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水易居
水易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941
  • 关注人气:1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水易居(易千元),男,汉族,1962年3月25日出生,党员,湖北省作协会员,湖北省摄协会员,安陆市,安陆市文联,《太白风》杂志主编,水易居客厅QQ群主(群号:174235043)。本博客图文均系原创,欢迎选用和转载。邮箱:yqy_620325@163.com联系电话:13971966525;QQ:335831346;

邮编:432600;地址:湖北省安陆市府东街南路三巷95号。谢谢!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自定义模块
水易居的博客图文均系原创,凡有媒体要转载本博客图文,必须征得本人授权,请发函到以下邮箱联系。yqy_620325@163.com。欢迎选用和转载。谢谢!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http://www.xgrb.
暂无内容
http://blog.sina
暂无内容
http://blog.sina
暂无内容
http://blog.sina
暂无内容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老水诗词
安陆浮云楼感赋

水易居 
浮云游弋浮云楼,
李白吟诗在上头。
千年时光烟吹火,
人去楼空云悠悠。
世态更迭风愈下,
人心不古诗心无。
岳阳黄鹤声鼎沸,
浮云楼址叹更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太白风

目录

杂志

分类: 李白故里

第三十五期《太白风》目录

卷首篇章

安陆,值得你来                       易千元                           

 

李白故里

生生不息,地名留痕

——安陆地名专题片解说词             王  清

孔子周游列国到过安陆                 吴三元

 

小说选粹

胆小如鼠的那个人                     曹军庆

剪刀过敏症                           喻长亮

尿管                                 周  芳

苏锦秀小小说十题                     苏锦秀

狗肉火锅                             镜子里

我的同桌                             吴  静

 

散文佳作

家乡三题                             易格滋

探秘桑树店                           汪瑞宁

小人物给我留下的大记忆               杨  亚

高万足散文两题                       高万足

春天,请慢点回来                     寒  浪

郊外的石狮子                         马  虹

孙克超散文两题                       孙克超

徐晟散文两题                         徐  晟

德先先生,一路走好                   杨  兴

 

说说精选

我与水汽包子                         易亿元

 

艺术人生

王福林和他的艺术人生                 王义功

 

走进烟店

烟店行                                吴  炬

忆江南·烟店镇四季图                  孙汉清

烟店采风随笔                          唐新志

西江月·碧山寻仙踪                    李唱清

烟店行吟                              张庭辉

诗联                          孙汉清  唐新志

 

文学评论

    生活的镜子

       ——评喻长亮《剪刀过敏症》           覃太祥

     花朵在朗朗乾坤中凋谢

    ——杨明志中篇小说《春早的爱情》赏析  周  云  

故土亲情满怀,才情雅趣盈心

——品读杨文斌《丹青余墨》有感        周  湘

                     

诗乡雅韵

安陆白兆山                           李文朝

题安陆紫金路小学                     李文朝

和李文朝将军诗                       向进青等

安陆探谪仙                           黄金辉

和黄金辉先生                         王昌波等

安陆有座河德桥                       肖成强

 

诗画安陆

于平建作品选                         于平建

 

家风家训

家风家训选                           曾凡忠等

 

安陆文讯

安陆文讯                      易千元 余承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我的生活深陷于一座古老的内地县城——安陆。我之所以使用“深陷”这个词语,是因为我在这里一待就是三十多年。结婚、生子,平庸乏味地度过每一天的白昼和夜晚。有一条名叫府河的河流穿城而过。我在1981年来到安陆的时候,府河还很清澈,现在早已浑浊不堪。这条河最终将流到武汉,并汇入长江。从安陆到武汉,下高速的地方就叫府河收费站。也就是说府河事实上像根藤蔓一样把安陆和武汉缠在一起了。但是在我深陷于安陆的时候我却很少涉足武汉。换句话说,我极其封闭极其安静地待在某个县城里,除了必要的外出,我很少去外地。提到安陆,当地人最为津津乐道的事情是大诗人李白曾在这里住了十年。他娶过一名许姓女子,生下两个孩子。但是李白并非久居安陆,他只是以安陆为家,四处漫游,住一阵子便出去,出去一阵子又回来。因为李白的缘故,后人谈起安陆历史都会有强烈的暴发户心态:“我们祖上有过李白!”李白因此成为安陆最体面的说辞。至于李白当初在安陆是否过得体面,并没有多少人真正在意,人们在意的是他巨大的名声给这个地方带来的荣耀。这当然是另外一回事,跟我关系不大。我出生在乡下——安陆的邻县广水,广水以前也隶属于孝感,和安陆是兄弟县市,后来划归到随州。广水和安陆的区别在于,广水的男人更粗鲁,更野蛮。他们经常把男性生殖器挂在口头禅上,有段子说他们一早上可以说上二十次。广水在地理上靠近河南,大大小小的山寨里从前出过数不尽的土匪响马。安陆不同,就性格而言,这里的人更温和,礼仪周全。就连饮食和服饰,也都中规中矩。它们是我刚来到安陆时的印象,这些印象随着时光的流逝将不断被改写。

