本里。意象出现的节奏外,还有插入两个意象之间的东西(填充物),也有一种节奏,它是分节的节奏。而填充物中涉及的东西,如果没有被归入我的节奏,那它本身会具有唤起读者想象力的作用,异域的风景、专有的术语、传说轶事,它们开辟的是另一个空间,只是在我的形成意象的语言结构之外,但它们也帮我阻挡了不少有害的东西进入我的文本,我希望它是纯净的。

8、如果一定要对这个小段之外阿拉伯数字序列再强加一个秩序,我想只能是意象区域的概念,你也可以这样读这个小说,关于提到马鸡的,你可以放一起读,关于淋巴癌的放一起,关于消失的诗人放一起,关于镇上惨死的少女放一起。这些意象区域,有时候是独立的,有时候是连通的。至于剩下的, 你可以随便放哪里,它们是失控的、碎片的、梦幻的、甚至是临时进入的,比如一条河在夜里涨潮了两次,每次80cm。

9、在写的过程中,我借用了非语言,一些照片和一些视觉图形,它们是我的脚手架,在整个完成之后,我把它们撤销了,就像电影拍摄中的那些轨道、照明、道具,在影片里你看不到它们,也不需要看到。我记得有个日本建筑师,用竹子和混凝土混合做了一个建筑物,建好后,再用火烧掉了可烧的所有部分,剩下一个清水混凝土建筑。S从建筑空间上来看,也是这样的。

10、S没有致力于解决情节层面上的冲突,而在意象层面,道德没有任何立足余地(小说中的人物行为是否符合日常逻辑不重要,重要的是应用怎么样的语言结构进行叙述)。这就和偷窥一样,偷窥到的东西,和偷窥本身带来两个愉悦层面。而情节层面,基本用的是搁置,和对待悬疑是一样的方法,很少直接面对,而是用另一个情节悬念来对上一个做搁置、替代。开阔的空间来源于两个悬念之间的差。

11、关于视点,从巴赫金以后谈论太多,用不同个体的视点对一个事件和世界进行捕捉,或者错位、对位的视点,或者升级的视点。S不是,S的视点是反的,个体是定的,事件作为视点反方向关注到个体。这样,上百个事件成为了上百个视点,在整个大文本中抛洒出来,各自有各自角度定位着,它们一起shining小说中的主角,它不再描绘世界的和事件的多层次,而是这种shining的光的多层次。所以捕捉到的不是事件的矛盾和多义,而是个体的人的矛盾和多义。

12、Shining 来自文本的隐形结构之光。它牵制它所要投射的对象和路径。只能用冥视,而不能明示。

13、S还有很多超出了我的可控范围,比如M和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在外过冬1966-1996》希尼诗选,贾勤 译,第二版。本书在第一版的基础上,译者加以修订,大到引文,小到标点符号。从而使得译文更流畅,让你读起来心情更舒畅。

 

不是出版基金

策划:周琦  锤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关于不是出版基金的几点说明与招募新成员

 

 

1,《红色玩具》创办于2007年,资金由我的同学杜英鑫赞助。制作由世中人先生完成。

 

2,在《红色玩具》出版第二期的时候,显然已成别人的刊物了。我不知道这位谋取者到底是怎么想的。一个狗日的民刊,你也至于?

 

3,《不是》创办于2009年,资金由我的朋友泰伟汽配董事长黄伟先生赞助。供稿者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诗人和锤子完成。

 

4,《不是》第二期,资金由我的同学杜英鑫赞助。

 

5,《不是》第三期,第四期。供稿者,依然由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诗人完成。其中这两期的费用,由锤子跟一家印刷公司达成协议,免费制作。

 

6,不是出版基金创办于2010年,它附属于《不是》。第一本书的作者信息,依然由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诗人提供。其中戚开源帮助设计整整一年。

 

7,《不是》第五期,哑石专辑。供稿者是诗人孙磊。

 

8,《不是》第六期,是那位一直为我们供稿的诗人的专辑。在这里依然不透露,当然这一期也只有我有。任何人没见过。作者不允许传播。

 

