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卡尔穆斯
卡尔穆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300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公告
卡尔穆斯的QQ:343801688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关于卡尔穆斯
我叫卡尔穆斯,这不是罕见的名字,但实在是毫无意义的。它老是使我思考。“什么?”我对自己说,“你叫卡尔穆斯?没错吗?”有许多叫卡尔穆斯的人,即使只在大亲戚圈子里找也能找到许多,他们通过他们的存在富裕这个本身毫无意义的名字以很好的意义。他们作为卡尔穆斯而生,将作为同样的人在和平中死去,至少就给这个名字以和平而言。
 ——卡夫卡《唐吉诃德不得不移居国外》
卡夫卡地窖
我经常想,我最理想的生活方式是带着纸笔和一盏灯待在一个宽敞的、闭门杜户的地窖最里面的一间。饭由人送来,放在离我这间最远的、地窖的第一道门后。穿着睡衣,穿过地窖所有的房间去取饭将是我唯一的散步。然后,我又回到我的桌边,深思着细嚼慢咽,紧接着马上又开始创作,那样我将写出什么样的作品啊!我将会从怎样的深度把它挖掘出来啊!
                ----卡夫卡

我常说没人理解我,但也许谁也没义务理解谁;我常说我是独一无二,但也许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我常说自己才华盖世,但也许我只是个疯子或者白痴;我常常诅咒:你去死吧!但说完之后我的内心更加凄凉。我清高,我自傲,我狂放,我孤僻,我胆怯,我羞涩,我好色,我纯情,我变态,我轻浮,我忧郁,我脆弱,我顽固,我心比天高,我命如薄纸,我就是我,你完全不会懂,也没指望你懂。不要跟我谈现实,不要说什么生存法则。我只想找个角落蜷缩起来,可是永远也找不到。喧嚣、喧嚣、喧嚣……                                  ----卡尔穆斯
卡夫卡箴言
真正的道路在一根绳索上,它不是绷紧在高处,而是贴近地面的。它与其说是供人行走的,毋宁说是用来绊人的。
所有人类的错误无非是无耐心,是过于匆忙地将按部就班的程序打断,是用似是而非的桩子把似是而非的事物圈起来。
善在某种意义上是绝望的表现。
自我控制不是我所追求的目标。自我控制意味着:要在我的精神存在之无穷放射中任意找一处进行活动。如果不得不在我的周围画上这么一些圆圈,那么最佳办法莫过于:瞪大眼睛一心看着这巨大的组合体,什么也不做。观看相反使我的力量得到增强,我带着这种增强的力量回家就是。
乌鸦们宣称,仅仅一只乌鸦就足以摧毁天空。这话无可置疑,但对天空来说它什么也无法证明,因为天空意味着:乌鸦的无能为力。
殉道者们并不低估肉体,他们让肉体在十字架上高升。在这点上他们与他们的敌人是一致的。
为了这个世界,你可笑地给自己套上的挽具。
马套得越多,就跑得越快--就是说不会把桩子从地基中拽出(这是不可能的),但会把皮带子扯断,于是就成了毫无负担的欢快的驰骋了。
他们可以选择,是成为国王还是成为国王们的信使。出于孩子的天性,他们全要当信使。所以世上尽是信使,他们匆匆赶路,穿越世界,互相叫喊,由于不存在国王,他们叫喊的都是些已经失去意义的消息。他们很想结束这种可悲的生活,但由于职业誓言的约束,他们不敢这么做。
相信进步意味着不相信进步已经发生。这其实不是相信。
人若没有对某种不可摧毁的东西的持续不断的信仰,便不能活下去,而无论这种不可摧毁的东西,还是这种信仰都可能是长期潜伏着的。这种潜伏的表达方式之一便是相信一个自己的上帝。