毫无疑问,我在安陆是个“外来者”。即使在我深陷这座县城的时候,我仍然是被“植入”进来的异乡人,这样一种身份上的焦虑注定我只能是个旁观者。身份的焦虑永远隐藏在个人内心,不能融入,并伴有深度不适。事实上这种焦虑和不适对我而言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存在。确切地说我生在广水花山镇,我祖父是当地的屠夫。那座美丽的小镇早就从人世间抹掉了,当年政府修建飞沙河水库,让整座镇子葬身水底。我随父母迁居到母亲的娘家所在地——陈家棚子。那一年我三岁。也就是说,我在三岁的时候就成了“移民”。作为移民,我们家住的房子孤悬于村子北头,被称作“独屋。”这种称喟在我稍大时才明白,它确实带有歧视的味道。因为根基太浅,任何时候都不能跟祖居户抗衡。我目睹我的母亲每次吵架都会败于“大湾”里的人,旁边的人即使保持沉默也像是他们联手在一起。异质的感觉长久盘踞在我内心,“我可能是和他们不一样的人”,童年时期的这种阴影并没有培育出敌意,但是培育出了怀疑和凝视。来到安陆以后,那种移民的感觉因此和童年经验高度契合。

我常常问自己,我的故乡在哪里?在广水的时候,我的故乡要么在花山,要么在陈家棚子。而现在我的故乡要么在广水,要么在安陆。我为此苦恼,因为需要思考根的问题。如果一个人有两个故乡,那么他还有故乡吗?尽管我看上去有两个故乡,但是我却从不曾有过“漂泊感”。在我看来漂泊有一种浪漫的东西在里面,它意味着远方以及动荡。而我作为移民实际上只是“深陷”,而不是漂移。即:从一个地方拔出,再植入另一个地方。从花山拔出,植入陈家棚子;再从广水拔出,植入安陆。

当然,我深陷于安陆县城并不是在为写作作准备,也不是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在“体验”生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深陷安陆在我就是生活本身。于是我看到一座县城的真实面目,从表面看,安陆就是一座麻将之城。人们如此热衷于打麻将,简直匪夷所思。所有餐馆里的餐桌旁配有麻将机,大部分宾馆的客房里也有。在私人家居里,麻将机也是必备品。麻将之盛令人绝望。但这仍然只是非常表层的现象,在它内部有更深远更盘根错节的纠葛。如果要解剖县城的话,它的切口很多。现在姑且把麻将作为安陆之城的切口吧,一旦切进去就能看到诸多真相。牌局必然和酒局连在一起,酒局从来都大有文章。然后是人,哪些人和哪些人一起玩麻将颇有讲究。圈子渐渐形成,圈子是需要资格的,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需要身份、名望。苦心经营某个圈子,高攀或退出。在哪个圈子接触到哪些人,很多事情平时搞不定,在办公室搞不定,但是在牌桌酒桌上却能轻松搞定。县城密布着各种关系,表面上看到的事情在背后完全是另外的样子。我在前面说过初来安陆时的印象,它的温和以及礼仪周全。可是另一方面,安陆又是经常出现恶性罪案的凶险之城。有关江湖和黑社会的传言,其实就在我们身边。对那些无比惊悚的罪案人们早已见怪不怪。在正常的秩序之外,还有另外的秩序,正常的等级之外也有另外的等级,如同有白昼就有黑夜。这么说吧,我所深陷其中的县城是座双层县城。一层是真实的现实的县城,另一层则是遮蔽的影子的县城。许多时候,真实县城和影子县城能够叠合在一起。在里面待得久了,看得多了,才能将它们拆分开来。

