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逸秋
逸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353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All life  in  dream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翻译诗歌

美国诗人学会上线诗人:查尔斯.赖特(美国,1935)


《坐在夜的前廊上》

翻译:逸秋(Flora)

我在这儿,在黑暗的走廊上,以改变的风格坐在我母亲的座椅上。
十点四十五分,也没有月亮。
在屋子下面,车灯
摇曳而下,在峡谷的底部,一直延伸到海洋。

在这一点上它们类似于我们,
穿过我们脚下巨大的空隙
投下火柴般的火焰。

在这一点上它们类似于她,燃烧着并
消失。

每一个人都已离去
而我在这里,为黑暗量身定做,
保留着我母亲的座位。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15 15:18)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翻译诗歌

鹿特丹国际诗歌节上线诗人:莎野佳.大崎(日本,1982)


《天地》

翻译:逸秋(Flora)

当我踏入时我听见一首歌
我寻找但无人在歌唱
在人造喷泉顶下乌鸦把自己变得冰凉
狗群在竞技展示它们的教养
它们舒适地将自己埋入人群的侧影中

为什么有人不在这里?
我惊讶于是否只是自己的错误
我惊讶于是否微小的厄运
会成形并显现

这首歌好像在歌唱
一些发生在古老过去的事情
它们变成一部分人,让他们哭泣
然后被完全遗忘

来自水边的这首歌
我不是在用耳朵倾听
而是用我的脊椎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翻译诗歌

艾德里安.米切尔(英国,1932-2008)

《什么是诗?》

翻译:逸秋(Flora)

看看那些一起跳舞的裸体词吧!
每一个人都很尴尬。
只有一件事可以做-
脱掉你的衣服
参加这舞会。
赤裸的词和人们一起跳舞。
会有麻烦的。
诗歌警察来了!

继续跳舞吧。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翻译诗歌

罗格.科普兰(荷兰,1934-2012)

《傍晚的花园》

翻译:逸秋(Flora)

这里正在发生的许多事我是唯一
知道的人

我会说出他们的名字并说出原因

苹果树下有一个古老的花园座位
一个旧足球躺在草丛中
古老的声音从那所房子里传出来
天空闪耀着古老的光芒

这里正在发生:傍晚的花园

你听不见也看不见—我们挖掘洞穴的
地方
再一次充满了他们,哭泣着

我告诉你这个因为我不想独自一人
在我独自一人之前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翻译诗歌
格里特.科姆里耶(荷兰,1944-2012)

《鬼怪》

翻译:逸秋(Flora)

诗歌剥光我
我只是个邮差
一个丢分的筹码
一个没有幻术魔杖的人

剥去我的面具
我是领子僵硬的牧师
一个爆炸头一个难解的词
和大理石坟墓一起关闭在手中

一个笨拙的沿着
日落的终点站沉重地滚动的人
人类所有的爱被判定为错误的
笨拙者即是被砍伐的一切。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翻译诗歌

拉尔斯.古斯塔夫松(瑞典,1936)

《拟鲤》

翻译:逸秋(Flora)

那是同样陌生的一个词
我在梦中搜寻的
是无法寻找的。

我从一条红眼鱼的
梦中
醒来

在弯曲的短指甲上
轻易就抓住一片嚼过的面包。
一条因为伊冯娜而导致死亡的,拟鲤

勃冈迪的公主
比美丽的米诺鱼要懒惰得多,
那些靠近海岸线温暖水域的舞者们。

是的,这个梦充满着
美丽和舞蹈。
在这整个世界中没有一个人知道

拟鲤被叫做拟鲤。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翻译诗歌

锡吉塔斯.帕罗斯基斯(立陶宛,1965)


《耶稣鱼》

翻译:逸秋(Flora)

我站在旅馆的窗前
一道海鸥之光突然
击打在玻璃上
大张着嘴
好像我是
一条肮脏的耶稣鱼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翻译诗歌

莫娜.阿什(英国,1970)


翻译:逸秋(Flora)

耳朵中最小的人骨
    重不过一粒米。

她一直认为这意味着什么
    但可能什么都不是。

有些东西丢了,她渴望它
    到口袋里,袖子中搜寻,

检查织物的孔眼。
    你能确认你是他的妹妹吗?

当他们把他的无框眼镜递给她时,
    它们被塞进一个带衬垫的袖子里;

几个签名之后,
    他的帆布背包便在她的手中了

(没有易腐烂的东西),
       比她想象得要轻。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翻译诗歌

津巴布韦诗人:大卫.慕笱石(1949)


翻译:逸秋(Flora)

很久很久以前
当我还在尿布中
撕心裂肺地尖叫时
当想象俘获我的时候
现在我看见我
又一次在尿布中
当一个老人的失禁
使我感到悲哀和智力迟钝时
那就是时间是如何流逝的
是的,你也会到达那里

很久很久以前
你的眼睛和酒窝中
有令人喜悦的笑声
每个人都会说
因为小女孩而感谢上帝
当他们跪下祈祷时
现在我看见你
在我祖母的步态里
那是一首关于时间和痛苦的老歌
那是这些年来我们所得到的一切

很久很久以前
他浑身上下都在晃动
一个高尚的充满街舞文化韵律的
教父
那是他的世界
以及关于他的一切主张
许多永远背离的
想法渎职的上帝
以及满怀诡计的女士们

那就是时间是如何流逝的
新的取代旧的
旧的变得柔软
从冰冷的奋斗的鞭挞中

那么什么是未来?
只是一个我们希望及时到达的地方
当我们和潮水一起游弋
就像鲑鱼跃向淡水一样
在那儿循环必定将重新开始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翻译诗歌

加拿大诗人:克里斯蒂安.博克(1966)


翻译:逸秋(Flora)

成为萤火虫,在夜里降落穿过森林中黑色的美洲落叶松的塔尖。成为蔚蓝的火星滑行着穿过不锈钢盘子,被氙的激光撞碎。成为镭的斑纹,绘制在天文馆的天花板上。成为城市中精致的白炽灯,从地球仪阴面的轨道上观景。成为风能中的光子爆炸着穿越世界。像微风一样穿过一缕蒲公英遗弃的田野。成为云母碎片。旋转于玫瑰色的巨型新星的太阳光束中。成为冰冻的煤渣在脉冲星的频闪仪中闪烁。成为最终的孢子,漂泊于星球的深渊,一些恍惚的文明已忘记关闭它的战争。成为喷灯峡谷上,尘埃的斑点。成为所有生物中异想天开的顽童,但却没有被摧毁。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