需要由蛇来居中斡旋;恶魔能诱惑人,却无法变成人。
在你与世界的斗争中,你要协助世界。
不可欺骗任何人,也不可欺骗世界--隐瞒它的胜利。
除了一个精神世界外,别的都不存在。我们称之为感性世界的东西,不过是精神世界中的恶而已,而我们称之为恶者,不过是我们永恒的发展中的一个瞬间的必然。  
最强烈的光可以使世界解体。在弱的眼睛前面,世界会变得坚固,在更弱的眼睛前面它会长出拳头,在再弱一些的眼睛前面,它会恼羞成怒,并会把敢于注视它的人击得粉碎。
这一切都是骗局:寻求欺骗的最低限度、停留于普遍的程度或寻求最高限度。在第一种情况下,人们想要使善的获取变得过于容易,从而欺骗善;通过给恶提出过于不利的斗争条件而欺骗恶。在第二种情况下,由于人们即使在尘世生活中也不追求善从而欺骗善。在第三种情况下,人们通过尽可能远远避开善而欺骗善,并由于希望能通过把恶抬高到极限使它无所作为,从而欺骗恶。这么看来,比较可取的是第二种情况,因为无论何种情况下善总是要被欺骗的,但在这种情况下,恶没有受到欺骗,至少看上去如此。
有些问题是我们无法回避的,除非我们生来就不受其约束。
除了感性世界外,语言只能暗示性地被使用着,而从来不曾哪怕近似于比较性地被使用过,因为它(与感性世界相适应)仅仅与占有及其关系相联系。
人们尽可能少说谎,仅仅由于人们尽可能少说谎,而不是由于说谎的机会尽可能地少。
一级未被脚步踏得深深凹陷的楼梯台阶,就其自身看,只是木头的一种单调的拼凑。
谁若弃世,他必定爱所有的人,因为他连他们的世界也不要了,于是他就开始察觉真正的人的本质是什么,这种本质无非是被人爱,前提是:人们与他的本质是彼此相称的。
如果有谁在这个世界之内爱他人,那么这与在这个世界之内爱自己相比,既非更不正当亦非更正当。剩下的只有一个问题:第一点是否做得到。
只有一个精神世界而没有其他存在这一事实夺去了我们的希望而给我们以确切性。
我们之所以有罪,不仅是由于我们吃了认识之树的果子,而且还由于我们没有吃生命之树的果子。有罪的是我们所处的境况,与罪恶无关。
我们被创造出来,是为了在天堂生活,天堂是为我们的享受而存在的,如今我们的使命已经改变了,天堂的使命是否也随之改变呢?则没有人说出。
恶是人的意识在某种过渡状态的散发。它的表象并非感性世界,而是感性世界的恶,这恶在我们的眼里却呈现为感性世界。
自原罪以来,我们认识善与恶的能力基本上是一样的;尽管如此,我们却偏偏在这里寻找我们特殊的长处。但在这种认识的彼岸才开始出现真正的不同。这种相近的表象产生于下述原因:没有人仅仅获得这种认识便满足了,而一定要努力将这种认识付诸实施。但他没有获得这方面的力量,所以他必须摧毁自己,即使要冒这样的风险:摧毁自己后甚至可能会得不到那必要的力量,但对他来说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作此最后的尝试(这也是吃认识之禁果这一行动所包含的死亡威胁之真谛;也许这也是自然死亡的本来意义)。面临这种尝试时他畏惧了;他宁可退还对善与恶的认识("原罪"这一概念可追溯到这种恐惧),但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倒退,而只能搅混。为此目的产生了种种动机,整个世界为它们所充斥,甚至整个可见的世界也许亦只不过是想要安宁片刻的人们的一种动机而已。这是一种伪造认识之事实的尝试,是将认识搞成目的的尝试。
一种信仰好比一把砍头的斧,这样重,又这样轻。
死亡在我们面前,就象挂在教室墙壁上一幅描写亚历山大战役的画,要通过我们这一生的行动来使之暗淡或干脆磨灭它。