我对我所生活的县城几乎烂熟于心,这在我是一笔财富。所谓财富是就写作而言,但是在我刚开始写作的时候,我却不曾有意识地去写县城。这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写作很可能需要保持一种“回望”姿态。当我在安陆县城回望,我所看到的必然是广水乡村。于是我虚构了一个名叫“烟灯村”的地方。真实的烟灯村处在我老家和镇子之间,每次去镇上赶集,我都要经过这个盛产恶狗的村子。我把它真实的村名直接拿来,做了我虚构的村名。接下来我一直在经营这个村子,我把有关乡村的故事一古脑儿塞在烟灯村这只“布袋”里。这是一件很省力同时又很投机偷懒的做法,很多人都在这么做,因此这种做法变得似是而非,并终将让我厌倦。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了县城的秘密。这次发现是人生的巧遇,巧遇多半都会猝不及防。那天我在安陆大街上行走,无意间邂逅一张陌生人的脸。从那张极为普通的脸上,我认出了好多我熟悉和不熟悉的人的脸。这种“认出”在一瞬间令我晕头转向,我确信从他脸上看到了另外某人的脸,以及另外许多人的脸。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给它命名,“种子脸” ?或者脸的“母本”?就在我胡思乱想之时,那人已消失不见,一张隐藏了众多脸的脸无影无踪。这时我想到了我深陷其中的这座县城。所谓对某张脸的发现只不过是不期而遇的启示,安陆就是这样一座我在大街上看到的县城的“脸”。我在安陆内部看到了所有县城,在异地在其他县城我又能很清晰地认出安陆。为了确认这样一个不期而遇的发现,我专门走访了安陆周边的一些县城。孝昌、云梦、大悟、应城等等我都跑过。所有的县城都那么相似,街道、广场、商店和开发区,看上去如出一辙,全都是彼此的复制品。就连工地上扬起的灰土和建造的房子,也都一模一样。县城和人一样面目模糊,但是每个县城又是相对独立。发现它的秘密我既欣喜,又沮丧。原来我的生存之地,竟是一个县城“标本”。

我想,如果把一座县城写明白了,很可能把所有的县城都写明白了,也就把一个国家写明白了,这实在是一种大胆而又令人振奋的推测。县城故事如此让人着迷,它里面有乡村的东西,也有城市的东西。有正面的看得清的东西,也有背面的黑暗的东西。如果你的想象是一匹野马,县城绝对是无边无际的草原。但真正开始县城叙事,需要契机。2012年夏天,我客居武汉。跟深陷安陆相比,武汉只是我的客居之地。虽然现在我口袋里揣着一张武汉公交卡,但是三年来我仍然没有融入武汉。就像三岁时我由花山迁到陈家棚子,少年时由广水来到安陆,这次客居武汉,我一如既往是个异乡人。我往返于安陆与武汉之间,大约有一个半小时车程。行驶中,我有机会遥看和回望两地。更重要的是在客居之地武汉,我能够更有效地回望安陆。安陆故事于是汹涌而至,县城叙事于我而言显得那么迫切,那么重要。我翻来覆去地讲述那些故事,不想把故事讲得精致,只想讲得丰富。《月亮的颜色》是这个系列叙事中的一篇,在故事结束的地方,或者在故事分岔的地方,一定还有新的故事。故事在滚动,在延伸,在繁殖,它是故事的某种形态,也是县城固有的生态。县城就是这样,永远都有故事。

在我讲述安陆故事的时候,我对这个地方肃然起敬。有时候我会觉得我是它上面的一块“补丁”,异乡人是我真实的存在。当我通过写作、试图说出县城里的秘密时,我的内心其实是想和安陆融为一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第三十四期《太白风》目录

卷首篇章

宁负荣华,不负春光                黎武静                             

 

纵论李白

水中望月,传奇李白             侯艳杰

 

小说选粹

老虾                                喻长亮

吉阳三宝                            梅畅言

沈军小说二题                           

 