9,《不是》第七卷,原定作者,想法被人盗用。在此,祝福一个没有想法的人。整个过程比较奇幻。还是那句话:你的小伎俩,就如同蛆在屎里蠕动。

 

10,《红色玩具》于2012年停刊。

 

11,不是出版基金两位牛逼作者,张定浩、包慧怡稿件由贾勤提供。

 

12,新刊物与周边项目筹备中。各种巨制即将陆续浮现。

 

 

感谢那些为了“不是出版基金”默默做着各种奉献的朋友们(尤其是不愿透露姓名的那位超级牛逼的诗人)。

 

在这里我无法一一说出每一个对我们有帮助的人的名字,但我都记得你们的气息,就如有一次在淘宝上买书的朋友,我说感谢你的支持,他说:更要感谢你让我买到这些。

 

同时对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们,给予祝福。如果你真想获取,请联系我。我有一个硬盘布满密密麻麻的种子,可以择优光明地,正大地奖励给你们。

 

我跟谁都不是敌人,正如谁跟我都不是亲人。

 

另外,由于个人身体原因,准备吸收新成员。

 

新成员要求:第一,人类;第二,不能太优秀,对待诗歌要有一种对待少女一样的情怀,要有一种把“做书”当“做爱”的激情与理念;第三,太漂亮的不要,我们只用锤子牺牲色相;第四,在参与基金的制作过程中,你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你无法加入我们,有可能是以上几点,具备了,或不具备。

 

对独立制作有欲望的朋友,可与我联系。

 

谢谢。

 

                                                                   周琦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茫茫人海

 

何凡

 

茫茫人海中

你的亲人
你的朋友
你的爱人和孩子
你的父母
你的兄弟姐妹

有一天
你一个转身消失
风淡云轻

茫茫人海中
你的亲人
你的朋友
你的爱人和孩子
你的父母
你的兄弟姐妹

风淡云轻
你突然消失
是这世界随便的某一天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请各位朋友,尽可能转载。我心情无法平静。暂时只能为何凡哥做这么多。

谢谢各位转载的朋友。

何凡,诗人(1978-2012),一个好人。

 

何凡,陕西岐山人。宝鸡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诗潮》《北方文学》《散文诗》《红色玩具》(民刊)《秦岭文学》《宝鸡日报》《教师报》《西部法制报》等刊物。著有诗集《黑暗中的回声》。

 

何凡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fanhe7810

 

《茫茫人海》

 

何凡的诗

 

茫茫人海中

你的亲人
你的朋友
你的爱人和孩子
你的父母
你的兄弟姐妹

有一天
你一个转身消失
风淡云轻

茫茫人海中
你的亲人
你的朋友
你的爱人和孩子
你的父母
你的兄弟姐妹

风淡云轻
你突然消失
是这世界随便的某一天
 

戚开源为何凡生前唯一诗集《黑暗中的回声》设计的封面。
 

 

《兄弟你应该让我知道你的病情》

 

 

   听到何凡哥去世的消息,我痛哭一场。

失眠,到现在还不能平静。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帮朋友做书,手一下就软了。

我们相识五年了,因为宋琳的诗集《门厅》相识,这是何凡哥送给我的第一本书。他说,喜欢就送给你,好好读。之后我回赠了一本西川的《虚构的家谱》,他非常欢喜。他喜欢西川,也喜欢史铁生,经常跟我提起宇向,孙磊(衡山诗会之后,我特意让孙磊签了本《处境》给何凡,我对孙磊说,何凡是个好人。孙磊特意签下:给何凡兄弟),说他们的诗如何如何好,说宇向是他这些年看到过最有才气的女诗人。还喜欢孟浪、朱文、伊沙等等。有一天他对我说,我是伊沙的粉丝。我说,我把他电话告诉你,你联系吧。他说,还是不联系了。

 

他在淘宝和孔夫子旧书网各经营一家书店,每次他自己收绝版书的时候,都来问一下我,这本能不能收,这本升值空间如何?他总说我研究的透彻。我每次都给他一些建议,收这个收那个。2010年我建议他收《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我说这本可以狂收,并开玩笑说,若这本卖不去出,我全部买下。他问我,为什么?我说,这个很快就诺贝尔文学奖。当特朗斯特罗姆真的获奖后,何凡说,你真厉害。那天我们畅谈至深夜。

 

我跟何凡的交往,我跟我老弟戚开源说过,我们的交往不是诗,更多的是兄弟情,是真诚。交往中,我不太看重对方写了什么。写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怎么样。你写的再牛逼,人不行,我照样不理。这是我的原则。有人以为我做刊物,做独立出版朋友非常多,其实这是错的。我对朋友的挑剔,就如同恋爱。

 

今年72号,我收到何凡哥的一条短信:最近还好吗?家人都还好吧?