一个人有自由的意志,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当他愿意这种生活时,他是自由的。现在他当然不能回去了;因为他已不是当时愿意这种生活的他了,而就这点而言,他生活着又何尝不是实施他当初的意愿的方式。  
第二,在他可以选择这一生的行走方式和道路时,他是自由的。  
第三,他的自由表现在:他作为那样一个人(他有朝一日将重新成为那样一个人),怀着一种意愿:在任何情况下都沿着这一人生道路走下去,并以此方式恢复自我。诚然,他走的是一种虽可选择,但繁如迷宫的道路,以致这一生活中没有一块小地方不曾被他的脚印所覆盖。  

这就是自由意志的三重性,但它也(同时)是一种单一性,而且从根本上说是铁板一块,以致没有一点空隙可容纳一种意志,无论是自由的还是不自由的。

两种可能:把自己变得无穷小或本来就是这么小。第二种是完成式,即无为;第一种是开端,即行动。
为避免用词上的误解:需要以行动来摧毁的东西,在摧毁之前必须牢牢抓住;自行粉碎的东西正在粉碎,但却无法摧毁。
生命开端的两个任务:不断缩小你的圈子和再三检查你自己是否躲在你的圈子之外的什么地方。
有时恶握在手中犹如一把工具,它自觉不自觉地、毫无异议地让人撂在一边,只要人们想要这么做的话。
生的快乐不是生命本身的,而是我们向更高生活境界上升前的恐惧;生的痛苦不是生命本身的,而是那种恐惧引起的我们的自我折磨。
受难是这个世界的积极因素,是的,它是这个世界和积极因素之间的唯一联系。  
只有在这里,受难就是受难。那些在这里受难的人并非在别的地方会由于这种受难而升腾,而是:在这个世界上被称为受难的事,在另一个世界上(一成不变,仅仅摆脱了它的反面)是极乐的殿堂,但永远也通不过去;即便它通过去了,那也无济于事,下台阶他还得经过奋斗;如果成功,仍无济于事,还有许多庭院必须走遍,过了这引起庭院还有第二圈宫阙,接着又是石阶和庭院,然后又是一层宫殿,如此重重复重重,几千年也走不完。就是最后冲出了最外边的大门--但这是决计不会发生的事情,面临的首先是帝都,这世界的,其中的垃圾已堆积如山,况且他携带着的是一个死人的谕旨。--而你却在暮色中凭窗企盼,为它望眼欲穿。
博文
标签:

杂谈

电话:18229836802
18229788812
联系人:老熊



pic

pic

pic

pic

pic

pic

pic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卡尔穆斯文案工作室由卡尔穆斯创办。
现面向社会诚接各类地产广告文案工作,费用面议。
同时,卡尔穆斯文案工作室限量招收文案学徒,以传统师傅带徒弟形式教学并全方位指导,包教会,并附赠上百G学习资料。学费按月结算,长沙文案优先。
卡尔穆斯,毕业于千年学府湖南大学文学院,9年骨灰级资深地产广告文案,先后在东莞、杭州、长沙各大广告公司担任文案总监,服务过华润、绿地、朗诗、万达、华创、和记黄埔、中信地产、时代地产等众多大牌开发商,经验丰富,功底深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笔

今年,毕业快九年了。

九年来我一直在房地产行业做一名微不足道的广告文案。时至今日,我已分不清什么是工作,什么是理想。也许理想早已丢失在疲于奔命的路上。

曾经我是一名狂热的文学青年。工作,于我而言只是一种生活体验,所有的体验最终都要交给文学。赚钱只是为了生存,而文学才是生活本身。

曾经,每天高喊着要拿中国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现在莫言终于帮我实现了。我很欣慰。

曾经,与一群和我一样狂热的文学青年彻夜聊着中国文学的今天与未来,梦想着在文坛划出一道璀璨的轨迹。

可是,一切都过去了。曾经心怀远大的文学青年摇身一变,成了一名为五斗米折腰的小文案。一为文案,便无足观。曾经如战友般的文学圈朋友,对我痛心疾首,每每质问我:曾经的你到哪里去了?

九年来,我行尸走肉般写着开发商想要的文字,虽然水平了了,客观上也算一直在为中国房价的疯涨助纣为虐。每天在写房子的人,自己却越来越买不起房子。这就是文案的悲哀。

我实在不算是一名好文案。九年来,虽然一直没有转行,却换了无数个公司,每个公司都呆不长久。拣尽寒枝,寂寞沙洲冷。如今虽然做到总监,仍然毫无归属感,仿佛时刻都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网店

古玩

淘宝

玉器

工作

分类: 随笔

刚刚在淘宝网开店成功,从去年的散兵游勇终于变成了正规军,闯出二手跳蚤街。这是很艰难的一步,付出的代价是把工作辞了,从此有上顿没下顿。
中国人习惯了安稳,最热衷的职业是吃皇粮,一辈子衣食无忧,安稳退休,直至潇洒入土为安。放弃工作是需要勇气的,因为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没有了依靠的人生,风大雨大,一切都要靠自己支撑这片愁惨的天空。谁知道明天会不会交不起房租,被房东赶出来露宿街头?谁知道明天万一父亲病了该如何应对沉重的医疗费用?
放弃高薪厚职,一头扎进深不见底的古玩行,需要多大的勇气?开个网店也就算了,而我竟然卖的是古玩?有多少人满脸担忧地对我说:“你这些东西有人买吗?”有多少人建议我卖点别的,包包啊,女装啊什么的。丫的我就爱上古玩了怎么了?我还就坚定不移100年不动摇地投身古玩了怎么滴?
人过三十,如果还依然浑浑噩噩的活着,每天上班下班,然后加班,然后再睡眼朦胧地上班,这样的生活有意思吗?什么时候是个头?连谈个恋爱的时间都木有了,钱也没赚到啥钱,还要面对傻逼老板的情绪失控,即使做到总监依然还是个没钱没妞没私人时间的可怜虫!
2012对我而言是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3 00:03)
标签:

广告

文案

江南

杂谈

分类: 小说
J先生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头衔:江南首席面试官。

J先生作为一个牛叉文案,多年来写过无数经典文案,在江南地区爆得大名。如今功成名就,他有点累了,心生厌倦,懒于动笔,遂辞了工作,退隐在家。

某日,一广告公司给他发来一封电邮,邮件中浓墨重彩地把J先生称赞了一番,表示非常殷切地期望J先生出山,重新回到广告圈大干一番,特聘请J先生前来公司出任创作总监。

J先生看完之后把邮件删了。回都懒得回,因为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杭州

公司

女子

文化

分类: 随笔
    杭州的最后一站,下属是三个典型的杭派俗女子:娇气,拜金,低情商,脾气火爆,没责任感。她们工作能力差也就算了,我向来认为一个人的能力是次要的,工作态度才是第一位,可是这三个女子不仅不愿意加班,还三天两头请假调休,一到节假日立马关机,满世界去逍遥了。上午布置的工作直到下午四点才动笔,随便敷衍几笔就交差回家。平时工作时间不是下载电影就是逛微博。她们中间有的家境好,出来工作仅仅是当作消遣而已。杭州很多家境优裕女子,长大后除了会花钱基本一无是处,而且总以为地球是绕她们转的,对男友百般要求,结果一不小心就成了剩女。当然,杭州各大公司都有一批这样恶心的女子,正因如此,杭州这个所谓的天堂其实是另一部分人的地狱,这个天堂迟早会坍塌,不值得留恋。放大来说,这帮恶心的贱女人不仅是杭州公司发展的隐患,也是浙江经济发展的绊脚石,更可能是中国走向经济危机的定时炸弹。所以我只能祝福她们:早点去死吧!免得贻祸人间。

    同时也要感谢她们让我下定决心早日离开杭州这个腐朽的泥坑,感谢那个鸟公司的行政迫不及待要我办理离职手续,感谢笑面虎金总最后给我讲的那番狗屁大道理,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笔
    在地产界混了这么多年,我最怕有人拍马屁说:你现在混得比以前好多了!更怕别人说我是成功转型的奋斗青年。这些话都是在侮辱我,都是不了解我的人把我误解了。
    我从来就没有改变过,我从来就不会因为赚钱而铲平内心深处那块净土。直到今日,我骨子里仍然是个文艺青年,夜深人静或者云淡风轻时,我会凛然回到从前的摸样。
    工作之余,我希望从喧嚣做作的商业社会暂且退出,找个没有俗人俗语的角落,凭着窗,一本书,一杯咖啡,一下午。
    然后便有了书友会的想法。书友会就像谈一场恋爱,宁缺毋滥,找的是灵魂知己,俗物勿扰。最烦的就是俗人参与,大谈政治内幕或者泡妞哲学以及商务经。
    书友会是商务人生之外的心灵慰藉,是喧嚣之余的恬淡一角,是随波逐流中的短暂喘息,找回本真的自己。书友会容不得半点功利,书友会不是商务洽谈,不是感情投资,不是名利场和风月场,更不是闲聊的茶话会!
    书友会是整个城市区区寥寥的几个小众份子聚在一处,交流一些阅读经验,畅谈一些人生的真相,找回遗失的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洁癖

干净

不洁

俗人

文化

分类: 散文

我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无论肉体还是灵魂,由外到内我都无法忍受污秽。这也许是一种致命伤。

曾经柏杨把社会比喻成一个大酱缸,我们都生活在酱缸文化中,清白之身最后被搅拌成一缸香辣牛肉酱。韩寒出道时写的一篇《杯中窥人》,也是把社会比喻成一杯水,当然绝不会是干净水,而人就像一张脆弱的手纸,在杯中沉淀、溃散、变质。

假如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1 12:40)
标签:

感谢

恩人

良知

文化

分类: 散文

据说,感恩节的起源没有恩人

所以,感恩节不是父亲节不是母亲节也不是教师节

感恩的心,超越对象超越时空超越语言

成为道德日益败坏的今天,你我共同的良知

感谢上苍的阴晴雨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6 23:54)
标签:

职场

情场

公司

婚姻

分类: 随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