散文佳作

你不应该记恨文字                  姜长虹

童年纪事                              陈华玲

昨日已逝                                

那时的桑葚                            孙安懿

村口的古树                               

再忆父亲                      严 丽

父亲四题                               苏锦秀

我的只能爱小钱的童年     陈大超

用音乐诠释人生              万传武

马虹散文二题                  

婶婶的织布机                高万足

钱冲之秋                    刘海霞

 

特别报道

    安陆有个挨打王             蒋  

寒门飞出金凤凰              叶幼军

文学评论

爱国情愫  抗日组歌

——试谈孙犁抗日小说的女性形象      刘从国

   成长的痛

——读曹军庆短篇小说《和平之夜》 徐绪发

 诗乡雅韵

书赠安陆紫金小学                       

安陆采风诗五首                       向进青

安陆紫金小学诗词吟诵会即兴二首       李辉耀

再入安陆(四首)                     程德华

安陆行(六首)                         

安陆赞                                易千元

追梦在一片银杏的故乡(组诗)          张青松

自度曲                                张晓莲

 

民间故事

安陆白花菜                                  辛德井

 

诗画安陆

周申俊作品选                          周申俊

 

安陆文讯

安陆文讯                      易千元 余承鸿

征稿启事

《太白风》征稿启事

封面摄影  吴小东

封二封三摄影作品:

应接不暇  王忠民

叶落飞鸟迁 胡宇飞

山路弯弯  韩 翰

滨河月夜  汪常青 

白兆山日出 王兴阁

多姿    赵卫平

披金戴银  段家强

白果思秋  柳 斌

快乐的鸭子 袁莉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2 10:26)

安陆赞

李白诗魂在,
安陆文脉长。
碧山绕仙雾,
涢水耀龙光。
萝卜南乡白,
银杏钱冲黄。
桃花漫山谷,
人间有天堂。

 

秦元昌先生书

聂武先生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1 13:19)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随笔

羊年喜见羊

    每年正月初二我都要回老家拜年,这是我很期待的日子。吃什么玩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大家团聚。一般情况,我初二在二姐家玩一天;初三在三姐家玩一天;初四在哥哥嫂子家玩一天,有时玩上了瘾还赖着玩过初五,直到初六才回安陆。今年过年天气阴雨,而且好冷,玩的心情打了折扣。尤其看到哥哥老了瘦了没精神了,心里很伤感,感叹人生易老,繁华云烟。一会四弟从福建打来电话,询问二姐三姐电话,要我发给他,他要给她们拜年。老四三年没回来过年了,大家在一起没有想到他,而他却独独在想大家,我把电话递给二姐,二姐却因为要炒菜敷衍了一下就把电话给我了。亲情在忙碌中会被淡化,亲情由于时空的阻隔也会被淡化。想想四弟,我又暗自伤感了一回。

    过去总是在酒桌上你一杯我一盏热闹伤了的场面如今不再,哥哥闷闷地扒了几口饭就离开了桌子,他见雨暂歇,跟二姐告辞提前回家,他独自骑着摩托回了胡金店。我们今天仍然在哥哥家休息。嫂子告诉我们,哥哥晚上睡不着,浑身不舒服,要嫂子帮他摸,吃也吃不得,酒也不能喝了。唉!哥哥其实只有68岁。他一向的乐天精神如今却无影无踪,我又暗自伤感一回。

    睡不着的我和云华与老三夫妻二人对挖,最后却弄得不欢而散,原因是老三先赢了后被三弟媳嚼输了,他日大的气,三弟媳就把牌推了,我们睡觉。过去老三和我睡一床总有说不完的话,他向我介绍村里的所有情况,我也很喜欢听。今天我找老三说话,我说了三四句他一句也没应,我以为他不想和我说话,只好闷闷地睡了。第二天三弟媳告诉我说老三耳朵聋了,不是不想跟我说话,是他听不到我在说话,所以没理我。我笑了一下然后又暗暗伤感一回。