待我开机的时候,已经是710号。这条信息我也没有格外在意,因为他一直是关心我的,这样的短信我是隔一段时间就能收到的。恰好,戚开源让我找几个陕西的朋友,问一下博物馆的电话号,我便把电话打了过去。打了几个都没接。最后他给我又打了过来,我简短地说了问博物馆的电话号的事儿,我说,在网上查到的都打不通,要找一个确切能打的通,能联系的上的电话号码。他说,交给我来办。

除此之外,我同样的求助告诉了陕西的五个朋友,到最后无一人给我答复。由此更加验证,整天称兄道弟的,关键时候,没他妈的一个管用的。仅此是问一个电话号码而已。

何凡帮我把电话号码问到了。我很感激。

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何凡哥的声音。

 

进了八月,我给他发了个消息,问最近怎么样。他说发烧在医院。我问怎么了?没有得到回复。就打电话,没接,再打还是没接。我想可能就是一般的感冒发烧,这又是流行感冒肆虐的季节。我知道他身体一直不好,有强制性脊柱炎,为此我给他买过一些当地的膏药,让他感觉疼的时候贴一贴。建议他试试中药。

当我给他买了膏药后,他对我说,谢谢你兄弟,亲兄弟也不过如此。

记得那次聊天,他说兄弟你什么时候到宝鸡来,我陪你好好玩一玩,转一转,吃小吃。我说必须的。一定要喝个痛快。几年前是我最迷恋酒的时候,嗜酒如命,所以聊到感情深处,必然会说到喝酒。正是因为说到喝酒,何凡哥告诉我,他有强制性脊柱炎,不能喝酒。但如果你来了,我就是再难受也要喝的。大不了再吃药。这就是何凡。

 

那是我们相识的第一个中秋节,我突然收到一个邮政包裹。包裹里有台湾版的雪迪诗集,特拉克尔的诗集,还有一盒月饼。这让我格外激动。

打那以后我们的兄弟情谊逐渐建立起来,每当我想赠送他东西的时候,他都说不必,省下钱做更重要的事儿吧。每当他赠我书的时候,就说,好好读。他跟我一样话不很多。

2010年,我筹划拍电影。但因为我身体原因不得不放弃,当然还有资金的问题。我闲聊的时候跟何凡哥说,筹划拍电影的事儿。他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拍就告诉我,我给你赞助一些钱。表示下我的心意,我相信你一定能有更大的发展。

 

在他淘宝店铺做到一个钻石的时候,他异常高兴地电话通知我,并且说,希望能很快能做到两颗钻石。但他没能如愿。他也时常说,我卖几本书,手里有余钱,可以给你买点书看。我就说,不必了大哥。给小侄女买点东西吧。

 

孙磊策划的诗人画展,有许多有名气的诗人到场,宋琳、多多、芒克、严力、李笠、王家新等。去之前的前几天,我跟何凡聊天聊到要去诗人画展,何凡哥说,我这里有不少这些诗人的书,我快递给你,你帮我索些签名回来。为此,那次北京行,两个大皮箱,几乎装的全是书,走累了,我老婆就帮我拉一会儿。当然还有锤子,他拉的皮箱时间更久一些。

 

我有个机会要去法国,但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去成。当时,我准备去的时候,跟何凡聊了两个晚上。他对我说,你去多久?我说还不确定呢。大概时间不长。他说,千万别太长,如果时间太长,我还不适应。一时间联系不上你,我觉得空牢牢的。我就你这一个兄弟。此话说出,他觉得很后悔,又说,不不不,你忙你的。事业重要。