    初三我们到三姐家玩,三姐夫为我们安排了三场麻将。现在麻将是最好的待客方式,如果不把客人安排好那是不行的。但我却更想去干点别的,比如到村里转转,看看儿时玩过走过梦里经常出现过的一些地方。正好伍长平同志中途来了,我立即主动让给他玩,我提了相机就款步而出。沿街走过,却看到了好多白色对联,我知道这是有老人去年走了,小半条街我就看到了上十家,人生如梦,这些老人永远告别了人生,不禁让我又伤感一回。

    我很想到河边去看看,沿着赵家九份村走过去,终于来到了河边,却意外地发现了羊群。羊年见羊,让人心生欢喜,感觉才渐渐轻松起来。我拍了一些照片,都是儿时和梦里常见的最喜欢的场景,我要把它留下来,我知道一定有人会懂得这些,哪怕是再过一百年一千年,斯时斯地的照片仍然能让今后的人读懂里面的内容,人生本来就是一个梦,是我们在梦中,还是梦中有我们,谁弄得清呢?

             (写于2015222200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三十三期《太白风》目录

卷首篇章

干净的容颜                            西                             

 

纵论李白

安陆李白研究的前世今生     

安陆许氏家族和许夫人       

 

小说选粹

铁塔之上                             喻长亮

风水宝地                             杨明志

闲人                                  阮红松

父亲的故事                            

约会                                     镜子里

 

 

散文佳作

情迷九寨沟                           苏小小

语言的碎片                           孙安懿

我们在草原有个约会               

山边有棵兰花草             

高林散文两章               

开在尘埃里的爱            姚冰霞

金银花                    易格滋

放松出精品                 

嫂子                                      孙玲丽

趣“玩”报刊              罗忠亮

陈年“情书”              黄毅玲

情人节的温度              李楚林

看柳大华象棋表演赛             杨欣波

古镇赏绝对                           郑凯应

与一只苍蝇争斗的下午           陈华玲

屏蔽,也是一种活法      

书是一生的精神食粮        刘治军

我的“自白书”             

白花菜                    李长健

生命的绿色(外二章)      陈圣芳

读书消夏                  张宏宇


 
人物春秋

她为太极而生

——记世界武术赛事金牌得主、

安陆市武术协会会长孙春华      王清 温林桥


 
文学评论

谁能拯救你

  ——读曹军庆的长篇小说《魔气》      

扭曲的灵魂

——读曹军庆短篇小说《我没有考上公务员》徐绪发

自然是美,清新是香

——品读姚冰霞的佳作《凭阑处》     王福伟

多维视觉的审美表达

——潘丽洋散文作品综述           

 

 

 

 诗乡雅韵

王昌波诗选                                王昌波

蒋红平诗选                                  蒋红平

百了歌                                         严世征

楼房的高度(外一首)                 刘建成

 

 

 

 

诗画安陆

周毅作品选                     周 


 

                             

安陆文讯

安陆文讯                         易千元 余承鸿

 

征稿启事

《太白风》征稿启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云梦安陆

诗人

沙龙

分类: 文学之窗

          云梦安陆六诗人畅谈现代诗写作

         左起:王昌波、姚冰霞、余龙才、范小雅、刘波、廖峰海。

    2014725下午,应余龙才老师之约,云梦诗人范小雅、姚冰霞,网络作家刘波,安陆诗人王昌波、廖峰海在余龙才老师家小聚,一起畅谈现代诗的阅读和写作。今年72岁的余龙才老师最近迷上写现代诗,他阅读了古今中外大量诗词名家名作,并写下了一百多首现代无韵诗。大家在一起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有说不完的话题和感受。从他们的谈话中我也受益匪浅。今年74岁的王昌波老人,写诗也有好些年头了。他在他的网易博客里,发表了数百首现代诗和古体诗,点击突破70多万人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协第十届签约作家范小雅已出版诗集《低处的生活》、《时光骊歌》等三部,创作势头颇劲。刚出版诗集《凭栏处》的云梦女诗人姚冰霞也颇有创作心得。廖峰海在学生时代已出版过自己的诗集。网络作家刘波正在搜集素材创作长篇历史小说《黄香》。大家就诗歌和诗歌以外的话题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切磋,范小雅更是以自己独特的感受和体会建议大家多读名家诗作,多做诗以外的功夫,然后一定要不停地创作,避免眼高手低的情况出现。她还建议我们多看经典电影,那些优美的台词和人物命运的跌宕都值得我们思考学习借鉴。她还告诉我们,写诗跟作画一样,一定要学会留白,留给读者想像空间,才有诗的韵味。不能完全说大白话,也不能弄得晦涩艰深,云里雾里,让人看不懂。她说读诗不能一味听评论家的,要凭自己的感觉去阅读去体会。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夕阳融入白兆山下,大家还依依不舍。余龙才老师把几位诗人送到涢水河边,大有安陆涢水深千尺,不及龙才送我情之意。他们互留QQ和电话号码,期待下次重逢。

                (写于201472521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安陆银杏谷规划暨银杏书院筹建交流会在白兆山宾馆举行

    2014611下午,安陆银杏谷规划暨银杏书院筹建交流会在白兆山宾馆举行,武汉一批客商及专家学者教授,我市副市长徐小林等领导及相关人员,王义贞镇党委政府领导等参加了交流会。交流活动由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孙克超主持,王义镇党委书记万大军介绍了银杏谷的基本情况,武汉相关专家及客商对银杏谷的规划开发,银杏书院的规划建设及合作意向等进行了汇报交流,我市相关人员也谈了感想及建议。安陆银杏书院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其天才般的构想与壮阔的蓝图震撼和启迪着每一个与会者的心灵。这是一批有理想有抱负有思想有实力的人群,他们被钱冲的美景及千年底蕴所深深震撼,并萌发了在安陆钱冲建设全球招生的特色大学——银杏书院的宏大构想。希望我市决策层高度重视这个团队及他们无偿提供的理念和思想,通过几届政府的打造,安陆钱冲一定会成为世界级的旅游胜地,安陆也会因钱冲而名扬天下。银杏书院正如一团佛光在安陆的西边冉冉升起。

             (写于201461473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三十二期《太白风》目录

卷首篇章

不能言而能不言                                                     

 

纵论李白

关于李白寓家安陆的几个问题             

李白在安陆文化遗存考察               刘凌霜

 

小说选粹

心经                                 赵金禾

既不向左,也不向右                     

青花瓷                               魏桂英

堂姐                                   鸿

第一个捐款人                         刘晓英

挣脱枷锁的女人                       张秋月

上坟                                 张晓海

 

散文佳作

悲愤的汨罗                           董祖斌

三条石                              于平建

清醒的火车                             

都是单反惹的祸                         

    陪晏明先生祭母                       杨欣波

故乡的小河                           张亚明

怀念我的父亲                         熊德贵

老屋                               世外淘缘 

世说新语之“人艰不拆”               胡小艳

乡村梦魂                             舒旭东

桃花缘                              叶幼军

梦想,一直在路上                     甘武进

难忘那棵老杨树                         

独处                                 陈泽安

亲历美国机场的安检                   黄艳梅

书意人生                             李向东

重阳节,请父母看戏                   柴安成

一个人的府河                         廖峰海

从小笼包说起的闲话                   李楚林

青春岁月中的梦                       黄淑平

手机,你伤害了谁                     胡小安

人能感动就能幸福                     章月珍

妈妈,请慢一些老                     梅继华

人物春秋

为了大地的丰收

——追记安陆市植保站原站长周小贺  李剑军  程荣东
蒋剑:痴迷武当:指尖化金刚               


文学评论

以圣徒的姿态潜行 

——读熊尉东先生诗集《一路向西》杂感    章凌霄

繁花落尽                                孙安懿

微型当代编年史

——评《岁月如水》                      易万元

开出一朵与众不同的花
    ——浅读姚冰霞诗文集《凭阑处》后         

绿叶的风采

——我眼中的任帅                        严  

不过是梦一场

——观雅皮剧《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         

 


 诗乡雅韵

 

将他比作什么呢?                       王昌波

陈大超诗选                             陈大超

翟锦诗选                                 

范小雅诗选                             范小雅

蒋红平组诗“倒春寒”                   蒋红平

张灵霞五律二首                         张灵霞

甲午风云祭                             胡俊文

老屋                                     

 
诗画安陆

李胜春作品选                           李胜春

李云峰作品选                           李云峰

 
安陆文讯

安陆文讯                         易千元  杨杉

 
征稿启事

《太白风》征稿启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