 

今年六月份,他得知孙磊主编的《谁》要做一期李笠的专辑,其中我也要参与编辑和制作。他对我说,什么时候准备做书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赞助一点钱。钱不多,拿不出手,就五百吧,算是点心意……

 

关于诗歌方面,何凡哥一直很谦虚,他觉得自己写的太传统。拿不出门。我一直不这么认为,我就说,写了什么不重要。在我的劝说下,把诗歌稿件交给我,做了那本他唯一的诗集《黑暗中的回声》,当诗集制作完毕后,他也在博客上写:“我的第一本书。从没见过面的好兄弟做的,国内一流的编辑,一流的装帧,一流的设计……一切我都很满意。最重要的是,这本诗文集是我们这世上最最真诚的友情的一个见证”。

这本诗集他想让我写个序。我说,我还是让周瑟瑟给你写个,然后让锤子给你写个。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写不都一样?你第一本诗集,应该沾点名人气儿。但他还是坚持要我写。最终我还是没能写成,当时我的想法很明确,也想他能让更多人知道,哪怕是多一次发表也好。而我写了用处不大。

现在想到此事,我格外后悔。

 

去年锤子要给他女朋友买几件清末或民国的茶壶。我转悠了几天只买到几个磁碟。后来跟何凡哥聊天的时候说起这个事儿。而没过几天,我就收到了一把茶壶。他跟我说,你拿去给你兄弟。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但你别说是我买的,一定记住。我要给他钱,被他拒绝了。说,这点钱不算什么。

我真的就保守了这个秘密,没有说是何凡买的。为此我编造了一系列谎言。还说怎么买的,怎么买的。描述的过程,像写小说。

 

 

由于这些年何凡哥赠送给我的书,和唱片非常之多。我有些时候说话也会注意一些。克制去描述自己格外喜欢的东西。若,一旦说出,没过几天,我就可能收到我所说的东西了。有一次,他一下给我弄了一千多块钱的书,并声称钱不要了,还是那句:你省下钱干更重要的事儿吧。我说,不行,钱我必须给你。要么我们就绝交。他说,兄弟,你看我也帮不了你别的,也只能送你些喜欢的书。

 

有一次,他花大价钱买了一套台湾版的诺奖文丛。其中有一本是我非常喜欢的。但我没有再提出。如果提出,肯定会给我寄来了。我没提,他却问我,你看看这套书,里面有你喜欢的没?有的话,我寄给你。我就说,哥,这套书很完整,不要拆了。这样不折价。便又托辞说,台湾版的书,虽好,看着累。他说,哈哈哈,好吧。

 

95号我在博客上看到一个留言:

 

看到这个消息我有个不详的预感,是不是何凡出事了。因为我身体不好,精神也不好,有强迫症,脑子偶尔不好使。一旦我往最坏的方面想的时候,我就会努力地去克制,不要那么想。我想打个电话给他,怎么姐姐突然给我留言,是有什么事儿吗?我还是克制着,不这么想,肯定不会有事儿。并且我也在这段时间住了一次院,生平第一次被抬上120急救车。

 

我本想消停消停,把这阵子的遭遇都告诉何凡哥的。但没想到他患了癌症,离开人世。这对我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

 

有太多事儿值得写,来说一个好人何凡。五年的时间,有太多太多的事儿。关于我与何凡的事儿。我觉得再怎么写,写再多的字,都显得薄弱。尤其是对于兄弟情,真情意来说。这两天里,我几乎不敢相信,何凡已经离开了。写这个篇文字,我只能做到真实。有太多片段浮现出来……我几乎不知道怎么写这篇文字,太他妈的难过了。脑子很乱。

 

何凡,有几个愿望,我都知道,也记得。并会记住一生。并去帮助完成。如果你也像我在乎过他,请让他更加平静些。如果,你想为他做些什么。请来点实惠的。

 

谢谢。

 

哥,一路走好。

 

我再给你发条短信。

 

累了就别回了。

 

                                                            周琦  悼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感谢各位慷慨赠送,使我在周转不灵的时候有书可读。


宇向赠《词与世界》内含宇向诗集《低调》等20册诗集。

贾勤赠:贾勤著《现代派文学辞典》(台湾版)以及《金刚经》香港版

戚开源赠:《少年巴比伦》《黑犬》《阿姆斯特丹》

蝼冢赠:蝼冢策划木铎文库第一辑一套,以及海上著《走过两河界》

恶鸟赠:恶鸟著《马口铁注》

包慧怡赠:《崩溃》、《隐者》包慧怡  译作。

杨典赠:杨典著《七寸》

杨勇赠:《东北亚诗刊》若干,以及杨勇诗集《点灯》等。

鹿康铜材总经理周铭赠:《狄更斯文集》一套。除此之外还有很多。

泰W液压董事长李先生赠:《马克思-韦伯文集》一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摘自恶鸟微博。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李成恩《写作是我灵魂的照相馆——李成恩谈诗录》

 

由“不是工作室”与“不是出版基金”联袂制作

 

策划:锤子

主编:周琦

开本:32

页码:176

制作:不是工作室

性质:学术交流

日期:2012-5

 

介绍与编者的话:

 

    太过漂亮的女子,文章写的好的不多。相反,文章写的好的女子,太过漂亮的几乎没有。从这一点上来说,李成恩是让人嫉妒的,她写诗、开公司、拍影像,好像比男人还要忙。然而应该还是让男人更忙一些,因为对于这样的女子,要毫不吝啬的、大方的、忙着去赞美。(锤子)

 

《写作是我灵魂的照相馆――李成恩谈诗录》是一本关于诗歌观念与写作立场的书。

本书收录了李成恩近年的访谈录、获奖演说、写作随笔等26篇。定价39元。由80后诗人周琦的不是工作室装帧设计,小32开本,冲和粹雅的设计风格中透露出诗人的另类与先锋精神气质。

她在书中提出了“胭脂主义”女性诗歌概念,她“反对男权社会过度的文化消费,主张回到女性的、古典的、传统的诗歌写作中来,主张回到属于女性主义所应有的审美原则上来。”她认为“胭脂主义是一种本真的女性主义写作”,书中还分篇阐述了:“诗歌真理中不设‘文明法庭’”、“写作是我灵魂的照相馆”等具有鲜明个人立场的独特见解。

李成恩强调“童年经验”在她写作中的重要作用,在本书中对她的《汴河,汴河》、《春风中有良知》、《高楼镇》等诗集的创作进行了清醒的剖析。书中收录有她接受腾讯读书的访谈,她认为,“童年经验决定了我的诗歌写作也是如此,坚硬而又一往直前。我的写作中有‘秋瑾’一样的女侠情怀,我所提出的‘胭脂主义’不会改变,也不需要什么修正,我坚信我提出的主张是经得住时间与历史的检验,我认为女性写作相对于这个脆弱的时代,必须要有一个诗歌的革命者带领我奔跑,我相信我的‘胭脂主义’就是那个诗歌的‘秋瑾’,就是那个蒙面打马而过的诗歌革命者。我不会在意有多少追随者,我认为一个诗歌主张,是不需要多少追随者,要的是提出者本人的写作能不能形成一定的气象,能不能给时代证言,能不能代表一个前进的方向,能不能为历史留下作品,我认为我正在做这一切。”

 

《写作是我灵魂的照相馆――李成恩谈诗录》所收录的26篇文章均在新浪读书、腾讯读书、作家在线、台湾《紫丁香诗刊》、《贵州民族报》、《诗探索》、《作家通讯》等处发表。全书分为“访谈录”与“诗言论”两辑,其中《80后诗人狂欢的下场》、《泡沬时代的心灵微光》等10多篇论文具有一定的文献价值,对研究80后诗人与他们行进中的写作,以及他们思想的流变有较为真实与直接的作用。

 

李成恩称:“我只是把‘写作与阅读的良辰美景’照此存录,是为写作‘照相’,在认真对待写作的十年时间中,我留此书为证,为未来时光留下我曾经‘这样想,这样写’的证据。”(周琦)

 

 

因存书有限,不再赠送,需要者请到淘宝网上购买。谢谢支持!

    淘宝网地址: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1478989370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